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未来必须幸福 ● 善炭● all炭●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荆陌

 

时间线在与无惨大战之后,无惨战败,世界和平,就只剩下一些未清除的小鬼,斩杀轻轻松松,病弱炭炭,有人物死亡??(可能)

善炭!!!(怒吼)炭炭的未来一定要幸福,善善会一直相伴的,来世也是!!!!

ooc是我,我是ooc,文笔渣到爆炸

如果可以接受就↓↓↓

 

 

1.

我妻善逸他很庆幸,他在那场战争里活了下来,和他喜欢的人一起活了下来

 

我妻善逸恐怕永远都想不到这样弱小的自己居然能活下来,该说是运气好吗?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着见到一个和平的时代,我妻善逸坐在蝶屋的病床上朝着窗外望去,云朵慢悠悠的飘着,阳光正好

 

这是一个没有鬼舞辻无惨的和平时代,而这个和平,是那个人亲手为所有人争取来的,就算付出生命…

 

善逸回过头看着隔壁床位上躺着的少年,少年闭着眼睛,他的左眼被缠满了绷带,苍白的嘴唇轻轻的呼吸着,听力极好的善逸听着少年微弱平静的呼吸声就像在自己耳边一样,这场战斗你辛苦了,之后就好好活下去吧,幸福的活下去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我妻善逸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脸上的裂痕却永远消不掉了,那是他与新任上弦之六的战斗留下的伤痕,这个伤痕似乎一直在不断提醒着善逸这场战斗所失去的所有

 

与我妻善逸同届的鬼杀队成员嘴平伊之助,栗花落香奈乎和善逸一样,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那个亲手斩杀鬼舞辻无惨的红发少年灶门炭治郎还躺在病床上迟迟没有动静

 

已经可以行动的善逸被召去面见主公参加柱合会议,连同伊之助和香奈乎一起,这场大战令鬼杀队的柱级成员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有些柱已经不能再次拿刀战斗了,甚至有些已经离世,这次会议主公任命善逸他们成为了新一代的柱,其中就包括还在昏睡的灶门炭治郎

 

“炭治郎,你知道吗?你成为柱了!很惊喜吧!我,伊之助和香奈乎也是哦!所以你要赶快醒过来,好吗?”我妻善逸坐在炭治郎床边紧紧握着炭治郎那双早已布满老茧的手说着“要赶快醒过来啊…”善逸看着躺着病床安安静静的炭治郎,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他的温柔,他的强大,他的坚强,他的一生本应该幸福,这么温柔的他不应该经历这么多痛苦和生离死别

 

“鸣柱大人,日柱大人他需要静养”身后的小葵提醒到“也是呢…那我就走了炭治郎,你好好休息吧”善逸放下了紧握着炭治郎的手,给炭治郎整理了被子,便转身对小葵说道“对了,小葵,你还是别叫我鸣柱了,我听着怪别扭的,应该是以前听你叫我善逸习惯了吧”善逸笑着揉了揉脑后,说着便拿起了身旁倚靠在墙上的刀别在来自己的腰带上“行,善逸”小葵回答着“嗯!那我走了”善逸道别后,便离开了蝶屋

 

从蝶屋出来后的我妻善逸眼神突然没有了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那么…现在就去把剩下那些苟活着的残渣解决了吧,他差点用生命换来的和平,绝不允许你们这些残渣再次玷污

 

鬼舞辻无惨的死亡是让剩余的鬼都吓了一跳,我妻善逸他们被任命为柱后也一直在斩杀着剩下的鬼,对于经历过无限城一战的他们,这些鬼对于他们来说斩杀真的就是轻而易举,我妻善逸也日日夜夜的不停的斩杀着这些鬼,他只是为了那个人醒来以前,让世界上所有的鬼都消失,这样他就不用在忙忙碌碌了,这样他就可以幸福的生活了

 

所以啊…炭治郎,你一定要醒过来,你一定要看看你争取来的和平啊

 

这种日子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我妻善逸始终在不停的斩杀着剩余的鬼,某一天他终于听到了那个人苏醒的消息了,他不顾一切的朝那个人跑去,就是为了见到那个人,那个睁着眼睛微笑着对他说没事了的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赶到蝶屋的时候伊之助和香奈乎已经到了很久,还有前任的柱们

 

“啊!是善逸!你来了啊!”被一群人围着的灶门炭治郎望向了门外赶到的我妻善逸

 

是那个声音,是那个温柔得不像话的声音,是那个温柔到令人心疼的声音,我妻善逸一直都在抑制着这份感情,这份思念,成为柱的他没有在像以前一样是一个胆小的爱哭鬼了,但在这一刻,他听见了那个他期待很久的声音,他抑制很久的感情,他在心里所建立起的那个坚固的城墙,终于在这一刻,全部崩塌

