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爱他就是世界最大的谎言 ● 鬼灭之刃● 义炭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荆陌

 

病弱炭×杀手义设定场合

ooc是我,我就是ooc

那接受就↓↓↓

 

富冈义勇,他永远都是一副冷淡自傲的性子,令人难以亲近,他喜欢穿着黑色的衣服,这样血溅在他的身上也看不见,他的眼神总是空洞的,那是和幽深的蓝色宝石一样的颜色,他的所为同传言也颇合,自他担任起杀手这个冷血的职业,他就行事低调秘密,若非大事,难以见到他的身影,他不喜欢麻烦,也不喜欢人多,所有任务他都是一个人完成,他行事迅速,绝不做多余的事

 

这样无聊冷血的生活直到他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孩而写上了结尾

 

他第一次遇见那个男孩是在一个雨夜,那夜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原本应该月银如霜的月亮被乌云遮挡了起来,他踩着坑坑洼洼的水坑回家,准备结束一天的任务,不过路旁一个红发少年吸引了他的目光,少年穿着短短的体恤蹲在路旁,雨水已经浸湿了他的体恤,富冈义勇停下了脚步,望着那个少年,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因为下雨的缘故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少年颤抖着蹲在路边,身体还往路灯杆靠去

 

富冈义勇本不想管这些闲事,但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就朝那个孩子走去“不回家?”富冈义勇把伞举在了少年头顶,站在少年面前问道,只听见少年细声的说着,像是被谁捏着嗓子一样,如果周围有人在说话或许就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我没有家”富冈义勇听着少年的回答,蹲在身子抬手撩开了少年额头被雨水打湿的碎发,富冈义勇看着少年,一张略有些脏兮兮的甚至还有些泛红,干裂的嘴唇难受的翕合着,甚至还泛着白色,牙齿咯咯的碰撞,红色的发丝滴着雨水,他闭着眼睛,睫毛也在微微颤抖,富冈义勇知道,该送他去医院

 

按道理来说他们杀手本就是无情无义的存在,像这种闲事,根本就不应该多管

 

“医生开的药记得吃”富冈义勇坐在椅子上削着苹果,苹果皮一截一截的掉进垃圾桶里,削好便递给了躺在床上的少年“记得吃药,我有事,晚一点回来,饿了厨房里有吃的”富冈义勇起身拿起了挂着衣架上的外衣说着,轻轻揉了揉少年的头发说道,少年轻轻点了点头以示回答

 

富冈义勇自从上次雨夜把这个少年带回了家中,少年便也经常开口和他说话,他很懂事,从来没有添过任何麻烦,甚至有时候富冈义勇任务完成回家晚了,刚开门都能闻到食物的香味,从医院检查出来富冈义勇知道这个孩子体弱,吹不得风,便一直让待在家里,如果天气好,出太阳的话,富冈义勇也会带他出来转转,随便给他买些适合他的衣服,少年有着清晰的眉眼,一双红色的眼睛,就和红宝石一样的闪耀,稚嫩的脸颊软糯可爱,耳朵还挂着花札耳饰,之前富冈义勇倒是没有这样的感觉,直到后来才发现,这个少年皮肤光洁,生得倒是玉雪可爱,长得不错,从眼睛里透出的气息永远都是和蔼温柔的,那是他从未见过的一抹柔光

 

富冈义勇第一次询问他的名字,他摇摇头,拿过旁边的白纸写上灶门炭治郎几个大字,随后便抬头望着富冈义勇微微笑着,那是富冈义勇第一次见到炭治郎的笑容

 

富冈义勇不在家时,炭治郎总喜欢爬起来打扫卫生,见富冈义勇久久未归也会热着饭食等着富冈义勇回来,虽然富冈义勇不喜欢他做这些,但总是坚持着,最后富冈义勇犟不过他,也准许了下来,多余的时间炭治郎也喜欢待在富冈义勇的书房里看书,什么古书,历史书,炭治郎倒是挺感兴趣,富冈义勇有时候也会带着新书和一些小玩意回来给炭治郎解闷,炭治郎每天总是很好奇富冈义勇回来的时候会带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回来,总而言之,什么都好,他都喜欢

 

