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七 钟桐】一期一会(一) ● 永远的七日之都● 钟函谷● 幽桐

sodasinei 2020-10-19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是给猫草爸爸的换文_(:зゝ∠)_
本来说好写到第三天再发的,结果有点忍不住了。
钟桐超好der
冒着被打死的风险圈一下 @猫草 ڡ
(假装这是一条分界线)


创世的第一天,神缔造了龙。


龙付出了克制,换走了力量与刀枪不入的体格。


创世的第二天,神缔造了精灵。


精灵付出了热情,换走了敏捷与自然恩宠的护持。


创世的第三天,神缔造了亡灵。


亡灵付出了生机,换走了魔力与不老不死的命运。


创世的第四天,神缔造了人鱼。


人鱼付出了眼泪,换走了美貌与惑人心声的歌喉。


创世的第五天,神缔造了矮人。


矮人付出了冷静,换走了智慧与煅金冶铁的才能。


创世的第六天,疲惫的神沉沉睡去,天使从他的左眼飞出,恶魔自他的右眼落下。


他们得到了最慷慨的馈赠,但是注定彼此纠缠不休,血海深仇将要泛滥成灾祸。


创世的第七天,神醒来,他缔造了人类,发现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的了,便对人说——


你将是最弱小的,却又是最可怕的,你将拥有无限的可能,能够学会所有的技艺,掌握倒山移海的力量。


父许诺道。


但你注定如蜉蝣,夏花般绚烂又转瞬即逝。


人类懵懂的眼眸倒映了仁慈的父的眼。


第一夜 DRAGON POWER


“那么来吧,我们的血液中流淌着财富的芬芳,我们为黄金鲜美的色泽颤栗,我们所向披靡,我们刀枪不入。”——龙族纪年史卷首语


曾经的钟函谷是一名黑暗祭司,现在他的是一名浪迹天涯的旅人。


他追着月亮圆缺的脚步前行,带着的东西总是丢三落四,只有一把金色的长弓怎么都丢不掉。


哎呀,毕竟我是个老人家了嘛……总是健忘又有点执着的东西嘛,他眨着红色的眼睛笑了起来,脸颊看起来总是过分苍白,衬着红得滴血的眼睛就像一只鬼。


事实上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是个纯正的人类,他身上的气息强大却阴冷,但是我暂时不想追究。


那么,说说你的故事吧?他这样笑着对我说,作为死而复生的代价。


灯火摇曳的光光晃花了我的眼,对面的男人笑眯眯的眼睛弯曲成圆弧,不禁让我想起了我那骗徒般的爱人。


【我爱过一个人】


我沉默了一下,理了理繁杂的思绪,【他和你很像。】


【一样的眼睛,一样的声音,一样的,一样的满不在乎。】我苦笑起来,【你们相似到我都差点分辨不出来】


可是说到底他们不是一个人。


因为我的爱人和我一样是条龙。


血液里流淌着金银珠宝颜色的龙。


哎呀,这样说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愉悦,但是和面无表情的分界太模糊,我多少次被我的爱人如此欺瞒过,眼里灌满了甜美的毒药,所以我不为所动,按捺住心底蓬勃的渴望。


太像了——怎么会这么像呢。


我多么想再见到我的爱人,我爱着的孩子。


【嗯,所以说就是说笑而已。】我慢慢地摆动尾巴,【我是龙王陛下的后裔,是我们那一辈的领头者,某天下午,我因为要办事外出,在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一只幼崽。】


龙扇着翅膀掠过山林,风的呼吸奔流过它舒展的翅翼,辉煌的金色眼瞳胜过最璀璨的宝石。


然后它看见了一只满身伤痕的幼龙,彼时它尚且没有意识到这是灾难的开端。


幼龙披着一身黑鳞,有气无力地半睁着的眼是玛瑙般动人的红,也许是这种鲜艳的红打动了龙,它最后把幼龙带回了族里,不顾族里长老的劝阻独自抚养了它。


它给它取名叫阿钟。


龙很喜欢人类的那种礼器,声音浑厚,悠扬,缭绕不绝,沉眠于袅袅的檀香之中。


【其实我早该知道的,】龙叹气着说,【它们说的是对的,黑色的鳞片代表了不详和鲜血,偏执和背叛。】


但龙从未后悔过遇见它。


他还模糊的记得某天早上化成了人形的震惊。


龙因爱而化人。


能让他化人的还能有谁呢?


