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刻/上杉谦信x你 生病】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上杉谦信● 上杉景胜● 战刻夜想曲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aijima_sena

 

又是半年前写到一半的文章把它填了。

今天我也在虐景胜小天使

——————————————————————

 

所以说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前一天还在为了反驳兼续,说自己已经几年没有伤风感冒过了,身体不要太结实。结果今天早上醒来你就感觉到了喉咙的异样。

 

“啊,啊……啊……”你试着发出声音,却发现发声的同时伴随着喉咙那传来的疼痛。

 

的确感冒了。

 

正值换季之时,前两天突然的降温的确让你有些措手不及。还没准备好秋衣的你,就穿着那件短袖在城里晃荡着。虽然被谦信发现后受了很久的教育。

 

大概是那个时候着凉了。

 

你想起来洗漱,却不知何时又睡了过去。

 

再一次睁眼已经是正午时分了。

 

你似乎在梦里听见了景胜的声音。拼命睁开眼,门外的确有个人影。

 

“景胜?”

 

你用沙哑的声音喊着门外的人。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吗?”景胜还不敢拉开门,“早上没有看见你,有点担心。”

 

“抱歉,我好像感冒了,今天可能不能帮你们了……”

 

“感冒?……”景胜停顿了一下,“我能打开门嘛?”

 

“啊,没事哦。”你拼命咽着口水,喉咙又干又疼。

 

景胜拉开门,看见的是比平时脸色苍白了不少的你。

 

“快躺下!”看见想撑起身子的你,景胜把你按回了被窝里。

 

“只是感冒,没事的,我就去倒点水喝。”你觉得自己快被渴死了。

 

“我给你去倒,你好好睡着。”景胜说着就起身往门外走。

 

是不是你的错觉?今天的景胜似乎比平时强硬了一些。

 

“嗯……那就麻烦景胜了。”

 

大概是很久没生过病了,难得一次的感冒似乎有些严重。没过几分钟,你又昏昏欲睡。

 

 

“有点烫,”不知道过了多久,你感受到额头上的一阵冰凉。

 

嗯……好舒服

 

“兼续,去请一下医生。”

 

嗯?是景胜嘛?但是又似乎不是……

 

你睁开眼,看见的是坐在自己身边的谦信。

 

“谦……谦信大人。”

 

“啊,醒了吗?”谦信把手放在你的额头上。“恰好遇到景胜给你送水,才知道你病了。还难受吗?要不要喝水?”

 

“嗯……抱歉,让您亲自过来。”

 

谦信拿来放在一边的水,一手搂过你的肩膀把你撑起来。

 

“啊,我自己来就好……”你想从他的手里接过碗。

 

“今天就依赖我一下吧。”

 

谦信没有把碗递给你,而是把勺子递到你的嘴边。

 

你有些不好意思得张开嘴。

 

“抱歉谦信大人,就一个感冒居然麻烦到您了。”

 

“是我自己想做的。”谦信放下手中的碗,把手贴在你的额头上。

 

“体温很高,应该是发烧了,兼续现在去叫医生了,等一下让医生开副药。”

 

“嗯,谢谢。”

 

“抱歉,”谦信露出了有些懊悔的表情。“居然在我身边让你生病了。想睡的话就睡吧,我暂时就在这里。”

 

你有些无力的点了点头,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你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回到了现代。

 

躺在家里软软的床上。隐隐约约有好闻的味道传了过来。但是总觉得缺了什么。

 

 

“谦信大人,新煮的粥送过来了。”

 

“嗯,辛苦了。”

 

 

你缓缓睁开眼睛,看的是烛光下的熟悉脸庞。

 

“谦信……大人……”

 

突然松了一口气。你还在上杉城,身边的人还是谦信。

 

“饿了吗?”

 

你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谦信一边舀了一口粥底到你的嘴边,一边问:“是做什么梦了吗?”

