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醉 (方应看乙女向) ● 遇见逆水寒

sodasinei 2020-10-17

原作者:墨卿君

 

 失踪人口。

先爬个墙到遇见逆水寒,等我搞好AO3,再发一篇雷狮的。

 
 

  你最爱的便是桃花。

  那种粉嫩的红,在春天大片大片地绽放,又带了朦胧的幻影,仿佛志在迷乱人心般的绚丽,真如所谓的“爱恋”一般,绮丽而动人。

  汴京附近的桃花林是你最爱的地方。

  说起来,还是那个人的功劳。

  游人不多,还有一条潺潺的小溪。溪水清澈通透,依稀可见几条红色的小鱼。水底的石头在波动的流水中也似磨平了棱角,反射着日光,晃得人迷糊。

  你坐在林间的石凳上,见四下无人,便有些放纵地懒懒地趴在石桌上。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石桌让你昏昏欲睡,索性眯了眼小憩一会儿。

  如果被问舟师兄或者月牙儿看到了,铁定要被教训一顿。毕竟你身体不好,自小就是个药罐体质。

  只可惜已经进入梦乡的你考虑不到那么多,只觉得眼前又开出了片桃花海,那粉色花瓣在风中四处纷飞,其间立了一道你觉得眼熟的身影。费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却只见到了那人紧皱的眉头。

  几乎是脱口而出。

  “方应看,都说了你皱眉不好看。”

  话毕才觉得似曾相识,然后你才记起,在前不久喝下能使人产生幻觉的毒蘑菇汤后,似乎也说了类似的话。

  清醒后方应看说了什么?

  “醒了就看清楚,我方应看,展眉好看,皱眉也好看。”

  嗯嗯,一模一样。

  此时你才后知后觉的从梦里惊醒,眨巴两下眼睛,发现自己面前正坐了一个墨发星目的如玉侯爷。

  他右手展着把扇子,正轻轻摇着,扇尾挂着的黑金色流苏让你目光一滞,才想起是自己上次寻了张师傅专门学了做给他的。

  当时还被他嫌弃来着。

  方应看耐着性子任你打量,待你眸中恢复清明,才“唰”的收扇,站起身来。

  “还愣着干吗?走了。”

  他望着你,又皱了下眉,竟是脱了外衣扔了过来,被你不知所措的接住。

  “若是你受凉得了风寒,神侯府的无情大捕头可是要来找我算这‘见死不救’的账了。”

  方应看说话的口吻都是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故意拖长了调,升了语尾,声音便显得缱绻,莫名让你有种面部发烫的感觉。

  你披了他的衣服,才慢悠悠的回过神。

  “不对,要去哪儿?”

  “跟着本侯走就是了。”

  “才不要!我在赏桃花!”

  闻言,方应看笑出了声,似乎是在嘲笑你这个“赏花”赏睡着的人。末了,他才抬眸,眼中仍是笑意吟吟:

  “这桃花林,哪有本侯好看?”

  声音清亮,似是穿透了这整片桃花林,踏过初春直直地撞在了你的心头,激得你一阵心神恍惚,竟是又红了耳根。

  “方应看,你······”

  只唤了他的名,你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咬着牙,鼓着腮帮子气鼓鼓地看着他。

  “无理取闹!”

  憋了半天,实在想不出什么有分量的话。方应看把扇子抵在下颔处,目光炯炯,只是看着你笑。

  “怎么,本侯说错了吗?你说,我方应看,难道不及这桃花林?”

  他说话间,恰好一阵微风拂过,带动了桃花朵朵飘落,衬了他方应看绝代风华。

  自然,是及的上的。

  毕竟,他可是方应看啊。

  见你不答话,方应看又挑眉,开始反攻。

  他似乎在怀里掏着东西,你虽然好奇,但碍于面子,只是偷偷的瞧上几眼,但又被他宽大的衣袍遮着看不真切。

  空气中隐隐泛着一股香甜的味道。

  你不由得抽了抽鼻子,眼睛兀地一亮:

  莲花酥!

  方应看把你所有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只觉得有趣,晃晃手中的“鱼饵”,故意压低声音:

  “怎么,最喜欢的莲花酥也不要了?”

  你自以为隐蔽的咽了口口水,内心在面子与食物之间纠结。然而他方应看是什么人?汴京大名鼎鼎的方侯爷,官场上谁人不知晓他的大名?看事情可不是你这个三清山出身的小师妹比得上的,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心理活动?

  适当的捉弄下你固然有趣,但要是让猫急的跳脚了挠人了便是得不偿失了。

  方应看见好就收,把莲花酥推到你的面前,沉声道:

  “有线索了。”

  “什么?”

  你一下扭头,没了玩乐之心,毕竟正事要紧,捧了莲花酥起身,还不忘记埋怨他一句:

  “你怎么不早说?”

