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上杉の陣 中文翻译2 ● 战刻夜血● 戦ブラ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aijima_sena

 

“就算只是流言,也不能置之不理。并不是害怕幽灵,只是既然有那么多人都开始“讨厌”婴儿的哭声,你们是不是在一段时间里,真的发出了哭泣的声音呢。如果是把风声啊其他声音听错了倒是没什么……但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领民的孩子被真真正正伤到了的事情。”
“确实,这件事不能当作耳边风啊……”
知道了领民被伤到的事情,就不能坐视不管了吧。
谦信像是在向我们寻求意见一样环视了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这里面的一个人,上杉军的后继者——上杉景胜身上。
“景胜,你是如何想的?”
被谦信指名问到后,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听着的景胜,若无其事地抬起了头。
“我……”
和谦信相似颜色的漂亮的耳朵和尾巴,像是在思考一般动了起来,景胜虽然很谨慎但还是直截了当地说了。
“我……觉得,还是去确认一下留言的真假比较好。”
“什么啊景胜,心里有想法的话,刚刚为什么不说啊。谦信大人要是不问你的话,你是准备一张这样沉默下去嘛?”
兼续看见这种情形,向景胜问道。
此时景胜一边看着兼续,一边用淡淡的语气回答。
“……因为我,还不能决定上杉军的行动……”
“你啊……”
兼续是从小就在景胜身边服侍他,支持着他的人。
景胜是那种我自己想的都藏在心里,闭嘴不谈的类型的人。
正因为兼续知道景胜是这样的人,才会对在军议的场合不被要求就不会发言的景胜感到着急吧。
正当兼续一脸为难的时候,
“好了,兼续。”谦信说到。
“是啊,我也和景胜的想法一样。”
“父亲——”
虽然表情上没有表现出来,景胜真的稍微有一点点高兴地摇着尾巴。
谦信也只在这一瞬间,看着景胜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但马上,他又绷紧眉头,看向大家。
“大家也都知道,之前是一场大战,寺庙在领地的边界地区。也要充分考虑到有之前受伤的士兵留在那里以及有人为了下一场战争而潜伏在那里的情况——特别是现在还没有收到这样的汇报。
谦信看向各位,大家都简短地回答道“是”。
“但是,既然有什么东西伤害到了我上杉的百姓,那么就不能坐视不管。以防万一,还是有必要去看一眼。”
“啊——我知道了,谦信大人。”
在这时,景家拍了一下大腿。
“谦信大人是觉得除了婴儿的幽灵啊鎌鼬啊,还有其他东西有所动作嘛。
“……景家,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幽灵和妖怪啊。”
兼续虽然小声地嘟囔着,景家应该没有听见吧。
景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到,“这样的话,谦信大人,交给我吧!那个把上杉的百姓伤害到的东西的真面目,就让我景家揭开。什么啊,一点都不费事。只要稍微跑去寺庙看一圈就行了……”
“等一下,景家。”
景胜温和地阻止了现在就准备出发的景家。
“都还不了解敌人对方,又怎么能谈起进攻了呢。冷静一点,想好对策再出发也不迟。”
“什么,怎么啦!你作为一个被称“上杉则甘粕”的勇猛武将,让你害怕的东西是没有的吧!比起在这里担心,过去看看不是更好吗!”
表情有些惊讶的景持劝说着像是随时准备出发的景家。
“不是,所以说……如果知道对方是敌兵或者间谍,那谁也不会担心你的。再说你这样的猛将,对方只是听见名字就会逃走,不是吗?”
“是啊。”
在劝说着景家的景持的基础上,兼续也开始帮腔。
“我也不怎么相信幽灵啊妖怪什么的。但是,如果真的有怪物出现的话怎么办?”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管景家再怎么厉害,怪物不是稍微动动手就能解决的……”
“嗯……连景胜大人都……!?这……这样啊”
这样被大家劝阻的景家,尾巴也沮丧的垂了下来。
“但是啊,就这样假装看不见也是不行的吧。就这样不管的话,百姓们可能又要被不知道是怪物还是敌兵给袭击了……”
头上的耳朵完全垂了下来的景家,闭嘴不再说话。
的确,景家说的也是事实。
不管寺庙里藏着什么东西,治理着这块地区的上杉军不可能知道了这件事却无动于衷。
(有什么……有什么好的方法呢……)
看着默默思考着的谦信,我想着能不能为救了我的上杉军报答些什么。
但是,在这个战乱的世界,像我这种战争知识和技术什么都不具备的人,给他们做一些有用的工作也是不可能的。
说起我能做的事情的话……
“……啊”
灵光一闪的我,小声的发出了声音。
在场的各位都看向了我。
“——怎么了?”