今天富冈义勇照旧出门了,什么时候回来炭治郎也不清楚,他吃完富冈义勇给他削的苹果便下床朝书房走去,他体弱,不能出门,富冈义勇也严禁他不能出门,尤其是他不在家的情况下,但炭治郎倒是无所谓,他倒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他也不好奇外面的世界,而且如果富冈义勇心情好或者天气好,不用他说富冈义勇也会主动带他出门,他喜欢赖在富冈义勇的书房里,不仅仅是因为里面的书他很感兴趣,而是因为里面还有着富冈义勇身上淡淡的香草味,富冈义勇总是很为他着想,知道他体弱也经常会带自己去医院检查身体,富冈义勇刚收留自己的时候就警告过自己,他这份工作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但炭治郎还是选择了和他待在一起“义勇先生今天会带什么东西回来呢?”炭治郎趴在书桌上满眼期待的想着富冈义勇今天又会带些什么新奇的东西回来给自己,炭治郎拿起桌上的书看了起来,他每天都这样等着,等着那个门发出啪嗒的声音,那个人开门笑着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许多惊喜

 

时间过得很快,炭治郎倒是看了很久的书,觉得眼睛有些不适便关上书抬头望了望时间,他起身走去厨房,富冈义勇今天可能会回来很晚了,炭治郎想在富冈义勇进家门后也能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菜,富冈义勇总是夸他做饭很好吃,他也很乐意这样,房子里燃起的油烟和飘起的香味铺满了整个房间,炭治郎稍微打开了一点窗户,让油烟飘出去了,富冈义勇平时总是把家里管得严严实实,一点点窗户都不开,而且家里的灯也暗得可怜,但炭治郎不在乎这些,炭治郎每次做完饭他都会端在餐桌上,坐在等着富冈义勇回来,今天也依旧如此

 

“已经很晚了,义勇先生还没有回来”炭治郎托腮望着挂在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着,时间一直都在流逝着,钟表的声音现在倒像是催眠曲一样,炭治郎始终都没有等到开门的声音,倒是被钟表的声音催得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他不记得后来富冈义勇到底回来没有,反正他只知道自己睡着了

 

富冈义勇回来得很晚,他今天本来可以早一点回来的,但没想到中途还遇上之前任务没解决的祸害,因为这些,倒是耽误了太多没必要的时间,等他回家路上都已经没人了,天黑得可怕,月亮的影子都没见着,想着家里还有个人,富冈义勇急忙就跑回了家,刚打开门他就看见炭治郎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他走路轻轻的,看着桌上已经凉透的饭菜,富冈义勇轻轻抱起炭治郎就朝房间走去“今天也辛苦了”富冈义勇把炭治郎放在床上,撩开那些已经有些凌乱的头发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便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炭治郎睡的懵里懵懂的,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爬回床上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富冈义勇昨晚回来了,果不其然,他打开门就看见富冈义勇正坐在沙发上啃着面包看着报纸“起了?”富冈义勇头也没抬,炭治郎闻声便跑到了富冈义勇旁边坐了下来“嗯”炭治郎抬手准备拿放在桌上的面包片,还没拿去就被富冈义勇拍了一下手背“先去洗漱”“哦”炭治郎不敢反抗就乖乖跑去洗漱了

 

“今天天气挺好,我带你出去”富冈义勇放下报纸,对着炭治郎说道,炭治郎差点没一口把嘴里的牛奶喷在富冈义勇脸上“真的?!!!”富冈义勇起身,理了理衣领点头,说完便把旁边放着的外套递给了炭治郎“一会出门把外套穿上”“好!!”

 

炭治郎和富冈义勇出门总喜欢跑在前面,富冈义勇则是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只要不离开视线,富冈义勇就不会抓得太紧,炭治郎是个活泼的性子,与自己孤傲的性格倒是完全相反,每次出门炭治郎都很开心,只是询问炭治郎想要买些什么,炭治郎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都可以哦”“这些东西没必要买”“我没有看中的,义勇先生还是买自己想要的吧”炭治郎总是不肯在自己身上花一分钱,富冈义勇问过好几次,他只是平平淡淡的回答“义勇先生带我回家,就已经很感激了,其他的,就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了”

 