【我到现在已经记不得阿钟长什么样了。】龙可惜地说,【因为死过了一次吗?】


因为它而死,却不记得它的样子。


然而我还记得它看到我化人时眉眼间的欣喜,然后——在我的注目之下,它也化成了人。


还有什么告白方式能比这个更浪漫呢?它们理所当然地在了一起。


你恨他吗?黑发红眼的人类笑眯眯地问它。


【不——】龙的声音里带着温柔,【至少它爱过我啊,至少它的爱为我而生】


就算那颗心是冷的,流的血液是黑的,它也是属于龙的。


从小到大龙很少拥有什么东西,就算它是陛下的后裔,能得到的不过是敬畏,却被排挤在外。


【如果现在还能看见它,我大概会很高兴的,或许还会狠狠地揍他一顿,最后还会在一起也说不定——】


在一起几年之后,我被它杀了,我是被利爪穿心的,死得不是很疼。


那它为什么要杀你,你知道吗?


大概是自卑吧。


它知道阿钟天生体弱,本来能依靠的强盛魔力也因为幼时的意外毁于一旦。它依附于它而活,眼里总是有着不甘心。


当它看着阿钟时,阿钟也会露出那种微笑——介乎于笑与不笑之间,似是而非。


【对——就是像你这样笑。】


龙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


——倘若你杀了一条龙,饮了它的血,你就会得到它的力量。


它当然知道阿钟是要干什么,杀了它,得到它的力量,然后用这股力量复活它。


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变成白皙的骨架而已,眼里的液态黄金燃烧成了冰蓝的磷火,再也无法领略秋天枫叶飘落的美妙,春天新芽抽长的喜悦。


那些都没有什么,只要阿钟能不那么自卑,龙其实不介意。


枫叶飘落很美,可是它更喜欢阿钟玛瑙色的眼睛,枝叶舒展很美,可是它更喜欢阿钟黑色的,质感温润的鳞片。


可是它介意阿钟最后没能复活它——它不怕死,但是阿钟活得要有多痛苦?


从小到大都那么鲁莽,光会让它操心。


连死了都不放过它。


龙濒死的时候感觉得到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滴在他鳞片上。可是它已经没力气像以前那样一尾巴拍到阿钟额头上,训他又自作主张从来不知道问问别人到底是什么想法,最后总是跌跌撞撞弄得自己狼狈不堪。


龙笑着摇摇头,说这些年它总能感觉灵魂被一股力量拉扯着,像是要把它拖回到活物居住的此岸,但是究竟不够强大,龙到最后也没能苏醒。


它问钟函谷——阿钟死了吧?


它的语调很平稳,不带着什么波动。


【我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被扯着的感觉】


黑暗中那股牵引它的力量,是前尘往事一根脆弱腐朽的绳索。


其实你才是最无情的那个吧,人类说,他红色的眼睛在微暗的光里反着模糊的光。


龙想了想,说大概吧。


它在说谎。


那双眼睛里有难过,有自责。


自责什么呢?大概是觉得当时没有注意到不对劲是它的责任,不然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钟函谷说,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龙沉默,钟函谷自顾自地说,因为你和我爱人也很像——


连这幅圣母似的个性都很像。


人类边说边走到龙身边,轻轻摸了摸它的翅膀。


虽然不知道你的阿钟会怎么说,但是它一定欠你一声对不起吧?


钟函谷笑笑,你不是说我和它长得很像?


嗯。


那这声对不起我来帮它还吧。


钟函谷听到液体迸溅的声音,脚边的泥土湿润起来。


龙的声音响起,带着哽咽——它怎么就不明白呢,活着,安安稳稳活着不好吗?


人类玛瑙色的眼睛在黑夜里盈了月光,龙想起不知道多久以前,伤痕累累的幼龙在听到阿钟这个名字时发亮的眼神。


钟函谷说他该走了。


龙沉默了一会,扯下自己胸膛上的一片鳞。


“拿去吧,这是我的祝福。”龙低沉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


“金色代表了平安与幸福。”


龙的眼睛像是看着钟函谷,也像是透过他看着另外一个人。


我希望你能幸福,请你在下一个轮回里回应我。


“但是假如为你而沉迷,你的馨香就沾染了我的血液,我将为你的笑容而疯狂,它是我最珍视的宝物,我的心只为你的枪剑而受伤,我只做你的俘虏,你的一切就是我贪婪的来源。”


时间走过了一天,接下来的你又会怎么做呢?


