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雷狮×你) ● 凹凸世界乙女向 ● 雷狮×你

sodasinei 2020-10-17

原作者:墨卿君

 

请当架空世界看吧。
OOC十分抱歉嗷!
较长篇嗯。
想扩列这里(*๓´╰╯`๓)♡
QQ号1747624535
隐晦的笑容。

 

  有谁来,救救你……

  你在黑暗的昏迷中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的议论声。

  “……老大,这有个人诶……”

  “啊?……带走?”

  似乎是三四个人,他们说话的声音在你听来,好似被一层厚厚的雾霾阻碍着,莫名给了你一种灰色的死亡感。

  你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随着血液的流出渐渐冰冷下来。

  枯萎的莬丝草。

  “带回去。”

  熟悉的声音,总觉得在哪听过。

  你费力地睁开眼睛,失焦的瞳孔慢慢恢复了正常。

  眼前有一片深紫色的星空。

  那是他的眼睛。

  你被大名鼎鼎的雷狮海盗团救了,这件事在凹凸大赛的论坛上几乎被刷爆了。全是一片质疑和不敢置信的声音。

  你也不敢相信。

  且不说你的印象里完全没有雷狮这个人,就按照雷狮的性格,也不会做出与自己不相关的人这种事。

  但他的声音……你恍惚地摇摇头,脑海里浮现出那双紫眸,对你来说,那真是耀眼的过分了。

  那是你一直渴求的,却从未触及到的光芒。

  “醒了?”

  你循声望去,就看见身形修长的男人抱着胳膊倚在门口。

  阳光从半弧形的窗口洒了进来,雷狮立体的五官上覆上一层淡淡的阴影。棕色的地板被镀成了金色,你愣愣地看着他,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雷狮缓步走了过来,你看见他的眉梢微挑,嘴角边挂上了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但又与你在论坛上看到的那种邪肆张扬的不同。

  怎么说呢?感觉他……很开心?

  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皱了皱眉暗骂自己脑洞太大。

  你们可是陌路人啊,况且在这个凹凸大赛里,更多的可是要你命的敌人。
 
  “名字。”

  雷狮突然开口,目光直直对上了你的眼眸。

  像一把直直刺入你心脏的尖刀,将你的所思所想赤裸裸地剖开在阳光之下。

  “……啊?”

  你张了张嘴,却忽然愣在原地。

  等一下,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了?

  “呃……24号?”

  有人这么叫过自己,但这明显与雷狮想要的名字不符。

  他嗤笑一声,然后又没了声音。

  你摸不清雷狮在想什么,有些木然地揪着床单的边角。

  “记好了,我是救你的人,”

  他伸手轻挑你的下巴,迫使你抬头看他。

  雷狮幽深的眼里映出你仰着脸看着他的样子。

  “以及,”

  “你的名字”

  “微羽。”

  你在雷狮海盗团过的相当安稳。

  虽然你已经隐晦地跟雷狮提过好几次自己伤好了不必再麻烦他们了,然而每次他都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你,深紫色的眸子闪了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以你目前为止还是呆在雷狮海盗团中。

  雷狮对你的态度,好到让你觉得惶恐。真的,完全不像是你从旁人口中所听闻过的那个做事随心所欲为人狠厉的大魔头。

  夜晚降临时,你躺在床上,静静听着清风拂过树叶所发出的沙沙声。
 
  天空中闪烁着的星星,在唱着歌。

  你慢慢阖上了眼,进入梦乡。

  白色的沙滩被蓝色的海水浸染着。

  长翼的海鸥伸平双翅,自海面上低空划过。翼尖被打湿,上面带起了圆滚滚晶亮的水珠,映出了天上绵绵零碎的白云。

  你站在沙滩边,回首望去,在星球的正中央,矗立着一座高耸的城堡。

  画面一转,你所处的地方变了。

  你坐在城堡的高墙上,微微晃着腿,嘴里哼着一曲不知名的小调。

  这是临近皇宫花园的高墙。

  你似乎听到了些许响动,低头向下望去。

  对上了一双通透的紫眸。

 

  这个梦?

