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炭● 鬼灭之刃● 善炭● 宇炭● 义炭● 炼炭● 时炭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荆陌

 

白化的暴躁炭炭,两位炭炭互穿的传奇故事

至于为什么互穿,别问要问就是血鬼术

all炭,ooc是我,我是ooc

如果可以就↓↓↓

 

 

今天的灶门炭治郎很不对劲,不,是特别不对劲

 

“炭治郎?是炭治郎吗?”我妻善逸胆怯的询问着一旁那个盘坐在桌前的白发少年,少年抬头看向了我妻善逸,眼神里的凌厉就像一把把刀刃一样刺在我妻善逸的身上,善逸被那个眼神硬生生吓得躲在了门后瑟瑟发抖,他扶着门框看着这个长的和炭治郎如出一辙的少年,他有着和炭治郎一模一样的脸,带着一模一样的花札耳饰,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可唯独那个艳红的头发变成了白色,甚至那双满是温柔充满光亮的红色眼睛也变成了不停散发着冷空气的黑红色

 

“我就是炭治郎”语气冰冷得可怕,眼神里没有像以前一样的温柔,冷冰冰的气息溢满周围,让我妻善逸一点也不敢靠近面前的这个炭治郎“可…可是你的头发…”善逸发抖的抬起手指向了炭治郎那头白色的头发“你有意见?”炭治郎脱口而出,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吓得善逸闭上了嘴巴,紧接着炭治郎起身拿起了放置在一旁的刀,朝我妻善逸走去“带我去蝶屋”“是!!!”我妻善逸被面前这个灶门炭治郎的气场直接吓得流下的豆大一样的眼泪

 

我妻善逸走在前面,灶门炭治郎跟在身后,善逸被这个炭治郎的气场吓得根本不敢搭话,只是时不时的偷偷看着身后的这个人“看我干嘛,看路”炭治郎突然开口就吓得善逸一激灵,被发现偷看有点心虚,立刻回过头的我妻善逸就直接撞向了前面的柱子,吃痛的我妻善逸揉了揉被撞到的地方,但是炭治郎并没有理会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若无其事的从善逸身旁走过继续朝前走去,留下的被落下的善逸正在呆呆的看着炭治郎的背影

 

炭治郎为什么变成这样了,明明以前很温柔的,这种时候他也都抱着安慰我的啊,而且现在他说话都那么可怕,但是我完完全全听不出来这个炭治郎真是假啊,这还到底是不是炭治郎啊??

 

“啊!权八郎!过来和俺决斗,哈哈哈哈俺一定会打败你的”伊之助突然出现在了炭治郎面前,炭治郎则是一脸平静,眼神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嫌弃的说道“啧…是炭治郎谢谢,还有你挡我路了,让开”“哈?权八郎你说什么?!!而且你干嘛把头发染白了?!我喜欢以前那个颜色!!!”伊之助听着炭治郎的语气还有他那头白色的头发心里一种不爽的情绪一拥而上,他拿着刀指向炭治郎“那个!伊之助你冷静一下!!!”跟上来的我妻善逸就看见了这个场面及时前来阻止“纹逸你闪开,我今天一定要打败他”被善逸拦着的伊之助暴躁说着,只见紧握着刀的手已经浮现出了青筋“无聊,我可没有时间浪费在你身上”炭治郎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直接上去拉起了抱在伊之助身上的善逸离开了,伊之助在原地愣住了,刚刚炭治郎说得话冰冷的就像刀一样可以杀人了“喂!你是不是炭治郎”伊之助追上来没有底气的询问着,说实话,他被炭治郎刚刚的气场吓到了,炭治郎周围的冷空气冻得他不能呼吸,但十分难得的是伊之助他终于叫对了炭治郎的名字“是”炭治郎拽着善逸冷冰冰的回答着“问完了吧,带路”“是是是”我妻善逸害怕的回答着

 

这家伙真的是权八郎吗?可是为什么一点暖呼呼轻飘飘的感觉都没有?

