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科生的恋爱关系(上) ● 鬼灭之刃● 宇炭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荆陌

 

文科生×理科生的恋爱故事,是年下宇炭!!!

文学系的宇髓估计情话也是满分!!!

死脑筋的理科生超适合炭炭!!!!

有同居!ooc是我,我是ooc

先写宇髓天元的视角吧

哪天在肝炭治郎的视角

文笔渣能接受就↓↓

 

灶门炭治郎,物理系大四学生,出了名的成绩优异,努力优秀,人品好性格好,人际关系也很好,可以说灶门炭治郎是这界理科生中十分受欢迎的人了,就连隔壁数学系的我妻善逸也老喜欢往物理系跑,化学系的栗花落香奈乎也十分喜欢这位灶门炭治郎,仅仅就是因为灶门炭治郎那散发着慈爱般的目光和那温和开朗的性格,而且灶门炭治郎时常在实验室里专研实验,总是很晚离开实验室,考虑到舍友的关系,为了不打扰其他舍友休息所以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

 

“呃…好巧”灶门炭治郎拖着笨重的行李箱站在门口,略有些尴尬的和屋里的人打招呼,他来之前就知道有人跟他合租,但没想到的是这人他还认识“所以和我一起合租的是你?”面前这个比炭治郎高上一个头的男生是宇髓天元,一个大一文学系新生,但却比炭治郎这个即将毕业生高出一个头,穿着卫衣带着兜帽也能看见他那头银色略长的头发,而且还戴着一个镶着水砖的发带,有时候左眼还老喜欢用红色画一些奇奇怪怪的妆容

 

灶门炭治郎和宇髓天元第一次见面是在校外的图书馆,当时宇髓天元随便找了一本书就直接坐在了炭治郎旁边的空位上,互不打扰,说实话,炭治郎当时都不知道旁边有人,是直到宇髓天元开口说话炭治郎才知道身边坐了个人“量子力学?理科生?”炭治郎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着旁边这个他并不认识的人,出于礼貌便点了点头,以示回答,接着又继续手里的事情,宇髄天元倒是没在打扰,不过他倒是觉得面前这个看起来十分稚嫩的少年有些许兴趣,一头红色的头发,耳朵上还挂着如同太阳一样的耳饰,红色的瞳孔外还框着眼镜,细长的手翻阅着书籍,坐在窗边,风吹带起他那红色的发丝,长得倒是精致,明明是个毕业生,那张生得玉雪可爱的脸倒是像极了才上初中的少年,宇髄天元略有玩味的打量起了这个男孩

 

那是宇髄天元和灶门炭治郎第一次遇见,现在两人到成了室友,炭治郎想都没想过,炭治郎第一次和宇髄天元说话是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宇髄天元到觉得他们两人有缘,但当时炭治郎对宇髄天元也并没有太大感觉,他忙着回实验室写报告,在路上推着鼻梁上的镜框把实验过程倒是研究了半天,并没有注意前面站着的宇髄天元,直接埋头就栽了上去,宇髄天元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道歉的声音“抱歉抱歉,你没摔到哪吧?真的很抱歉,我不应该在走路时看书的,对不起,你没事吧”炭治郎深感抱歉的鞠着躬“没事”宇髄天元拍了拍蹭着衣服上的灰尘说到“真的抱歉,你真的没事吗?”炭治郎还是在细细询问了一遍,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真的没事”见宇髄天元再一次说到炭治郎才放心“那就好,如果有事一定要记得说,我还有事处理,就先走了”说完炭治郎便离开了,宇髄天元看着炭治郎离开的身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到“所以是一个学校啊”说完便戴上兜帽离开了

 

