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刻/上杉谦信x你】簪子 ● 戦ブラ●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想曲

sodasinei 2020-10-18

原作者:aijima_sena

 

“这个,送给你。”

从城外回来的景胜,递给你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诶?”

你接过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是一支带着樱花装饰的簪子。

“哇,好漂亮。 ”你拿起簪子,情不自禁的在头上笔画。

“最近看见你之前那个,旧了,以后可以用这个。”

的确,之前一直戴的那个还是你刚刚来神牙的时候自己去城外随便买的簪子,想来也是用了不少日子。

景胜见你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是怕你不收下,急忙补充道:“这个,不贵……”

你把手里的空盒子放在一边,把簪子待在头上:“怎么样?”

“嗯,好看。”

“哼哼,谢谢景胜,那我就不客气得收下了。”

看见你收下簪子,景胜仿佛轻松了一些,笑着和你道了别。 

到底还是女生,收到新的饰品,心情也变得更好了我,你嘴里轻轻哼着曲调,准备端茶给谦信送去。

“嗯?等一下……”

送完茶,刚刚准备出门,你突然被谦信叫住。

“嗯?怎么了么谦虚先生?”

“簪子,新买的?”

“啊,您说这个!”你摸了摸簪子,“这是景胜刚刚送的,说我之前用的旧了,就买了这个。”

“哦?”谦信的眼睛稍微眯起。

“没记错的话,之前,我也给你过一个,怎么不见的你用。”

“啊……那个……”

你当然记得那个看起来就很昂贵的簪子,那可是你至今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饰品,更何况是谦信送给你的。的确,除了重要场合以外,你几乎没有戴过它。

“啊,算了,我还有事情要忙,你也出去吧。”

谦信少有的打断了你,低头继续处理起公务。

“啊,好的。”

你有些失落得走出了书房,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只好往庭院走去。

“哦呀,好久不见。”

坐在院子里和你打招呼的是之前一直在外办事的景持。

“景持先生!您回来了呀。”你往景持方向跑去。

“嗯,方才向谦信大人报告完毕,就想着在这里小憩一下。”

“啊!辛苦你了景持先生,我给你去准备茶水。”

“不麻烦了。”景持叫住了转身向厨房走去的你,“比起这个,刚刚似乎看见你在叹气,发生什么了吗?”

“啊……”

“哦?看来我没有猜错?”

“那个,我好像惹谦信先生,生气了。”

你低着头,抿了抿嘴。

“嗯?突然怎么了?谦信大人应当不会生你的气啊。”

“啊……那个,景胜送我了这个簪子……谦信先生看见了,问我他以前送的那个为什么不戴……然后就突然让我出来了……”

“哦呀,这可真是生气了呢。”

听见景持的感叹,你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景持先生!您最了解谦信先生了!帮我想想法子……!”

似乎是见到你有些困扰的样子,景持的确想要帮,在他的示意下你在他对面坐下,“简单的说,谦信大人就是嫉妒了。”

“是……”你点了点头

“您只要解开他的嫉妒,就好了。”

“明白是明白……但是景胜特意给我买来的簪子,不戴,景胜会不开心吧……”

“戴了谦信大人会不开心哦。”

“啊……”

你明白谦信有的时候显露出来的独占欲,突然有点不知如何应对。

“我知道您对景胜是像朋友一样的感情,但是谦信大人,就算明白,大概也没有完全接受。”

“我明明解释过好几次……”

“嗯……毕竟是男人嘛。”

看着从刚刚开始就嘴角渐渐上扬的景持,你突然有些害怕:“那个……景持先生,怎么感觉这个表情,有点吓人呢……”

“哦?那可真是失礼了。”景持虽然怎么回答,却没有收敛表情,“我有个法子?不知是否可以作为参考?”

“务必让我听一下!”

景持笑了笑,仿佛要说什么机密一般,示意你靠近一些,开始阐述起他的建议。

…………

夜深,你有些紧张得坐在房间里,和平时不同,今晚的你,没有把头发放下,而是和白天一样挽起,只是簪子,变成了另外一支。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逐渐接近,你心跳也慢慢加速起来。

“谦……谦信先生。”你难得的口吃。

“嗯?”

“那个……还在生气吗?”你有些不敢看他的表情

“哦?”

“那个……”你抬头,发现他也没有看向你,“白天……”

“啊……”眼前的人终于把目光移了过来,但是下一秒,你看见了他些许睁大的眼睛。

“你……”

你不止发型和平时不同,寝衣也故意穿得比较散乱,只隐藏了小部分的肌肤。

“那个……”你羞耻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前的人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一边脱下外衣,一边大步向你走来。

你想象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闭上了眼睛。

然而下一秒,你感受到的却是谦信把他的衣服,披在了你的身上。

“诶?”

你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人有些严肃的表情。

“咳……”他清了一下嗓子,坐在你身边,把你搂在怀里,“你不用这样。”

“谦信先生……对”没等你说完,他先把食指放在了你的唇上。

“白天是我不对。”谦信先一步道歉,“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对不起。”

“谦信……先生……”

“景胜也想必是出于好意。”他看向了你戴的簪子,轻轻抚摸了一下,“不过,还是这个比较适合你。”

他果然还没有完全释怀。

“哼哼。”你不再紧张,向谦信解释,“我很喜欢,所以才想好好珍藏着。”

“我说过,让你戴,这个簪子才会更加幸福,才会更有价值。”谦信轻轻把簪子摘下,放到你的手里。

“话虽如此……”你看着手中的簪子,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或许觉得它有些昂贵,平时不舍得使用它,但是这些终究是身外之物,无需太过在意。”

你知道谦信想表达的意思,你珍惜它的原因,不止这些。

“不,是因为……”你沉默了一下,“是因为这是谦信大人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你有些小声得解释道,“也是谦信大人教我带上的簪子……”

话音落下,身边的人似乎有些惊讶,很明显得静止了一下,随后,他把手放在你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

“抱歉,我果然还没有完全了解你。”

“诶?”

