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上杉の陣 掌中之珠 翻译1 ● 战刻夜血● 戦ブラ● 上杉谦信● 上杉景胜● 甘粕景持● 直江兼续● 柿崎景家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aijima_sena

 

试着翻译了一小段……看过全篇的表示我上杉家真好真好真好


蓝色的天空中,漂浮着白色的云朵……这是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平静安稳的一天。
“想要借助,你的力量。”
——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什么?刚刚的声音……)
如同小铃铛摇动而发出的声响一般,美妙而又虚幻。
感觉到像是从天上传来的声音的我,抬头仰望着天空。
(……?是错觉吧……)
视线回到了手中的手机屏幕,就在这一瞬间。
我的身体被耀眼的光芒包围了。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呈现在眼前的是和醒来前如出一辙的平静而又宽广的天空。
但是当目光由天空转向地面,看见的是像是日本史教科书上的图画一般的朴素景色、毫不留情向我袭来的异形妖怪……
这是和我所在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就这样,我和被称为“神牙”的异世界相遇了。

第一章
景胜“……放心。不论发生什么,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景持“——真的是,无防备也应该有个程度吧”

 

———————


来到神牙的这一天,我在这个异世界看到的第一眼,是蓝天,白云,恐怖的妖怪,以及……
随风飘扬着的,美丽的银发。
拥有这头银发的,是救助了我的武将。
在我刚刚降临在这块土地上,伴随着野兽一般的嘶吼的声音,被称为厄魔的妖怪袭击的时候是他救了我。
——没有受伤吧,姑娘。
千钧一发之际插入我与厄魔间的他,用着让人害怕的低沉却又带着纵容的嗓音说道。
他有着冰一样敏锐的眼神,一身凛然正气。
将妖怪打倒,右手拿着修长而又发着光的刀的姿态,犹如与一阵风一同出现的军神。
——虽然……有点可怕,但是好漂亮……
即使是不合时宜的想法,但是我当时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的名字,是上杉谦信。
和日本史课上学的那个有名的战国武将同名。
但是,和我们世界的上杉谦信不同的是,他有着流水一般闪亮的头发以及同色的耳朵和尾巴。
是的,他是被称为“人狼”的“月牙族”。
是拥有着人类所没有的特殊力量,统治着这块地方的上杉军的总大将。
(……要是那个时候谦信没有救我的话,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在这里了)
从那天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却像是转眼间的事情。
谦信不但救了我,而且没有怀疑我所说的没有去的地方、不知道回去的方法的话语,说着“有能力的人就有保护没有能力的人的义务”,把我带回了城里。
寄住于他的身边的同时,我也与起初怀疑警惕我这个来自异世界的姑娘的上杉军的大家变得融洽了起来。
并且我还干起了辅佐谦信工作的事务。
像这样作为上杉军的一员生活着的同时,在寻找回去的方法的时候,也明白了我的血与姬神子的一样,拥有着相同的力量。
但是谦信好像并不是因为我的血的力量而让我呆在他的身边的。
——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
谦信对我这么说的时候,我的高兴是难以言表的。在这之前我一直觉得除了血的力量之外,我没有任何起到作用的地方。
这时谦信所说的话让我充分明白了无论我是不是拥有着与姬神子相同的血的力量,上杉军本身已经接受了我的事实。
……然后到了现在,我能和他们同席,一同吃着晚饭。
能过这样的生活,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说起来,谦信大人。”
响亮的声音说着话的是直江兼续。
淡茶色的头发,相同颜色向前慢慢渐变成黑色的耳朵和尾巴,像是体现了他不一般的性格。
这样的他,现在正挺直了腰杆,面向他的主君,谦信。
“怎么了,兼续”谦信用冷静的声音回应道。
即使是在这个拥有能力的武将为了一统天下而激战的神牙,武将们也不是一整年都在出战着的。
特别是谦信,和其他的武将不同,从来不会为了扩张自己的土地而开战。
对他们来说,救助并且接受我这个从异世界来的谁都不认识的姑娘,是作为这块土地的统治者所应该做的事情——为了百姓的安居乐业守护着这块土地,只为了有困难的人而挥刃。
正是因为这样,在像今天这样不用担心近期会有战争的日子里,谦信那稍微温和的表情,我很喜欢。像是把他在战争中隐藏的温柔的一面体现了出来。
在谦信的催促下,兼续说着“其实啊……”开始了他的话题。
“今天,在城下巡视的时候,我听见了比较奇怪的流言。感觉还是听一下记着比较好。”
“什么?奇怪的流言?”
狼吞虎咽地吃着堆成山一样的米饭的柿崎景家,抬起了头,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灰茶色头发中的深茶色耳朵稍微伸直了些,面向兼续。
“真少见啊,兼续会在意这种流言。”
哇哈哈地豪爽地笑着的景家,从右脸颊开始到脖子上有很大一块旧伤。
度量大而又开朗的性格,即使在战场上也毫不犹豫冲在一线的他,体格也是相应的大块头。
被嘲笑的兼续不高兴的撇了撇嘴。
“那是因为,无聊的流言我当然听过算过,但这次的稍微有点让人在意,是领地内,出现了婴儿的幽灵的事情——”
“幽……幽灵吗?“
几乎是预想之外的话题,惊讶的我差点丢掉了手里的筷子。
正在这时在旁边吃着饭的甘粕景持也随声附和兼续。
“啊……关于这个流言,我也听到过。是在领地的边境那边的废寺的事情吧?”
景持和往常一样柔和地笑着。
藤色的头发,淡墨色与葵色相间的耳朵和尾巴——拥有如此温柔感的他,其实是一个和上杉的总大将完全不同的勇猛武将,这很难想象吧。
听了景持的话的兼续,说着“就是这样”,转身面向了谦信。
“谦信大人,这所寺庙,最近传出了有婴儿的幽灵出现的流言。”
“吼,婴儿的幽灵……吗”
谦信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认真听起了兼续的话。
“诶。据说是婴儿的幽灵每天晚上都会发出寂寞的哭声。但是最近突然就没有了,领地里的孩子们就想着“幽灵到底是怎么样的呢”去探险,这些孩子中间,好像有遭遇了鎌鼬而受伤的人。”
“鎌鼬?”
在我纳闷的时候,景持说道,
“是这一带的七大不可思议中的其中一个妖怪,与旋风一同出现,遭遇到的人会受到像是被被刀刃划开的伤口。”
原来是这样,但是,妖怪?
(神牙这个地方,不止有人狼,吸血鬼,厄魔这些,妖怪也普通的存在着啊……?)
正在这样想的时候,景家也和我一样,极力思考着。
“有人受伤的话……这个寺庙里,真的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吗?”
果然,即使是神牙这个存在着人狼和吸血鬼的地方,幽灵啊妖怪啊也是平时眼睛不能看见的东西。
兼续眯着眼睛,看着有些惊呆了的景家。
“景家为什么就这么直接的相信了呢,一般,我也没听说过什么鎌鼬会像婴儿一样哭泣啊——不是吗?”
说完这些,兼续认真地看向谦信。

