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侑治】勃艮第红

rioDust 2022-08-02

打到第五场比分还是胶着,宫侑耐心消耗殆尽,不过是片刻没有集中注意力,失了发球局,对手趁势追平。随着最后一颗球落在黑狼场内,哨声响起,这局比赛以26:28宣告结束。
宫侑没有和队友一起回去,买了当晚的飞机票,马不停蹄地赶回日本。
这是宫治没有联系他的第五天,他憋着火气决定要让对方好看。
到了日本已经很晚,宫侑打车去了宫治租的小公寓,敲门无人应声,于是坐在楼梯上抽烟,没什么心思地任其烧着,声控灯灭后,只留一丝微弱的红,整个人完全藏匿在了黑暗里。
店里的小姑娘今日过生,大家一起去了居酒屋和KTV,玩到近凌晨才散。宫治喝了点酒,想起宫侑今天好像有比赛,打了视频过去被拒,他也没有在意,晕晕乎乎地爬上楼,钥匙半天对不上钥匙孔,急得冒脏话。
“笨得要死。”有人从后面握住他的手,拧动钥匙,终于开了门。
门从身后落了锁,宫治才后知后觉是宫侑回来了。
“你怎么不说一声……”他弯腰拖鞋,抬手要开灯。
“说什么,我跟你说话你理我了吗?”
“啊?”宫治迷茫地看过去,“我没理嘛,我不记得了……”他边说边推拒着贴他愈来愈紧的宫侑,“你离我远点……”
“你去哪里了……”宫侑搂着他,埋首在他的颈窝处蹭,“不仅喝酒,身上还有香水味,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说什么呢你,奇奇怪怪。”
“我确实是奇奇怪怪,”他说完低头咬他,先是咬下巴,然后又咬宫治的下嘴唇,含糊地问他还记不记得上次两个人亲近是在什么时候。
“不记得。”宫治别过脸却被强硬地掰回去,不晓得踩了宫侑的哪处敏感神经,对方强迫他微张了口,然后偏头吻上去。
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虽然会争吵打架,但彼此确实是对方最亲近的人。高中的时候躲在房间里一起看片,自己弄没有感觉,遂挤在一起互相缓解,慢慢贴近后亲上去,不能算是接吻,撕咬更贴切一点。
“你是不是疯了!”宫治转过头低声吼宫侑,他的裤子被褪到了膝盖,对方隔着布料蹭他,热腾腾的。
手指沾了些口水就胡乱地捅进去,四处摁压。宫治开店以后疏于锻炼,虽然身材没有走形,但比起宫侑来却没什么用处,只能用于欣赏。他反抗不了,趴在鞋柜上,被扶着腰戳刺进去。
撕裂得疼,没有润滑,一点口水根本就无济于事,宫侑也被绞得紧,留在里面不敢动,只能用手去宫治的前面套弄,他太熟悉对方身体,等人稍微放松出了些水,才缓缓动起了腰。
他们许久未见,身体也思念对方。
新换的沙发垫子被弄皱成一团,滴撒了不少浊液。宫治已经放弃,任其将自己的腿折在两边,从正面刃入。他头发汗湿,短袖被推至颈边,徒劳地咬着衣摆压抑声音,薄肌沾了汗显得更加漂亮。一向淡淡的,偶尔会因为宫侑而变得犀利的眼神此刻朦胧着,像是笼了一层薄薄的雾。
宫侑低着头,只能看见瘦削的下巴,他结结实实地将宫治整个人困在怀里。这样才对,他发狠似的冲撞,宫治就应该待在他身边,这就是对方忽视他的代价。
“为什么关灯?”宫侑咬他的耳朵。
“你管那么多。”他回的话不称对方心,被拎着脚踝整个埋进去,闷哼一声,抬脚去踹,软绵绵的徒增情趣。
关了灯,好像突然主动了些。宫侑惊讶之余被推坐在沙发上,宫治搭着他的肩膀,缓缓坐下去,吃进去一点停下来缓一阵,等完全适应之后才搂住宫侑的脖子上下吞吐。黑暗里寂静,只能听见抽动时咕唧地水声和愈发急促的喘息声。
沙发旁的矮桌上是两个人高中毕业典礼当天的合照,当时因为宫治决定不再打球而闹得很厉害,照片里并不亲近,仇人一样,宫治却意外钟意,他伸手将其扣在桌子上,将两人的关系也随之抛弃脑后。
他们抱得紧,没有太多语言,原始粗暴地去占有,要喝对方的血吃对方的肉,彼此间要拆之入腹,直至鲜血淋淋地混在一起,无人能将他们分开。他们流着一样的血,连心跳频率都分毫不差,生来就是一体之构。
宫侑精力旺盛,食髓知味,伏在宫治背后边耸腰边难得亲昵地一遍一遍喊宫治的名字,见对方不理自己就张口去咬,咬狠了被骂才松口,又拿舌头去舔。
“别舔了,”宫治四肢无力,一次次被迫进入贤者时间,缓的功夫都没有,毫无威慑力地骂,“狗一样。”
“那阿治舔我。”
被逮着机会使劲薅,宫治后悔给了对方另一个思路,他别开脸躲开自己脸颊边生机勃勃的小侑,对方却锲而不舍地追着他。
“脏死了,滚。”