谦信伶俐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啊……那个……”
虽然有所想法,但对于先不提幽灵和妖怪,来自于连人狼和吸血鬼都没有的世界的我来说大概是荒诞无稽的事情。
虽说如此,除了谦信,还被那些在很多战役都立下汗马功劳的武将们注视着,感觉还是有点害怕的,也不能就这样什么不说就离开,最终变成了这样。
(为了上杉军能做的事情的话……就这么决定了……)
“那个……是这样的”
我有点心虚的把自己想法说了出来。
“我是来自异世界的,所以就算寺庙里有幽灵啊妖怪什么的,对原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我来说,攻击……大概是没用的吧,说不定还能说说话,接触接触……吧”
我这样说了以后,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听了我的话的各位,都惊讶地向我看来。
(这是……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
有些焦急的我,更加拼命地说道。
“还,还有!虽然我什么都不能做,但是如果有了我的血,应该能让一起去的人相对有利的战斗……就算这样,果然还是添麻烦了吧……?”
说着说着,最后变成了像是在拜托他人的语气。
我咽了咽口水,喉咙发出了声音,等待着大家的反应。
平常战争时,我一直拖着后退。
这次是以防万一,在武力怎么也不能解决的情况下,做了我也能做的事情。
(大概,我……不希望自己只像一个他们的包袱一样)
可以的话,希望能为大家起作用。
如果要打退幽灵的话请把我带着,想这样拜托大家的时候,被景家的声音盖住了。
“这样啊……但是这……你,难得有这样的勇气啊!……嗯?不对,等下?”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歪了歪脖子。
“但是这样的话,去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的地方……带着你,去一个危险的地方……?不,不行!这样不行的!”
景家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摇着头。
“怎么可以把那么弱小的你带到那种地方!果然寺庙的话还是我去,你就乖乖的等在城里就好!”
“……是啊,这样不行。”
阻止了摇着我的景家,景胜继续说道,“天也暗了……侦查的话,明天去比较好吧……”
景胜,可能是在担心我的事情。
“——但是啊”
兼续像是在想什么,皱起了眉头。
“如果寺庙里的东西,是幽灵啊妖怪什么的,怎么办?听见哭声的时候,好像只有晚上……啊那种东西,也不会堂堂白天出来吧。”
大家,虽然好像不怕幽灵和怪物,但也没用完全否定,甚至连景持也是,“大白天出现怪物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矜持手指撑着下巴说道。
“嗯……这样意见统一不了啊,说到底,应该怎么样才好呢?”
说着自己不擅长思考,说的都是无意义的话的景家,抱着自己的头。
而这时一直在思考中的谦信,突然表情缓和了起来。
看见谦信的举动有所变化,大家都看向他。
这时,谦信站了起来,走向了屋子的出口处,拉开了面对庭院的门。
“——今晚是难得的满月啊。出去看看也不错吧。”
沉浸于蓝色黑夜的庭院的上空的,是一轮圆月。
在我们还在发呆的时候,谦信回眸一笑。
“去看看嘛,那座寺庙。”
“这样可以吗?”
景家有些困惑地问道。
“谦信大人——这是准备让她也一起去的意思吗?”
谦信“啊”地回应着谨慎的景持。
“寺庙里面也不一定一定会有危险的东西吧,也有可能是听到了风啊什么的声音,被草划伤了皮肤。当不能预测对方怎么出现的时候,就迎合着出现的东西,思考以柔克刚的战术便可。”
“……但是,把她带着是很危险的。”
谨慎主张的景胜,带着不安的眼神看着我。
“不用担心。”
谦信像是说给担心着的景胜和在场的各位。
“上杉军是要保护着弱小者,实行自己所坚信的正义的。她,只要我们保护着就好。……还有,这种只有流言地区之外没有的事情,也没必要发动军队,就我们在坐的这些人,也是能保护她的吧。”
“谦信……”
把我也带上这件事情,让我心里开心了不少。
“谢谢!”
看着低下头的我,谦信微微一笑。
他像是很满足的样子,目光再一次回到月亮上。
“——战争的话的确和满月的夜晚不相符合,但是如果对手是幽灵和妖怪的话,月夜行军也算不失风流。是从来都没有的经验啊,大家,不要犹豫地去做出发的准备。”
“……是!”
在场的除了谦信以外的武将们,都活跃起来回答道。
看着月亮的谦信的银发,就像是不存在的东西一样,看起来妖艳、美丽、高雅。


~~~~~~~~~~
在那后不久,夜晚的道路上——
理所当然的,街灯什么的是一个都没有的。
刚刚出城没有多久,周围就黑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在眼睛渐渐习惯以后,伴着清澈明亮的月光,渐渐看清楚了周围东西的轮廓。
在感觉慢慢变敏感以后,可以鸟的鸣叫声,小动物活动的声音。
“这么好像,这才是真的探险啊。”
走在我前面的兼续,声音好像变得急促起来。
不是害怕幽灵,只是如果大量领民被害的话就晚了。
正因为如此,为了揭开流言中的幽灵的真面目,以总大将谦信为中心,我们组列向领地边界的寺庙出发。
“没有想象的这么远,还有一点点,就可以看见寺庙了哦。”
景持手里拿着的火把,只把我们脚下一圈照亮了。
“哦,快要到了!那么谦虚大人,就让我柿崎景家作为先锋,为大家开路!”
景家高兴地向队列的前方进发。这是谦信在出城前为了夜晚而考虑的队形。
景持回应着景家“啊,景家是先锋的话,我就到后面当监视队吧。”
这么说着,走到了队伍后方。
“那么,我就是荷驮队了,景胜,你是枪队?”