富冈义勇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一个灶门炭治郎陪着他度过这样的日子,灶门炭治郎也是,他习惯身边还有富冈义勇,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雨夜,那个时候的灶门炭治郎才十五岁,从十五岁那年开始,他一直都陪在富冈义勇的身边,他总是期待着富冈义勇打开门回家的那一瞬间,他喜欢看着富冈义勇吃着他做的饭菜还不停的夸着他,他喜欢富冈义勇无缘无故揉着他头发,他喜欢富冈义勇身上发出淡淡的香草味,他炭治郎习惯了,改不掉了,富冈义勇亦是如此

 

时间恍如隔世,富冈义勇万万没想到炭治郎已经陪着他走了很长一段路了,只是他发现,炭治郎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弱了,他定期也是请医生来家里给炭治郎做检查,只要他好,那比什么都好,富冈义勇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接手任务了,他只想好好照顾一直陪着他的这个男孩,炭治郎那头红发已经略有些长了,足够扎起来了,他那显出一张未脱稚气的脸,格外精致,富冈义勇知道,这么久过去了,他也长大了很多,那个雨夜的灶门炭治郎已经长大了“义勇先生在想什么?”炭治郎的回答唤醒了在思绪边缘的富冈义勇,富冈回过神才知道自己停下手里的动作已经许久了,富冈义勇回答道“没,一些往事”“唔…义勇先生想到了什么往事能愣神这么久”“行了,先把药吃了吧”富冈义勇乱揉了一通炭治郎的头发,接着把药递了过去

 

“其实义勇先生不用天天来医院的”炭治郎望着窗外飘落的花,纷落如雪,富冈义勇听着炭治郎的话语,愣了神,他停下手头上的事情抬头望着那个坐在床头的少年,少年穿着病服,外面还披着防风的外套,他红色的眼瞳盯着外面的花树,露出那惨白的唇和雪白小巧的下颌,窗外的风吹进了病房里,掀起了炭治郎红色的发尾,他伸手遮住飞扬的发丝,仰起头来,秀气的眉毛微微挑起,富冈义勇一瞬间的失神,他真的很好看,那夜他们的遇见就已经是很好的福气了,他陪着他过了四季,一路走来他有多么的依恋他,富冈义勇是知道的,富冈义勇起身,朝窗户走去“你现在还是少吹风吧,对身体不好”富冈义勇拉上了窗户,炭治郎看着富冈义勇的举动轻声笑了起来“义勇先生是不是呵护我过头了”

 

此后两年,是一段好时光,富冈义勇总是会带一些花卉带医院探望炭治郎,炭治郎很喜欢,有时候炭治郎会坐在病床上望着天上挂着的月亮,远远的月色如霜华,他就这样坐在坐在床上睡过去,已熟睡的模样,房间里的灯光照着那些花,投下些许阴影,有时候手边还滑落富冈义勇带给他的书籍,富冈义勇最爱看他熟睡的模样,即便有些烦心缭绕再多事,瞧着他沉静的睡颜,也能让他顷刻忘怀,他还在他身边

 

各色各样的花卉散落在他的床边,富冈义勇俯身靠近他,端详许久,拾起一朵红色的话别在他的鬓边,红色的话,很适合他,富冈义勇端详在这个人,手指在她鬓角处轻抚后一停,滑过他的眉毛,鼻梁,嘴唇,良久,他俯身在他嘴唇印下一吻,他并未醒来

 

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他注定会遇见他,他注定会爱上他,他一直都在渴望得到他

 

“炭治郎,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更远的地方吧”炭治郎回忆着之前富冈义勇给他说过的一句话,就想是一句誓言一般,当然,他相信这是真的,但他知道已经不可能了,他询问过医生自己的病情,医生无奈告诉他的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我们尽力”炭治郎知道自己从小病弱,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喜欢富冈义勇,但他知道这个喜欢是得不到回应的“富冈先生,我想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喜欢你,我也从未喜欢过你,一点都没有动情,哪怕只是一点点”平平静静的一篇话,字字入刀,就最锋利的匕首扎进他的胸口,富冈义勇当杀手以来所受过的伤,都不及现在疼

 

炭治郎看着富冈义勇离开的身影,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很痛苦,他体会到一种像是得到了,又失去的痛苦,但最起码炭治郎死前真的他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过他,只是富冈义勇他永远都不知道炭治郎死前也曾爱过他,爱得彻底