“炼狱!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物理系有一个红色头发的男孩”宇髄天元拍着身旁的金发男生问到“唔姆!我不知道!”男生十分耿直的回答着宇髄天元的问题,倒是没有一点弯弯绕绕的情绪,这人是和宇髄天元同届的炼狱杏寿郎,两人是一个宿舍的,所以经常都混在一起“那算了,果然问你就等于白问”说完,宇髄天元跑到自己书桌前打开了电脑,正准备带上耳机就听见炼狱正说到“为什么不去问物理系的人?!”炼狱杏寿郎说话的声音很大,不过宇髄天元确实觉得在这坐着也是干坐,索性就直接跑去物理系了

 

宇髄天元是刚入学的新生,并且也不是物理系的学生,确实都没有听说过灶门炭治郎的丰功伟绩,炭治郎很聪明,还很努力,这个是众人都知道的,尤其是他两个已经考研的师兄富冈义勇和锖兔,只要去到实验室就能看见三个人坐在一起讨论问题,一起研究实验项目,有时候还老是听见两个师兄“诱拐”师弟考研,今天也是,炭治郎坐在实验台前研究电路问题,锖兔突然跑进来就直接步入正轨“是个男子汉就考研吧!!”“师兄…这个事情不是上次就说过了吗?我在想想”“炭治郎,考研吧…”富冈义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到炭治郎身旁扯着他的白大褂说到“我在想想?”“是个男子汉就必须赶快决定!!”锖兔一脸正气凛然的拍着桌子说到,炭治郎摘下了眼镜,叹了口气说到“明天?明天给你们答复?”“好!一言为定”

 

炭治郎收拾好东西就发现正在楼下闲逛的宇髄天元“你是?上次那位?”炭治郎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到,生怕认错了人,宇髄天元听见有人便回过头就看见炭治郎正站在他身后“啊…是我”“啊!好巧啊!你也是物理系的吗?”炭治郎见自己没有认错人便兴奋的跑上去,兴高采烈的询问到“不是,我文学系的”两人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但是当时炭治郎并没有询问宇髄天元的年级,因为他一直都觉得,宇髄天元这个个头,不是毕业生就怪了,直到现在,他都觉得宇髄天元和他是同一届

 

“啊,是的,只是没想到一起合租的是你”炭治郎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出来合租却碰上熟人“怎么,你难道还想和别人一起合租?”炭治郎没明白宇髓的这句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当时还是下意识的点头又摇头,一会说是下一秒又说不是,宇髓被炭治郎这反应戳中心里去了,认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宇髓是发现这家伙是真的可爱,平时倒是看着软软糯糯的,甚至连一点成人该有的成熟气质都没有,有时候还毛毛躁躁的,宇髓倒是很疑惑他这样是怎么进物理系,怎么做实验的“行了,知道有人合租,另一个房间我已经把它空出来了,带你去”宇髓天元自然的拿过了炭治郎的行李,另一只手直接揣兜里就走了,宇髄天元一系列水到渠成的动作弄得炭治郎有些茫然无措,他不是觉得这样不好,只是觉得有些不适应

 

“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同意合租?”炭治郎深思起了这个问题“炭治郎?”宇髓天元看着正在发呆的灶门炭治郎倒是觉得稀奇,像炭治郎这种视时间如金钱的人居然也会空出时间来发呆,而且手里的书都拿倒了,回过神来的炭治郎揉了揉眼睛,直接放下书就往房间跑去了,宇髄天元坐在客厅,看着炭治郎摆在桌上的量子力学,真觉得他们理科生做事有时候就是奇奇怪怪的

 

时间过得很快,合租确实有一段时间了,但至今为止宇髄天元连炭治郎都没见上几面,每天晚上不是炭治郎夜不归宿就是在他睡着的时候回来的,而且宇髓天元每天早上起床炭治郎都已经离开了“所以合租是有什么意义?”宇髓天元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他确实是知道炭治郎要合租的事情,索性就自己让自己成为了炭治郎的合租对象,但没想到的是他连个面都见不到“所以意义何在?”宇髓天元想了半天,莫不是自己成为了炭治郎的室友,有了这个名号,其他的也就没别的了

 

宇髓对于炭治郎的影响还是十分深刻的,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这个少年长得实在是太精致了,直到他去到物理系看见那里的公告栏才知道,这个少年不仅仅是长得精致,还十分聪明,奖状说不定都拿了不少,灶门炭治郎对于宇髄天元来说,他还是十分在意这个优秀的男孩,准确来说,有一点好感,不,应该是喜欢?

