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刻/上杉谦信x你】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上杉谦信● 战刻夜想曲● 上杉景胜● 直江兼续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aijima_sena

 

即使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你也逃不过例假的“袭击”

这几天就因为这每个月的惯例,你被谦信“剥夺”了干活的权利。托他的福小腹倒是早就没有了不适,只是你只能你无聊的坐在走廊下,看着景胜和兼续在那边锻炼。

正在看得发呆的时候,景胜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坐在了你身边。

“啊,景胜,辛苦了。”你把准备好的水杯递给他。

“谦信大人不是让你不要干活了吗,真是的。”一边的兼续虽然带着抱怨的语气但也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只是倒个水而已。”

“你还记得上次怎么和我说的吗?‘只是搬几本书而已’,结果呢?先不说谦信大人,景胜那眼神差点没把我杀了。”

“兼续,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一下子太紧张了……”

景胜说完转头看着你,“今天的气色……很好……”

 

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

前一天晚上,因为疼痛你几乎两个晚上没有睡好,白天也因为没什么食欲就没怎么进食。

最终,在和兼续把仓库里的书搬到书房的时候。你突然感觉到眼前一片黑暗。

再一次回神过来,你已经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啊……你醒了……太好了……”

坐在旁边的景胜第一个反应过来。

“诶……景胜?我怎么了?”

“你晕倒了。”坐在另一边的谦信回答道,“已经请大夫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需要好好休息,还有,好好吃饭。”

谦信使了个颜色,没过一会,兼续就端来了热气腾腾的粥。

谦信似乎想要拿起碗喂你,但是你突然想起了兼续和景胜的存在,用眼神开始了和谦信的交流。

“时候不早了,景胜,兼续,退下吧。”谦信很快明白了你的意思。

“是……”“遵命。”

随着两个人的离开,你慢慢坐了起来,对谦信道歉:“对不起,谦信先生……那个,我自己不太注意。”

谦信摇了摇头,用手顺了顺你那有些凌乱的头发。

“我知道你这几天身体状况特殊。虽然我对这了解得不详细,但也是略知一二。”

“谦信……先生……”

“曾经听你说过未来有药物能缓解这种不适。然而这个时代,还没有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药物,对不起。”

“啊……谦信先生不用道歉的。”

“方才,我和景胜兼续也有传达,接下来每个月的这个时期,不会让你做任何工作。”

“诶?”

“还有,大夫说你缺少睡眠,其实晕倒只是一瞬间,后面只是睡着了。”

你难以相信自己居然是睡着了,刚刚想道歉,谦信却接着说:“所以,以后不舒服的时候,我会陪在你的身边,一直到你睡着的。”

“谦信先生,真的不用那么大费周章……”

谦信微笑着摇了摇头,往你身边坐了点。

“是不是用什么热的东西敷在小腹上比较好……失礼。”他突然把自己的手覆在了你的小腹上。

“好暖……”

人狼的体温比人类高,这的确让你感觉到舒适了不少。

“那一晚上都敷着就好。”谦信换了个姿势,把你圈在了自己怀里,手却依旧覆在那个地方……

“谢谢……谦信先生……”

的确,在那之后,除非谦信有事外出,几乎天都这样伴你入睡,虽然这点很感谢他,只是,他的举动还不止这些……

 

“脸,怎么红了……”

景胜的话把你拉回现实。

“诶?什么?”

“景胜,别管她了,肯定又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情。”兼续仿佛早就看透了你一样,拿起放茶杯的托盘,把自己和景胜的空杯子收拾好准备拿去厨房。

“啊,兼续,这种事我来就好了。”你刚刚想接过,景胜拉住了你,“让兼续做就好了。”

“你就好好在这里晒太阳吧。”兼续拍了拍你的肩膀,往厨房走去。

兼续走后,你和景胜坐在走廊下,有一句没一句得聊着。

“哼哼,兼续虽然这样,是个好人呢。”

“如果你当面和他讲的话,他大概会很高兴。”

“嗯……那还是算了吧。”虽然感觉他会露出很有趣的表情,但你还是打消了念头。

“父亲……”,景胜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父亲……大概也不太希望你对兼续说这些。”

“嗯?”你一下子有些没听明白。

“两个月前,你晕倒的那天,兼续其实异常着急。”景胜低着头有些小声得说着。

“啊……毕竟是和他一起的时候晕倒的,怕谦信先生怪罪吧,哈哈。”

“我觉得……不止是因为这个……”景胜抬起头看着你,想继续说什么一样。

“嗯?”

