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缥缈】 ● 永远的7日之都● 钟桐● 钟函谷● 幽桐

sodasinei 2020-10-19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这是注定是一个悲剧的故事,渗着甜蜜的毒,被血腥浸泡,带着以爱为名的残酷,期盼着遥不可及的幸福】

这个世界注定是个悲剧,至高无上的神创造了它,同时也热衷于毁灭,有战争就会有死亡,死后的人、魔都会变成蝴蝶飞往亡灵岛,坐拥在未知海域的亡灵岛每天都会迎来大批的蝴蝶,在海上可以说是很漂亮的景色,人们称它为“缥缈蝴蝶”,银白色的蝴蝶飞往亡灵岛,带着生前的思念和期盼,但从来没有人见过有一只蝴蝶从岛上飞出来过,也没有人找到过亡灵岛,传说岛主蝴蝶夫人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但是没人认证过。

“啊啊,终于抓到他了,居然能化作灵魂形态,他真的是个人类吗?”几个小鬼拽着一个金发少年拖到蝴蝶夫人面前。

“哦?这就是那个三番五次化作灵魂的人类?”清冷的女性声音响起,蝴蝶夫人敲敲烟斗,抬眼打量着少年。

“对于一个人类来说,三次已经是极限了吧,人类,抬起头,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为何要如此执着。”

“夫人,我的名字叫幽桐,至于为何要如此执着,很抱歉,经过这三次的化为灵魂,我已经忘记了,但是我确信我是为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我想祈求您,让我去找他。”幽桐匍匐在地上虔诚的抬起头。

“哦?执着的孩子,我可以同意你的请求,但是你要回答我的问题。”蝴蝶夫人站起身走到幽桐面前挑起他的下巴。

“既然你已经忘记他了,要凭借什么去找他呢?”

“我记得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只要我看到他就一定会认出来。”幽桐坚定的看着蝴蝶夫人。

“呵呵,很好,但我只给你一年的时间,时间一到你会立刻消散,世界再没有你的痕迹,现在决定留下还来得及。”

“谢谢您的挽留,但我还是选择离开。”

“既然我拦不住你。”蝴蝶夫人在幽桐的额头轻轻一点,“去吧孩子,这是永生咒,我种在你的身体里了,或许对你有用处。”

向蝴蝶夫人道谢后,幽桐径直走向海边,海边的亡灵们恶毒的注视着幽桐。

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

亡灵们猩红的眼睛散着寒光,低声咒着幽桐。

诅咒你....诅咒你们....你们都没有好下场....

幽桐无心理会亡灵,轻盈的身躯飘起来,径直飘向地平线。

.........
 

两年前

天空下着雨,对于钟函谷来说无疑是苦涩的,怀中的金发少年抬起手把他淋湿的刘海撩到耳后,艰难的开口,血液溢满口腔,每说一个字就会溢出一些。

“我...喜欢你的...笑.......再笑一次吧.....”

钟函谷睁大眼睛牵强撤出一个微笑,幽桐满意的抚上钟函谷的脸,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灵魂脱离肉体逐渐幻化为蝴蝶,钟函谷试图抓住他,手指却穿过缥缈的蝴蝶,钟函谷依旧不死心,疯狂的挥舞手臂想留住这仅剩的温暖。

“幽桐.....不....”或许是知道已无力回天,钟函谷的手臂无力的垂下,空洞无物的望着幽桐。

幽桐震动翅膀,缓缓的飞到钟函谷唇边,轻轻的点在上面,钟函谷再次睁大了眼,那感觉似虚似实。

这时,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拽走了幽桐,钟函谷看着幽桐离开的方向,那是亡灵岛吧,那个活人找不到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和雨滴一起落了下来。

幽桐转过头,看了看钟函谷。

呐,这样就足够了吧。

多年后他才知道,这样完全不够,那个他深爱的人,和他在一起的美好回忆,一起经历过的喜悦、悲伤、痛苦,都值得他为此付出一切,这个世界充满悲伤和恶意,但他愿意为深爱之人制造一片天堂。
 

.........