 

“炭治郎,是在你床头柜里吗?”宇髄天元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两只手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是的,如果找到了,可以麻烦宇髓你帮我送过来吗?”电话另一头的人说到,宇髓天元丝毫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找到东西挂了电话后宇髓天元直接拿着炭治郎需要的文件,十分高兴的就出门了

 

“我到了”宇髓天元看着面前的实验楼,打着电话寻找着炭治郎所在的地方,不过他没有找到“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好”宇髓天元站在楼下等着炭治郎下楼,没过多久就听见炭治郎的声音“宇髓!”炭治郎穿着白大褂从实验楼里跑出来,都还没来得及把眼镜摘了就下楼了“咯,你要的文件”宇髓天元伸手将文件递给了炭治郎并且问到“那今天你回家吗?”“可能会,如果来得及的话”炭治郎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查看文件“其实宇髓你可以先回去,我今天应该是可以赶回去的”“不用,我就在这等你,今天一起回去吧”“嗯,那也行,要不你和我一起上去吧?”“不用了,我可以先在你们系逛逛,一会结束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好,那你先等我吧”

 

炭治郎回到实验室,继续开始了实验,他倒是挺认真的,没在意身后的锖兔和富冈义勇“刚刚楼下那人是你室友?”锖兔率先开口问到,炭治郎一边调整显微镜一边回答“啊,是的,那是我室友宇髓天元,也是我们学校的,但是是文学系的”“哦,这样啊,那炭治郎今天实验结束和我们一起走吗?”“不用了,宇髓在下面等我,我今天和他一起回去”听到这里锖兔扯了扯正在发呆的富冈义勇,摇手示意让富冈义勇把耳朵凑过来“所以那个人就是那个大一新生文学系的宇髓天元,现在是炭治郎的室友,那家伙可能对炭治郎居心叵测”锖兔一脸正经的看着富冈义勇,一脸坚信宇髓天元就是不怀好意,富冈义勇听了半天,跟着点了点头

 

“久等了,这几天实验室都比较忙,所以都没怎么回家”炭治郎说到,他这几天确实都没怎么好好休息,难得今天实验到了尾声,回家就直接休息吧,宇髓天宇倒是很能理解“行,那我们回家吧”宇髓天元嚼着泡泡糖,双手揣在兜里,走在炭治郎的前面,他确实很高,长得也很好看,不仅和自己是同校同学还成为了自己的室友“想什么呢?”宇髓天元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到了炭治郎的面前,轻轻敲了弹了一下炭治郎的脑门“唔…没有”炭治郎抬手揉了揉被弹的脑门,抬头看着面前的宇髓天元,面对面的,直接进距离的就看见了宇髓天元的面容“那个…我饿了”说完炭治郎往后退了一下,就直接从宇髓天元旁边跑走了,宇髓天元倒是习惯了炭治郎这些反应,就稍微靠近一点,炭治郎都会不适应,宇髓天元看着越来越远的炭治郎,无奈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没关系,之后还有很多时间慢慢适应

 

“今天也要去实验室吗?”宇髓天元难得会看书,今天坐在沙发上看起书来,听着炭治郎要出门的动静就抬头询问了起来“啊…我要去图书馆整理笔记,过几天专门有一小考来着”炭治郎整理着背包回答到“我和你一起去?放心,我不会打扰你复习的”宇髓天元合上了书,等着炭治郎的答复,炭治郎倒是很无所谓“好啊,那一起去吧”

