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信仰 ● 鬼灭之刃● all炭● 义炭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荆陌

 

义炭场合,是对长发神明炭的一见钟情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鳄鱼老师

私设注意,大型车祸现场

能接受就往下↓↓

 

神,一种高尚的存在,他被那些信徒们视为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统治者,他的信徒们信仰着他,祭拜着他,祈求着他,对着神这种作为精神物,而崇拜和敬畏

 

但是,世界真的有神吗?

 

说实话,我其实并不信奉这些,有时候路过寺庙看着那些祈求神明的那些信徒,我似乎觉得那样很奇怪,很傻,祈求工作顺利,祈求婚姻幸福,祈求家庭和睦,祈求亲人平安,这些平凡而又朴素的愿望,神明真的会看见吗?最后工作还是有不顺利的,婚姻还是有破裂的,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究竟是神明他没有看见信徒们的祈愿,还是信徒们在祈求着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生物

 

或许是吧,神明是不存在的

 

“今天寺庙有活动哦,大家都会去的,富冈先生要是不来的话可是会被讨厌的哦”此时富冈义勇站在灯火阑珊,人潮涌动的寺庙门口,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蝴蝶忍对他说的话,可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现在连个人影也没见着,他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放鸽子时,身后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为什么不进去?是在等谁吗?”富冈义勇回过头只见一双石榴红色的眼睛对上了富冈义勇的视线,不得不说,那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拥有太阳一般的光泽,那头红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耀下看上去也十分的朝气蓬勃,富冈义勇点了点头,以示回答

 

“哦,这样啊,那你是和朋友一起来参加庙会的吧,不过听说这次庙会可以实现愿望,你有什么愿望吗?”富冈义勇面前红色的长发少年兴致勃勃的说着,那石榴红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的目光,闪闪发光的看着富冈义勇“我没什么愿望,只是陪朋友来罢了”“没有愿望?人的一生不都总有那么几个野心和夸夸其谈的愿望吗?”少年说着“难道这种事情你就不觉得很虚幻吗?”富冈义勇带着反问的态度反驳道“虚幻?为什么会怎样想?”“如果神明真的存在,或许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生老病死,遵守自然法则,实现愿望的方法有很多种,那是靠自己去努力挣取,并不是去祈求一个神明,更何况他还不一定存在”富冈义勇感觉他毕生的语言能力都用在这里了,他自己都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对着一个陌生人说出了这么多话,就连他的朋友好像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平时咬文嚼字的他话能少则少,如果可以最好就别说话,面前这个少年好像有一种魔力在吸引他一样

 

少年沉默了许久突然笑了起来,如同太阳一样耀眼,耳朵上的花札耳饰随着他一起晃动了起来,微风拂过也带起了他红色的发尾,怎么说,富冈义勇觉得少年的笑容很温暖,很治愈,就如同真正的神话里的神明一样,那是神明该有的光辉“这个问题我好像问过很多人,但你的回答好出乎意料啊”少年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眼神里似乎闪着光芒,微微笑着“我叫灶门炭治郎,你呢?”富冈义勇有点愣神了,过来许久才回过神来,平淡的回答道

 

富冈义勇

 

炭治郎笑着,他抬眼望着周围的灯火,富冈义勇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他真的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和神明一样耀眼,但富冈义勇还未做出下一步举动,灶门炭治郎回头轻轻说道“那下次见吧”然后就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中

 

上次庙会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富冈义勇似乎在那之后就没有在遇见过炭治郎了,富冈义勇撑着案几,手拖着脸,眼里如同幽蓝色的深潭一般,捉摸不透,富冈义勇此时就和脑洞卡壳一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呆呆的望着天边白露,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桌上冒着热气的茶已经开始凉了,富冈义勇才慢慢回过神来,就像有一种灵魂出窍了有回来的感觉,这是什么新鲜出炉的感觉呢?富冈义勇无从知晓,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只是突然这样,也没有什么惊慌失措的感觉,就好像习惯了一样,也没有多管,富冈义勇起身离开了,来到繁华的街市上,也没有太多感慨,或许是他好静,对于这种喧闹的城市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心情澎湃,借着西边仅剩一点鱼肚白的光线,富冈义勇晃晃悠悠的来到的一个比较偏远僻静的林子,林子的几乎没人,不过在天快黑下了的情况,也不会有人来到这里吧

 

富冈义勇走进林子边发现林子深处有个湖水,水面上似乎还有着属于夏天的蜻蜓在水面上嬉戏,溅起一圈一圈的水纹,富冈义勇稍微走进了湖面,因为富冈义勇的到来而激荡起的水波,富冈义勇静静的看着水中倒映的自己,仿佛大脑一片空白一样,天空和大地就像翻转过来了一样,而自己就身处在飘柔广阔又夹杂着那些微弱黎明的光泽之间,说白了,富冈义勇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门,为什么要来到这里,本来就喜欢独处的他,没有特殊情况根本就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停留很久

 

至于他为什么出门,是对一些不可能的事满怀期待吗?