  你一下子从床上惊起,惊疑不定地大喘着气。

  那是……雷狮?

  梦中带着嘲讽笑意的眼眸又一次出现在你的脑海中。

  像是反着光的紫色宝石。

  你不是个怯懦的人,不然也不会来参加凹凸大赛。但在是否要去询问雷狮这件事上你首次产生了退却之意。

  在看向他的时候,你心底总会莫名心虚,就好像你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不管了,只是个梦吧。

  你抬头望了眼外面仍是黑漆漆的天色,吐了口浊气,然后躺下拉上被子继续睡觉了。

 

  “你是谁?”

  小小的男孩子眯着眼睛,面上看不出喜怒。

  你迅速地望了一圈四周,很好,没人。借着树枝的遮挡,你一下跳到了地上

  这时候你才发现十二三岁的男孩比你高了半个头,瞬间就变成了你在仰视他。

  带着六分骄傲两分故弄玄虚,你伸出手对他晃了晃。

  “你猜。”

  “啧。”

  男孩用那双深沉的紫眸打量了你,突然嗤笑出声。

  你发誓你在他的眼里看出了不屑与嘲讽。

  “幼稚。”

  他的目光上下扫视着你,然后耸了耸肩。

  “你你你!我可是……”

  你怒瞪他,然后又反应了过来,

  “我知道了!你在套我的话!”

  “我可没这个兴趣。”

  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无表情地转身准备走人。

  “喂喂你别走啊!”

  你站在原地愤愤地叫他,突然想到自己属于非法闯入,又噤了声。

  “好吧我告诉你,你会陪我玩吗?”

  你软了声音,糯糯的问他。

  流浪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又难熬,一个同龄的小伙伴都没有。

  “看我心情。”

  他侧过了身,半张脸隐在阴影里。

  你属于一个比较特殊的种族,可以算是造物主的玩物。而作为这个种族的一员,你们必须终生流浪,且在一个地方停留的地方不得超过三年,否则会受到惩罚。

  惩罚就是,灰飞烟灭。

  而造物主正因为此,给了你们一个特殊的能力——可以用相应的代价许一个愿望,且愿望一定会实现。

  而你自小父母双亡,只能跟着其他族人流浪,小小年纪没有人能交流让你分外孤独。

  “说完了。”

  你可怜巴巴地看着雷狮,扁了扁嘴努力取得他的同情。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沉默了一会儿,抬眸问道。

  “啊,哦,我叫……。”

  许是因为少见同龄人的缘故,你对男孩卸下了心防,大大咧咧地把名字告诉他了。

  “你叫什么?”

  这样就可以算是朋友了吧,直到了他的名字后。

  你愉快的想着。

  男孩柔软的黑发在风中微微晃动,你盯着他的嘴唇稍稍开合,就在你以为他要告诉你名字时,其余的脚步声突然响起。

  “下次见面再告诉我!”

  你慌里慌张地对他挥了挥手,迅速地爬上树枝跃过了墙头。

  身后的男孩站在原地,久久地注视着你离去的方向。

  他的目光穿透了高墙。
 

  糟透了。

  你是捂着脑袋起床的。

  竟然又梦到了……一次是巧合,两次呢?

  而且为什么一到梦里的自己说名字时就听不清了?然后那个特殊的种族又是什么鬼?你可没印象自己有啥特殊能力啊。

  “滴。”

  你的通讯器一下子亮了起来,“雷狮”两个大字映入你的眼中。

  他给你发了一条信息。

  “出来,刷积分。”
 

  雷狮漫不经心地敲死了一只超级积分怪,然后侧了侧身子看你。

  你已经近乎发呆地站了两个多小时了,只有积分怪离你很近时才会有所动作,险险的避开来,随后才通过远离技能击杀。

  “你很心不在焉?想什么?”

