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乙女向】刻下你的姓名 ● 男神×你● 鬼童丸

sodasinei 2020-10-19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猫口诈尸啦!!咕嘿嘿!

*鬼童丸X你(这男人该死的甜美,我起竿了)全文6000➕一发完

*ooc肯定的(我没抽到鬼鬼我不配)所以是按照我心中的走向写的,会和大家有差异,介意的话慎入<(_ _)>看归看别跟评论ky,最近脾气挺不好的别大家都不顺当。

*关注前请观看置顶<(_ _)>感谢

*其实这故事就是生米煮成熟饭的狗血烂俗剧情,稍微有点互相救赎的劲儿(挺好以题材别我整的贼岔劈)

*以上没问题↓走起

 

PS:会有血腥描写,介意勿入

PSS:女主是妖养大的人,鬼鬼是人养大的妖我觉得海星就这样设定了,女主没设定名字自行带入

 

1. 

第一次见到你是什么样的呢?鬼童丸抬抬眼皮,拇指摩挲着锁链。在人群中并不抢眼,但却干净的让他第一眼就瞧见了你,和那群肮脏的人类完全不同,就像鬼蜮开出的花,明明绽放于鲜血之上,却又不会沾染任何污秽。 

 

他就是在那普通的午后遇见了你,说来也奇,好像到哪都会有人去欺负他这种看起来弱不禁风又单薄的人。被那不要命的恶棍击中了腹部,虽然不算疼,但杀了这厮的心倒是比刚刚浓重了一些,刚想杀了这一村的人快乐一下,就听得围观群众中传出一声清脆的女声。 

 

“请您住手。”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声音,如果不是抬头瞧了一眼还以为是幻听,鬼童丸也确实这么做了,抬头瞧了一眼穿着改良狩衣的你,阳光洒在你墨色的长发上,深蓝的眸中绕是他也会为此停留,可是....这么干净的眼睛里,怎么会瞧不出感情呢? 

 

啊啊,这连京都都没迈进一步,就发现有趣的猎物了。 

 

“哪来的丫头片子,哟~脸还不错,饶了他你来陪大爷玩玩~”满脸猥琐的男人向你伸出了手,可下一秒他就跪在地上叫苦连天。 

 

“我都叫您住手了,您这是何必。”你扯动嘴角露出纯良无害的表情。 

 

“啊!是是是那个妖女!” 

“妖女?啊啊啊真的是她!!快跑快跑!” 

“妖女啊啊啊!!!!” 

 

人群吵嚷起来一哄而散,连刚刚跪在地上的猥琐男人也连滚带爬的逃走了,一时间只剩下你和面前这位红发少年,你看着逃跑的人群,笑着对少年伸出了手。 

 

“你怎么不跑?不是本地的人吧,快起来。” 

“谢谢。”作为回应鬼童丸也笑着牵住了你的手,你抬头看着站起来的少年,为他掸了掸身上的土:原来比自己高出一点啊,还以为是个孩子呢。 

 

鬼童丸则细细注视着你,看来这猎物还算有趣,而对于猎物他向来有耐心。 

 

2. 

奇特的事还在继续,自从那次遇见你之后,鬼童丸居然顺利的进入了京都,虽然只能在边缘一代晃悠,但这并不妨碍他,当然也不会妨碍他杀戮。 

 

京都周边开始莫名其妙的死人,死状都极惨,但但是一些恶棍流氓之类的恶人,所以也无人过问,都说是正义之士替天行道了,你悄悄听了着消息,望着头顶的星空: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或者,这种事真的是人做的吗? 