 

可能吧…

 

富冈义勇又朝林子中央走进了一些,入眼的景色,那是只属于夏天的景色,满天飞舞的萤火虫星星点点,各种各样的花卉引来了不少的蝴蝶,错综复杂,富冈义勇发誓,他真的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上一次看风景是在什么时候,那个时候他好像还不是一个人,他有一个姐姐,他喜欢待在姐姐身旁,他经常和姐姐去家里的庭院,那里可以看见远处很多座高山,还有各种各样的花,天上有乱飞的蝴蝶,很漂亮,他当时那样的生活,不是后来姐姐病逝以后他好像就没有在去过那个地方,也没有在去其他地方好好的观赏一次风景了,而现在眼前的景象对于富冈义勇来说,这可能是难得一遇的奇景吧,富冈义勇摘下了身旁的花,在手里捣腾了半天弄出了一个花环的样子,该给谁戴上呢?

 

“那你给别人花环,你自己不戴吗?”耳旁响起的声音,富冈义勇很快回头,却发现身后并没有任何人,但头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富冈义勇准备抬手,却被拦了下来“我做的花环,很好看的,很适合富冈先生哦”富冈先生看见了那抹熟悉的长发“灶门…炭治郎?”“是我哦!富冈先生!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炭治郎假装思索的样子,摸着自己的下巴,闭上眼睛,嘟着嘴巴,有时候摸着下巴的手还抬起来时不时的敲着脑门,一副努力回忆着上次见面的情形,富冈义勇看着炭治郎这幅模样,略觉得有些可爱,在加上炭治郎好像比自己矮了一头,可爱这两个字真的很配他,可以说是当之无愧

 

灶门炭治郎涨红了脸,突然拍了拍手,说道“我想起来了,是庙会,我们上次是在庙会见的哦!富冈先生还记得吗?”记得,当然记得

 

富冈义勇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回答,灶门炭治郎伸手拿过富冈义勇手中那个蓝色的花环理所当然的戴在了头上“我那个红色的花环在你头上,那你这个蓝色的花环就给我吧,我们交换,怎么样?”炭治郎笑嘻嘻的看着富冈义勇,静等着富冈义勇的回答,富冈义勇愣了神,现在灵魂都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但炭治郎很有耐心,他没有急着富冈义勇的回复,只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看着他

 

“好”不知道过来多久富冈义勇终于憋出了一个“好”字,他紧张的后退了几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自己,就从炭治郎对他笑的那一刻好像就已经魂不守舍,炭治郎静静的看着朝后面退了几步的富冈义勇,嘴角的弧度十分好看,而富冈义勇却没有看见

 

富冈义勇他永远都不知道他那双幽蓝色如同深潭一样的眼瞳照进了一束光芒,他的马上捉摸不透的眼睛此时只映满了一个名为灶门炭治郎的少年

 

有段时间富冈义勇都陪在灶门炭治郎身边,两人不是上街就是去那个林子,灶门炭治郎总是想太阳一样围绕着他的身旁,他为人正直善良,有时候却犟得厉害,他什么都会,但有些常识却不能明白,甚至那些简单的为人处事,也总是喜欢一根筋的付出,根本不能理解那些所谓的世道险恶,但富冈义勇他就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就喜欢这样的炭治郎,有时候炭治郎总是喜欢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回来,但又一脸天真无辜的看着自己,看着他这幅样子想说些什么结果又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咽下去,但炭治郎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尤其是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有时候富冈义勇看着那样的炭治郎,就像是什么悸动了一下,炭治郎回过头对着富冈义勇如同太阳一样的笑着,刺眼却温柔美丽,就像撩拨着富冈义勇一样,炭治郎喜欢坐在草坪上看日出日落,他看着富冈义勇,会对着富冈义勇挥着手示意他来到自己身旁坐下陪他一起,他笑着,那是一种温暖的笑容,只属于炭治郎的温柔笑容,而那种温暖,已经令他沉沦