“对不起,向你发脾气。”他又一次向你道歉。

“谦信先生也没什么错。”

“我竟然因为这些事,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谦信从你手中接过簪子,起身,把它轻轻放在一边的盒子里收好,转身回到你身边。

“景胜送的,也很适合你,和这支比起来,毫不逊色。”

他看着你有些迷茫的表情笑了笑。

“刚才,是我的一己私欲了。” 他用手指把你有些散乱的头发整理好,把你圈在怀里。

“没想到谦信先生,会有这一面呢。”

“毕竟在你的面前,我也只是个普通的男人。”

他的头轻轻靠在你的肩膀上,嘴唇断断续续触碰着你的脖子,让你感到一丝酥麻。

“话说回来。”他把披在你身上的衣服稍微往下拉了点,露出了你的半个胸脯,“这个有些拙劣的……嗯……道歉方法?是谁给你出的主意?”

“诶?那个……这个……”你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卖景持,“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哦?你何时如此大胆了?”

他嘴角越发上扬,却没有停止把自己的外衣往你身上脱去。

“那个,其实我一直那么大胆的…!”

“哦?”他轻轻咬了一下你的耳垂。

“呀!”你想脱离谦信的怀抱,却被他紧紧圈住。

“那我必须得给想出这个法子的大胆的你一些奖励。”

“诶?”你转头看向他,迎来的却是深深一吻。

 

“虽然拙劣,但我很喜欢。”

/x】戒酒 ● 景胜
”,这句话在原来的世界有所耳闻,先不管“一期荣华一杯酒”,不希望在这个世界,他也是“四十九年”。 “先生,虽然可能有点啰嗦,我还是说饮酒过量会损伤身体。您每天都喝那么多,我很担心。” “啊...
/x】独占 ●
。 “怎么了?”他有些疑惑地看着。 “真的是先生么?”假装要脱离他的怀抱,“不会是谁假扮的吧。” “不是假的,”反而把抱的更紧,   “是只有能看见的,。”...
/x】三年 ●
……”转身向他道谢,却发现他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是兼续一贯的风格。   其实不太擅长去人太多的地方。 一次两个人去镇,应该还是来神牙没多久的时候。还记得那次少有的露出了有些烦躁的...
/x家 ●
原作者:aijima_sena   其实是家的。   这点清楚,家的人也清楚。   也撞见过在房间里偷偷流泪时的。   但是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了。   只知道从那以后,...
/x 生病】 ● 景胜●
一个感冒居然麻烦到您了。”   “是我自己做的。”放下手中的碗,把手贴在的额头。   “体温很高,应该是发烧了,兼续现在去叫医生了,等一下让医生开副药。”   “嗯,谢谢。”   “抱歉...
/x】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景胜● 直江兼续
话让突然反应过来。 眼前的人是总大将,是总大将的恋人。 而周围的人,还在期待一件事。 就是的后代的问题…… “……先生。” “嗯?” “如果真的和刚刚大夫说的一样……”并没有想到...
/x】狡猾 ●
通红。   “哦呀,怎么了?脸这么红?”像是故意逗一般。   “大人!太狡猾了!”   要脱离他的怀抱,却被他拥得更紧。   “事到如今还在害羞什么。”   他轻轻抚摸着的头,靠在他...
/x景胜】像 ●
过睡意,闭了双眼。 “先生……先生……要去哪里……” 啊……又来了,那个梦…… “先生……不要走……” 带着哭腔呼喊着。 “不要走。”伸出了手,拉住眼前的人。 啊,触碰到了...
/x】醉态 ●
到底是不是。 “嘴……”他的手突然伸向的脸,手指停留在的嘴唇,有意无意的抚摸着。 “的……嘴唇……柔软…………” “先……唔…………” 他趁半张着嘴的时候覆的唇,残留的酒香瞬间...
の陣 掌中之珠 翻译1 ● 景胜● 甘粕景持● 直江兼续● 柿崎景家
,一身凛然正气。 将妖怪打倒,右手拿着修长而又发着光的刀的姿态,犹如与一阵风一同出现的军神。 ——虽然……有点可怕,但是好漂亮…… 即使是不合时宜的想法,但是我当时的确是这么的。 他的名字,是...
诞生日 ● 景胜●
没什么胃口的,但是今天觉得能把眼前的料理一扫而光。 “喜欢吗?” 景胜有些紧张地看着,等待着的回答。 “嗯!特别好吃!我很喜欢,谢谢景胜!” 叫去了他的房间。 和往常一样,他在那边独自...
同人/景胜x 癖好】 ● 景胜●
……以前,刚刚来的时候,碰过兼续的耳朵……”景胜的声音逐渐变小。   啊……记起来了,这是刚刚来城不久的时候,和兼续打赌说自己可以一下子捏出100个饭团的事情。但是赌注想来去也没什么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