“没……没什么。”景胜说着站了起来,“我还有一些公务要处理,抱歉,不能陪你了。”

“嗯,没关系,我再坐一会也回房间里了。”

“嗯……再见……。”

你向景胜挥了挥手,他露出了一向温柔的表情,转身离开。

从景胜的只言片语里,你其实些许明白了一点事情。想起来晕倒的那天,你其实也听见了一个声音拼命喊着自己的名字。

“啊……”你摇了摇头,准备回房休息会儿。

“你在这里啊。”在走廊的转弯处,你碰到了谦信。

“身体怎么样?”

“托谦信先生的福,很好!”

谦信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那就好。”他轻轻揉了揉你的头,“我正要去见之前说的大夫,拜托他给你开的药似乎已经带来了,虽然可能不能完全消除,但应该能够缓解你的不适。”

“啊,谢谢谦信先生。”

“正好,你也一起来。”

你已经受了这位大夫的多次照顾,他也明白你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包括这次。

“因为这类问题很少碰到,所以这次花了长时间准备了这副药,还请见谅。”

“不,没关系,您费心了。”你还没太习惯他们的礼仪。

“不敢当,能为您问诊是我的荣幸。”

“只是,谦信大人,不知能否让老夫多嘴一句。”

“但说无妨。”

然而大夫却没有马上开口的样子,看了看周围的侍从。

谦信明白了他的意思,带着有些严肃的表情,吩咐道:“你们先退下。”

侍从们包括在一边的兼续都陆续退下,待房间里只剩三人,大夫才慢慢开口。

“小姐的身子,与其他人有些不同,包括这次,虽然不是绝对的,但恐怕,会影响到子嗣的……”

“子……子嗣?”还没等人说完,你带着出乎自己想象的声音说喊了这两个字。

“请……还请息怒。”

大夫显然被你吓了一跳,可能是怕惹到了你,不敢抬头。

旁边的谦信轻轻拍了拍你的背,握住了你的手。

“明白了,你先退下吧。”

“是。”

直到房间里只剩下你们两个人,你还没有缓过神。

“怎么了?”

谦信把你搂在怀里。

“不……那个,怎么说呢……有点冲击,啊不,就是……”

“哼哼。”他把自己的食指覆在你的唇上,“原来你也会露出这种表情。”

你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你只知道现在的你心里非常混乱。

大夫的话让你突然反应过来。

你眼前的人是上杉总大将,你是总大将的恋人。

而周围的人,还在期待一件事。

就是谦信的后代的问题……

“谦信……先生。”

“嗯?”

“如果真的和刚刚大夫说的一样……”你并没有想到什么解决方法。

“即使那样,也不会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谦信揉了揉你的肩膀。

“忘了吗?我有孩子,景胜是上杉家的继承人。”

“谦信……先生……”

“这件事,不用在意。”他把你圈在自己的怀里。

“遇到你之前,我原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打算。”谦信看着窗外的月亮,稍微眯着眼睛说道。

“诶?”

“所以,现在这样就好。”他收回视线,看着怀里的你,“景胜很优秀,不是吗?”

“谦信……先生……”

你伸出手臂围住他的脖子,顺势抱住了他。

“哦呀,真是主动呢。”

他把你的脸颊上覆着的发丝撩开,把它们夹在你的耳后。

“今天,就靠这个充饥好了。”

下一秒,他那有些温热的唇覆在了你的唇上。

 

“喂,”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你拿着自己做的饭团,坐在走廊下,准备给景胜和兼续补充能量。

“啊,兼续,辛苦了。”你把饭团递给他。

“谢了,”他接过饭团,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些什么。

“嗯?有什么事吗?”

“啊,”兼续挠了挠头,“那个,药,有在好好喝吗?”

“啊!有哦,谢谢关心。”

“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谦信大人。”兼续把眼睛瞥向一边,自言自语一样地说道。

“诶?”