 

就这样三个人踏上了去蝶屋的道路

 

“伊之助啊…你有没有感觉这个炭治郎很可怕啊”已经无处诉说委屈的我妻善逸只能拉起旁边一样被炭治郎吓到的伊之助小声的诉苦“权八郎才不会像他一样呢”伊之助同样也是小声的回答着,两人生怕被走在前面的炭治郎听见了“来个人啊!救救我们这些可怜的人吧”善逸双手合十,祈求着来个人解救这个尴尬的气氛,当我妻善逸再一次睁开眼睛,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炎柱和水柱!!!!

 

迎面走来的炼狱杏寿郎和富冈义勇看见了他们三个人,但是注意好像都放在的走在前面的那个和炭治郎长得很像的白发少年

 

“灶门少年!??”炼狱杏寿郎虽然大声的招呼着,但紧皱的眉头直接看出了炼狱杏寿郎的疑惑,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炭治郎撇过头就看见了不远处的炼狱杏寿郎和富冈义勇,两人的眼神里好像充满了很多疑惑

 

是柱啊,打个招呼就走吧,我可不想跟柱搭上什么关系,炭治郎这样想着,轻轻点了点头正准备张口就看见身旁两大个黑影窜了过去,刚刚飞过去的什么玩意?炭治郎还没反正过来就看见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已经窜到了炼狱杏寿郎和富冈义勇身旁“炼狱先生!快救命啊!这个炭治郎好可怕啊!”善逸抱着炼狱的大腿各种哭泣,他现在已经不管什么柱不柱了,现在对他来说最可怕的就是炭治郎“我妻少年,你先冷静一下,发生了什么”炼狱一边询问一边安抚在善逸的情绪,一旁的富冈义勇正想说些什么,就见炭治郎已经拽起了抱着炼狱杏寿郎的我妻善逸“打扰了,我们要去蝶屋,多有冒犯”说完炭治郎毕恭毕敬的对着炼狱杏寿郎和富冈义勇鞠了一躬便拽着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离开了“啊啊啊啊!!!炼狱先生救命啊!!!”被拽走的我妻善逸还是不放弃的叫唤着,但炭治郎并没有放手的意思,说完下一秒就被炼狱和富冈截胡了“啊啊救命救命啊”善逸还在抱头痛哭“闭嘴!吵死了”炭治郎被吵得有点烦躁了,直接就放开了我妻善逸,被炭治郎的语气惊到的炼狱和富冈两人总算是知道了我妻善逸害怕的理由了

 

这…真的是灶门炭治郎吗?

 

“要是不想带路当时就别答应啊”灶门炭治郎这样说着,脸已经黑了一半的炭治郎看着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真是不管到哪你们两个都让人讨厌”说完炭治郎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和两位柱正在风中凌乱“我妻少年?什么情况啊?”炼狱杏寿郎开口询问道“我也不知道啊,一去找他就已经这样了”我妻善逸回答道“血鬼术吗?”富冈义勇说着,但现在炭治郎状态也就只能先判断是血鬼术搞鬼了

 

“为什么这里的构造和我们那里不一样啊!蝶屋到底在哪啊!”炭治郎暴躁的踢开了路旁石头“炭治郎?是炭治郎吗?”身后的声音让炭治郎回过了头,只见一个黑色长发,发尾还泛着一些青色的少年,时透无一郎!!!他为什么在这!!!为什么又来一个柱!!!炭治郎的内心正在怒吼“霞柱大人,我路过,如果打扰到您我这就离开”炭治郎毕恭毕敬的说着,但是时透无一郎已经意识到了不对,面前这个人有着和炭治郎一模一样的脸,但发色却截然不同,就连经常叫他的称呼也变了,是鬼吗?可是并没有鬼的气息,但时透无一郎还是十分警惕的看着面前这个人,右手也紧握着刀鞘随时都准备着拔刀战斗,观察到时透无一郎动作的炭治郎便开口说道“打扰了,霞柱大人,我就先退下了”接着炭治郎便离开了

 

柱的警惕心一个比一个高,炭治郎在心里暗暗的叹口气,该说不愧是柱吗?毕竟这时透无一郎可是个天才

 