 

或许是和你心有灵犀,你再次遇上了那天的红发少年,而他身上的血腥气和脚边用锁链拴住的几只小鬼证实了你的想法,幸亏那时候你留了个心眼儿,果然他不是人类啊。 

 

鬼童丸见到你也是一愣,几日不见的猎物自己送上门来了,那他就不介意多杀一个了,而少女先他开了口。 

 

“那些人都是你杀的啊,所以你果然不是人咯。”少女歪头看着他,鬼童丸眯起眼,锁链精准的缠住了少女。 

 

“啊,被缠住了啊”少女低头看了看越缠越紧的锁链,不仅没有慌乱,反而研究起锁链来了,鬼童丸看着少女:不会盯上了个傻子吧。 

 

“呵,将死的猎物。”鬼童丸不急,是不是傻子杀了也都一样,不过就是个有点傻的肮脏的人类罢了。 

 

“那个,可以满足将死的人一个请求吗。”少女歪着头依旧笑着“我可以摸摸你那四只小家伙吗。” 

 

鬼童丸不屑的“嘁”了一声,还未说出口的‘想耍什么花招’又被少女抢先了。 

 

“手被绑着摸不了的,我打不过你,自然也跑不掉能耍什么花招?”鬼童丸怀疑眼前着看着傻乎乎的少女会读心术,但还是撤了锁链,他倒要看看猎物临死前会怎么挣扎。 

 

卸下束缚的少女蹲下身,抱起一只小鬼挠了挠它的下巴,又伸出另一只手抚摸其他小鬼,估摸着两三分钟,少女将小鬼们都放开,站起身依旧笑得甜美。 

 

“好了说话算话,可以动手了。” 

 

意料之外,鬼童丸微微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女,算是有几分姿色,眉眼间虽然看不出什么感情,但却有着藏不住的温柔善良,真是好想........看看这双漂亮的眼睛里露出求饶恐惧的眼神啊。 

 

“嘁,没兴趣了。”鬼童丸转过身,这猎物太有趣了比他想象中的有趣多了,那就让她活过今晚吧,可刚走没两步,就被一道力量冲进了身体里:“你!!”就连他也没反应过来,果然...刚刚就该杀了这女人!!! 

 

身后的少女倒是无辜的举起手晃了晃:“你的阴阳术不比我差,这种见到的符咒都没有发现吗?不然你以为自己是怎么进入京都的。”少女的两指间夹着一张浅蓝色的符咒在月光下隐隐闪着光。 

 

原来是这只猎物做的,呵以前是小瞧她了?无所谓,这只猎物还能怎么挣扎,我拭目以待了。 

 

3. 

之后的时日,每隔三天鬼童丸都会被少女这种力量冲一下,都是在晚上,刚开始他还追着少女用锁链缠住她,少女也不躲就这么由着他,到后来他倒是习惯了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力量击中,被击中后总能看见他的猎物在转角处、房檐上、树上映着月光对他微笑,久而久之到也多出了几分期待的意味了。 

 

鬼童丸他虽然弑杀成性,但却下意识的避开少女,他向来不挑猎物,让人无法察觉,身边的这位翩翩少年竟是修罗恶鬼,可鬼童丸偏偏不想让少女见到他那副样子,明明自己曾经差点要了她的性命,明明她只是自己的一个猎物,但是....为何?不过呢,还是出岔子了,天不遂人愿才是常态嘛。 

 

锁链从尸体腹部撤出来,小鬼们争先恐后的啃咬着尸体,浴血的少年丝毫不在意脸上黏腻的血迹,血红的眸子俯瞰着不成样的尸体:真是恶心的人啊。思绪被一道力量打断,鬼童丸像是被惊醒一样回了头,看着拐角处的少女微笑着看着他,兴许是瞧见了他脸上的血迹,你担忧看着他,刚想上前去,就借着月光看见了他身后那一团已经模糊的尸体,空气中的血腥气预示着刚刚发生了什么,你微微皱眉,借着乌云遮月隐去身形,当鬼童丸回过神来,你已经不见了,他这才想起来,距离上次你用力量冲击他已经过了三天,小鬼们还未处理完尸体,但这对鬼童丸来说无关紧要,他找了你一夜,但未果。 

 

第二天清晨,鬼童丸再次回到“案发现场”,这里聚集了不少人,还有官府的人在,他发现昨天为来得及处理掉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墙上的血迹也清理了一半,这是为何,难不成这硕大的京都中居然有他的同类?然而嘈杂的低声交谈扰乱了他的思绪。 

 

“唉唉你知道吗这是那个妖女干的。” 

“那妖女吃人!?你怎么知道?” 