“不脏的,”宫侑抚摸着宫治的后颈,温柔又略粗暴地挤开宫治的唇缝,“上面是阿治自己的水。”
“烦死了……”宫治不情愿地张口含进去,他觉得恶心想吐出来却被摁着后脑勺做了两下深喉,随后口腔发麻,只能垂着舌头较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顺着舌头流下来,这些吃进去会死人的吧。
这样想着,却搂过宫侑吻上去,那就给宫侑吃吧,吃死了拉倒。
第二天还是宫治先醒的,他动了动身子发现浑身发酸,旁边还睡了只猪,想也没想地一脚将其踹到了地上。
宫侑抱着枕头迷迷糊糊地又爬到床上去,想伸手搂人搂了个空,睁眼发现宫治正面带讥讽地看着他,像在看一个死人。他思索一秒,缓缓跪下,小媳妇一样装模作样地抹眼泪。
“赶紧滚回俱乐部去,晚上下班你要还在这别怪我不客气。”宫老板说。
等人走了,宫侑又去床上睡了会,被饿醒之后轻车熟路地去冰箱找吃的,窝在乱糟糟的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会,估计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将垫子扔进洗衣机,倒是做了件人事。
他给家里打了电话,乖乖地喊了声妈,说比完赛回日本了。
“好呀,晚上和阿治一起回来吃饭吧!”
宫治上班期间接到妈妈的电话,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他不敢随便答应回去,怕见到宫侑后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下来。
晚上却是宫侑来接的他,宫侑自己理亏,搬出宫妈妈发的语音:你去接阿治一起回来嘛,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吧。
“我来帮你!”宫侑狗腿地给宫治解围裙。
得到一声冷哼作为奖励。
倒是从没见过宫侑对宫治这么好,夫妻两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估摸着是宫侑又犯贱了。
宫治看着碗里宫侑夹的菜,想发火又发不出来,他瞪宫侑时对方就笑眯眯的可怜地盯着他,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屈得要命。
想去厨房帮忙被妈妈轰出来让他别帮倒忙:“你有这个心思不如去哄哄阿治。”
“噢……”
刚进去就被宫治揪着衣领撞在墙上,对方恶狠狠地警告他离自己远点。
“妈妈,”宫侑在宫治的杀人目光里朝房外喊道,“今天我要跟阿治一起睡~”
“你别再惹阿治生气了!”
这么说他也就不怕死地这么干了,洗完澡之后不肯回自己的床,吊在宫治身上,两个人挤一张小床,手脚都舒展不开,宫治刚要开口赶对方走,宫侑却将手从他睡衣下摆探进去。
“你是不是想死?”宫治咬牙切齿地吼他,声音又不敢太大,只能贴着耳朵,“被妈妈听到怎么办?”
“嘘,你不说话妈妈怎么会听到……”
两个人汗津津的贴着,澡白洗了,盯着上铺发呆。
“我现在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宫侑说,“我想你了你可以回来找你。”
“嗯。”
“我不说你自己清楚得很吧,阿治本来就很受欢迎,你离我太远让我看不到你的话,我会心慌,”宫侑絮絮叨叨,他在黑狼被那几个动物气得脾气都变好了,“所以你要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
“你想多了,”宫治打了个哈欠,“我除了店里还能去哪。”
“你又在敷衍了,”宫侑叹了口气回望他,心里又知道对方只是嘴上敷衍,“你让我很没有安全感耶。”
“在说什么恶心的话,”宫治皱眉,“你是小女生嘛”
“好难受,我要去洗个澡。”
“嗯。”
“你也要洗吧,难受得话,我可以抱你去,偷偷的不让他们听见。”
宫治掀起眼皮看了眼身侧的人:“滚。”

日】分手后三年前任来找我结婚了 #日 #all日
:“请随意,习惯了。” 宫扯了扯日向翔阳的衣角,可怜兮兮地说:“为什么要在意这些?翔阳,你是不爱我了吗?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你怎么可以对你的丈夫这么冷淡!” 结婚……这已经是他们分手的三个年头了。日向翔...