 

不过炭治郎最近一段时间有点消极,令富冈义勇说不出那种感觉,炭治郎总是会呆呆的站在一个地方望着天边的浮云,一站就是一个小时,富冈义勇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炭治郎,有时候上去询问,炭治郎不是三言两语的打发了,就是笑而不语,他刻意回避着富冈义勇的所有问题,也刻意回避富冈义勇这个人,富冈义勇有时候看着炭治郎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会给人一种寂寞的感觉

 

“我想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义勇先生期待下次见面,当然前提是如果可以…”

 

这是灶门炭治郎离开之前给富冈义勇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他没有告诉富冈义勇他为什么要离开,尽管富冈义勇怎样询问,换来的只是那句“这是我的事,我不想麻烦义勇先生”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富冈义勇至今都还认为他们还能见面,那些日子是富冈义勇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个人如此温柔,就如同神明一样,那是富冈义勇的此生信仰

 

因为他喜欢他

 

不信神的富冈义勇天天都会来到了寺庙,很好玩吧,他头一次这么信神,他多么希望神明会看见他这微不足道的祈愿,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在遇见过炭治郎了,每天来到寺庙祈愿似乎已经成了富冈义勇的日常活动了,他希望他们能再次相遇,他希望那个人能永远平安,神明,一定要看到啊

 

“其实神明他看得见哦,他能看见这些人类所以平凡而又朴素的愿望,尽管那个愿望是微不足道的,神明也不会置之不理,神明也会竭尽所能的去实现这些人们的愿望,当然,排除一些比较懒的神明,他们肯定是看情况行事啦”那是炭治郎一次和富冈义勇谈心随便聊起的话题,富冈义勇以为是玩笑话,但他听进去了,只是,他没有听见后面炭治郎还小声的说了一句“那我可能就是那种比较懒的神明了吧,我都看情况行事,那些该帮,那些不该帮,我心里都有数”

 

时间流逝真的很不留情,富冈义勇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他依旧每天都坚持不懈的在寺庙祈愿,晚上也经常去那个林子深处,因为他觉得或许那一天炭治郎就站在那里等他,富冈义勇今天依旧来到了寺庙祈愿,他每天都会在树上挂上那个一直不变的愿望,他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他始终在祈愿着能够和那个人再次遇见,那个人也一直平安

 

“义勇先生”听见熟悉的声音,富冈义勇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再一次回头只见一个红色的花环真的戴在了自己头上“唔…不错,这个颜色的花很适合义勇先生哦”富冈义勇看着面前这个面容依旧如初的少年,红色的长发披着,有些发丝还杂乱无章的搭在肩上,石榴红的眼睛依旧如此鲜艳闪耀,只是里面多了一个富冈义勇“我的花环呢?”炭治郎摊开手朝富冈义勇要起了花环,富冈义勇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笑了笑说“下次补给你”“唔…那我要蓝色的”和义勇先生眼睛一样的颜色

 

“好”富冈义勇抬手揉了揉炭治郎凌乱的头发,富冈义勇结果现在这样就特别好,是神明让他见到了那个想念很久的人,他很感激神明圆了他的梦“你可不要感激神明,那只是因为神明刚好只看见了你这个愿望”炭治郎指着富冈义勇挂着的愿望说道“只看见我的?”“对啊!我只看见了你的”炭治郎笑着望着面前这个有些迷惑的富冈义勇,他当然知道富冈义勇会是这个反应,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

 

他不是想离开富冈义勇,他想陪着他,但他知道这不行,因为在将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未来,人终有一死,但神不一样,炭治郎深知这一点,他是神,但他不想其他神明一样,他有主见,他会根据情况在判断任何一桩事情,那天他本是挑着时间出来玩,结果就遇上了富冈义勇这样一个人,他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些人也是没有那些所谓夸夸其谈的野心和不合常理的愿望,那双深邃的眼睛就和蓝宝石一样,但又像深不见底的隧洞一样,灌满了蓝色,整个人平平淡淡,甚至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这是炭治郎对富冈义勇第一印象

 