 

我妻善逸不在控制自己,他冲过去抱着炭治郎就哭了起来,看着善逸的反应炭治郎轻轻安抚着哭泣的他,嘴里还温柔的说着“没事了善逸,我在,我在这里哦,不哭了”

 

真的是温柔到爆炸的声音

 

“炭治郎…”我妻善逸抬手抚摸上炭治郎那只已经不存在的左眼,炭治郎知道善逸在想些什么“没事哦!善逸,我还有右眼呢!不用担心”炭治郎用着安慰的语气说着“倒是善逸,你的脸…不疼吗?”炭治郎轻轻触碰着我妻善逸脸上那些触目惊心的裂痕,眼里尽是心疼“炭治郎,已经不疼了”善逸拉上炭治郎的手回答道

 

现在只要你还活着,能听见你的声音,所有的一切就不重要了

 

“炭治郎,好好的活着吧,幸福的活下去吧”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永远

 

 

2.

“日柱大人打扰了,冒昧前来您的宅邸是因这里有一封来自鸣柱大人给你的信”一位年轻的少年举着信对着炭治郎毕恭毕敬的说着“哦,谢谢!真是麻烦你了,还让你多跑一趟”炭治郎礼貌的接过信封微笑的说着“不麻烦的,倒是有打扰日柱大人休息了”少年慌忙的说着“没关系哦!我没事的”坐在庭院披着羽织穿着和服的炭治郎十分温柔的说着,阳光照在他惨白的脸上,倒是多了几分血色

 

少年告退后,炭治郎便打开了信封,里面装有几瓣花瓣,炭治郎没认出来是什么花,他在大战之后身子骨就一直很弱,天天喝药就差没把他腌在药罐里了,所以现在的他无法像善逸他们一样去斩杀剩下的恶鬼,所以善逸没经过一个地方,都会写信寄给炭治郎,炭治郎虽然被任为日柱,却不能去前线斩杀恶鬼,他现在只能待在自己的宅邸训练那些新人,还有教自己已经从鬼变回人类的弥豆子呼吸法

 

“是善逸君寄来的信吗?”弥豆子端着茶盘走了过来“是哦!弥豆子”炭治郎笑着回答着,炭治郎看着信中的内容笑容又多了几分高兴和温柔“善逸君写了什么让哥哥高兴成这样”弥豆子看着自己哥哥十分高兴的样子也笑了起来“没写什么,就他的一些任务日常”炭治郎笑着说到,眼神却没有离开过那个信封“是是是,没有哦”

 

炭治郎,来年开春我带你去看樱花吧…

 

“啊…炭治郎,我给你说那个鬼超可怕的啊!”我妻善逸完成任务,主公让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他就直接跑到了炭治郎的宅邸大哭大喊着“炭治郎你在哪啊!你都不出来安慰一下我吗!”已经成为鸣柱的我妻善逸,在其他成员面前沉着冷静,处事不惊,但自从炭治郎苏醒过后私底下总喜欢赖在日柱大人的怀里求安慰,他喜欢炭治郎身上的味道,他喜欢炭治郎温柔着安慰他的声音,他依赖这个怀抱“炭治郎?唔…炭治郎是不是不喜欢我了!都不出来安慰我了”我妻善逸在炭治郎空荡荡的宅邸寻找着炭治郎的身影,偌大的宅邸只住着炭治郎和弥豆子,一点热闹的氛围都没有,弥豆子这个时候去练习呼吸法了,此刻并不在宅邸,我妻善逸突然慌张了起来,生怕炭治郎出了什么事,他不停的寻找着炭治郎的身影,在靠近庭院的地方善逸听见了十分安稳的心跳声,才松了口气,他走进挺远就看见那个靠在树下熟睡的少年“呼…炭治郎,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吓到我了”

 

善逸走进那个熟睡的炭治郎,俯下身子撩起了炭治郎那头长长的红发,善逸看着炭治郎的长发记起了当初有和炭治郎一起约定以后一起留长发,此刻炭治郎很安静,呼吸声浅浅的在善逸耳边徘徊,胸口此起彼伏,少年有着长长的睫毛,额头上的斑纹就和火焰一样,耳朵上还挂着标志性的花札耳饰,尽管左眼带着黑色的眼罩也完全不影响少年的美观,炭治郎的嘴角微微笑着,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一样,善逸轻轻抱起了熟睡的炭治郎朝室内走去“真是的,身子弱还在外面吹着风睡”善逸小声的抱怨在,说着他给炭治郎盖上了被子,在炭治郎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好好休息吧,养好身体,来年开春我带你去看樱花”

 

3.