 

一年的时间对于幽桐来说不长,而他一点头绪都没有,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人还是魔,总之先去人族的领地找起吧。

幽桐在一个海边的村庄降落,惊奇的是这片村庄尚未被战火洗礼,稳稳的落在地上,幽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实体啊,这就是蝴蝶夫人的力量吗,又抬头看了看这片熟悉又陌生的村庄,记忆深处像是有什么被唤醒,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面前却是一片破败的废墟,与废墟相互对应的则是旁边茂盛的银杏树。

已是秋末,树上的叶子全部变成了金黄色,有一些已经随风飘落,幽桐拾起一片叶子,熟悉,真的好熟悉,我来过这里吗.....

“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年轻人,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思绪间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幽桐转过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

“老人家,我来这里找一个人,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您知道他在哪吗?”幽桐恭敬的向老人微笑着,“他是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老人一愣语气有些不悦也有些惋惜,“唉,原来是找那个魔种的,可惜了,两年前他把这房子烧了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说来也怪,他竟把这颗树留下来了。”老人眼神暗淡了,“真是可惜了那孩子,多好一孩子啊,居然会跟了那魔种,唉......”

“您说的那孩子是谁?”

“那孩子叫幽桐,是个很好的孩子,他两年前已经死了,为了魔种丢了性命。”

“那个魔种......”

“大概是滚回老家了吧......不过我们更希望他死了。”

“谢谢您,我知道了。”

幽桐目送老人离开,自己又在树前驻足了一会儿,啊啊,你到底是怎样的人,我们之间到底发生的什么事,眼睛似乎要溢出什么东西,无由来的心痛又是怎么回事,幽桐看着随风而去的落叶,无端生出一股悲凉。

有人说,风吹落树叶时的沙沙声,就是落叶最后一次与树的对话,它将被风带向远方。

.........

来到魔族的领地,完全不同于人族那里,焦黑的大地散发着腐烂与血腥气,枯树枝头站着几只乌鸦,偶尔可见地上森森白骨,整片领土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北风呼啸的吹着,冷冽寒峭,刺入骨髓,大风卷起纷纷扬扬的枯叶,漫天呜咽着,像是发了疯的怪兽。

幽桐四处观望,只剩下半年了真的找得到吗,这片土地似乎没什么生气的样子,自己要找的人真的在这里吗?

“喂!那边的!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一支红色的箭射在幽桐脚边,桀骜不驯的声音像是在警告。

“你误会了,我是来找人的。”幽桐退后一步解释道

“找人?到这种地方来找‘人’?你脑子进水了吧?这可是魔族的领地。”一个白发红眼的少女从枯树上跳下来,手持一把长弓,警惕的打量着幽桐。

“我真的是来找人的,但我只知道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其他的....我都不记得了。”

“哦?血红色?我就是啊。”

“和你的眼睛很像,但他是个男人。”

“我想想,血红色的眼睛.......钟函谷?是他吗?”

“唔....我不知道,他似乎还很喜欢银杏叶。”

“那就是钟函谷那家伙了,他也是个笨蛋,居然爱上一个人类,而且还和那个人类去人族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真是可恶!在我们眼里他就是个叛徒!”魔族少女气鼓鼓的说着。“不过那家伙也有些可怜,听说他和那个人类没在一起多久,那人类就死了。”

幽桐的心在听到“钟函谷”这个名字时颤抖了一下,莫名的疼痛又从心里蔓延出来。

“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他可是叛徒,当然在被追杀啊。”

“我知道了,谢谢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濑由衣,你呢?”

幽桐转过身轻轻的说:“幽桐。”随后化为蝴蝶远去,濑由衣抓抓头发,思索着似乎在哪听到过这个名字,但始终想不起来,便随他去了。

.........