兼续突然蹦到了我们的前面,在那回头看着景胜。
“嗯……是的。”
景胜现在大概很开心,尾巴一直摇着。
兼续一边说着“好了!配置完成。”一边笑着,然后看向了谦信和我。
“然后就是……谦信大人是本队,你就是特殊部队啦,拥有新的能力的部队,像铁炮队一样。不感觉很帅吗?”
“我也,能起到作用很开心。”
平时行军的时候,总是感觉“我没办法帮到大家什么”。所以像现在这样,即使是略带游玩性质,能起到作用也很高兴了。
在我干劲十足的时候,谦信特别细微地扬起了嘴角。
“啊……是啊,有紧急事态的时候就靠你了。”
“谦信……”
“但是,千万不要胡来。”
谦信那俯视着我的双眼在月光的映衬下变成了温柔的弓形。
“你今天晚上,我也希望是作为我的辅佐行动。如果流言中的妖怪的真面目,是太刀都打击不了的刚强之者的时候——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吗?”
“是!当然!”
我高兴的没有思考就用力地回答道。
(谦信,觉得也有我能起到作用的事情啊……)
当然这次的行军,和平常的以武力为主的行军不同。即使这样,我感觉到自己和上杉军的大家比平时更近一步走在了一起,肩上的担子也似乎轻了一点。

未完

 

掌中之珠 翻译1 ● 谦信● 景胜● 甘粕景持● 直江兼续● 柿崎景家
原作者:aijima_sena   试着翻译了一小段……看过全篇的表示我家真好真好真好 蓝色的天空中,漂浮着白色的云朵……这是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平静安稳的一天。 “想要借助,你的力量...
/谦信x你】戒酒 ● 想曲● 景胜
,点了点头,坐在了你的旁边。 片的沉默后,你打破了宁静:“景胜,你说,酒很好喝吗?” “我……不太擅长喝酒……”景胜有些小声得回答。 “啊……也是。总感觉他们大人就很喜欢喝酒,真是不懂。” 你说完像是...
/谦信x你】独占 ● 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呦,好久不见。” 你抬头,看见的是不太应该出现在城里的一个人。 “信……信玄先生!”你想放下手里的书册行礼,却被眼前的人接了过去。 “要把它们搬到哪里...
/谦信x你】三年 ● 想曲
一吻。 “三年了,我是怎么样的人,你也应当一清二楚。” 你静静听着身边的人慢慢道来,“不止是我,对家其他人也一样。你应当明白,大家早已离不开你。” “谦信先生……” 他把手指轻轻覆在你的嘴唇...
/谦信x你】想家 ● 谦信● 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你其实是想家的。   这点你清楚,家的人也清楚。   谦信也撞见过在房间里偷偷流泪时的你。   但是你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了。   你只知道从那以后,谦...
同人/景胜x你 癖好】 ● 景胜● 想曲
……以前,刚刚来的时候,你碰过兼续的耳朵……”景胜的声音逐渐变小。   啊……你记起来了,这是你刚刚来城不久的时候,和兼续打赌说自己可以一下子捏出100个饭团的事情。但是赌注想来想去也没什么想要的...
/谦信x你 生病】 ● 谦信● 景胜● 想曲
……大人……”   突然松了一口气。你还在城,身边的人还是谦信。   “饿了吗?”   你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谦信一边舀了一口粥底到你的嘴边,一边问:“是做什么梦了吗?”   谦信有注意到你...
/谦信x你】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谦信● 想曲● 景胜● 直江兼续
话让你突然反应过来。 你眼前的人是总大将,你是总大将的恋人。 而周围的人,还在期待一件事。 就是谦信的后代的问题…… “谦信……先生。” “嗯?” “如果真的和刚刚大夫说的一样……”你并没有想到...
/谦信x你】簪子 ● 想曲
簪子,情不自禁的在头笔画。 “最近看见你之前那个,旧了,以后可以用这个。” 的确,之前一直戴的那个还是你刚刚来神牙的时候自己去城外随便买的簪子,想来也是用了不少日子。 景胜见你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是怕...
诞生日 ● 景胜● 谦信
没什么胃口的,但是今天你觉得能把眼前的料理一扫而光。 “喜欢吗?” 景胜有些紧张地看着你,等待着你的回答。 “嗯!特别好吃!我很喜欢,谢谢景胜!” ,你被谦信叫去了他的房间。 和往常一样,他在那边独自...
/谦信x你】狡猾 ● 谦信● 想曲
的胸膛,感受到了似乎有些变得快速的心跳。   “真幸福啊……我。”他轻轻在你耳边说着。   “刚才,做了个美梦呢。”   “梦见了什么?”你问道。   “梦见你和我,在廊下观雪。”谦信调整了一下躺姿...
/谦信x你←景胜】像 ● 想曲
过睡意,闭了双眼。 “谦信先生……谦信先生……你要去哪里……” 啊……又来了,那个梦…… “谦信先生……不要走……” 你带着哭腔呼喊着。 “不要走。”你伸出了手,想拉住眼前的人。 啊,触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