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五硝】并非情人 #咒术回战 #五硝 #悟硝 #家入硝子

sodasinei 2022-05-10

by/ 一壶雪

 

*道德问题误入

*算是半个五夏硝

 

家入硝子就要结婚了。

对方是从海外回来的咒术师,令人惊叹的西班牙国籍,连求婚戒指都镶着西班牙文字母。他们交往时间不长,据硝子说不过是在联谊会上遇到,结果发觉餐厅里蛰居的咒灵,对上眼神的那一刻就讶异地叹了口气,竟然在现代社会里遇到咒术师,还是在糟糕的酒会上。

硝子你还会去参加酒会啊?五条悟露出难以描述的神情,好像在好奇她是不是平日里无聊到靠这些社交来打发时间,毕竟许多个日暮他风尘仆仆地敲响公寓的门,手里空荡荡地来蹭吃蹭喝。

我家只有啤酒和冻饺子,硝子边说边打开冰箱,五条闷闷不乐说那算了,刚打开的冰箱一阵冷气漫上她裸露的双腿,犹豫几下她拿出啤酒。

还喝啊?五条扯着嘴角发问,好像第一天认识她似的。硝子白他一眼,反正你也不会陪我喝,就看着得了。

怎么就生气了?我没做错什么吧?五条摘掉眼罩换上墨镜,这空档抬起眼来还要看她一眼,这男人早就习惯于花枝招展,不过比高专那时候倒是好了许多,硝子回忆道,拧开易拉罐的动作都迟疑住了。

你做错什么了?不就是跑进订婚了的人家里来吗?硝子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松垮的家居服从肩头滑下去,垂下眼时那暖黄羊皮灯的光亮施施然落在她的脖颈和眼角的那颗小痣。

五条记得相当清楚,高专时候她总是剪短了头发,眉眼颇有几分小男孩的英气,硝子真是冷淡啊,他那时候在刚刚见面时对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竟然到了三年级之后,才察觉到她一直在自己身边。

竟然是唯一一个了呢。

没想到硝子决定要结婚了呀,五条笑着凑过去,语调却是那样漫不经心,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吧,毕竟只是老同学的关系,我会去参加你的婚礼的哦。

要什么礼物?

“毕竟只是老同学的关系”,硝子猛地灌了一口啤酒,险些将自己呛到,她自从过了二十三岁便开始蓄长发,睫毛像是浸润在蜂蜜里一般浓密,她垂着眼睛的时候很多人会称赞她是美女,可是唯有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在课堂上走神,在三人组里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她只不过是和这位老同学保持着复杂的关系,到如今也从未直呼其名过,只是除去几次无名夜晚里闯进她家来的相会和高专时期的暧昧和冲动意外,他们的确毫无关联。

她想,五条或许一直都不愿承认对她产生喜欢的想法这个事实,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你来的每一次不都是同样的目的吗?她说,不招待你也知道该坐在哪里,我家冰箱里第二层放的是什么,热水要怎么开,五条,你好像就活在我家里一样啊。

一米九的顶级咒术师歪躺在沙发上,只轻轻挪了挪就将头靠在她的大腿上,柔软的白发沾着湿气,原来外面下雨了。

可他有无下限,总归还是不该落了一身的潮湿。

要换衣服吗?

硝子问,她知道这也是一句邀请,但好像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廉耻,特别是这句话出自下个月就要结婚的人。

不要,从前总是戏弄她的五条这次回答像个小孩子似的,继续道,硝子就陪我聊聊天吧。

他们该聊些什么,硝子还真的不知道。

自从夏油杰消失在高专之后,她就发觉自己跟五条无话可说,谈起的话题不外乎是夏油,还是夏油,仿佛缅怀往事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老实说硝子曾经一直认为自己会变成夏油的恋人,到最后却自己打破预言,半夜敲响五条的宿舍。

怎么了这么着急,硝子,你的钥匙被锁进门里了?