 

谦信有注意到你眼神中的异样。

 

“嗯,梦见我回去了。”回到了现代。后半句话你没有说出来。

 

你知道的,谦信虽然从没有说过,都是他一直在担心,突然有一天你就消失不见。

 

“嗯?”你感觉到谦信的稍稍停顿。

 

“但是果然还是这里最好啦!”你一口吞下了勺子里的粥,一边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你啊……”谦信看着你的傻笑,自己也笑了起来,有些温暖的手覆在你的头上,轻轻抚摸着。

 

“大家真的都对我太好了。”你又喝了一口谦信递过来的粥。

 

“景胜也是,还有景持先生和景家先生也是,兼续虽然有点毒舌,但是其实也一直在帮我呢。”谦信没有说话,默默地听你讲着。

 

“今天也是,明明只是个发烧,大家都为我做这做那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哈哈”

 

“啊,还有谦信大人……到现在还在陪我,真的太不好意思了,你看我也没什么事了,谦信大人也快回去休息吧,被传染了就不好了。”

 

你喝掉了最后一口粥,想送谦信出门。

 

“今晚,留在这不行吗?”

 

你怀疑自己发烧发的出现了幻觉。

 

“嗯?谦信大人在说什么?”

 

“今晚,我留在这里,照顾你。”

 

“诶?”你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但是我发烧了……”

 

“哈哈,”谦信突然笑出了声,“你在想什么?”

 

“嗯?”

 

谦信摸了摸你的脸,“我可不会乘人之危。”

 

你后知后觉,脸变得通红:“我我我,我没有想!”

 

谦信笑了笑,慢慢靠近你,在你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今晚就靠这个来忍耐一下。”

 

你闭上眼睛,感受着身边人的温度,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安心。

 

谦信一把把你抱在怀里,你深吸一口气,蹭了蹭。

 

“最近一直在忙,没能陪着你,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没事的。”

 

“让你生病了,对不起。”

 

“是我自己不注意,和谦信大人没关系。”

 

“今晚我就在这里,安安心心休息吧。”

 

“嗯,谢谢谦信大人。”

 

你躺在谦信的怀里,感受着他轻轻地抚摸着你的背,渐渐倦意袭来。

 

 

谦信是在第二天一早走出你的房门的。

 

你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正午了,自然没能看见谦信。

 

身体似乎好了许多,刚刚想伸一个懒腰,就听见了敲门声。

 

“是我,景胜。”

 

“啊,景胜,请进。”

 

你快速整理好衣物,坐了起来。

 

“父亲让我给你送药。”,景胜把盛着药的碗端到了你的身边。你刚刚想接过,却发现他正拿着汤勺往你嘴边靠近。

 

“诶?景胜?”

 

你往后倾了一下。

 

“嗯?”

 

景胜看起来有点疑惑。

 

“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你想接过景胜手里的汤勺,却被他躲开了。

 

“父亲可以,我不行吗?”

 

你没想到景胜会说这句话。

 

“那个……景胜……”

 

“果然是真的吗?”眼前的景胜突然紧紧盯着你,“果然是,和父亲……”

 

“景胜?”你感觉有点不妙。

 

“我知道的……你和父亲……的关系。”他突然别开了眼睛。

 

“昨晚,也在一起吧。”

 

“!”

 

“我看见了……今早父亲是从你的房间里出来的。”

 

“那个,景胜,你听我说。”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不用解释的,我知道的,我一直知道的……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对不起……”到头来你只说出了这一句话。

 

“嗯……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我看得出来。”景胜摇了摇头,扯出了一丝微笑“父亲也,很幸福。” 

 

“和我不一样,父亲很强大,能够保护你,能够给你幸福……我知道的。”景胜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把药碗递给了你。“快喝了吧,凉了就不好了。”

 

你接过药碗,默默地把药一饮而尽。

 

“但是我,会加油的。”景胜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你。

 

“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像父亲一样强大。”

 

“景胜……”

 

“所以,不要走,一直留在上杉城,好吗?”

 

“嗯……”

 

这天夜晚,谦信还是来到了你的房间里。

 

“白天,景胜来送药了?”

 

他看着窗外的月亮,问道。

 

“嗯……”

 

“发生什么了?”

 

“他说他知道了。”

 

“哦。”

 

谦信并没有多说什么,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知道不好吗?”沉默许久,谦信终于开口道。

 

“嗯?”

 

“你似乎不太希望景胜知道的样子。”

 

“因为……”因为什么,你也没有找到理由。

 

“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因为他喜欢你?因为比起和我在一起,和同龄的景胜一起似乎更加轻松?”