  他突然开口问道。

  “啊?”

  你被打断了思绪,抬头看向他。雷狮的那双紫眸一下与你梦中的男孩相重合,让你再次愣在原地。

  “没,没什么……”

  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接着朝密林深处走去。

  雷狮的发带在他转头的一刹那间扬起两道优美的弧线,身侧有零散的树叶飘落。

  “……雷狮,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今天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你气鼓鼓地坐在树上,瞪着树下那人。

  你白色的衬衫上皱痕明显,袖口处还印了一圈脏兮兮的铅纹,弄得黑乎乎的,倒像个难民般。

  男孩仍然没有回答,他的目光在你的袖口处顿了顿,似是不经意间问道:

  “你是在贫民窟逛了一圈吗?”

  “谁说的!我这是帮……不对!你又套我的话!”

  你腾地一下从树枝上站了起来,却不料脚底一滑,一时没有抓紧树干,竟一下从树上摔了下去。

  “呯!”

  院落中响起一道沉闷的声响。

  你吸了吸鼻子,眼圈发红。刚刚那一下你可是摔得结结实实,着实把你给疼到了。

  “亏我还以为你会接住我。”

  你的声音细若蚊蝇,每说一个字胸口就疼一下。

  “啧。”

  男孩在你面前蹲下,用手指戳了戳你面颊上的软肉,然后又捏着向两边扯了扯。

  “你掉下来的速度太快了,而且……”

  他又瞅了瞅你,

  “我可不想被咂伤。”

  你撇了撇嘴,这和买菜阿婆说的英雄救美的故事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觉得我像英雄?”

  男孩似是看透了你心头所想,有些好笑地扯着你头上翘起的呆毛。

  “哼!你就是个坏蛋。”

  联想到此人的种种行为,即使处在瘫痪期,声音也不由得大了几分。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个好人。”

  男孩站直身体,目光犀利地望着墙外,就连他面上的笑容也收起了些随意,多了点严肃。

  你听见他有些低沉的声音。

  “早晚有一天,我会从这里出去。”
 

  你已经习惯这些梦了。

  外头仍是星光灿灿的黑夜,星星的光芒透过窗帘,化为白色的小点洒在你的床头。

  你却是睡不着了,掀开被子走到阳台前,双手紧紧抓住栏杆。

  白天和雷狮的对话又一次出现在脑海里。
 

  被你叫住的雷狮很迅速地回头看了你一眼。

  他的眼里闪烁着明灭不定的星光。

  “想起什么了?”

  没有正面回答,却又在不动声色地套着你的话。

  什么啊,跟梦里的男孩子一模一样啊。你心中冒出这个想法,却又觉得更沉重了——潜意识已经默认梦中的人是雷狮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

  雷狮见你不吭声,眸光流转间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见他随手转了转雷神之锤,然后慢慢走近了你。

  他在你疑惑的目光中,伸手捏住了你的下巴。

  吻上了你的唇。

  “那么这个,想起来了吗?”
 

  “我要走啦。”

  你照例坐在那呆了三年的树枝上,微微晃着双腿,口中似是低吟,有如同在自言自语。

  十七岁的少年斜瞥了你一眼。

  “除了这儿,你还能去哪儿?”

  言外之意没人要你。

  “在这呆了快三年了,明天可就是最后一天了。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灰飞烟灭。”

  你摇摇脑袋,靠着树站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少年,然后将目光投向银白色的沙滩。

  潮水在歌唱。

  少年哼笑了一声,

  “行啊,你走吧。”

  “好薄情啊你。”

  “下来。”

  少年似是失去了耐心,对你皱眉招了招手。

  你顺从地跳了下去,跑到他的跟前。

  “嘿,我说我们要不要打个赌?赌你离开皇宫后能不能找到我。”

  “没有这个必要。”

  他打断你的话,一下抓住了你的右臂。

  少年的发带被风吹向你的面前。

  随后他俯身,给了你一个极深的,充满压迫感的吻。

  唇舌交缠,不正常的热度上升。他揽住你的腰,让你更加贴近他的身躯。

  “我的人,只能是我的。”
 

  这就是雷狮所谓的“想起来了”吗?