/x你】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想曲●
下,看着在那边锻炼。 正在看得发呆的时候,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坐在了你身边。 “啊,,辛苦了。”你把准备好的水杯递给他。 “大人不是让你不要干活了吗,真是的。”一边的虽然带...
中文翻译2 ●
。”说到。 “是啊,我也和的想法一样。” “父亲——” 虽然表情没有表现出来,真的稍微有一点点高兴地摇着尾巴。 也只在这一瞬间,看着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但马,他又绷紧眉头...
/x你 生病】 ● 想曲
了一口递过来的粥。   “也是,还有先生和先生也是,虽然有点毒舌,但是其实也一直在帮我呢。”没有说话,默默地听你讲着。   “今天也是,明明只是个发烧,大家都为我做这做那的,我...
/x你←】像 ● 想曲
一起出去了。” “啊!”最近公务繁忙,你们两个的确很久没有出去散过心了,“谢谢先生,我很期待。” “嗯。”身边的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喂,。” 另一边,叫住了往城外走去的...
同人/x你 癖好】 ● 想曲
……以前,刚刚来的时候,你碰过的耳朵……”的声音逐渐变小。   啊……你记起来了,这是你刚刚来城不久的时候,和打赌说自己可以一下子捏出100个饭团的事情。但是赌注想来想去也没什么想要的...
/x你】戒酒 ● 想曲●
地问道。 “啊……”你思考了下措辞,“先生,不是很喜欢喝酒嘛,今天晚上也喝了很多……” “嗯……”在一边倾听着。 “饮酒过量是会损伤身体的,我不想先生那么早……啊不是,我不想先生身体...
/x你】三年 ● 想曲
表情。 所以从那之后,你很少和提议一起去那人多的街上。更多的是带着护卫或是偶尔和还有一起去采购。 但是这次是自己提出要和你一起去镇里的。 “真是稀奇。” 早餐后,你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坐...
诞生日 ●
没什么胃口的,但是今天你觉得能把眼前的料理一扫而光。 “喜欢吗?” 有些紧张地看着你,等待着你的回答。 “嗯!特别好吃!我很喜欢,谢谢!” ,你被叫去了他的房间。 和往常一样,他在那边独自...
/x你】独占 ● 想曲
各位会来城,只是没想到玄会一个人在城内走动。 “嘛……劳逸结合,我也只是在允许的范围内随便走走。” 你总觉得按距离来看自己房间周围应该早已超过什么允许范围了,可是你知道他总能找到理由,只能默认...
/x你】想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你其实是想的。   这点你清楚,的人也清楚。   也撞见过在房间里偷偷流泪时的你。   但是你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了。   你只知道从那以后,...
/x你】簪子 ● 想曲
不用这样。” “先生……对”没等你说完,他先把食指放在了你的唇。 “白天是我不对。”先一步道歉,“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对不起。” “……先生……” “也想必是出于好意。”他看向了你戴...
/x你】醉态 ● 想曲
今天却和以往不太一样。 “先生,到房间了哟!” 搀回他的房间后你就让他们离开了,两个人明天一早上还要出城,自然不能再麻烦他们。 “嗯……”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回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