时透无一郎看着远去的炭治郎,歪着头思绪开始飘走了,这是炭治郎吗?气场完全不一样啊?为什么呢?刚刚说了什么来着?我想想…

 

历尽千辛炭治郎这样自己摸索到了蝶屋门口,刚进门就看见了我妻善逸一行人,不过还多了虫柱和正在和水柱争执的风柱,炭治郎站在门口让所有人的目光投在了他身上“啊嘞!炭治郎换发型了啊”蝴蝶忍着一旁说着“切…不管怎样都是个讨人厌的小鬼”不死川实弥在一旁不屑的说道,但是炭治郎并没有理会,直接朝蝴蝶忍走去“虫柱大人,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你”炭治郎开口说着,突然改变了对自己称呼的蝴蝶忍有点惊讶,这可不是正常的炭治郎啊,但还是很快的回复到“炭治郎有什么问题呢?”“怎么样才能回到我那个世界”

 

炭治郎这个问题是问懵了在场的所有人,但蝴蝶忍又继续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是这个世界的炭治郎吗?”“是的,我想应该是血鬼术的问题才让我和这个世界的炭治郎互换了”炭治郎一脸冷漠的说着“诶诶诶!!!原来你不是这里的炭治郎啊!吓死我了!”我妻善逸突然凑了上来,但炭治郎嫌弃的避开了“是的,但请你离我远点”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炭治郎,但张着一模一样的脸,被这么一说我妻善逸还是有点难过“唔姆!原来如此!刚刚灶门少年的态度都吓到我了哈哈哈哈”炼狱杏寿郎双手环抱大声的说着

 

所以这里的炭治郎到底是个整样的人啊!所以这些柱是和炭治郎很熟吗?白发炭治郎满心疑惑

 

“那么你为什么会中血鬼术呢?”蝴蝶忍询问着,炭治郎刚准备回答就听见不死川实弥不满的开口说道“肯定是太弱了才中了血鬼术啊”语气里似乎还带有敌意,炭治郎抬头看向不死川实弥,犀利的眼神似乎也充满了敌意“我想这不是我的问题风柱大人,你倒不如去问问你们这里的炭治郎做了些什么,我可是无辜的,毕竟我当时是坐在房间里看书,并没有出任务”炭治郎回答道“并且啊,你并没有权力来否定一个人是否弱小”语气冰冷,充满杀气,句句话就如同一把把无形的刀刃刺在周围的空气上“啊嘞,这样啊,没关系,炭治郎这几天确实有任务,我会尽快查清楚的,炭治郎先回去等着”蝴蝶忍在一旁说道“是!虫柱大人”说完,炭治郎便转身离开了

 

“喂喂!”不死川实弥叫住了正准备离开了炭治郎“你刚刚说什么?!!”不死川实弥脸上浮现出了青筋,狰狞的伤痕显得他的脸上异常可怕“不死川先生,别在我这里打架哦”蝴蝶忍在一旁笑眯眯的提醒道“风柱大人耳朵是不好吗?你如果有这点时间还是多和玄弥聊聊吧”炭治郎说完便离开了

 

离开蝶屋以后,炭治郎来到大街上晃悠,茫茫人海让他十分不适应“哟!是灶门啊!”身后突然有人用手搭在了炭治郎的肩膀,炭治郎下意识的就拍开了那个人的手并退后了几步,以一种准备拔刀的姿势对着那个人,不过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他就后悔刚刚做的事情了“抱歉!音柱大人,我不知道是您”炭治郎深深鞠躬,宇髓天元被炭治郎这个反应吓到了“警惕一点是好事,但是你什么时候染头发了,而且你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称呼我的吧”

 

炭治郎一瞬间愣在了原地,这里的炭治郎到底是和柱们走得有多近啊!他到底是怎么称呼音柱的啊!他就不能和柱们保持一点距离吗?那是柱啊!!!