炭治郎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这个人的,第二次见面的偶然,炭治郎就看见富冈义勇摘了那些蓝色的花做了花环,但他却想着给别人戴,并且一种悲伤的情绪流露出来,炭治郎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但他知道,富冈义勇此时此刻需要有人陪着他,在后来富冈义勇主动提出要陪他一起,他教会了自己很多东西,那些都是第一次接触,未免有些时候也会感到很新奇,相处这么久下来,炭治郎发现富冈义勇这个人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但心里实打实也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他喜欢富冈义勇带着他出去玩,他喜欢富冈义勇平时总是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他喜欢富冈义勇笑容,他喜欢富冈义勇眼睛的颜色

 

因为他也喜欢他

 

他并不是想离开他,他只是怕这个故事会没有结尾,但他最后想了想,与其说他想离开,倒不如说他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永远的那种

 

喜欢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 善● 宇● 炼● 时
原作者:荆陌   白化暴躁,两位互穿传奇故事 至于为什么互穿,别问要问就all,oocooc 如果可以就↓↓↓     今天灶门治郎很不对劲,不,特别不对劲...
治郎失语症 ● all
郎那双闪闪发亮眼睛了   治郎疑惑眨了眨眼睛,富冈勇觉得这种气氛他真坚持不了,远离现场应该一个不错选择,但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富冈勇起身,揉了揉治郎头   “好好休息,先走了...
乙女】//伊/炼/实 救命 实在太甜了 #男神x #乙女向 #嘴平伊助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实弥 #灶门治郎
地上,发出了清脆响声。         “刚刚见到,就想这样了,可以吗?”         别做完了再询问呀,富冈先生。暗自腹诽,但是,喜欢人也喜欢,这最幸福事情啦!     灶门...
乙女】有在身边空气都 //善 #乙女向 #男神x #bg
虫柱回答到。       不知怎么说,富冈先生女儿确更讨喜呢。       “母亲,今天可以和父亲出去玩吗?”和富冈勇相像深蓝色眼睛blingbling看着,明明这个男人女儿,却意外...
乙女】看起来在捉迷藏其实在调情呢 #男神x #乙女向 #bg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灶门治郎
原作者:选超甜   炼// *高考之后复健产物 *ooc致歉 *文笔渣        炼狱杏寿郎   “捉迷藏吗?哈哈哈,难得假日,如果少女话,可以哦!”   炼狱毫不意外地...
乙女】怀疑在ghs /炼/ #男神x #bg #乙女向 #富冈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超甜   富冈勇/炼狱杏寿郎/灶门治郎     *ooc *文笔渣     富冈勇      看着手里新改队服,迫不及待地想着自己穿上它样子。      这件新队服对比之前...
乙女】年上or年下 //炼 #男神x #乙女向 #灶门治郎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求饶:       “治郎,很累了,我们休息一下吧!求啦——”眼神带着乞求,知道,温柔他非常吃撒娇这一套,虽然成为他继子已经挺久了,但是他似乎还没有习惯。        “好吧...
他不爱他就世界最大谎言 ●
,朝窗户走去“现在还是少吹风吧,对身体不好”富冈勇拉上了窗户,治郎看着富冈举动轻声笑了起来“勇先生呵护过头了”   此后两年,一段好时光,富冈勇总是会带一些花卉带医院探望治郎...
乙女】doki doki♡ //炼/忍 #男神x #bg #乙女向 #富冈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蝴蝶忍
原作者:选超甜   /灶门治郎/富冈勇/炼狱杏寿郎/蝴蝶忍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灶门治郎       治郎最让人心动瞬间...当然长男力爆表时候啦...
乙女】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炼/ #男神x #bg #乙女向 #富冈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超甜   /富冈勇/炼狱杏寿郎/灶门治郎 /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趁没开学爆肝写文     富冈勇      “啊,富冈先生!”听见队员们叫喊着他名字...
戏子(1) ● all● 善● 炼● 宇
原作者:荆陌   戏子设定(就单纯想看穿戏服治郎) 唱戏肯定很漂亮,喜不喜欢没关系,反正喜欢就好了,长发!!!! all√,oocooc !!!(失智发言...
乙女】//童 让父亲带孩子就离谱 #男神x #bg #乙女向 #富冈勇 #灶门治郎 #童磨
疑惑了。   “去哪了?”   “帮女儿赢得了全镇人好评!”他朝竖起大拇指。     :水呼吸练着练着脑袋会吸水吗??     富冈勇 “爸爸爸爸。”女儿扯了扯富冈羽织。 “怎么了?”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