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放手 (洛基×你) ● 漫威乙女向● 恋与漫威● 洛基×你

sodasinei 2020-10-17

原作者:墨卿君

 

齐塔瑞人的军队入侵时,你正在悠哉悠哉的给你的小花园浇水。

也见鬼了一艘齐塔瑞人的小型飞船彭的一下就摔在了你的花园里。

很好。

你这三年来的心血几乎白费。

当下你就恶狠狠的看着那艘飞船,并且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齐塔瑞人从里面爬了出来。

把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你。

然后枪口深处发出幽蓝色的光芒,直直的向你射来。

那两个齐塔瑞人射完这一枪几乎就要直接掉头走了,结果就看着你伸出一只手周围的植物突然开始疯狂生长,一下挡住了激光。

……就算你渴求平淡生活从阿斯加德跑到了地球也好歹是个神啊!

神格什么的可没被收回去!

哦,重新介绍一下。

你是掌管植物的神,大概就是这样。

 

在阿斯加德,你可以算是洛基唯一一个朋友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你没有被他的恶作剧捉弄过,相反,你每天都过得鸡飞狗跳。

“洛基!别再我的水里放盐了!”

我靠真是咸死你了!

“补充点盐分多好,有助于身体健康。”

身形修长的男人靠在你家的门上,抱着胳膊,一双大长腿斜斜的站着。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这五天第六次往我的水里撒盐了。恶作剧之神的套路只有这个吗?”

你迅速的漱了口并且又给自己灌下了一大口水,一边挑眉对着洛基说道。

“呵,我只是想看看你能蠢到什么样子。”

……你觉得奥丁不应该让他当诡计之神,毒舌之神才是他的归属吧。

也是,阿斯加德的银舌头,九界的第一聪明人加法师。

你认命了。

“所以,你现在看也看完了,还要干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那双墨绿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你,时间久的让你有些心里发慌。

“如果……”

他的声音轻的几乎让你听不清。

“算了,没什么。”

洛基闭了闭眼,先前他眼里的迷茫仿佛昙花一现,又或者只是你眼拙看错了,又变回你熟悉的能够窥探人心的样子。

“没什么。”

你当时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只是撇了撇嘴,跟他顶了一句话回去。

“怎么,你还会有什么拿不准的事情要问问我这个‘蠢透了’的人吗?”

洛基没答话,他再次深深的看了你一眼,似乎要记住什么似的,然后转身走了。

事实上你对于这种情形见怪不怪,所以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又回到你的住所里摆弄你的植物。

直到你听说洛基掉下了彩虹桥。

 

“你说什么?”

巨大的信息量一瞬间涌入你的脑海,放在平时给你一百个胆你都不敢这么跟索尔说话,但如今你却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洛基怎么了?”

连声音都微微都发颤。

开什么玩笑?恶作剧之神,谎言之神,会……死?

你无法想象这个可能,也无法接受这个可能。

面前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低下了头,看向你的目光中却莫名充满了歉疚。

“是的……他就在我眼前……”

你之前紧紧抓着袖子的手突然松开,整个人朝后退了几步。

索尔抬头,就看见那个姑娘严肃着神色,一字一顿的回他的话。

“不,我决不相信。”

 

除了你之外,阿斯加德的所有人都认为洛基死了。

估计除了神后弗瑞嘉和索尔外,也不会有人对此有什么遗憾和怀念。

毕竟在崇尚武力的阿斯加德,洛基一直被嘲讽是只会耍些小把戏。

有的人恐怕还会觉得洛基一死阿斯加德就少了一个大麻烦吧。

你冷笑一声,目光投向窗外。

星光在深紫色的夜空中闪烁。

暗红色的云在远处飘荡,最终缓缓脱离你的视线。

 

你这才发现洛基在你的生活中留下的痕迹之深。

没有了他的恶作剧,你反倒觉得有些茫然无措。

再也没有人会往你喝的水里加盐,也不会半夜的时候敲打你的窗户把你吓醒,也不会走着走着被一块莫名出现的石头绊倒。

可是他不见了。

洛基是个坏孩子。

但他是你的挚友。

也是阿斯加德唯一一个,会倾听你说话的人。

 

你去了地球,是索尔给你推荐的。

他似乎看出你患得患失的样子,颇有些小心翼翼的跟你说可以去地球放松一下。

说完他才发现因为他和洛基的战斗导致彩虹桥断裂,而暗能量也没有积累足够,如果强行传送的话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关键是他怕提起此事又会让你想起洛基,立马噤声不语。

“没关系。”