“那妖女早就吃人了吧,一开始就觉得她不是好东西!” 

“有人都看见了!红发红眼!还有‘哗啦哗啦’的响声!肯定是妖女没错!” 

“晴明大人怎么会收这种祸害为徒。” 

 

鬼童丸听得心烦,变离开了这里,这群恶心肮脏的人类,那只猎物起码比你们好上一些,不过还是尽早杀了这只令我心烦意乱的猎物吧,她居然是晴明的徒弟....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而坐在寮中洗去衣服上血迹的你无奈的扯了下嘴角:唉,为什么我会被传成红发红眼呢,还说是什么妖女原本的样子,还说吃人时会有‘哗啦哗啦’声,这分明是那个红发少年做的嘛,唉不过也无所谓啊,我本就是异类啊。想着你叹了口气,将洗干净的衣服晾起来,准备出门找个无人的地方散散心。 

 

4. 

近日,鬼童丸可谓是烦躁的不行,明明少女还是会隔三天用力量冲击他一下,似乎少女刻意在回避他一样,神出鬼没的根本找不着人,但这并不影响他杀戮,而且手段也越发残忍起来,他开始不避讳少女,几次甚至失控,很快上面变开始重视起这件事,由于民间的言论,上面总会不经意的提起你,但由于你很少出门,又是大阴阳师晴明的徒弟,上面不好对你光明正大的出手,但不代表民间不会。 

 

你的阴阳寮本就偏僻,可以算是京都最边上了,但也落得清净,你的阴阳寮里没有任何式神,只有你一人生活。所以你还是很无奈,为什么你前脚刚迈出门后脚就被一群人围着抓住了,口中说着什么“铲除妖女,还京都太平”“烧死她”之类的话语,你很无奈,但你又不能反抗,这会给晴明老师带来麻烦的,所以你任由人们在你身上施暴。临近黄昏,残阳照在你身上,火红如血,你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等待着生命的结束——你看到了人群中有人香你举起了刀,没有意料之中的温热的血液喷洒出来和刺骨的疼痛,刀只是砍中了你的大臂上。你抬起头,远处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而刚刚的人被一个小鬼撞开,正坐在地上叫疼。 

 

居然.....是那个红发少年... 

 

鬼童丸最近心烦意乱的不行,杀戮都不能减轻他的快感,他想着杀了那个让他心烦的少女,寻找下一个猎物,但是一想到那些该死的人对少女的那些辱骂,他又控制不住的想杀更多的人,当他看到被推到在地上受到侮辱打骂的少女时,心脏莫名的烧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疼痛,而这被称作“妖女”的少女却并没有反抗,鬼童丸似乎明白了。 

 

人言可畏,这种能量足以把一个人推上风口浪尖,他明白那种滋味,他原本可以活在那个学堂里,有老师有他,这就足够了,老师和别人不一样啊,可是那一刀断了所有念想,原来最邪恶的从来都是人啊,恶毒浇灌出的花朵,最后长成的不是无尽的杀戮与罪途吗,站在梦魇里的始终是他自己一个人。 

 

原本想用锁链穿透那人的心脏,但不知为何最后却是让脚下的小鬼去冲撞的那个人,鬼童丸快步走到你身边捂住你的伤口,几只小鬼围在你们身边向人群龇牙咧嘴,胆小的早在鬼童丸带着小鬼冲进来时就跑的远远的,胆大的被小鬼阻拦不敢上前,就在一旁言语辱骂你。 

 

“你怎么来了.....”你没什么力气的跪坐在地上,脸上衣服上都是土,但鬼童丸丝毫不介意,你又轻声说:“你走吧,会被上头抓住的。” 

 

啊啊,这时候关心的居然还是我这个只见了几面的妖,而不是差点死了的自己,我什么时候找了个这么傻的猎物。 

 

鬼童丸没有说话,血红的眸子紧盯着你惨白的小脸,你看得出来他在生气,果然下一秒鬼童丸就操作锁链卷起一个人甩在了墙上,随即缠绕上了那些人的脖子,但是一只染血的手拽住了他的衣角。 

 

