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热反应 (雷狮×你) ● 凹凸世界乙女向● 雷狮×你

sodasinei 2020-10-17

原作者:墨卿君

 

铝热反应可简单认为是铝与某些金属氧化物在高热条件下发生的反应。

 

高中课本上举出的例子就是铝和三氧化二铁在高温条件下反应并置换出铁,得到三氧化二铝。

 

“这个反应非常剧烈,多用于浇筑铁轨……”

 

那时的你睁大双眼,懵懂的看着书上那个方程式,内心莫名有一种特殊的悸动。

 

你的同桌是一个叫雷狮的男生,在老师眼里,就属于那种成天上课睡觉,不服从管理的坏学生,和乖巧懂事的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然,说不定她们把你和雷狮安排当同桌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

 

但很明显,没什么用。

 

如果套用化学老师的话,就是你们两个人当中缺少了一个反应条件,因此什么也没发生。

 

反应条件?

 

你悄悄偏头看了眼趴在课桌上睡觉的雷狮,眼中的光芒闪了闪。

 

高温……

 

 

促进反应发生的条件来的凑巧而突兀,说起来你不得不感谢自己一直以来讨厌的一个女生。

 

讨厌她的原因你不想多谈。此次事件的发生,是她不怀好意的用胶带在你的桌上粘了一张纸条,写有一些辱骂性的话语。前一节课是体育课,你刚跑完八百米,气喘吁吁的走在队伍的尾巴处。雷狮跑完一千五百米,却跟没事人一样,如果不是因为他额头上覆了层薄汗,胸膛幅度略大的起伏了一阵,你简直以为他是睡了一觉才起来。

 

综上所述,雷狮是第一个踏进教室的人,也理所应当的看到了那张纸条。

 

你在队伍中看到那女生对你晦涩的笑,心里咯噔一下,噔噔噔从末端挤到最前面,跑进教室,看到了令你终生难以忘怀的场景:

 

身材修长的英俊少年垂眸盯着你桌上那张写满污言秽语的纸条,从鼻间发出一道不屑的哼声,然后干净利落的撕了纸条,揉成一团,精准的扔到了教室后面的垃圾桶中。下午的阳光温暖,透过你们教室半开的窗户挤进来,像是故意要在少年身上留下点痕迹似的,染金了他半簇发尾。

 

你愣愣的站在教室门口,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下一秒,雷狮抬眸,与你目光相接。

 

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雷狮也没有为你扔掉别人的恶意似的。他毫无表示,就拉开椅子趴下接着睡觉了。

 

可是对你而言,高温这个条件已经准备好了呢。

 

 

之后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改变,雷狮照常睡他的觉,你照常平平淡淡的听课。你们当中也没有所谓的必要的言语沟通,最多也就是见面对上视线点头打个招呼罢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三。
 

 

高三时,世界开始爆发战争。

 

十六岁以上的都在征召行列,你们班的男生都入了伍,雷狮也不例外。就连女生也有要求,你选择去当了个医护人员。

 

原因很简单。

 

或者说,你就是冲着雷狮去的。

 

即使概率很低,你也希望有一天能在战场上见到雷狮。但你也清楚战争不是儿戏,因此,在他们正式出发去接受短期训练的那天早上,你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对于你来说算是很勇敢了。

 

教室里吵吵嚷嚷的,大家都在最后相聚的时间里大胆的跟有好感的异性表白。

 

雷狮自然是最抢手的一个,身边闹腾的围了一圈女生,而他本人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座位上,眉头紧紧的皱着。

 

你看一眼就知道雷狮心里正不爽着呢,停了脚步在门口远远的看着。果然,雷狮开了口:

 

“麻烦离我远一点。”

 

声音中带了凛冽的寒意,那帮女生立马空出一片地方,面面相觑,过会嘴里便嘀嘀咕咕着走掉了。

 

很好,现在雷狮旁边没人了。

 

你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频率过快的心头,然后向雷狮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他当时右手撑着脑袋,一双紫眸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窗户半开着,有缕缕微风吹进来,撩动了他额前细碎的刘海。

 

你又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打破这宁静的一幕。

 

似乎是碰巧,雷狮收回了目光,一偏头,就看到了站在原地要走不走的你。

 

“愣着干吗?”