  你趁着清晨人少,一个人走在上次和他一起来的密林中。

  假设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那你是怎么失忆的呢?连名字都不记得,只记得一个代号。

  代号?

  你一下挺直了背,闭了闭眼。

  谁给你的代号?

  恍惚中脑海里出现一个温柔但给你相当不好感觉的声音:

  “乖孩子,从今天起,你就是24号。”

  催眠……吗?

  你皱着眉踱步到溪边,清澈的水面映出你苍白的脸色。

  就在你思考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风声,经过多年训练,在察觉到不对的时候你就下意识地往右侧一滚,避开了攻击。

  然而下一刻,左肩膀处一阵剧疼,你一声闷哼,半跪在地上。

  鲜血从伤口处冒出,染红了你大半衬衫。

  两个人?

  你轻咳一声,冷眼看着显露身形的两个参赛者,同时右手藏在背后给雷狮发消息。

  一个人手上装着机械爪,另一个则端着一把枪。

  枪声在密林中连续不断的响起,逼迫着你的走位,同时有机械爪的那人紧紧追赶着你。

  再坚持一会……

  树枝被踩断分为两节,发出清脆的“咔咔”声。凛冽的风声呼呼地刮在你的脸上,有细碎的枝条在你的脸上划出道道血痕。

  熟悉的狼狈的情景啊

  你突然苦笑起来,与此同时,腹部又被一枚子弹打中。尽管你尽力避过了要害,但还是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上。

  一如当年。
 

  “做好决定了吗?”

  阴暗潮湿的地牢中,传来冰冷的询问声。

  双手双脚被锁链拷着,你被吊在墙上,原本光洁的皮肤上布满了血痕和刺眼的淤青。

  两天没有进食的你几乎失去了感知的能力,大脑缓慢地运作处理讯息,对于男人的问话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雷狮现在可还在我的手里,他的势力可没大到盖过我的。”

  瞎扯,雷狮肯定好好的。

  你试图反驳他,但糟糕的身体状况让你失去与人争辩的能力。

  你知道这个男人如此说的依仗。

  雷王星太子,目前手中的势力的确大过雷狮。即使你对雷狮充满信心,但你不敢赌。

  怕赌输了就是雷狮的一条命。

  “你还有最后一天的时间,为了你不灰飞烟灭我还是等你离开雷王星后才做的手脚,花费了我不少功夫呢。”

  太子看向你的目光中充满了藐视。

  “是把你的能力为我所用,还是眼睁睁看着他送死?”

  这可不是一道双选题。

  你扯了扯嘴角,总算是哑着嗓子,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我答应。”
 

  在你重新醒来后,那两个人已经被雷狮解决了。

  “还是那么弱啊你。”

  雷狮就坐在床头,你一睁眼就看到他正侧头看着窗外,眸中像是陨灭了星辰的暗紫色宇宙。

  他没回头,背后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知道你醒了,一开口就是一句嘲讽。

  你动了动身子 却一下被他按住了——雷狮的力道有些失控,眸中一片暗沉。

  他低头吻住了你,一个缠绵的吻掩去了他少见的慌乱。

  “雷狮。”

  你叫了他的名字,感受着他的情绪渐渐平稳。

  “我很想你。”

  男人的眼眸立即睁大了几分,随后雷狮轻笑一声 把你揽在怀中。

  “总算想起来了?”

  “嗯。”

  你蹭了蹭他,有些贪恋雷狮手上的温暖。

  “当年我答应了太子,但在许愿的时候却是没听他的话。”

  “猜猜我的愿望?”