 

“啊…”炭治郎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是让你叫我天元吗”宇髓一脸高兴的看着炭治郎,“天元…???”等等,为什么有一种被套路的感觉炭治郎陷入了自我怀疑

 

这家伙可不是灶门,我让他叫我这个名字都没有成功过呢,不过除了发色居然长得一模一样呢,没有鬼的气味,姑且先看看情况吧,宇髓天元一脸戏谑的意味看着这个炭治郎

 

“灶门你是出来玩吗?”宇髓天元询问道“额…我…出来走走”炭治郎不敢抬头看着宇髓天元,毕竟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他压根就不想跟任何人搭上一句话“那个我还是不打扰音柱大人工作了”说完炭治郎便离开转身准备逃离现场,但刚转身就撞上了人“嘶!你走路不长眼睛吗?”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说着“抱歉”意识到是自己先撞上人炭治郎开始道歉,说完便离开了“喂,你道歉就完了”那个男人叫住了炭治郎,但炭治郎并不想搭理,但那个男人抓住了炭治郎的肩膀不让他离开,炭治郎甩开了他的人“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恶心”见那个男人似乎要打自己炭治郎直接伸手抓住了男人的手指就往后掰“你要是敢做什么我就让你体验一下手指错位的感觉”说完便甩开男人的手离开了,而这一切宇髓天元都看在了眼里

 

“你要是不想死就离她远点”炭治郎护着站在身后的弥豆子不让善逸靠近一分,所以妹控这个性子是那个世界都有吗?我妻善逸很疑惑“可是炭治…”善逸还没说完就看见了炭治郎把手放在了刀上“飒”拔剑的声音,我妻善逸立刻后退了很多“小弥豆子你哥哥好可怕”善逸十分委屈的说着“你要是在啰嗦我先把你舌头给割下来”善逸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灶门少年很可怕啊”炼狱杏寿郎在一旁说着,但炭治郎并没有理会“炭治郎?”时透无一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就立刻跑了过来,宇髓天元也了解了一些事情的大概,此刻正坐在一旁“真是华丽的穿越啊!”而富冈义勇不说话就坐在炭治郎旁边“我想请你们搞明白一件事,我不是这里的炭治郎,能不能都离我远点,不要用你们对他的态度对待我”炭治郎站起身,远离了那群人,他不喜欢被一群人围起来的感觉

 

“性格真是一点也不华丽啊!”宇髓天元吐槽的说着,而他一旁的时透无一郎则是用一种委屈的眼神说道“炭治郎不喜欢我吗?”而炼狱杏寿郎又不知道为什么要用一本正经的态度说着“灶门少年很孤僻啊!”还有我妻善逸在一旁的各种嚎叫“炭治郎能不能不要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啊”就连不爱说话的富冈义勇也不知道叫他干什么“炭治郎…”“啊!你们要我说几遍啊!不要你们对那个炭治郎的态度对我用啊,在烦我我杀了你们啊”被气得脱口而出的炭治郎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但他确确实实有一种想砍人的冲动

 

“啊嘞,我刚刚似乎听到很大的动静哦”蝴蝶忍推门走了进来“虫柱大人找到办法了吗?”炭治郎极其的询问道“找到了哦”

 

炭治郎很困惑,为什么我妻善逸抱着他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话“啊啊啊啊啊炭治郎,你知不知道令一个炭治郎差点就要杀了我啊,好可怕,幸好你回来了,不然我差点就要死掉了”善逸抱着炭治郎哭了又一段时间的,但是却突然被时透无一郎领了起来“炭治郎,你终于回来了”时透无一郎抱着炭治郎蹭了半天,一直不肯放手“灶门,我带你出去玩吧”宇髓天元直接从时透无一郎怀里把炭治郎抱来出来“诶?你们都怎么了啊?我不过只是去了一趟另一个世界而已啊?”“炭治郎,我们去吃萝卜鲑鱼吧”“唔姆!灶门少年做我的继子吧”“诶?!!!你们都怎么了啊???”