我妻善逸又出任务了,来和炭治郎道别的善逸并没有任何抱怨“没关系啦!这期间炭治郎要好好照顾自己哦,一定完好无损的等我回来”炭治郎点了点头,说完善逸再次嘱咐炭治郎便离开了

 

说实话,炭治郎一直没有告诉我妻善逸,他的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哥哥,你还没有告诉善逸君吗?”弥豆子一脸担忧的看着不停咳嗽的炭治郎“咳咳,没关系,我要是现在说,善逸肯定就不会出任务了”炭治郎撑着他病弱的身子说道,他的嘴唇惨白的可怕,手也凉得透心

 

我妻善逸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他说不上来,他每一次的任务时长,多则一个月,少则一星期,他现在特别好奇无惨他还活着的时候造这么多鬼干什么,他管得过来吗?善逸毫不留情的斩杀了面前的鬼,看着正在那个鬼正在消散的身体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越发的强烈了

 

“任务完成,我妻善逸回去休息!休息!”善逸头顶的乌鸦不停的叫唤着,是啊,可以回去了,可以见到炭治郎的

 

我妻善逸兴高采烈的回去了,不过此时正有一个可怕的消息正等着他

 

“灶门炭治郎,因病逝世”刚回到宅邸的我妻善逸就被这一消息吓到晕厥“你在和我开玩笑!炭治郎怎么可能会死!”我妻善逸扯着伊之助的衣服说着,他不相信炭治郎就这样死了,明明…明明他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

 

善逸走进那个安静躺在棺材里的炭治郎,他的周围布满了鲜花,他双手交叉,安详的躺在里面,面带笑容“炭治郎…我给你说,我今天遇到一个超级可怕的鬼,他说他要杀了我,你快起来保护我好不好”我妻善逸轻轻晃着炭治郎“你快起来安慰我好不好,我好害怕,我会死的啊”我妻善逸不停的晃着炭治郎,但是炭治郎却无动于衷“你明明答应我的来年开春一起去看樱花啊…”我妻善逸他忍不住了,豆大的眼里直接打在了炭治郎的脸上,然后滑落

 

“善逸君,这是我哥哥给你的信”弥豆子伸出手把手中的信递给了我妻善逸,我妻善逸打开信封就看见了那对熟悉的花札耳饰,我妻善逸抱着那个信封和炭治郎留给他的花札耳饰痛哭了起来

 

神明啊!你为什么不能放过这样一个温柔的人啊!他大半辈子活得那么辛苦,好不容易世界和平了,为什么要带走他,他应该幸福的活下去啊!为什么,为什么要从我身边带走他!

 

他应该幸福的活着啊

 

炭治郎的葬礼办的十分简谱,埋葬的地方是一个十分安静的地方,因为炭治郎他说过如果他哪一天真的死了,葬礼普普通通就好了,埋葬他的地方一定很美,很安静

 

我妻善逸戴上了炭治郎留给他的花札耳饰,时不时的还会去到炭治郎的墓前,陪他聊天,说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还一起幻想未来

 

“炭治郎,我看了你给我写的信了,我的答案也和你一样呢,那封信我会一直留着的,希望来世我们还能再次遇见吧”

 

炭治郎的信里写到:善逸,我一直都会喜欢你的,不管今生还是来世

 

炭治郎,我也是,愿我们来世能在没有鬼的和平时代遇见,然后一起幸福的活下去,你那么温柔,未来都应该幸福

 

4.

“完蛋!今天富冈老师查岗!”我妻善逸背着书包着书包,嘴里还叼着面包片骑着单车疯狂的赶往学校“被富冈老师抓到迟到肯定死得很惨啊”

 

“把耳饰摘下来!”刚到学校门口的我妻善逸就听见了富冈老师在这叫唤着“报告老师!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不能摘!”善逸看着那个正在和富冈老师顶嘴的少年,红色的短发,还戴着花札耳饰,由于只看见背影,所以我妻善逸并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居然敢和富冈老师顶嘴,怕是不想活了

 

我妻善逸没管太多便推着自行车走进了学校,还好没迟到,迟到的话富冈老师不追着他跑遍整个学校,我妻善逸来到教室坐下后便看着身旁闹腾的嘴平伊之助,一天天竟乱收些小弟,还是栗花落香奈乎小姐姐比较好,不过她经常会和不死川玄弥一起讨论数学问题,啊…真的是数学虐我无数遍,你们待数学如初见,不过玄弥的哥哥好像是那个全校最可怕的数学老师来着,我妻善逸一想到那张可怕的脸身体抖了一下,我妻善逸想着便看见他们的班主任炼狱杏寿郎走了进来“唔姆!大家今天精神也很不错!”他们的班主任总是一脸乐观,但是却意外的很可靠,还特别热情也很会照顾人,所以他教的历史这一科压根就不存在挂科的现象“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位新同学!你们要好好相处啊!唔姆!进来吧灶门少年!”说着从门口走进了一个红发少年