彼时高中生五条语气欠打,半夜被喊醒的他可没有什么好脾气,不是总是温和应答的夏油,哪怕硝子问他同样的话题,他也不会如此俯视着她。

硝子常常觉得,自己是两个巨人之间那个微妙的存在,看上去她好像拥有两个保护者,两个笨蛋弟弟,又或者是两个恋人。

他们一个靠在她肩上睡得七荤八素,一个问她累不累要不要靠过来。

本质不过是同一类人罢了,夏油的礼貌总是将他的叛逆掩盖得极好,可硝子并不是看不出来。

我可以进去吗,她那时候问。

啊?哦,五条应答着,眼神才变得郑重其事起来,六眼如同是打发的奶油中掉进了一点儿钴蓝色,被稀释得恰到好处。

然后才意识到彼此都是青春期最不安的一段年纪,硝子的侧脸淹没在月光里,她看上去并不好。

你是要哭吗?他语气带着笑。

怎么啦,杰不喜欢你,你就伤心成这样啦?告诉你吧,杰其实喜欢的人是我——

我能睡在这里吗?硝子转过头去问他,她的瞳仁很漂亮,在月光里是巧克力牛奶的颜色,平日里总觉得她眼瞳深,是不可近人的猫咪,现在却是半透明的宝石。

嗯,五条没有思考就点点头,他知道这意思不是借他的床铺一用,然后俯下身吻了她。

硝子你知道吗,如果一开始你喜欢的是我说不定就不会奇怪了。

硝子没说话,只是看着他嘴角的笑,她想,是她自己的决策。

之后她半是嫌弃地看着五条的床铺勉为其难睡进去,毕竟和这家伙挤在一起不是她的本意,但是五条的手却伸过来环住她的腰,他刚才就讨价还价要她别回去,虽然不过是几墙之隔。

那时候硝子看着埋在自己颈窝里的那堆白发,承认自己有一瞬间的懊悔。

可是五条悟终究还是个幼稚鬼,她想。

他活得一点心事都没有,怎么说也无法让朝夕相处的十七岁少女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两人毫无距离感可言,既陌生又亲昵,她不知道是不是那次做了的后果,她开始下意识地想贴近五条多一点。

又或许是,她那时候才发觉,五条说的一年级时候喜欢过她并不是假话。

但是都过去了,她想,总是太晚了。

后来夏油走掉之后她就同意让五条进自己的宿舍,看着他越发离谱蹿高的个子和不那么恶劣的脾气变成油嘴滑舌,还有几次她主动或者他主动的交集,后来就变得奇怪起来。白天里他们仿佛只是过客,到了晚上他就得寸进尺起来,趁着夜色遮掩偶尔吻一下她的额头,她发现曾经的幼稚鬼是现在的麻烦精五条悟,还是那个想做到什么酒无所不能的超强咒术师。

行吧,硝子说,那你就随便。

毕竟三年级之后的夏天太漫长了,夏夜也一样,闷热难耐,她偶尔就会违背誓言。

聊什么?硝子说,五条看上去就要在她的腿上睡着了,压迫血液循环不畅已经麻掉了,她皱着眉想推开,然后五条抓住她的手,笑眯眯地抬眼道,对哦,我忘记了硝子从来都不怎么爱说话的,不过只是懒得理我吧?

这么说她和夏油说话的次数更少,多半还关于五条,譬如什么“看好他”还有“五条的作业怎么又没写”。

琐碎的事情太多,真正关于他的倒是一件也没有。

毕竟他们只是老同学嘛,而且还被迫一起毕业,一起熬过混乱复杂的青春期,熬过了一个个夏夜。

其实你看到我结婚的消息其实在幸灾乐祸对吧?她没好气地问。

为什么啊?我可是真心实意地想祝福的。五条的声音听上去就毫无祝福之意,他只是想问硝子是不是疯了,不然干吗就要决定结婚,要知道上个星期她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她还是单身的状态。

虽然从没想过未来,但他也不觉得惋惜。

但是,怎么就会是硝子呢?

也对,五条想,大约是自己身边人根本没有一个人看上去是会结婚的模样,或许是因为硝子是他的老同学,那时候她纤细又莽撞,因为太正常和他们两个人格格不入,他们俩同时爱上硝子,后来又同时不爱,最后只有他跟着一路走下来。

看着硝子的时候他就会变得相当奇怪,就是身边长久陪伴的只有她一个,所以才从来没想过会发生什么,但要发生的都发生了,除了五条并不觉得他会出现在硝子的后半生。

梦做了快十年的时间,好像也该醒一醒了。

就不能取消婚约吗?他问。

你有病吧,硝子说,你就是为了告诉我结婚多不明智跑来的吗?还是以什么老同学身份自居。

硝子才是这样,他笑嘻嘻回答,尾音消失不见,很晚了该睡觉了。

我本来正在睡觉的。

哦?我进门的时候你在喝上一罐啤酒。

硝子叹了口气,要起身去关掉电灯,甩开自己手里的那只手,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脖颈。

那就睡觉吧,她说。

仿佛是心照不宣地,他登堂入室,躺上她的床,然后带着邀请般的笑容伸出手臂来,她的床本来就小,找个没有他的角落可不容易,最后自暴自弃地掉进那个怀抱里。

人长了一米九的个子,胳臂也是这样长,牢牢地环住她,而后像那个夜晚一样,他把下颏抵在硝子的发顶。

会是最后一次了吧,他想。

硝子双唇紧闭,还是一如既往,她没有什么要和五条说的,后者也一样。

硝子,硝子?