“够了,我们走吧.....”鬼童丸第一次听话的撤回了锁链,对那些捂着胸口喘气的渣滓说了声“滚”,便抱起你回到寮中。你知道虽然他们今天免去一死,但日后就不见得了,不过还好。 

 

你迷迷糊糊的被鬼童丸抱会寮里,不知是否是他为你上药的动作过于轻柔,你竟觉得这修罗恶鬼也应是位温柔少年,期间你们谁都没说话。将绷带系好后,鬼童丸直勾勾的盯着你,你对上他的视线,苦笑这撇撇嘴——这家伙怎么还在生气啊。 

 

你知道他想说什么,摇了摇头捂住了他的眼睛轻声说:“我是妖养大的,在正常人眼里本就是异类,已经习惯了没事的。” 

 

“为什么不反抗。” 

“唉?” 

 

你被他突然的问题愣了一下,鬼童丸随即抓住了你的手:“为什么不反抗!那群肮脏的渣滓想杀了你,杀了他们不就好了。”你笑着摇了摇头回握住他的手。 

 

“如果我杀了那些人,就坐实了我是‘妖女’的事实,到时候不光是晴明老师,连你也会被查出来受牵连。”鬼童丸惊讶的张开了嘴,看着你还未恢复血色的小脸。 

 

原来啊,原来你并不是傻,他果然没看错,虽然眉眼间看不出什么感情,但温柔善良是藏不住的,这是你的天性,只是在这种世道下,善良的人总会被当做异类,不是吗。 

 

鬼童丸突然把你拉进怀里,下巴抵在你头顶,你也不挣扎,或许说是不想挣扎,就这么由他抱着。月光下,鬼童丸发现你的头发并不算墨色的,而是墨蓝色,很深邃就像你的眼睛一样。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突然想到这个疑问,你埋在他胸口闷闷的说。 

 

“呵,锁链上早就刻着你的名字了。” 

“这样啊......” 

 

“鬼童丸。” 

“XX。” 

 

你笑着掌心抵住他心脏的位置,和以往不同,这次的力量慢慢渗透入鬼童丸的身体,温柔的传入他的四肢,他也难得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5. 

逐渐的你们之间熟络起来,他经常来你的阴阳寮里有时一呆就是一天,你也很开心他能来,这里本就偏僻无人,整个寮里安静的不像样,倒是鬼童丸的到来能天几分生气。 

 

“午饭吃饭团怎么样。” 

“随你。” 

 

这基本上算是你们之间经常的对话了,他经常枕着你的大腿嗅着你身上浅浅的香气,你逐渐把秘密倾诉给他:你是给妖养大的小孩,由于妖怪被退治晴明救了你,你就跟着他学阴阳术。你本以为他不会说出自己的秘密,但他坦然的告诉了你,虽然只说了一半,因为你捂住了他的嘴让他停下,毕竟如果是痛苦的回忆还是不要记起来了。你和很羡慕他叶子吹的好听,他教过你之后每晚你都会练习,他就在一旁靠着你的肩,听你吹时而成调时而不成调的声响。 

 

晚饭后,你又坐在廊下吹叶子,鬼童丸从身后环抱住你,脑袋蹭着你的肩颈,像只大猫一样带着点撒娇的意味,你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想继续吹叶子却被他抓住手腕。 

 

“我拿着,你吹。” 

 

他将薄薄的叶子放在你唇边,轻轻移动,婉转悠扬的曲子传出,仿佛静止了夜空,静止了时间。一曲闭,你抬头望着夜空,鬼童丸望着你的侧脸,盯着你红润的唇,终究没委屈自己,掰过你的头吻了上去,这次换他捂住你惊讶的眼神了,他的吻没有章法,可以说是有点像撕咬,但灵活的舌头依然可以撬开你的贝齿咬着你的唇瓣,分开后他轻舔你被他咬破的下唇,看着脸上泛起红晕的你,他满意的舔了舔唇角,你轻笑一声揉揉他的脸。被他抱进屋里摔在床上时你小小的慌乱了一下,这是个不眠夜啊,当然鬼童丸也如愿看到了你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露出求饶的眼神。 

 

6. 