 

他冲你扬了扬下巴,声音拖长,带着十足的慵懒的味道。

 

你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哆嗦了一下,然后战战兢兢地向他走了过去,双手捧着你费尽心思写的信递到他面前。

 

“请……收下。”

 

说实话,你早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

 

雷狮没有动,而你低着头,自然看不见他面上的表情。

 

“看不出来你胆子还挺大的啊。”

 

出乎意料的,在说完那么一句话后,雷狮动作自然的接过你手中的信纸,折好放入了衣服口袋中。

 

之前那堆女生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到了你的耳中,但你已经完全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只觉得内心幸福的冒泡。

 

喇叭里开始传出召集男同学们到操场上的广播,女生们则被要求留在教室中。雷狮属于落在后面的几个,他揉了揉头发,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木椅与瓷砖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你放下手中的医书,仰头看他。

 

“等我。”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你,突然扔下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然后抓起椅背上的校服外套,向门口走去。

 

雷狮在门口顿了一下,似乎想要回头,但最终只是加快了步伐,身形完全消失在了你的视野中。


 

 

两年后。

 

你如愿成了一名医生,且因为精湛的医术在部队里备受尊敬。战争仍在持续,并且看情况离结束还早得很。

 

毕竟你们的敌人可不是人类,而是来自宇宙深处的异形种。

 

战场也由地球向宇宙慢慢向宇宙中扩张,上头最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任务。

 

第一星舰羚角号上的专属军医。

 

羚角号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在一年前突然崛起。据说上面只有四个人,却屡立奇功,凭借一己之力冲破了异形的包围圈,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使人类在接下来的一场战役上占据上风。

 

  要是说你的心里没有一点好奇是不可能的,而且前来接应你的人一副看珍兽的样子看着你,着实让你蒙圈。

 

“我怎么了吗?”

 

你沉默了片刻,终是忍不住发问。

 

“抱歉小姐,但是你可是那个家伙指定要的……在下有些好奇罢了。”

 

自称为“安迷修”的人笑的腼腆,

 

“让小姐感到为难了真的很抱歉。”

 

一种莫名的预感在你脑海中产生,就在你想追问“那个家伙”的时候,安迷修的通讯器突然响了。他歉意的冲你笑笑,走出了房间。

 

接下来你也没了询问的机会,再见到安迷修的时候便到达了目的地。

 

你走出交接的飞船的一瞬,便看到了一艘精致的飞船。

 

“他在里面等你。”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脱了帽子把手置于胸前,向安迷修点了点头,然后侧身向你说道。

 

他?

 

带着疑惑,你一个人走进了羚角号。

 

里面的房间不多,你沿路看着房间上的牌子,直至到了船长室才停下。

 

将手搭在门把手上,你却突然觉得一阵恍惚,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才一用力,推开了门。

 

门里站着你熟悉无比,四年了两年之人的身影。

 

雷狮。

 

“终于来了啊。”

 

他转过身,身后是无数的繁星,眼里闪烁着完全不属于星光的璀璨。

 

扑通,扑通。

 

你失神,还保持着开门的样子,右手不住的颤抖着。

 

他叫了你的名字。

 

这时候你才彻底的明了,自己每一次做的手术,深夜里研读的医书,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一个人。

 

雷狮。

 

“……雷狮”

 

“啊。”

 

他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抱着胳膊,从头到脚把你打量了一遍。

 

“雷狮?”

 

你忍不住又叫了他一声,然后松开了握着握着门把手的右手,向前迈出了几步,又猛的顿住。

 

“怎么,两年不见成傻子了?”

 

雷狮勾唇,向你招了招手。

 

“过来。”

 

你想雷狮这个人真的有魔力,不然为什么你一下就顺从的走了过去了呢?

 

现在你站在雷狮的面前。

 

他可一点都不像是这艘羚角号的船长,随意的穿了一件白色的卫衣,头上还系了一根星星发带。

 

“那封信我可是一直留着呢。”

 

猝不及防,他就提起了这个话题。

 

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下一刻,就见他从左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封让你眼熟的信纸来,用一种带着恶劣因子含笑的声音对你道:

 

“写的不错,但我更想听你自己读一遍。”

 

什,什么?

 

你一下红了脸,当年写过的那些话瞬间争先恐后的从你的记忆中蹦了出来。

 

太羞耻了吧……

 

雷狮见你愣在原地不答话,耸了耸肩,自顾自的打开了信纸。

 

“好吧,那我读一遍也不是不行。”

 

说罢,他竟清了清嗓子,看样子要来真的。

 

“别!”