做什么?

她都已经蒙生困意的眼皮又抬起来,身后的人倒是将她环紧了一点。

没事,还没有说晚安。

他已经口齿不清了,毕竟最强每天睡觉的时间少的出奇,但此刻五条悟只想睡觉,而后第二天开始,他走出这扇门,之后再次和硝子在高专共事的时候,后者的无名指上便会多一个银圈,从此之后没有人再纵容他那不合理的要求和古怪的脾气。

嗯,晚安。

她说,最后还是没有回过头去看他。

忽然就想起来,硝子十七岁的时候那个晚上,她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而后莫名地接了一个漫长的吻。

或许五条那时候还是喜欢她的吧?

她想着,便睡着了。

一夜无梦,侵扰着她的关于十七岁时灌满雨水的梦境结束了。

FIN.

「夏」 # # # #夏油杰 #
by/ 黎音。   #视角。 #一点也不刀(?) #ooc我的。   :   夜蛾有时候会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关于和杰的事情。走在高专走廊上看向外面已经开始暗下来的天空,一边腹诽着每次都被...
「夏」 # # #夏油杰 # # #
by/ 黎音。   #虽然归为夏,但大部分偏。 #依然还是玻璃渣,不甜。 #视角。 #短篇。   :   的眼睛是少见的蓝色。 好像小时候夏天透过阳光看见波汽水里的透明玻璃弹珠...
【教师X你】说,很久没见过你了 #乙女向 # #黑化 #病娇 #
着喊老师,真的超级可怜又可爱。” “很变态。”评价。 耸了耸肩,用有些受伤的声音控诉的不公评价:“怎么能这么说啦,至少是我把她领回来,让她再也不会受欺负不是吗?” 指尖按下开关按钮,沾着...
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 #夏油杰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 #庵歌姬
。      “锵锵!我做的甜品!”庵歌姬端着卖相还不错的甜品给你和分享。      一边说着“那么我先试试”一边送入口中。      她顿住。      “怎么样?”庵歌姬问。      ...
乙女】我想活到夏天 #男神×你 #乙女向 #夏油杰 # #
,嘴角挂着笑,“我可能会在世界各地吧。我不想做师了。” 蹲在墙角的两人迅速“飞”出来,一上一下抱住我:“不行!!!你不能走!!!” 抹着泪:“你要走了我就要管这两个人。他们实在是太!难!管!了...
乙女向】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夏油杰 # #x你
怎么可能脱单啊!”手脚并用快速冲了过来,握着手机发出了疑问。     “什么叫‘那种人’,总比你好吧。”无语。     “但是,我也还没有对象,他怎么可能找得到啊!”你疑惑极了...
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 #夏油杰 # #伏黑甚尔 #all你
打时他只觉得演技太过夸张。   你只是个爱哭的小姑娘而已。     直到他被你发现他想杀光普通人的想法。     笑死,脚全程根本没着地。     从头到尾都觉得你是个温柔的人。   你看到垂死...
」七里香 # # # #
by/ 黎音。   #梗源自周董的七里香。 #视角。 #感觉写得有点不太好,之后可能会改改,可以先当草稿看个乐。 #还是短篇啦。 #七里香的花语:我是你的俘虏。   :   “……这是什么...
【高专X你】笨蛋就要和笨蛋在一起啦 #乙女向 #黑化 #夏油杰 #甜文 #乙女向 #
炫耀,末了还一脸严肃地问:“怎么样,早春酱是不是更爱我了?” 比我大一届的栗发少女认真地用酒精棉替我擦拭伤口,终于在我第不知道少喊她名字时拖长声音嗯了声。 “真的是笨蛋。”我又重复了一遍。 ...
」礼物 # #×
by/ 黎音。   #×。 #视角。 #还是短篇。 #也许甜? #ooc我的。   :   的眼睛总是很好看的。 我不止一次这么想。 配上精致的轮廓,放在人群里也算是醒目的...
】漱口水 # # # #
by/ 黎音。   #超短。 #。 #视角。 #ooc我的。 #小甜饼。   总是说我嘴里的烟味呛人。 我不置可否,掸了掸手里的烟,前端的烟灰随着动作掉在地上,一下就被天台的风吹散了...
「夏」再见 # # #夏油杰 # #
by/ 黎音。   #夏三人组。 #是玻璃渣,不甜。 #视角。 #短篇。 #时间线大概在偶遇夏油杰之后。   :   「那个春天和随后而来的夏天,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都是郁宁记忆里最...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