 

是他,今天早上被富冈老师堵在门口的那个人,那个花札耳饰“大家好,我叫灶门炭治郎,今后还请多多指教”炭治郎笑着,那个笑容可以说的温柔得就想太阳一样,红色的已经正在闪闪发光,红色的短发也十分美丽,好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但是为什么没有记忆呢?“灶门同学你就坐在我妻同学旁边的位置吧”“好”

 

他走下来了,他对我笑了,好温柔,声音也好耳熟,为什么一切都那么似曾相识,但我却一点记忆也没有

 

“你刚刚盯我看了好久,是有什么事吗?”炭治郎突然的询问拉回了我妻善逸的思绪“哦!没事!新同学,认识一下吧,我叫我妻善逸”“灶门炭治郎,叫炭治郎就好”炭治郎笑着,如同太阳一样直接照进了善逸的心里“好,炭治郎,你叫我善逸就可以了”

 

愿今生你能幸福

我喜欢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 宇● 义● 炼● 时
头发染白了?!我喜欢以前那个颜色!!!”伊助听着治郎语气还有那头白色头发心里一种不爽情绪一拥而上,拿着刀指向治郎“那个!伊助你冷静一下!!!”跟上来我妻逸就看见了这个场面及时前来...
戏子(1) ● all● 炼● 宇
弟妹众多,母亲也忙不可开交,身为长男灶门治郎担起了一家所有工作,除去自己唯一最大也就只有比小一点灶门弥豆子,闲暇时灶门弥豆子会帮着母亲工作,或者跑到戏班寻找治郎身影,为治郎带...
治郎失语症(2) ● all
啊啊啊!!!!!还有伊助整天吵着让我和决斗,会死啊!!!!”   逸环抱在治郎腰上,各种哭喊,可治郎只是沉默不语,逸发现了治郎不对,如果是以前治郎绝对会安慰,可现在没有,逸...
男朋友竟然背着我有私生子?! ● all
…   但放着一个人是不是太可怜了…   终究是慈母心过于强烈,治郎也不忍心留这么小孩子一个人在这,等找到我妻逸在说其他吧,治郎抱起了这个挂在腿上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我妻...
乙女】有你在身边空气都是甜 义//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你该不会,纯粹是来撒娇吧。”你看着无缘无故又嚎起来男人,以你对了解,肯定是有什么事。              “所以,为了我们未来幸福,我们能要一个孩子吗?”停止了哭泣,直直地看着你...
反转世界 ● all
治郎心里有了疑惑,这种会议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但治郎还是前往了所谓柱合会议   “治郎!你来了啊!!!”只见刚刚给送刀我妻逸在老远地方招呼着,身旁还站在嘴平伊助,而且还要这其他...
反转世界(2) ● all
,所以我也根本不了解哦”那个人抬头用手摸了摸下巴“唔…不过我可以尝试去了解一下哦!”   “治郎什么情况嘛!一天天就不能改改脾气吗?”我妻逸一路上不停抱怨着,一旁助像是习惯了一样,也...
反转世界(3) ● all
总是一副冷漠样子,那只是灶门治郎一个保护色,伊助也明白这个道理   和治郎聊天失败,逸准备回到被子里继续在睡上一个回笼觉“治郎已经在训练了吗?”逸刚打开门就发现伊助已经醒了“我们吵...
互补 ● all● 灶门治郎
恢复成人了,他们草草安葬了少年,给了一个最安静地方,愿能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很好,很安静,杀队已经解散了,这场战斗终是无人问津   “伊助!弥豆子是女孩子!你怎么能抢她东西呢!”我妻逸死死揪...
你是我信仰 ● all● 义
郎笑着望着面前这个有些迷惑富冈义勇,当然知道富冈义勇会是这个反应,这是在意料之中   不是想离开富冈义勇,想陪着,但知道这不行,因为在将是一场没有结果未来,人终有一死,但神不一样,...
治郎失语症 ● 义all
起来,如果那天自己能够及时出现救下他们一家,或许治郎就不会承受这么多痛苦了,这个年纪应该幸福才是   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熟睡人不安扭动了一下身子,吓得富冈义勇很快缩回了手,治郎醒了,富冈义...
乙女】灶//伊 想在战后被安慰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突然诈尸 /第一次写 超级ooc  /完全是为了安慰自己被漫画刀到小心脏 /文笔渣   设定是打败了无惨,带伤而归——     灶门治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