依旧没有得到答案,幽桐漫无目的的飞着,时间已经不多了,幽桐觉得神明仿佛和自己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又好像充满恶意的捉弄一般,此时,一个飘忽的声音传入幽桐耳中。

“迷途的灵魂呐,你为何如此迷茫,来,到我这里寻求心的答案吧。”

幽桐停止飞行,化作实体寻着声音,来到一处幽深的小径,迷雾中一间古旧的小屋静静的躺在那里,“进来,进来迷途的灵魂。”飘忽的声音再次响起,指引着幽桐。

小屋中,端坐着一名女子,洁白如雪的长发衬托着血红的眼睛发上有几只血红色的蝴蝶发饰,手上拿着一只长长的烟斗,怀里卧着一只黑猫。

“迷途的灵魂,你已经见过蝴蝶夫人了吧,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吧,你可以称呼我‘霞’。”

“你好,霞,我叫幽桐。”幽桐恭敬的介绍自己,并把自己的事告诉了霞。

霞抽了口烟斗,不紧不慢的吐出烟雾说:“我可以告诉你,你所找的魔族在哪,但你要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如此吗?”

幽桐想了想,露出温和的笑容:“当然了,虽然我对他的记忆很模糊,但是不知道怎么,总觉得很安心,知道他被追杀会心痛,知道有人讨厌他也会心痛,有关于他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我明白了,这是你的记忆。”霞从烟雾中伸出一只手,“你的记忆碎片,选择权在你。”

幽桐豪不犹豫的抓住了它,一瞬间,所有的记忆涌入脑海,清晰凌厉,仿若一些细小的刀片,貌不惊人的小,飞过去,甚至看不见伤痕,幽桐却觉得心口被人捅了无数刀。

“他在哪.....告诉我.....”

“你们曾经的家,你知道在哪。”

“谢谢你,霞。”

幽桐离开后,霞似笑非笑的揉着怀里的猫儿。

“蝴蝶啊,蝴蝶,这次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呢。”

.........

夺门而出的幽桐拼尽全力的向那里飞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快一点,再快一点,回到那个自己最初离开的地方——那个和他一起的家。

一年的时间,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时了,当幽桐再次来到哪片村庄,所有东西已是面目全非,战火,硝烟,鲜血充斥着每一寸土地,幽桐拼命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天空又下起了雨。

来到那个曾经的家,终于找到了,幽桐看见,他一直苦苦寻找的人正痛苦的跪在地上,嘴角不断流出的鲜血和刺穿胸口的利刃,证明着生命的流逝,幽桐的心很痛,这和当年一样啊,他想化作实体去拥抱他,可是力量已经撑不住了,时间快到了,幽桐悄悄的飞过去,不知是否感觉到了他,钟函谷挣扎的抬起头接住了幽桐,幽桐稳稳的落在钟函谷手上,轻轻在他唇上一点,永生咒进入钟函谷体内。

“幽桐.....!”

时间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了,幽桐的身形开始淡化,他找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当灵魂一片片剥落直至凋零殆尽,此时,还能用怎样的语言表达,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三十秒,雨下大了,如当年一般的场景,钟函谷轻柔的抚过淡化的翅膀,又有什么湿热的液体随着脸颊流下来,风吹过来,那么冷。

蝴蝶很美,但终究飞不过沧海,落叶被雨水打湿席卷了一地,记忆却也零散了一地……同样的地点,相同却又不同的悲哀……

五秒

啊....原来

四秒

原来....亡灵的诅咒是真的.....

三秒

不过啊....至少这样足够了....

两秒

至少你可以活下去了.....

一秒

别了....我的爱人.....

手中的蝴蝶逐渐散去,胸口的伤痕逐渐愈合,但心口的伤痕却永远不会愈合.......