  侯爷只是耸耸肩,一双眼实在是亮的很,映了桃花雨,还映了一个气鼓鼓的你。

  有花开的声音。

  在心头。

 

  因为方大侯爷的一句“线索”,让你心甘情愿地跟他回了神通侯府。彭尖照例跟在他的身边,面目严肃,身子笔直。

  你对于所谓的“线索”的存在就更加没有怀疑了,直到在侯府又吃了几块莲花酥方应看还没有动作后,才忍不住开口:

  “方应看,线索到底是什么?”

  神通侯府的庭院被他建的大气极了,奢华的像个园林。这么大的地方就坐了你和方应看两个人。

  “别急。”

   方应看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靠在椅子上,懒懒地看着你吃东西。金色与黑色交织的华袍微微敞开,露出玉色的锁骨,竟是像涂了胶水一般黏住了你的视线。

  他方应看是何许人也?

  漂亮的甩了个扇花,一如你曾经见过他挽剑花的样子。

  你情不自禁地看向他的眼睛,一下就撞进了那深不见底的眼眸。

  方应看还在笑,他笑起来,最迷人的就是眼睛了。

  “本侯好看吧?”

  好看,是真的好看。狭长的眉一挑,便要勾去了你一条魂。光是只听声音,就足够让你心猿意马好一阵了。他之前说的“多少女子想要入我这侯府”可不是一句玩笑话。

  你不知怎的突然有些难过,想起雷媚之前说过的豆芽菜,又觉得胸口憋了口气,又沉又重。

  越想越委屈,你都觉得自己怎么开始矫揉造作了,方应看到先发现了你的异常。

  “吃醋了?”

  他放下扇子,俯身凑近你,被你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否定:

  “才没有!”

  方应看又笑了,只是稍许带了点不同,多了几分得意和了然。

  “那好吧,你靠过来。”

  不就是说个线索干嘛还要靠过去说?你心里吐槽,身体却还是诚实的做了。方应看勾唇,在你耳边轻轻地道:

  "两个线索,想先听哪一个?”

  说话间带起的热气直扑上你的耳垂,温热的触感让你又开始胡思乱想。大脑被震得空白了一瞬,一道无形的屏障在刹那间破裂。

  你看到了,看到了。

  在心头,开了一株小小的桃树。

  “你猜,”

  “是我喜欢你多一点,还是你喜欢我多一点?”

 

  方应看这个人当真是恶劣的很。

  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线索,他只是想诱拐三清山的小师妹罢了。用他的惯用套路,让你自甘沉沦。

  问完那话,方应看便顺势伸手,把你揽进怀里,直接戳破了那张玻璃纸。措手不及的你“啪”地一下贴在他的胸膛上,清楚地听见了那厚实胸膛内传来的声响。

  他的心跳偏快,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听说——”

  他低头注视着你,眼中的锐意仿佛已被阳光融化。

  “茶楼出了新品,桃花酿,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方应看似乎有些紧张。

  你露出一个轻快而不失俏皮的笑容。

  “好啊。”

 

  早在很早之前,方应看就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跟他先前告诉你的一样,神通侯府和神侯府算是两大牵制的势力,他自然仔细的调查过了对方的情况。

  然后他就看到了你的画像。

  少女显得娇小可爱,但他总觉得少了几分灵动。为此他还起了兴致专门跑到三清山远远的看过你一眼。那是你正同身边的叶问舟说话,眉眼弯成了月牙,在他的心底轻轻的叩击了一下。

  像是桃花一般的少女,住进了方应看的心头。

 

“这可是酒啊,你能行吗?”

  金镶边的酒杯衬着他洁白修长的手指,便自成了一道风景。方应看抿了口新出炉的桃花酿,微微歪着头注视着面前的你。

  “不要小看我!”

  你自然是不服的,端起酒杯二话不说就是一口干,先是丝丝甜味在舌尖上绽开,伴着酒特有的辛辣,让你双眸更亮了几分。

  味道是真的不错!

  你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没注意到方应看望着你被酒湿润的嘴唇时暗下的眸光。

  “再来一杯!”

  没多久,你就摇摇晃晃,只差没趴在桌上了。

  “你确定?”

  方应看放了他手上的酒杯,右手撑着下巴,像一只狐狸似的不怀好意。

  你头脑一热,直接夺了方应看手里的酒杯,也没管是他刚刚喝过的一边,干完这杯后打了个小酒嗝,终是趴在了桌上。

  方应看伸出一根手指在你面前晃。

  “这是几?”

  你不答话,只是皱眉看着他,眼里雾蒙蒙的。

  他笑着喊了声你的名字。

  少女懵懵懂懂的,眼角泛红,一头青丝尽散,杂乱的披散在肩头。他伸手帮你整理,却突然被你拽住了手腕。

  已经基本失去意识的你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同时用力的一戳他的脸颊。

  “方,方应看是个大坏蛋!”