 

你没有想到有一天谦信会用有些焦急的语气说出这些话。

 

“抱歉,”谦信在你回答他之前,先开了口,“是我心急了,我不该说这些的。”

 

“没关系,”你摇了摇头,“我喜欢的是谦信大人,一直是。”

 

谦信看着你,没有说话。

 

“这是不会改变的,就算是景胜,也不能改变。”你用尽力气说道。

 

“所以,请不要担心,我不会离开这里,更不会离开谦信大人!我……”

 

话还没有说完,你的嘴已经被眼前的人堵住。

 

“唔……谦……谦信大人?“

 

“够了。”

 

他放开了你的嘴唇。

 

“对不起,没想到我那么容易动摇。”

 

他再一次覆上你的唇。

 

“谦……谦信大人。”

 

眼前的人亲吻着你的额头,亲吻着你的眼,亲吻着你的鼻,似乎是在确认着什么……

 

“看来,病也好了呢。”

 

他笑了笑。

 

“嗯……大概。”你害羞的不敢看他。

 

“那么,”他把你压倒在被褥上

“连着昨晚的份……一起……”

 

“看来我也得了不得了的病呢……”

/x】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 直江兼续
什么解决方法。 “即使那样,也不会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揉了揉的肩膀。 “忘了吗?我有孩子,家的继承人。” “……先生……” “这件事,不用在意。”他把圈在自己的怀里。 “遇到...
/x】戒酒 ●
地问道。 “啊……”思考了下措辞,“先生,不是很喜欢喝酒嘛,今天晚上也喝了很多……” “嗯……”在一边倾听着。 “饮酒过量是会损伤身体的,我不先生那么早……啊不是,我不先生身体...
/x】独占 ●
的样子。” “哈哈。”   “先生,”不知道他在他怀里呆了多久,突然起来,“先生和武田他们还有公务吧!” “不碍事,”摇了摇头,“他们都在,会处理好的。” “哇……”不禁感叹...
/x】三年 ●
……”转身向他道谢,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是兼续一贯的风格。   其实不太擅长去人太多的地方。 一次两个人去镇,应该还是来神牙没多久的时候。还记得那次少有的露出了有些烦躁的...
の陣 掌中之珠 翻译1 ● ● 甘粕持● 直江兼续● 柿崎
,一身凛然正气。 将妖怪打倒,右手拿着修长而又发着光的刀的姿态,犹如与一阵风一同出现的军神。 ——虽然……有点可怕,但是好漂亮…… 即使是不合时宜的想法,但是我当时的确是这么的。 他的名字,是...
/x】像 ●
,也毕然是了解自己的。 这么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大人真是越来越像大人了。“ 最近,身边很多人都会这样说。 原本只把它当作恭维的话语。 “或许……是真的。” “连也觉得,我越来越...
/x家 ●
原作者:aijima_sena   其实是家的。   这点清楚,家的人也清楚。   也撞见过在房间里偷偷流泪时的。   但是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了。   只知道从那以后,...
/x】簪子 ●
不用这样。” “先生……对”没等说完,他先把食指放在了的唇。 “白天是我不对。”先一步道歉,“我没有顾及的感受,对不起。” “……先生……” “也想必是出于好意。”他看向了戴...
诞生日 ●
没什么胃口的,但是今天觉得能把眼前的料理一扫而光。 “喜欢吗?” 有些紧张地看着,等待着的回答。 “嗯!特别好吃!我很喜欢,谢谢!” 叫去了他的房间。 和往常一样,他在那边独自...
/x】醉态 ●
今天却和以往不太一样。 “先生,到房间了哟!” 家和持把搀回他的房间后就让他们离开了,两个人明天一早上还要出城,自然不能再麻烦他们。 “嗯……”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回复着...
/x】狡猾 ●
通红。   “哦呀,怎么了?脸这么红?”像是故意逗一般。   “大人!太狡猾了!”   要脱离他的怀抱,却被他拥得更紧。   “事到如今还在害羞什么。”   他轻轻抚摸着的头,靠在他...
同人/x 癖好】 ●
……以前,刚刚来的时候,碰过兼续的耳朵……”的声音逐渐变小。   啊……记起来了,这是刚刚来城不久的时候,和兼续打赌说自己可以一下子捏出100个饭团的事情。但是赌注想来去也没什么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