 

此时的令一个世界

 

一个黑色头发身穿黄色羽织的男生站在炭治郎身旁说道“你怎么就回来了呢?我还没和那个炭治郎玩够呢,你就不能在那边多待待吗”“我妻善逸你要是不想活的话就直接告诉我”炭治郎不耐烦的说道“啊…真是一点也不可爱,明明另一个炭治郎那么可爱的说”我妻善逸在一旁戏谑的说着“那么喜欢他我帮你啊”说完炭治郎就拔出了刀“啊嘞…鬼杀队禁止私下斗殴哦”“谁管你,去死”

 

戏子(1) ● all
身影,有时候能对视线,治郎每一次演出,都能看见他髓天元   胭脂浓妆,一袭红袍,素手丹寇指捻扇,染指流年,现在治郎现在就像画中人物一样,微笑起来都动人心弦   我们逸好像没爆...
文理科生恋爱关系() ●
视角 文笔渣能接受就↓↓   灶门治郎,物理系四学生,出了名成绩优异,努力优秀,人品好性格好,人际关系也很好,可以说灶门治郎是这界理科生中十分受欢迎了,就连隔壁数学系逸也老喜欢...
乙女】那啥了之后怎么做朋友 // #男神x你 #bg #乙女向 #富冈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在他胸口,红色双眸此刻如淬了星光一样,透露出他这个年纪里少年特有幼稚,“体力不算很好,快要支撑不住了。”        “...治郎,不要胡说啦!”你脸颊通红。到底是谁教治郎说这些话...
互补 ● all● 灶门治郎
实弥依旧看不惯富冈勇,伊黑小芭内最后如愿以偿和甘露寺蜜璃在一起,炼狱杏寿郎还是很喜欢吃红薯,髓天元是如此华丽祭奠神,透无一郎依旧喜欢望着天空发呆,悲鸣屿行冥是总把眼泪挂在眼睛,栗花落...
乙女】有你在身边空气都是甜 //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原作者:选超甜   /富冈勇/灶门治郎/逸 /两个生活中掉落小甜饼 /ooc致歉 /文笔渣     富冈勇      “啊啦、富冈先生孩子比本人更受欢迎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
反转世界(3) ● all
事,因为治郎想得在强一点“想睡就不打扰你了,先出去了”伊助整理好衣服就下床准备出去了“算了,你们都起了,能在继续睡呢”逸从床弹了起了,速度倒是挺快   “这么早就起了吗...
乙女】年or年下 // #男神x你 #乙女向 #灶门治郎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超甜   /灶门治郎/富冈勇/炼狱杏寿郎 /年下年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甜(气愤     灶门治郎 21岁       “xx...
未来必须幸福 ● all
逸这场战斗所失去所有   与逸同届杀队成员嘴平伊助,栗花落香奈乎和善逸一样,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那个亲手斩杀舞辻无惨红发少年灶门治郎躺在病床迟迟没有动静   已经可以...
男朋友竟然背着有私生子?! ● all
着他…   但放着他一个是不是太可怜了…   终究是慈母心过于强烈,治郎也不忍心留这么小孩子一个在这,等找到逸在说其他吧,治郎抱起了这个挂在他腿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妻...
】你到底哪听说喜欢啊?!● 乙女向● 治郎● 炼狱杏寿郎● 透无一郎● 不死川实弥● 男神x你
地往蹭,一下一下钝钝地敲击你脑,血液加速流动让你真实感到面上热意,整个就像一只熟透了被剥壳虾。   杏寿郎笑眼弯弯,丝毫不见之前窘迫,他元气满满地一拍掌,   “唔姆…既然少女也喜欢...
治郎失语症(2) ● all
原作者:荆陌   一次任务回来后中了血治郎突然口语和理解能力丧失 屑术真好使,感谢屑老板独家支持 ooc属于,人物属于鳄鱼老师(求求鳄鱼老师别杀了)   场合   治郎完成任务...
你是信仰 ● all
哦!富冈先生!我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治郎假装思索样子,摸着自己下巴,闭眼睛,嘟着嘴巴,有时候摸着下巴抬起来敲着脑门,一副努力回忆着次见面情形,富冈勇看着治郎这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