 

到了图书馆,炭治郎倒是目标明确,拿起书就直接坐下开始复习了,宇髄天元不经常往图书馆里跑,看着炭治郎这熟悉的动作,一看就知道以前天天泡在图书馆里,宇髄天元是文科生,在放置文学一类的书架旁徘徊了挺久,硬是没有找到一边称心如意的书,宇髓天宇想着反正是了陪着炭治郎,随便拿一本就好了,宇髓天元奔着炭治郎的座位拿来本书就过去了,炭治郎很认真,桌上的书也是很多旁边还摞着几本书,宇髓天宇随便翻了几页书便没了兴趣,于是拖着腮帮子看着面前这个十分认真的灶门炭治郎,果然,这家伙长得真的很好看,安静而秀美的面孔,鼻梁上还架着眼镜也遮不住他微长的睫毛,他有着一双如同朝露一样清澈的眼镜,红色的,还在闪闪的发光,他微微抿着唇,五官真的是精致无暇,看着炭治郎带着耳机认真看书的样子,宇髓天元居然冒出了想调戏他的冲动,不过理智还是打破了他的想法

 

“在听什么?”宇髓天元顺其自然的摘下来炭治郎的耳机,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没什么,随便听听”炭治郎头也不抬的回答到宇髓天元的问题,现在两人戴在同一个耳机,一人一只,不过中间落下的耳机线挡住了炭治郎,炭治郎终于抬头说到“要不你坐我旁边来,这样方便”宇髓天元倒是很听话,直接就跑到炭治郎旁边坐了下来,宇髓天元看着这样的场景,莫名想去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也是这样呢,只是当时还没有到可以一起听耳机的地步

 

此刻灶门炭治郎他的目光全都凝在书册上,时而记一记笔记,时而翻一翻页,宇髓天元挨着他做,有时候翻一翻手里的书,时而拿出手机捣鼓半天,时而拿起炭治郎的本子观察字迹,评价一下他的字体,如是再三,炭治郎将目光从书册上抬起来,扭头看向一旁的宇髓天元说“你跟着我来,坐我旁边,就是专门来打扰我看书复习的吗?”宇髓天元没有说话,炭治郎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又说到“说好不打扰我的”炭治郎的语气略有些弱,但宇髓天元听起来就是委屈了,那种想调戏他的想法又加深了,宇髓天元直接作势用手里的笔挑起了炭治郎的下巴“一个人看书多无趣,如果我真就是想来打扰你,还不是因为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宇髓天元笑了起来,被宇髓天元这也动作弄得炭治郎直接红了脸,炭治郎将头偏开,红透的耳根直接暴露了炭治郎此时此刻的慌张和害羞,看着炭治郎的反应,宇髓天元从容一笑“怎么了,脸这么红,我这明明什么都没做呢”炭治郎直接抢过宇髓天元手中的笔“你别…别打扰我了,在这样我就走了”“走?去哪?回家吗?反正我有钥匙,你也甩不掉我”宇髓天元柔声带笑的说到,炭治郎直接一书糊在了宇髓天元的脸上“好了!我看书了”

 

料想中的反应,宇髓天元摸着下巴笑着想到,他的目光良久的停留在了炭治郎的侧脸上,他瞧着他,眼中仍是含笑“方才不过是一句玩笑,你可别和我赌气啊”炭治郎并未说什么,目光重新凝到了书页上,片刻寂静中,还作势将书翻了一页“真生气了,你不能和我真赌气啊”炭治郎的目光再次从书页中抬起来,但脸还是依旧红的跟个苹果一样“我没生气,你安静一下自己听会歌吧”炭治郎摘下了戴在自己耳朵上的另一半耳机,俯身插在了宇髓天元的耳朵里,接着又看起了书,晨曦将天空染得一片暖色,天也高阔,宇髓天元看着窗外的一抹暖阳落在了炭治郎的身上,在他眼中就像是在山高水阔中留下一个淡色的剪影,却永远也消不去