  他面上的笑容凝滞了一瞬,然后方应看用他另外一只手捉住你作案的右手,牢牢的包在掌心。男人垂下眼眸,显得落寞和孤寂:

  “早跟你说了,我方应看不是什么好人。”

  你似乎听见了他的话,突然抬头撞上了他的下巴。

  “但是·····”

  你咬了下嘴唇,整个人都缠在他的身上。

  “我最喜欢方应看了。”

  像是烟花炸在他的脑海里。

  说完后的你就倒在他怀里睡得不省人事,留下一个简直控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小侯爷。

  “傻瓜。”

  方应看闻着你身上带着的桃花香,低低的笑了。

  “挑个好日子,你嫁于我可好?”

  想早点遇到你。

  想早点爱上他。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食物语]我的邻居大有问题(五) #bg #桃花粥 #吉利虾 #三鲜脱骨鱼
这么和桃花成了邻居。 我老觉得他是不是认识我,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而我忘了,但是他不认,抱着手说那都是我的错觉。我寻思着也是,毕竟这么好看好好看的美人我见一眼绝对会记到下辈子,不对,下下下辈子。 我...
『诸伏景光x你』命犯桃花(私设诸伏景光未加入组织)● 名侦探柯南● 警校组
频频你。孩儿撑着下巴,眼睛像长在自己身上似的,诸伏景光是什么玲珑心思,岂会瞧不出个中妙趣。这趟来东京,看来是不虚此行。   会议结束已是饭点了,佐藤美和子喊你一块去吃饭,可你觉得她和高木警官难得吃...
【燕无归x你】暖冬 *吸血鬼燕x黑猫你● 遇见逆水
。   你为了寻求栖身之所曾经试图寻找过人类,只是因为你是黑猫,在人类的认知里,黑猫是灾厄不详的象征,所以人们对你避之不及,甚至驱逐你,久之你反倒开了。   起码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吧,你这么想着,正要动作却...
【燕无归×你】一起听故事● 遇见逆水● 男神×你 ☆小甜饼
。 夏夜的海风轻柔的吹拂起你的秀发,极目远眺,深蓝色绸缎般的海面上铺散着月色的银光,圆月高悬,星光点点,美得一如往昔。 小燕子的呼吸浅浅,已是在你怀里悄悄熟睡,你着孩子肉肉的小脸蛋,和燕无归像个十成十的...
[食物语]小年轻的纪事便利签 #佛跳墙 #桃花粥 #子推燕 #龙井虾仁 #bg
了。少主抬头凝重地着那张迷住众多花花草草的脸。异瞳的食魂本已笑得无奈又尴尬,见小姑娘他,又露出了一个温润无辜的笑容。   少主着,从小包里掏出一个小皮筋和一个小梳子,示意佛跳墙坐到旁边的...
【不动行光】夜雪枫桥 ● 刀剑乱舞● 填词● 近侍曲● 不动行光● 志晶子
更漏,偏逢桥上邀杯酒。   伫此寒夜沉吟久,懒丘墟寻故友。 (可知)风流为琼楼记否?亭阁毕竟如旧。   昔有求觅蜃楼; 醒却已百年,也枉回首。   今宵纷纷静雪载肩头,望眼旧地旧烛枫影后, 相去...
【砚清/俏如来】清砚 ● 金光布袋戏
有一石砚,工艺在海境是鲜有的,因此来人往往会对那形容精巧的砚台起了兴趣,清问起它的由来。而茶烟后的清癯中年人总是一句“友人相赠”浅浅带过,明事理的来客多半也就此打住,另起话头。居所内倒是一直...
凹凸 酒 ●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 雷狮● 格瑞● 安迷修
脆弱的样子。   “嗯。”   你轻轻道,随后嘉德罗斯把你抱的更紧了点。   雷狮   雷狮的酒量很好,但也不是怎么喝都不会的奇葩。   所以现在的状况让你相当苦恼。   雷狮半卧在沙发上,右手盖住...
【迪亚波罗】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 男神x你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罗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的渔网衣男大姐...
【佐樱文】关于七班如何帮春野樱躲烂桃花这件事 #七班 #春野樱
东东啊?”       十天前。     旗木卡卡西是第一个知道宝贝学生被烂桃花缠上的人。一直黏在可爱学生身上的痴汉眼神真的让人不舒服。     “要不要老师帮你调换一下小组的某-些人员呀...
[食物语]偷得四时叙无言 #bg
不知何时落了几片桃花,衬了人脸上的笑意融于春风中,   春天来了啊。鹄羹抬袖,抖落几片粉帛,他嘴角微微勾起,又抬头那片欢闹,   给少主做份桃花酥吧。他心想。     鼎湖上素ver.   春天是...
(进巨)中秋贺文● 利威尔bg● 埃尔文bg● 阿尔明● 阿尔敏● 艾伦bg
过来的方法酿制,以表补偿。” “谢谢夫人能够一直陪伴和理解我。能够与你厮守我很幸福。” “中秋快乐,夫人。还有,我爱你。” 月亮的人间,有一朵桃花落了下来。   『艾伦』 “月亮上面住着嫦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