你回答道。

就算传送不稳定也没有关系,反正……

你不想在这个没有洛基的阿斯加德里呆下去了。

到处都是回忆,让你心里堵的难受。

应该说是你运气好,除了来到地球时的姿势不太雅观其余并没有什么大碍。

虽然说你一落地就被一个组织找上了,叫什么神盾局来着。

在你简单的跟他们解释你是来旅游的后也没再对你做什么,甚至专门帮你找了套房子。

尽管你知道周围肯定都是一些监视人员,但你也没有放在心上。

反正对你的生活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你开了家咖啡厅,里面外面都是用各式各样的植物装点着。

人气意外的不错。

通过神盾局,你还认识了不少人。

史蒂夫·罗杰斯,托尼·史塔克,娜塔莎……

都是一些很厉害的人类啊。

你笑了笑,却是颓废的靠在躺椅上。

如果跟洛基说,他肯定会不以为意的说“都是蝼蚁”吧。

洛基啊。

洛基。

 

你一直以为地球会是个很安逸的地方,没想到这次竟然还会有外星人入侵。

不过也没什么太大惊讶,毕竟好说歹说也是阿斯加德的一名神邸。

但当你感知到空气中那股熟悉的神力涌动时整个人一下子僵在了原地,喉口瞬间弥漫着酸涩的味道。

……洛基?

错不了的,那是……洛基。

你发誓生平都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可以那么快,迅速解决完几个齐塔瑞人后就控制着植物冲向感知到的地方。

是在斯塔克大厦里。

你抬头仰望着那在美国富有盛名的建筑物,眼圈却是不由得发红。

洛基你真的是……

超级大坏蛋!

你深吸一口气,指绘植物缠着自己一下上到了最高层,看到了站在一堆玻璃碎片中央的洛基。

“哟,瞧瞧这是谁?”

他看到你的身影时眼里少有的出现惊讶,随后又微微挑起眉,换成了你熟悉的一番笑容。

“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

是你刻骨铭心的样子。

“你……”

太多的问题堵塞在你的喉口,但最终你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声音轻的似要消散在风里。

“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我又失败了。”

被索尔架着的洛基自嘲的笑了一声,微微撇过头好像是在看你,或者只是在自言自语。

你沉默着,并且清楚他说的那个“又”是什么意思。

“不,”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你突然开口,然后走到他面前。

“至少,”

“你还活着。”

你跟着索尔回了阿斯加德。

随后你就成为了阿斯加德监狱的常客。

“今天带了什么?”

洛基半曲起腿坐在椅子上,侧着身看着你。

“忘忧草和圣诞花。”

你慢慢答道,把两束花放在靠在狱门的地方,然后半坐在旁边。

忘忧草——放下忧愁。

圣诞花——美丽,冷漠。

洛基又是哼笑一声,低沉的声音穿透你的耳膜。

“多此一举。”

“啊,是吗?”

你耸了耸肩,右手在空气中挥了挥。

一束蓝色的玫瑰从你的指尖缠绕而出。

洛基盯着那束花,嘴角处一贯的笑容渐渐消失。

蓝色玫瑰——无法得到的东西。

“所以,你是来这里,嘲讽我的?”

“不,”

你伸手在门上漫无目的地划着,指尖处传来轻微的电击感,酸麻的感觉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你的心脏。

“你不需要其他的东西了。”

“你就是你,是洛基。”

不需要再去证明什么了。

你是洛基。

九界第一法师,阿斯加德第一聪明人。

所以,不要再去想其他事了。

你是洛基,就可以了。

“呵。”

他冷下了脸,右手一下子握紧成拳。

“You know what?”

桌上的东西一下飞散出去摔在了地上,那双墨绿色的眼里再也没有了半点的笑意,冰冷的看着你。

他是个坏孩子。

你慢慢的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你是洛基,就够了。”

 

那天你可以算是跟他不欢而散。

但是你只是希望能把自己所想的告诉他。

你躺在你的小床上,无聊的伸着手在掌心变出各种各样的花来,就在这时,阿斯加德的警报突然拉响。

你一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紧接着就看到窗外飞来几艘黑色的飞船。

“黑暗精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心头出现不好的预感,你赤了脚就往王宫里跑。

随后看到了神王奥丁抱着死去的神后弗丽嘉的样子。

你不知道是谁把神后逝去的消息告诉洛基的,此时你只记得当年你和索尔洛基从地球返回神域时,弗丽嘉找你谈的话。

“你是洛基唯一的一个朋友了。”

“我希望你,至少能永远陪伴着他。”

“这是我作为母亲的私心。”

洛基知道的话,会疯了的吧。

你苦笑一声,趁着夜色抹去眼角的泪水,看着左前方依偎在索尔怀里的地球人简。

连母亲的葬礼都不能参加。

可是现在,你并不想去找他。

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

 

索尔又一次违背了奥丁的命令私自带人去了黑暗精灵的老巢,临走前他专门找过你一次。

“我会……带着洛基一起去。”

金发的男人似乎有些犹豫不决的看着你,他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你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向他点了点头。

“那么,这次请相信他。”

至少,这次洛基不是为了他自己。

就算他口上不说,你也清楚的明白弗丽嘉在他心上的分量之重。

所以……

“请相信他。”

你直视着索尔的眼睛,轻声的重复一遍。

索尔回来了,再一次给你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他说洛基死了。

说真的,有了第一次,你并不怎么相信,但心底深处仍有不住的恐惧。

万一这次,是真的怎么办?你刚刚找回你的小王子,又要再一次的失去他吗?