 

你连忙按住他的手,同时跳起来想去够那张信纸,却因两人悬殊的体型无法实现。

 

“这样吧,我降低下要求。”

 

雷狮稳稳的抱住了不安分的你,这时候你才发现了两人之间的暧昧。

 

“我只要你,给我念最后一句话。”

 

他俯在你耳边,沉沉的说道。

 

即使那张信纸上其余的话语会被你遗忘,但那最后一句话却已融入了你的骨血中,镌刻在了你的灵魂里。

 

雷狮笑着看着你。

 

一不小心,就跌入了狮子准备好的陷阱中了。

 

你突然释然的笑了,然后声音极轻却又异常坚定的开口。

 

“……我喜欢你。”

 

是迟到了两年的话语。

 

或许从第一眼见到他,你的心里就已经带了点妄想吧。又或是他不经意间的温柔,让你彻底沦陷。

 

“等了很久了。”

 

雷狮餍足地叹息了一声,弯了眼眸,在你的额上落下浅浅一吻。

 

“想听答复吗?我的铝小姐?”

 

你看着他轻启唇瓣,紧接着简单的几个字从你的耳膜传递到大脑。

 

是你不敢想象的天堂——“我爱你。”


 

雷狮比你想的贪心多了。

 

他愿意献出自己的真心,把铝小姐牢牢的绑在自己身边。他可不会让高温冷却。

 

毕竟,那也是他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打下的主意。

 

许愿(×) ● 凹凸世界×
?   梦中带着嘲讽笑意的眼眸又一次出现在的脑海中。   像是反着光的紫色宝石。   不是个怯懦的人,不然也不会来参加凹凸大赛。但在是否要去询问这件事上首次产生了退却之意。   在看他的...
寻光(×) ● 凹凸世界×
想象,本来只是想来捡捡漏的现在却被追的抱头鼠窜,那形象绝对说不上雅观。   事实上,来参加凹凸大赛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看见。     三年以前,还是个未成年的十五岁小少年时,第一次见到...
非典型饲养(篇) ● 凹凸世界×
他。 “不,不可以随便碰我的耳朵!” 试图夺回自己的人身权利,声音又小又弱,没一点底气。在听来,仿佛是在奶猫时的叫声。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男人懒洋洋地回答,喜欢捉弄人的劣根性又一...
凹凸 我一直注视着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 安迷修×● 格瑞×
门口犹豫了一下,又抬眼看了看。他还坐在原位,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看的方向。   他手里的啤酒放了下来,嘴边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然后站了起来,虽然喝了酒,但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照样...
陪伴 (×) ● 凹凸世界
执意要玩雪的。   这傻姑娘手套都没带。   他转了目光,看安安静静躺在桌上的一副蓝色手套。   真是拿没办法。   抓抓头发,穿着他闲适的家居服站了起来,在路过桌子的时候顺手拿起手套,然后...
幼驯染 (×) ● 凹凸世界×
了甩手撑在地上,试了几次没站起来,目光触碰到父母的方向后又立马缩了回来,最后看。   有些犹豫,带着几分面对未知的恐惧,怯生生的开口了。   “请问,能扶我一把吗?”   师眯了眯眼睛,看...
磷火 (×) ● 凹凸世界● 乱七八糟
。   据他说当时那左腹处的伤口血根本止不住,要不是因为还有点呼吸他差点以为已经死了。   能活下来还多亏了凯莉的帮助。   哦,从死神手上被拽过来后,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   “怎么样...
锁链(×) ● 凹凸世界×
原作者:墨卿君   哦题目好难想。 又是一个请当架空世界看的咸鱼产物。 这个咸鱼怕是没救了。   一回到家,就看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 他的心突然一跳,的面无表情和手上干净利落的动作让他有一种...
深陷() ● 凹凸世界×
看好戏的神情。     那不羁的眉眼简直是在叫嚣着,似乎不把弄哭就浑身不舒服。放在古代绝对会是一个肆意妄为的暴君。     偏偏每一次都无法真正的和他生气。只要耸一耸肩从卡米尔那拿一块蛋糕...
心甘情愿() ● 凹凸世界×
觉得站着都有些晃晃悠悠的了,能听到说话和对其的内容进行反应已经耗费大量的心力。在原地站着不动缓慢地思考了一会,冲他点点头,下意识地对着自己喜欢的人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 “是...
擦边车 (×) ● 凹凸世界
。   “不想要吗?”   ……废话,就是想要也是因为他在四处点火啊。   咬了咬嘴唇,抬起因生理反应而变得雾蒙蒙的双眼看着。   “这幅样子,真是……”   他轻笑了一声,眸中神色愈加暗沉...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 ● 凹凸世界×
星球,这在普通人看来应该是被定名为“绑架”的事件。   但是本身对这件事并没有过多的抵触,甚至对于还产生了一种异样的依赖感。   他是第一个带去看外面世界的人。   记得在飞船的控制室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