 

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他注定会遇见他,他注定会爱上他,他注定会失去他,他已经不在了,离开得彻彻底底,这就是注定的,这注定是他们的终局

 

你说灶门炭治郎不爱富冈义勇,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他爱他,只是他从未告诉他

 

他不爱他,只是他临死前编织的谎言

 

我喜欢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变(上) ● all● 善● 宇● 炼● 时
柱了,现在对来说可怕治郎“我妻少年,你先冷静一下,发生了什么”炼狱一边询问一边安抚在善逸情绪,一旁富冈勇正想说些什么,治郎已经拽起了抱着炼狱杏寿郎我妻善逸“打扰了,我们要去...
乙女】//伊/炼/实 救命 你实在太甜了 #男神x你 #乙女向 #嘴平伊助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死川实弥 #灶门治郎
发丝也随之滑动。          答应了!答应了!答应了!你在心中为呐喊,可越走近富冈,那声音越来越,这种奇怪声音,难道心跳声吗?         “富冈先生,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未来必须幸福 ● 善● all
经历过无限城一战他们,这些对于他们来说斩杀真轻而易举,我妻善逸也日日夜夜斩杀着这些只是为了那个人醒来以前,让世界上所有都消失,这样用在忙忙碌碌了,这样可以幸福...
乙女】//童 让父亲带孩子离谱 #男神x你 #bg #乙女向 #富冈勇 #灶门治郎 #童磨
治郎走来一小。 治郎正准备打招呼,女儿拉了拉衣袖,软软地说了一句:“叔叔好。” “真乖。”治郎摸了摸女儿头,笑着说。 oo:“这孩子啊,太乖了,虽然太好看,但继承了你温柔...
信仰 ● ● all
永远都知道那双幽蓝色如同深潭一样眼瞳照进了一束光芒,马上捉摸眼睛此时只映满了一个名为灶门治郎少年   有段时间富冈勇都陪在灶门治郎身边,两人上街去那个林子,灶门...
】熬夜伤身 ● 乙女向● 富冈勇● 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说话?” 你疑惑地抬头看,“说什么?” 啧了一声,欲言又止地低头看你,最后只把你塞进被子里裹得密透风,再背过身去,“只要事情…”   杀队大概这四个了,会再写一个场合,可能会加...
乙女】有你在身边空气都 //善 #乙女向 #男神x你 #bg
把下巴靠在你肩膀上,说话了。            心跳得太快啦,富冈先生!     灶门治郎            “起床啦,xx!”冬日早晨总如此艰难,温暖被窝和外面冰冷空气形成...
治郎失语症 ● ● all
又重新坐回了治郎身旁   第一,不管说什么治郎都听懂,第二,就算听得懂知道该说什么   气氛这样一度沉默了下去,两个人这样眼瞪小眼,最先打破沉默治郎,治郎对着富冈勇眨了...
乙女】看起来在捉迷藏其实在调情呢 #男神x你 #乙女向 #bg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灶门治郎
。          灶门治郎   “诶——捉迷藏吗?我...我没玩过呀xx。”少年因羞涩而睁了眼睛。   “很简单治郎,我来躲你来找。这样,不许偷看哟。”你笑嘻嘻地把背过身去,自己转身寻找着躲避处...
反转世界(3) ● ● all
到你了?”善逸关上门,又继续爬回了被子里“没有,我自己醒,看见你们都在,在想治郎已经去训练了”“嗯,对,起了”善逸盖着被子闭着眼睛回答着伊问题,治郎总早起训练,这常有...
乙女】年上or年下 //炼 #男神x你 #乙女向 #灶门治郎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一下...”脸颊染上绯色,眼神飘忽着敢看你。        “、治、郎——”你从背后环住腰身,手有些使坏地在腰上作乱。        无奈地抓住你手,转过身,将你搂住,脸也正往...
乙女】doki doki♡ //炼/忍 #男神x你 #bg #乙女向 #富冈勇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蝴蝶忍
布满了已经凝结暗红血迹,杀队队服也变得些许破烂。         “还好没受太伤。”你做着简单处理。         “嘶——啦——”你一个用力,小心把岌岌可危衣服给扯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