你的一切顾虑在奥丁召见你之后打消。

独眼的神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仅剩的一只眼充满着犀利的光芒。

他右手握住永恒之枪,在脚侧敲了敲。

“掌管着植物的神……呵。”

语气莫名的熟悉。

你低着头,心中不住的思量着,在想到某种可能的时候眼睛不由得微微睁大,然后迅速抬起头来看着他。

“……洛基?”

神王笑了一下,随后他的身影在你的眼中缓缓变为洛基。

周围不是还有护卫吗?他就这样?

你一愣,在对上洛基的视线后才想起来他的幻术,九界无人能比。

“你倒没有蠢到不可救药。”

他哼笑一声,从阿斯加德至高的王位上站了起来。

你看着他缓步走到你的身侧,单手捏着你的下巴迫使你与他对视。

“Tell me, 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你并不是完全理解了洛基的意思。

也是,他又怎么会给别人一个完全摸清他的机会?

你似是漫不经心的想着,嘴角处的笑容一点点沉寂下来。

他把你关在了他的寝室。

说实话,你觉得他疯了。

所幸洛基的房间里有不少诗集书本,可以供你来打发打把的时间。

你自然是不担心别人是否会发现你不见了——这对于一个能够伪装成神王的人来说最简单不过了。

你捧着从洛基书柜上取下的书籍,盘了腿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就在这时,门发出轻微的响动。

你估量了一下时间,是洛基回来了。

“今天比平常回来的晚?”

你微微偏了偏头,望向化去神王外表的洛基。

“……管好你自己。”

他的心情不怎么好,连嘴角处时常勾着的嘲讽笑意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沉默着,却是把手中的书本往桌面中央推了推,起身站了起来。

洛基皱着眉,看着你走到他的面前。

“Do what?”

他的眸光微凉。

你用一种近乎咏叹调般的声音低吟道,

“Loki,just be yourself.”

这不是你第一次对他说这句话了,洛基愣了一下,直直的看着你的眼睛。

他的眼里揉碎了莹绿色的星河。

洛基突然笑了,他大力按了按你的脸颊,走到床边坐下。

他讨厌任何失去他掌控的事情。

但是这次,他竟然开始期待事情的发展。

你是个不稳定因素。

洛基觉得自己是疯了,但他甘之如饴。

和你一起沉沦。

 

索尔再度回归阿斯加德的时候,背上还背着苏尔特尔的头骨。

然后洛基的伪造也被识破了,他不得不带着索尔去地球找回真正的神王奥丁。

临走前他暧昧的捏了捏你的手,而索尔还在一脸歉意的看着你估计以为洛基一直瞒着你。

但是他们没有从地球回来。

回来的是他们的姐姐,死亡女神海拉。

你胸口中了海拉一剑,也许好歹是个有名头的神的缘故,竟然没有立刻死去。

但大量的失血让你的神智模糊。

唔……唯一的遗憾就是见不到洛基了吧。

你微微的笑起来。

那个顽固的,孤独的坏孩子。

也是你的王。

 

洛基跟着萨卡星的起义军回到阿斯加德时,第一反应便是扫视周围一圈查看是否有你的身影。

但他失望了。

黑发的神祗微微低着头,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战场上人那么多,他没见到也是正常的,更说不准也许你是躲起来了。

他倒是希望你是躲起来了。

处于某种心理,他站在飞船上向彩虹桥上的人们宣布着“救世主来了”,但心里总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他的哥哥,雷霆之神,索尔,被他们的姐姐海拉挖掉了一直眼睛,不得不说现在看上去真是跟奥丁一模一样了。

紧接着他的哥哥做了一番连他也觉得疯狂的决定。

洛基一路奔到奥丁的藏宝室,把苏尔特尔的头骨取出放到永恒之火里,促成了“诸神黄昏”。

他最后回头端详了一下变成像山一样大的火焰巨人,随后拔腿狂奔。

“洛基。”

“洛基。”

那是……你的声音?

洛基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他环顾一周,却没看到任何人。

错觉……吗?