这是一个悲剧的故事,神明向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结局却出乎了神明的预料,所以不要小看人类啊,神明大人,他们很脆弱,同时也是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呢。

“所以呢?你要守护他吗。”蝴蝶夫人注视着泉水边的黑发男人。

“哈哈....你不是能完成一切愿望吗,我有个愿望,能替我实现吗。”

“哦?说说看。”

“杀了我吧,让我和幽桐一起去。”钟函谷抬起头,无声的液体从脸颊滑落。

“好,祝你们好梦。”

 

你为我制造的地方,有你,才能称之为天堂。


 

【END】

缥缈后续】再次相遇 ● 永远永远7
。” “.......” 比刚刚更想打人了,说好好结局呢?这是玩我呢吧? “和你说了别急嘛,找了你很久,现在换你了,你有永生咒在体内,不怕时间消磨。” “.......”身体开始发光,逐渐变得...
黑门之后(cp:×,赛斯×晏华) ● 永远● 赛晏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刀!刀!刀! *全黑核后 *cp:×,赛斯×晏华 *私设众多,没问题↓走               神明似乎就是喜欢和人类开玩笑,曾经神器使现在已经...
【永七 】一期一会(一) ● 永远
?大概是觉得当时没有注意到不对劲是它责任,不然一切不会发生了? 说,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龙沉默,自顾自地说,因为你和我爱人也很像—— 连这幅圣母似的个性很像。 人类边说边走到龙...
抽风向hhhhh ● 永远永远7● 赛晏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内含:,赛晏   赛:我家华仔真可爱 :我家更可爱   赛:我家华仔敢单挑泰坦! :我家也敢! 赛:我家华仔1.2S教你做人! :我家射手一哥...
本非酋对永7神器使评价 ● 永远永远7
璃子:我二技能你怎么总是打空呢。 菲尼克:学霸不需要你来评价。 安托:虽然我经常便当,但是你依然不想再乱流遇见我,马波罗西—— 白:想要我?小鱼干拿来! A级: :我一个极光剑雨下去你一定会死...
【来打乙女】当你睡相不太好● 来打x你● 生战兔● 假面骑士build●ex-aid
原作者:今天吸兔了么   来打乙女  来打x你 当你睡相不太好 本篇带兔兔/龙我/傻橙/飞彩/小明/永梦/盖茨   ooc预警   1.生战兔   你睡觉老是要踢被子,一晚上战兔不知道要给你盖...
【来打乙女】生理期你● 来打x你●ex-aid● 假面骑士build● 生战兔● 常磐庄吾● 宝生永梦
么?”   永梦将你轻轻放在床上,在你额头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你在我这里永远是长不大小孩哦。我要照顾好我家小朋友。我今天一天很担心你,我想早点回家照顾你,所以就和飞彩换了班。”   永梦...
【来打乙女】端午节● 来打x你● 假面骑士build●ex-aid● 生战兔● 宝生永梦
原作者:今天吸兔了么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哦~ 祝要高考小伙伴们马到成功! 来打乙女    来打x你   端午节 ooc预警     1.生战兔   战兔今天起得特别早,意外是他没跑去实验室...
【来打乙女】生战兔恋爱了?!● 假面骑士build
什么把衣服送过来。   6. 猿渡一海? 土豆滞销,救救北假面骑士.JPG   咳,开玩笑。 据说是因为想着给弟妹(?bhys,这个称呼生先生与猿渡先生尚未达成一致,暂且存疑) 给可爱后辈一份...
【来打乙女】当你说要减肥却偷吃零食● 来打x你● 假面骑士zio●build●ex-aid● 生战兔● 宝生永梦
吃完了好么?   连一点零食渣不剩。     7.操真晴人   自从你说了要减肥之后,晴人很积极说要帮你忙。   比如   你看电视时候,零食从电视机里跑了出来   你开窗户时,零食从窗户外飞了...
【来打乙女】过六一● 来打x你● 假面骑士build●ex-aid●zio● 宝生永梦● 生战兔● 常磐庄吾● 操真晴人
已空。   玩,你觉得你玩一天没问题。     7.常磐庄吾   你看见庄吾元气满满准备出门   “庄吾,今天也要去当王么?”   “不是哦,今天我要陪我家小朋友过六一哦~所以我们今天去游乐场吧...
【来打乙女】当女友是汉服娘● 生战兔● 来打x你● 假面骑士ex-aid● 假面骑士build
发型。”   飞彩灵活手指穿过发丝,很快,发型做好了。   你很兴奋地看着飞彩。   “飞彩,我漂亮么?”   飞彩宠溺看着你。   “xx酱,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美。”     3.檀黎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