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刻同人/上杉景胜x你 癖好】 ●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血● 戦ブラ● 上杉景胜● 战刻夜想曲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aijima_sena

 

景胜知道你喜欢他们的耳朵。

 

每次膝枕的时候,你总会摸着摸着手就停在了景胜的耳朵上,然后没有意识得轻轻捏着。

 

其实这有点难熬……

 

景胜是天生属于比较敏感的类型,还记得小时候被兼续无意间蹭了一下尾巴根他都能特别夸张得抖一下。

 

耳朵也是一样。

 

你是第一个摸到他耳朵的人,甚至还被默许“揉虐”他的耳朵。

 

“耳朵,真的那么好玩吗?”你习惯性的捏着景胜的耳朵,躺在大腿上的景胜这样问倒。

 

“是呢……感觉摸着触感很舒服,毛茸茸的。”你依旧没有停下手。

 

“嗯……我的耳朵是不是最舒服的?”

 

“嗯?”你们有反应过来。“最舒服?”

 

“兼续……以前,刚刚来的时候,你碰过兼续的耳朵……”景胜的声音逐渐变小。

 

啊……你记起来了,这是你刚刚来上杉城不久的时候,和兼续打赌说自己可以一下子捏出100个饭团的事情。但是赌注想来想去也没什么想要的,当时刚刚接触人狼充满了好奇,就想到了摸耳朵这件事情。

 

最后你得逞了。

 

“啊……那个啊……嗯……其实我都忘了怎么样了,因为就那一次嘛,而且我也不敢下手太重,哼哼。”

 

“是吗……那就……忘了吧……”

 

“嗯?景胜你说了什么吗?”你回忆着当时兼续狰狞的表情,笑出了声,没有听清景胜在说什么。

 

“没有……”景胜轻轻蹭了蹭你放在他头上的手,调整了一下自己头的位置。

 

“大概是……算是我的,有点特别的癖好?”你笑了笑,“景胜呢?景胜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吗?”

 

“特别的……癖好?”景胜顿了顿。

 

“比如说下雨天后空气的味道呀……晒过的被子里太阳的味道呀……嗯,还有就像我这种喜欢毛茸茸的触感!”

 

“嗯……”景胜陷入了沉默。

 

“啊,景胜不说也没关系的!”你打破了沉默,“毕竟不是谁都想过这种事情嘛。”

 

景胜还是没有回话。

 

“景胜?”你拍拍他的肩膀,“睡着了吗?”

 

“没有……”景胜微微摇了摇头,“我,想到了……喜欢的……但是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嗯?什么什么?告诉我吧,我不会和其他人说的。”

 

“嗯……”

 

你感觉到景胜的头微微离开了自己的大腿,但是下一秒,一个温热的触感留在了自己腿的表面。

 

“啾~”

 

景胜在你的大腿上,留下了轻轻一吻。

 

“景……景胜!”

 

你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抬高了几分音量。

 

“嘘~”景胜吧手指放在你的唇中央。

 

“不要让人家知道哦,我特别的,癖好。”

 

/谦信x】戒酒 ●
……” “让父亲突然离开这个常年陪伴他的东西,大概的确很难。” “唉……”明白,可是放弃。 “但是……”听见的叹气,继续道。 “我觉得,父亲现在是有在努力的,前几天,武田那边来的时候,宴会...
/谦信x 生病】 ● 谦信●
……谦信大。”   “啊,醒了吗?”谦信把手放在的额头。“恰好遇到送水,才知道病了。还难受吗?要不要喝水?”   “嗯……抱歉,让您亲自过来。”   谦信拿来放在一边的水,一手搂过的...
/谦信x】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谦信● ● 直江兼续
什么解决方法。 “即使那样,也不会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谦信揉了揉的肩膀。 “忘了吗?我有孩子,家的继承人。” “谦信……先生……” “这件事,不用在意。”他把圈在自己的怀里。 “遇到...
の陣 掌中之珠 翻译1 ● 谦信● ● 甘粕持● 直江兼续● 柿崎
的力量,军本身已经接受了我的事实。 ……然后到了现在,我能和他们席,一吃着晚饭。 能过这样的生活,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说起来,谦信大。” 响亮的声音说着话的是直江兼续。 淡茶色的头发...
/谦信x】像 ●
,也毕然是了解自己的。 这么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大人真是越来越像谦信大人了。“ 最近,身边很多都会这样说。 原本只把它当作恭维的话语。 “或许……是真的。” “连也觉得,我越来越...
诞生日 ● 谦信
……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 “嗯……”沉思了一会,“啊!可以喝酒吧……” “喝酒……” 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点了点头。 “那的生日,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生日?自己到这个世界时的日子,嗯...
/谦信x】独占 ●
原作者:aijima_sena   “呦,好久不见。” 抬头,看见的是不太应该出现在城里的一个。 “信……信玄先生!”放下手里的书册行礼,却被眼前的接了过去。 “要把它们搬到哪里...
/谦信x】三年 ●
……”转身向他道谢,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是兼续一贯的风格。   谦信其实不太擅长去太多的地方。 一次两个去镇,应该还是来神牙没多久的时候。还记得那次谦信少有的露出了有些烦躁的...
/谦信x】簪子 ●
簪子,情不自禁的在头笔画。 “最近看见之前那个,旧了,以后可以用这个。” 的确,之前一直戴的那个还是刚刚来神牙的时候自己去城外随便买的簪子,来也是用了不少日子。 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是怕...
の陣 中文翻译2 ●
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这里面的一个军的后继者——身上。 “是如何的?” 被谦信指名问到后,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听着的,若无其事地抬起了头。 “我……” 和谦信...
/谦信x家 ● 谦信●
原作者:aijima_sena   其实是家的。   这点清楚,家的也清楚。   谦信也撞见过在房间里偷偷流泪时的。   但是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了。   只知道从那以后,谦...
/谦信x】醉态 ● 谦信●
今天却和以往不太一样。 “谦信先生,到房间了哟!” 家和持把谦信搀回他的房间后就让他们离开了,两个明天一早上还要出城,自然不能再麻烦他们。 “嗯……”谦信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回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