 

他喜欢这个人

 

“考得怎么样?”宇髓天元询问着刚从考场里出来的炭治郎,炭治郎好像有些虚脱“啊…不知道,我会不会考砸了啊,如果考砸了怎么办啊”宇髓天元揉了揉炭治郎那头有些凌乱的头发说“你那么努力,一定没问题的”“可是我…”炭治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宇髓天元横空抱起,头抵头的说到“放心,对自己有信心一点,一定可以的,行了,现在考完了,我带你吃好吃的去”“可是我还得去实验室”“之后在说,不可以拒绝我,走了”

 

宇髓天元背着用脑过度的炭治郎走在回家的路上,炭治郎全程把脸自己埋在了宇髓天元的肩头,他确实累了,闭着眼睛,就像睡过去了一样,要不是宇髓天元突然说话,炭治郎回应了,你还真以为他睡着了“炭治郎,你看太阳落山了”炭治郎小幅度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声的说到“又不是不升起来了,根据小学的科学书,初中的地理书还有很多天文书记载地球每天都在公转和自转,自转一圈为一天,所以每天都有日出和日落”宇髓天元的表情有些凝固“就不能浪漫一点吗?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说一些浪漫的话语吗?你们理科生的脑子装得都是什么?”“知识”宇髓天元表示无法反驳这个回答“而且只是普普通通的落日,要说些什么才算浪漫,表白吗?”炭治郎有些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宇髓天元,宇髓天元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了靠在他肩头的炭治郎“可以啊”“嗯,比如…”“我喜欢你,所以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城市,共享无尽的黄昏”“嗯…我也喜欢你…”说完炭治郎直接埋头就睡了过去,宇髓天元无奈的看着睡过去的炭治郎自言自语的说到“你是真喜欢我呢?还是迷糊了说的胡话”

 

回到家,炭治郎已经彻彻底底睡着了,宇髓天元轻车熟路的把炭治郎抱回了房间里,给他盖好被子,宇髓天元看着炭治郎的睡颜轻轻笑到“明明是个毕业生,却和个小孩子一样”宇髓天元俯身靠近他,端详许久“我喜欢你是真的,今天说的也是真的,所以你呢?今天你说你喜欢我也是真的吗?”宇髓天元抬手用手指在他鬓角处轻抚后一停,划过他的眉毛,鼻梁,嘴唇,他俯身在他嘴唇上落下一吻,随后便起身离开了

 

第二天,宇髓天元还在睡觉,炭治郎却早早的就起了,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在厨房里捣鼓着“善逸,那就麻烦你了”“没关系,我一会就到”电话另一头的人说到,随后炭治郎便挂了电话,在厨房里的动静很小声,干什么都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了还在休息的宇髓天元“嘀咚”炭治郎忙活了有一阵,听见了门铃声才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善逸!”炭治郎打开门看见是自己好友十分高兴,我妻善逸是炭治郎的高中同学,到了大学也在一起,只是不在一个系罢了“我昨天去你们系你,结果你那两个师兄说你不在,还顺便让我带资料给你”我妻善逸晃着手里一塔资料说到“啊!谢谢善逸,我昨天本来要自己去拿的,但是前几天忙着考试的事情,熬夜复习所以昨天考完试太累了就直接回来睡觉了”“没事,我给你拿来了”善逸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炭治郎,炭治郎接过后看去给善逸倒了一杯果汁“炭治郎,什么时候我们祢豆子妹妹一起去玩呗”我妻善逸一脸期待的等着炭治郎,而回应他的只是“不行,祢豆子忙着考试,你找伊之助吧”“诶!祢豆子妹妹不是早就考完了吗?”“那她也要学其他的科目啊”“炭治郎,我觉得你是不想让祢豆子妹妹出来玩,但我没有证据”

 