【太中】价值一千万的晚餐 #文豪野犬 #双黑
?”中也问道,太宰应该是在做饭,但准备什么毒药的可能性更大,毕竟这是中也第一次见太宰系着围裙站在灶台前。   “酒炖牛肉,是中也喜欢的法餐。”太宰指着珐琅锅,“我知道你还没吃晚饭,这东西就让中...
【我英乙女│荼毘x妳】相亲 #我的英雄學院
。   浪费这顿饭了,如果是跟荼毗一起来便再好不过,这里还有龙虾跟帝王干贝呢,在给他点瓶,嗯,完美。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我都胃积食了,这位相亲对象依旧叭叭个没完,难怪他先前的相亲接连失败,谁会...
【排乙】当你的同桌是五色工 #排球少年乙女向
,果然不太聪明吧,你点了点头。   10.这天早上你收到了一束的玫瑰,正捧着这束鲜花的主人是五色工,他是你的同桌,是你喜欢的人,也即将成为你的恋人。最终将成为丈夫,你这么想着,接下了这束属于五色...
【双子北】最 后 #排球少年!! #宫 #宫 #稻荷崎 #北信介 #北 #北 #宫双北
,稻荷崎不能失去他们,关西地区不能失去他们,北信介也不能失去他们!北拿出试剂,首先是然后是,把出针头的瞬间他们因为改造基因工程而获得的自愈能力就把针眼恢复了,没有留下一丝伤疤。“嗙!”北失力地跌倒...
亲情向】家人 #排球少年 #同人文 #宫 #宫 #
快乐。”   在关上房门前,宫偷偷地,好像不想让任何人听到一样,小声地说。   “白痴。”这句话还是传进宫的耳朵里,使他的嘴角不知是今日几次的失守,笑容伴随泪水泛滥,看着房门,淡淡地说...
sodasinei:【血族企划·清光线】第一章
流产的,哪怕我天天骑着马从翡冷翠跑到都不会!好了再见,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很期待下次和你的见面,我走了,再见。”...
排球乙女——Heart Attack ●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 及川彻● 宫
心脏狂跳,顶着阿的怒骂感受到身下湿乎乎的异常,稻荷崎的人气王伸手盖上了自己满是汗渍的脸。 今天过得超开心,死对头宫像是来了大姨夫恹恹趴在桌上,没精神的他破天荒没来找你battle。但你十分可惜自己...
【排乙】翻车现场! #排球少年乙女 #排球乙女 #宫兄弟 #稻荷崎 #宫 #宫 #宫双子
嘴边的宫都稍稍脸红了,旁边的宫还是一副面瘫的表情但的耳廓却出卖了他。 接下来的几天里你都待在了排球部尽心尽责地完成经理的工作,但是除了第一天你对宫双子的那一笑后就再也没有和他们有过什么接触...
【排球少年乙女向】你突然变成男人 #宫 #宫 #北信介 #牛岛若利
原作者:Azusa   #第二人称 #文笔烂ooc提醒 #撞梗致歉 #宫/宫/北信介/混入一只牛岛   宫        睡梦中你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迷迷糊糊的你意识到唯一能在你独居的小房子...
【稻荷崎双子24h|19:00】野狐中学异闻录 #排球少年 #宫 #宫
,衬衣被黏糊糊的汗液沾在后背上的感觉不怎么好受。 “都怪阿。”   宫的24/小/时可以完美地切割为三等分,生理需求、排球和搞事。宫一直觉得自家兄弟脑袋的问题程度是可以被做成标本展出的类型,所以这...
】情书 # #性轉 #龍鳳胎
!” 虽然宫在前方看不到宫的神情,但他彷佛能看见她脸不气不喘、理直气壮反驳他的模样,他也只是抿唇,淡然答道:“她自己烤的饼干。” “哇……太有心了吧,现在还有人会手作点心送人喔。” 宫故作八卦...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