他最终咬了咬牙,上了飞船。

你还活着,相当幸运的被回来拿剑的守门人海姆达尔救了。

但伤的很重,一直属于重伤员那一列,所以上个逃生飞船还是被抬上去的。

极度狼狈。

你苦笑着叹了口气。

你的小王子那么耀眼,在他发表蛊惑人心的言论时你就看到他了。

但你也就只在心里叫着他的名字。

洛基。

洛基。

总而言之,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洛基见到你并不意外,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看到重伤的你。

“还真是笨的无可救药。”

他皱着眉,那惹眼的薄唇微微抿着,碧色的眼睛带着嘲讽的意思看着你。

“……洛基。”

你沉默了片刻,决定无视他的嘲讽。

“我爱你。”

在生与死想界限中说出真心。

洛基又皱了皱眉。

“你伤的是脑子?”

唔,真伤人。

他突然俯身在你的唇上轻轻一舔,柔软的舌头带着水意,让你蒙在原地。

“什么时候总说些既定的废话了。”

“——当然,你属于我。”

 

——只属于我。

 

【海贼】Nighty-night。● 海贼王同人● 香克斯● 克克达尔● 尤斯塔斯德● 特拉法尔加罗● 山治
原作者:LaLaLaNa   ·卑微补档,认真的改了又改 ·罗/山治/德/克克达尔/香克斯     【罗】       一直都知道,身为船长的罗很辛苦。       经常工作到凌晨,好几次...
【海】朝花夕拾 ● 海贼王同人● 索隆● 尤斯塔斯
。       “还在想她。”拉的口气里满是肯定。      “……”德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反倒也从口袋里挑了一枚硬币,“叮”的一声掷半空……      从前他身边的确是有那么个孩子。      就...
[凹凸]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内含嘉/格/帕)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x #格瑞x #帕斯x
后,看到了僵在原地的。 帕斯勾起一个微笑,被他的笑容晃了神,那双花眸真是迷惑人心的一把好手。 他走来,蹲下平视,他打量了一会儿,用好听的声音幽幽地说到, “这就是小姑娘小时候啊,真人比...
[帕斯x]我的事儿多邻居 #凹凸世界 #帕斯x #男神x #bg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是这位的点梗! @被生命厌弃着 停电梗! ✧大概是 费尽心机暗示暗对象的帕x死活不开窍的钢铁直(?) ✧别问,问就是在爆肝.jpg:1/11 ✧好久没写帕斯(沧桑...
【文豪野犬】苦药 ●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每天都要喝苦药汤子的猫草已经被麻痹了味觉.._:(´_`」 ∠):_ ...还是中药,那种味道特别冲熬一锅满屋子都是味的药 *横滨F× *不喜勿看...
【文豪野犬】全员兔化 ●太宰治●中原中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这一天猫草把魔爪伸了文豪们 *横滨F4×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设定:他们迷之变成了兔子(没错,我...
养成(大概)萨卡斯篇 ● 海贼王● 赤犬
景象,桌子和椅子都坏的差不多了,墙也被打了一个洞。被萨卡斯抓住根本无法逃跑。 “罗莎,给我站那里。”战国指着一个小角落说。 “不要!”萨卡斯放手就想跑,然后就又背提了起来。“耶~这不是罗莎吗...
【食物语】一日男友挑战!(二)● 食物语● 锅包肉● 北京烤鸭● 鹄羹● 屠苏酒● 麻婆豆腐● 男神x
帝王之气霎时显露无遗,厚重的气息掠夺了的呼吸,来自上位者生俱来的睥睨天下的压此刻被毫无收敛地放出。   小帝王挑了挑眉,轻飘飘的话像是震耳欲聋的雷声落进心间,激得顽石相撞叮咚作响。   “哦?爱...
受伤时 ● 海贼王● 赤犬● 青雉● 黄猿● 藤虎● 萨卡斯● 库赞
硬挺吗?”萨卡斯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个医药箱。抬头看他,把手递了过去,“萨卡斯这不来了吗?而且这次真的很疼啊。” 萨卡斯常年处于攻击海贼的路上,遇上这种伤也只是自己包扎了事所以也算是经验丰富...
初见 ● 多弗朗明哥● 赤犬● 卡塔库栗● 佩斯佩● 路奇● 海贼王
,舔舔。佩斯佩想着。   路奇 在一次任务中认识,一个扮演丈夫,一个扮演妻子。很尴尬的身份,最起码在其他人眼中是这样的。“艾莉森,如果不想去的话……”那人话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不必说了,任务就...
【综】中/童 就是这么喜欢 #男神x #bg #鬼灭之刃 #文豪野犬
        港黑的下属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英明神武的中原干部的朋友,居然是这样一副.....柔弱(?)的模样。         中也已经一个星期没和联系了,据说是他那无良的老板和一副二五仔...
隐瞒 (雷狮×) ● 凹凸世界● 雷狮● 雷狮×
的困惑算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样的啊……   让他无法放手。   雷狮什么也没有说,他在原地沉默的站了一会儿,甚至让觉得有些不自在了才朝走过来。   一下就把拥在了怀里。   他的怀抱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