“有客人吗?”宇髓天元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冒了出来,活生生把善逸吓得跳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炭治郎救命啊!你家里有人啊啊啊啊!”“善逸…那是我室友…你冷静一点”炭治郎急忙解释到“室友?你之前没说过啊”“嗯!之前太忙了一直没来得及和你说这件事来着”虽然是这样解释,但是善逸却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炭治郎,炭治郎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便转过身说“那个宇髓,我热了牛奶还有面包,都放在桌上了,你先去吃吧”宇髓天元的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接着炭治郎又说到“善逸,这就是我的室友宇髓天元,和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哦,我知道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走了,下次你记得叫祢豆子妹妹一起出来玩哦”我妻善逸已经跑到门口去了,刚说完就开门离开了

 

“他是?”正在啃面包的宇髓天元询问到炭治郎,炭治郎闻声回答到“同学啦,我们高中一起读的,而且他是我们学校数学系的哦”“你们是朋友吗?”“对啊,就像我就你一样,都是朋友哦”听到着宇髓天元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炭治郎说到“就只是朋友?”“对啊,怎么了?”敢情昨天说的他一个字没听进去,宇髓天元这样想到“你还记得你昨天说什么了吗?”“昨天?我昨天有说什么吗?”行,灶门炭治郎你是真的行,宇髓天元内心再一次崩溃“你说我们只是朋友,但是我不这样觉得诶”宇髓天元放下了手中的面包,一步步朝炭治郎靠近“啊?不是朋友是什么?”炭治郎看着宇髓天元的动作,有些心虚的往后退了几步,直到后面没路了,直接抵在了墙上“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们是什么关系呗”出于宇髓天元比炭治郎高出一个头,所以直接把炭治郎完完全全的圈子了自己的怀里,一点不剩“宇髓…你先把手拿开,我们换个地方谈?”炭治郎死死的抵在墙上,左右两边都是宇髓天元的手,面前就是宇髓天元,他一点都不敢直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

 

“不用,我觉得这里就挺好”宇髓天元突然伸手撩起了炭治郎额头散落下的碎发说到,炭治郎的脸持续升温,红透了耳根,他真的不知道,索性抬手准备推开宇髓天元,结果刚抬手就被宇髓天元抓了起来,然后下一秒自己就离地了被宇髓天元抗了起了丢到了床上然后宇髓天元就压了下去“不如你在好好想想你昨天睡着之前说了什么?然后你就知道我想和你成为什么关系了”炭治郎弱弱的点了点头,然后陷入了思考

 

“我喜欢你,所以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城市,共享无尽的黄昏”“我也喜欢你”

 

下一秒炭治郎的脸就彻底红了起来“所以…你昨天…不是在开玩笑…啊”“嗯哼!而且你说的我也当真了”宇髓天元的脸近在咫尺,距离很近,而且还一脸真诚的看着炭治郎,炭治郎真的招架不住了,然后撇开头看向另一边小声说到“我…我以为你开玩笑嘛…所以…”“所以?”宇髓天元充满戏谑的看着炭治郎,笑了起来“所以你说的喜欢我是真的咯”“我我我…我那个…啊…就本来想…那个…”“那个?”“我…我…”炭治郎突然就口吃了起了,还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而且他现在真的不敢直视宇髓天元,宇髓天元看着炭治郎的反应笑了笑,抬手掰过来炭治郎的头让他直视自己,然后用手撩过炭治郎的耳朵,停在那个耳饰上面,落下一吻,还顺便在炭治郎耳边吹了口气,直接把炭治郎激得抖了一下“所以我喜欢你,像花朵在枝头尽情绽放,不问飘零,那你呢?喜欢?不喜欢?我希望你给我两个字的回答”“我…”炭治郎咽了咽口水,撇开眼睛让自己不去看着宇髓天元,然后小声的说到“喜欢…”

 