  他没说话,只是轻轻抚摸着你的头发。

  “跟你说有点羞耻呢。”

  你弯了弯眼眸,

  “我许愿,希望雷狮的愿望可以实现。”

  “代价是我的记忆。”

  “你说我现在恢复记忆了,愿望还会不会实现啊?”

  雷狮顿了顿,低笑着道:

  “已经实现了。”

——听到了吗?在那个充满繁星的夜晚,少年对着星空许下的誓言。

  “永远的陪伴。”
 

非典型饲养(篇) ● 凹凸世界×
他。 “不,不可以随便碰我的耳朵!” 试图夺回自己的人身权利,声音又小又弱,没一点底气。在听来,仿佛是在奶猫时的叫声。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男人懒洋洋地回答,喜欢捉弄人的劣根性又一...
寻光(×) ● 凹凸世界×
想象,本来只是想来捡捡漏的现在却被追的抱头鼠窜,那形象绝对说不上雅观。   事实上,来参加凹凸大赛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看见。     三年以前,还是个未成年的十五岁小少年时,第一次见到...
陪伴 (×) ● 凹凸世界
执意要玩雪的。   这傻姑娘手套都没带。   他转了目光,看安安静静躺在桌上的一副蓝色手套。   真是拿没办法。   抓抓头发,穿着他闲适的家居服站了起来,在路过桌子的时候顺手拿起手套,然后...
凹凸 我一直注视着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 安迷修×● 格瑞×
门口犹豫了一下,又抬眼看了看。他还坐在原位,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看的方向。   他手里的啤酒放了下来,嘴边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然后站了起来,虽然喝了酒,但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照样...
磷火 (×) ● 凹凸世界● 乱七八糟
。   据他说当时那左腹处的伤口血根本止不住,要不是因为还有点呼吸他差点以为已经死了。   能活下来还多亏了凯莉的帮助。   哦,从死神手上被拽过来后,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   “怎么样...
铝热反应 (×) ● 凹凸世界×
?   悄悄偏头看了眼趴在课桌上睡觉的,眼中的光芒闪了闪。   高温……     促进反应发生的条件来的凑巧而突兀,说起来不得不感谢自己一直以来讨厌的一个生。   讨厌她的原因不想多谈。此次...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 ● 凹凸世界×
星球,这在普通人看来应该是被定名为“绑架”的事件。   但是本身对这件事并没有过多的抵触,甚至对于还产生了一种异样的依赖感。   他是第一个带去看外面世界的人。   记得在飞船的控制室里外...
幼驯染 (×) ● 凹凸世界×
了甩手撑在地上,试了几次没站起来,目光触碰到父母的方向后又立马缩了回来,最后看。   有些犹豫,带着几分面对未知的恐惧,怯生生的开口了。   “请问,能扶我一把吗?”   师眯了眯眼睛,看...
低调行事,高调做人 (×) ● 凹凸世界● 题目与内容完全不符系列
原作者:墨卿君     架空世界 总裁设定   唯一苏点就是漂亮了   哦对,还有毒舌。   醒来时,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墙上的衣服。   淡紫色的礼服长裙在晨光下闪着光。   他有些不适地...
锁链(×) ● 凹凸世界×
原作者:墨卿君   哦题目好难想。 又是一个请当架空世界看的咸鱼产物。 这个咸鱼怕是没救了。   一回到家,就看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 他的心突然一跳,的面无表情和手上干净利落的动作让他有一种...
肩枕 (×) ● 凹凸世界×
原作者:墨卿君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养成了一个习惯。     你们两看电视时,一定要让坐在他怀里,然后把下巴搁在的肩头。     说实话真的觉得很痒,他呼吸间的热气扑在身上更是让不...
新年祝福 (×) ● 凹凸世界×
,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嗯?”   他来对随叫随到,没回头就能感受到男人走了过来,然后眼前一黑,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裹住了。   “在外面也不多穿点。”   笑了一声,饶有兴致地看着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