“那个,什么,我虽然在门外,但是听见了大夫说的事情。”

“啊……这样啊……诶!?”

“喂!干嘛一惊一乍的。”兼续被你喊得向后推了一步。

你捂住自己的嘴,小声说道:“偷听不好吧!”

“是你自己叫的太大声了好吗!”

“唔……”你被噎得说不出话。

“但是,挺好的不是吗。”兼续坐在你的身边。

“像现在这样能和谦信大人在一起,挺好的不是吗。”

他的表情仿佛像说出了自己一生都不会说的话那般纠结。

“哼哼,是呢。”你喝了口手里的茶。

“感觉,今天的兼续一点也不像兼续呢。”

“你好烦。”

“啊,原来的兼续回来了。”

“你……”

“但是,谢谢啦,兼续。”

“所以说你好烦。”

“哼哼。”

你没有再说什么,放下杯子,拿起饭团,给一边的景胜送去。

“谢谢啦”

你仿佛听见了兼续的声音,但是转身,却发现已经转身离开。

“我才是,谢谢。”

 

の陣 掌中之珠 翻译1 ● ● 甘粕持● ● 柿崎
的力量,军本身已经接受了我的事实。 ……然后到了现在,我能和他们同席,一同吃着晚饭。 能过这样的生活,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说起来,大人。” 响亮的声音说着话的是。 淡茶色的头发...
/x 生病】 ●
。     “有点烫,”不知道过了多久,感受到额头的一阵冰凉。   嗯……好舒服   “,去请一下医生。”   嗯?是嘛?但是又似乎不是……   睁开眼,看见的是坐在自己身边的。   “...
/x】三年 ●
……”转身向他道谢,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是一贯的风格。   其实不太擅长去人太多的地方。 一次两个人去镇,应该还是来神牙没多久的时候。还记得那次少有的露出了有些烦躁的...
/x】戒酒 ●
地问道。 “啊……”思考了下措辞,“先生,不是很喜欢喝酒嘛,今天晚上也喝了很多……” “嗯……”在一边倾听着。 “饮酒过量是会损伤身体的,我不先生那么早……啊不是,我不先生身体...
/x】像 ●
一起出去了。” “啊!”最近公务繁忙,你们两个的确很久没有出去散过心了,“谢谢先生,我很期待。” “嗯。”身边的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喂,。” 另一边,叫住了往城外走去的...
/x】独占 ●
的样子。” “哈哈。”   “先生,”不知道他在他怀里呆了多久,突然起来,“先生和武田他们还有公务吧!” “不碍事,”摇了摇头,“他们都在,会处理好的。” “哇……”不禁感叹...
/x家 ●
原作者:aijima_sena   其实是家的。   这点清楚,家的人也清楚。   也撞见过在房间里偷偷流泪时的。   但是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了。   只知道从那以后,...
/x】簪子 ●
不用这样。” “先生……对”没等说完,他先把食指放在了的唇。 “白天是我不对。”先一步道歉,“我没有顾及的感受,对不起。” “……先生……” “也想必是出于好意。”他看向了戴...
诞生日 ●
没什么胃口的,但是今天觉得能把眼前的料理一扫而光。 “喜欢吗?” 有些紧张地看着,等待着的回答。 “嗯!特别好吃!我很喜欢,谢谢!” 叫去了他的房间。 和往常一样,他在那边独自...
同人/x 癖好】 ●
……以前,刚刚来的时候,碰过的耳朵……”的声音逐渐变小。   啊……记起来了,这是刚刚来城不久的时候,和打赌说自己可以一下子捏出100个饭团的事情。但是赌注想来去也没什么要的...
/x】醉态 ●
今天却和以往不太一样。 “先生,到房间了哟!” 家和持把搀回他的房间后就让他们离开了,两个人明天一早上还要出城,自然不能再麻烦他们。 “嗯……”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回复着...
/x】狡猾 ●
通红。   “哦呀,怎么了?脸这么红?”像是故意逗一般。   “大人!太狡猾了!”   要脱离他的怀抱,却被他拥得更紧。   “事到如今还在害羞什么。”   他轻轻抚摸着的头,靠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