宇髓天元满意的笑了笑,一脸计划得逞的样子揉了把炭治郎的头发说“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恋人…?”“嗯,是的”说完宇髓天元直接吻上了灶门炭治郎

 

唯有你,深得我意

 

我喜欢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 ● all● 善● 义● 炼● 时
助在原地愣住了,刚刚治郎说得话冰冷就像刀一样可以杀人了“喂!你是不是治郎”伊助追来没有底气询问着,说实话,他被治郎刚刚气场吓到了,治郎周围冷空气冻得他不能呼吸,但十分难得是伊...
戏子(1) ● all● 善● 炼
身影,有时候还能对视线,治郎每一次演出,都能看见他髓天元   胭脂浓妆,一袭红袍,素手丹寇指捻扇,染指流年,现在治郎现在就像画中人物一样,微笑起来都动人心弦   我们善逸好像还没爆...
互补 ● ● all● 灶门治郎
,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结局吗?你为什么要闭眼睛啊,为什么?少年离开彻底,他闭眼睛,停止心脏跳动,从此,世界不在拥有灶门治郎,他只活在了那些人心中,无惨死了,这场战斗是杀队胜利了,弥豆子也...
[综乙女]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 #文豪野犬 #食物语 #乙女向 #bg #男神x你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京弥(学院pa) :时透无一郎/灶门治郎 文豪野犬:芥川龙介/西格玛 食物语:太白鸭 已交往设定。 ✧一点甜度,五分欢喜。 ✧ooc&渣文笔,慎...
治郎失语症 ● 义● all
原作者:荆陌   初来乍到,第一次尝试 一次任务回来后中了血治郎突然口语和理解能力丧失 屑术真好使,感谢屑老板独家支持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鳄鱼老师(求求鳄鱼老师别杀我了...
乙女】年or年下 /义/炼 #男神x你 #乙女向 #灶门治郎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灶门治郎/富冈义勇/炼狱杏寿郎 /年下年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甜(气愤     灶门治郎 21岁       “xx...
反转世界 ● ● all
其他空余床位,少年看着周围一切,努力回忆这之前所发生了一切   那田蜘蛛山……下弦伍…   不对…我应该在和战斗啊!   少年坐在病床努力回忆着之前记忆,自己中途到底是遗忘了什么...
反转世界(2) ● ● all
,所以我也根本不了解他哦”那个人抬头用手摸了摸下巴“唔…不过我可以尝试去了解一下哦!”   “治郎什么情况嘛!一天天就不能改改他脾气吗?”我妻善逸一路不停抱怨着,一旁助像是习惯了一样,也...
反转世界(3) ● ● all
总是一副冷漠样子,那只是他灶门治郎一个保护色,伊助也明白这个道理   和治郎聊天失败,善逸准备回到被子里继续在睡一个回笼觉“治郎已经在训练了吗?”善逸刚打开门就发现伊助已经醒了“我们吵...
我老板/朋友今天想自杀 ● ● 灶门治郎● 舞辻无惨
意识抬手摸了摸腰边日轮刀,但是却抓了个空,直到一个彩虹色眼睛里刻有上弦说道“唔…无惨大人为什么要睡在地板呢?”   无惨?哪呢?我为什么会在这?还有我日轮刀呢?!!   没有刀怎么杀...
[综乙女]我在雪里埋下一颗太阳. #凹凸世界 # #文豪野犬 #食物语 #乙女向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维德 文豪野犬:芥川龙介/江户川乱步 :灶门祢豆子 食物语:北京烤鸭/剁椒鱼头   ✧小情侣冬天。   ✧ooc&渣文笔,慎入...
】熬夜伤身 ● 乙女向●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脑袋,将手机亮度调到最小,以防万一还开了夜间模式,戳开最新一集番,你舒服地叹了口气。 一集结束,你翻了个身,探出脑袋大口呼吸空气,无声呐喊道:“小排球万岁!” 接着就和一双充满精神力眼睛对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