第二夜 ELF FREEDOM


“我们来自森林,我们热爱追逐疾风,我们信赖的是夜空高悬的星,古木盘虬的树根,请到一切植物中寻找我们。”——精灵史诗序记


我?我的名字,那不能告诉你。


我说着,摇了摇头,耳坠上冰凉的金属吻着我。


哦?为什么。


自称钟函谷的男人很感兴趣地问。


因为那是不能说的,我指着舌头上烙印的咒文如此定论。


这是精灵一族特有的咒术,我作为生命之树的看守者自然是被下了烙印。


生命之树是我族根源,是最宝贵的东西。


我如此坚信着,那是比我无根浮萍般的灵魂重要千万倍的东西——


那么,你唤醒我是为了什么呢?


我问那个男人。


如果是有关族树的话,请原谅我不能回答,不仅是不能,也是不愿。


钟函谷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模糊的灵魂,慢慢笑了起来。


灵魂的微光犹如萤火虫的灯火,照亮了半个灰暗的视界。它的灵魂是美好的金色,仿佛流动的潺潺的日光。


——那条龙是怎么说的?


金色代表了平安与幸福。


钟函谷一时兴起,他问那个精灵族的亡者。


你爱过人么?


精灵沉默了一会,摇摇头,然后点点头。


哎呀,这可真是了不得。钟函谷很兴味地笑,红色的眼睛透漏出不怀好意的意思。


“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他摊开手,“作为代价,复活你也不是不可以。”


【不用了。】精灵貌似是个内向又话语温和的人【请让我继续在这里以亡者的姿态看守,钟先生,给你讲讲故事也无妨,虽然都是些陈年的老事,听来是没什么意思的。】


很久以前,在我还是个活生生的存在的时候,灵魂这样开头,金色的光柔和,仿佛在露出不由自主的微笑。


我喜欢上了一棵树。


一棵黑色树干的枫树。


哦——钟函谷貌似很惊讶的说,这可真是少见啊。


精灵声音温和地解释,想必您不知道吧,这在我们族中是很常见的。


因为过于长的寂寞的雨季,或者是生芽开花的一瞬间的喜悦,爱上了一棵树。


——听起来真是浪漫的理由。


啊,那棵树是我栽的呢,说起来。


精灵的声音里沾了一点不好意思。


亲手护着它成长,仿佛那笔挺的枝干是长在自己心头,他如此愚蠢地虔诚地爱上了一棵不会回应他的树。


但是这棵树没有脚,不会跑。


它会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么回应与否就不重要了。


精灵加了一句,总觉得如果上辈子有喜欢的人的话,一定是个不安分的家伙。


不然希望他“永远活在自己掌控里”的愿望也太变态了。


他察觉到钟函谷脸上表露出的不自在,于是问道【钟先生,怎么了?】


——不,没有。


钟函谷摇摇头。


精灵没有追究,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为它浇水,为它打理枝叶,闲来无事时便吹奏曲子给它听,有时候我竟然觉得它真的能回应我,比如在我心情不愉快时,我坐在树下,总有一片叶子会飘到我身上。


不管是春夏秋冬。


他死的时候,黑色树干的枫树摇坠了满地红色的枫叶。


精灵叹息着,他说他多希望能再看到那棵树一眼。


但是不行。


精灵的魂魄是上上个辉煌时代时代的产物,他的灵魂因为虔诚被生命的母亲所眷顾,得以作为方外之物在这片土地游荡。


但是树不是不腐不朽的,树是没有灵魂的。


某一天,当精灵像以前那样坐在树的树枝上时,他喊觉到了树的生机开始慢慢衰落。


精灵知道分别的日子就要到了。


我的故事结束了。


灵魂这样说。


钟函谷大笑起来。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他评价道。


精灵不置可否,他说,在你走之前,请给我一片叶子。


叶子?


对,落叶就好。


正是秋天,颜色鲜艳热烈而大胆的枫叶满地都是,钟函谷捡起一片,递给精灵。


精灵接过枫叶的那一刻,钟函谷看清了他的模样。


金色长发金色眼睛,耳垂上挂着黑色金属打造的饰品,穿着祭司的长布袍。


他眯了眯眼睛,对精灵说,你和我的爱人长得很像。


精灵愣了一下。


没有冒犯的意思。


没关系,我也没误会,只是真巧,你头发和眼睛的颜色都让我想起了那棵树。


精灵笑着说,边递出了手里的叶片。


本来红色的落叶已经被渲染成了金色,灵魂告诉他——


金色象征着自由和幸福。


【我祝福你,希望你幸福,你和你的爱人,】他向往地说,【一定要幸福的走下去啊。】


落地生根的树和一辈子被责任绊住了手脚的祭司,他们渴望自由,并以此为心愿赠与后来的人。


钟函谷说,会的。


一定会的。


“当我爱上你的时候,你就比月亮还耀眼,我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你,只是求你不要走的太快,顺着四叶草和迎春花,吻过玫瑰,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我们天生一对。”

黑门之后(cp:×,赛斯×晏华) ● 永远● 赛晏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刀!刀!刀! *全黑核后 *cp:×,赛斯×晏华 *私设众多,没问题↓走               神明似乎就是喜欢和人类开玩笑,曾经神器使现在已经...
【缥缈后续】再次相遇 ● 永远永远7
。” “.......” 比刚刚更想打人了,说好好结局呢?这是玩我呢吧? “和你说了别急嘛,找了你很久,现在换你了,你有永生咒在体内,不怕时间消磨。” “.......”身体开始发光,逐渐变得...
【缥缈】 ● 永远7
猩红眼睛散着寒光,低声咒着。 诅咒你....诅咒你们....你们没有好下场.... 无心理会亡灵,轻盈身躯飘起来,径直飘向地平线。 .........   两年前 天空下着雨,对于...
抽风向hhhhh ● 永远永远7● 赛晏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内含:,赛晏   赛:我家华仔真可爱 :我家更可爱   赛:我家华仔敢单挑泰坦! :我家也敢! 赛:我家华仔1.2S教你做人! :我家射手哥...
本非酋对7神器使评价 ● 永远永远7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S级: 老鬼:缘分到了我自然会找你(意思就是你这非酋还是抽不到我) 爱缪莎:救人36w,不爽不要玩! 濑由衣:你抽不到我,怎么?不爽来打架! 璃...
【来打乙女】夕● 来打x你● 假面骑士ex-aid●build● 生战兔● 宝生梦● 门矢士
估计梦又早起去医院了。   刚走到客厅,你就闻到了股香味。   你发现梦在厨房正忙着应付锅里煎蛋。   “xx酱你醒了呀,夕快乐!尝尝我为你做得早餐吧”   原来梦早起是为了给你做爱心早餐呀...
【来打乙女】生理期你● 来打x你●ex-aid● 假面骑士build● 生战兔● 常磐庄吾● 宝生
么?”   梦将你轻轻放在床上,在你额头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你在我这里永远是长不大小孩哦。我要照顾好我家小朋友。我今天很担心你,我想早点回家照顾你,所以就和飞彩换了班。”   梦...
【来打乙女】过六● 来打x你● 假面骑士build●ex-aid●zio● 宝生梦● 生战兔● 常磐庄吾● 操真晴人
预警     1.生战兔 你今天穿了件娃娃裙,而且还扎着双马尾   战兔从实验室出来看见你,很疑惑抓了抓头发   “今天穿这样是有什么活动么?”   “战兔,六快乐哦~所以我礼物呢...
【来打乙女】当你为考试复习时● 来打x你● 生战兔●zio●ex-aid● 假面骑士build● 宝生梦● 常磐庄吾
原作者:今天吸兔了么   来打乙女,来打×你   当你为考试复习时 战兔/梦/帕帕/小魔王/沃兹出没   ooc预警     1.生战兔 你转了转笔,又抓了抓自己头发,非常担忧明天数学考试...
【来打乙女】端午节● 来打x你● 假面骑士build●ex-aid● 生战兔● 宝生
,而是在厨房忙活。   战兔端着盘奇形怪状粽子向你走来。   “这是兔子粽子、坦克粽子、刺猬粽子......天才吧?快尝尝!”   不,你一点不想尝,战兔,求你别拿粽子实验!对了,隔壁阿玛粽子你...
【来打乙女】如果你/他比较皮● 来打x你● 假面骑士ex-aid● 生战兔● 宝生
,贵虎对你露出邪魅笑:“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你脸懵逼,这还在炒菜呢,一会儿菜要炒糊了...... 你决定以后不看这些沙雕霸总文了。 路过阿实(゚O゚)   3.宝生梦 “...
【来打乙女】当你说要减肥却偷吃零食● 来打x你● 假面骑士zio●build●ex-aid● 生战兔● 宝生
零食,卡路里很低,可以放心吃。还有,别想着减肥了,你一点不胖好么。该减肥是龙我那个大笨蛋。”   隔壁龙我打了个喷嚏。     2.宝生梦   梦坐在你旁边吃着零食,你嘟嘴有些不满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