很突然的事,晴明把你叫出去做任务,你没什么意见,毕竟是自己老师嘛,但你身后埋在你脖子里的鬼童丸意见很大,你知道他们的关系,曾经你还拿来调侃过鬼童丸。 

 

“你是晴明老师的师兄?!”你惊讶的望着看上去比晴明要小的鬼童丸。 

“怎么?小猎物觉得呢。”鬼童丸把你捞进怀里,压低声音鼻尖蹭着你的耳垂:“我是他师兄,你就是他嫂子了。” 

“唔...”你脸红的埋进他怀里,突然又想到什么手指抵着下巴说:“我是晴明老师的徒弟,你又是他师兄,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师伯?” 

“........随你喜欢。”鬼童丸惩罚似的咬着你的耳垂,吸吮的声音让你脸更红了。 

 

你摸着鬼童丸的头告诉他只是去完成个任务,或许一天就回来了,但鬼童丸的意思也很明显,要不就不许去,要不就带上他,你无奈的亲亲他的嘴角,深蓝的双眸映着他,最后在你软磨硬泡的公式下好歹是答应了,不过他也再晚上欺负了你一下,并说任务回来后会一并讨回来,你知道他的性子变由着他去了。 

 

第二天清晨你起身赶往任务地点,临行前鬼童丸吻了你好一会,你知道这是他独特的祝福方式所以并没有阻止,简单交代几句后就前往任务地点了。 

 

你没想到居然还会有别人参加这次任务,但是前方的四人中并没有晴明的身影,你虽然心存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离近了你才发现这是四个分身假人根本不是真人,慌乱之间脚底的法阵亮了起来,你为来得及撤走变被束缚住,接着变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掐住脖子拽入一旁的树林,再度清醒的时候你拍在地上,手被束缚绑在身后,面前站着四个阴阳师,看样子是上头终于瞒着晴明下令杀了你了,你被扥着头发拽起来,为首的一人掏出匕首蹭过你的脖颈,你抬眼看着面前的阴阳师,像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释怀的笑了。 

 

就是对不起鬼童丸了,不知道我死了他又会杀多少人,明明......刚把他从泥沼里拉出来一点点,要前功尽弃了啊....... 

 

胸口撕裂般的疼,血液不断的涌出来,有一些甚至溅到了凶手脸上,眼前也模糊了,不知是疼的泪水还是看不清了,鬼童丸当初.....也这么疼吧,远处....有一抹红色.....? 

 

雪白的狩衣上沾染着鲜红的血,像是胸口盛开着一朵彼岸花,而养料则是重重摔在地上的身体,鬼童丸觉得浑身的血好像都蒸发了,有好像全身都在燃烧一样,手紧攥着锁链,手掌的血滴入地底消失不见。 

 

你明明都要救赎我了...... 

 

为什么..... 

 

是那群肮脏的人类.....啊..这世间不就是如此么.. 

 

鬼童丸的头发变成了雪白,眸色更加血红,额上露出血红的纹理,妖气迸发出来震慑了周围的一切,飞出的锁链撕碎了那些阴阳师。 

 

你们.....不配沾染她的血!!!!!! 

 

恢复理智的鬼童丸把你抱在怀里,你的呼吸微弱的好像没有,意识已经模糊,可你的嘴角还挂着带血的微笑,鬼童丸喜欢你的笑容,但这种笑在他眼里却那么刺眼。 

 

“果然是你,鬼童丸。” 

 

穿着蓝色狩衣的男人从一旁走出来,看着鬼童丸又看着他怀里的你,随即一道灵力注入你的体内。 

 

“先送我这小徒弟回去,在她醒之前,我们时间还长。” 

 

回去的路上,你醒来过一次,看着鬼童丸虚弱的问着他为什么能找到你,回应你的是抱紧的手臂和低声的一句。 

 

“告诉过你了,锁链上早就刻着你的名字了。” 

 

 

7. 

恢复了一年的你,在第二年决定辞去阴阳师的职务,晴明掩面笑着:“能镇住恶鬼的阴阳师,不需要我这个师傅咯。” 

 

你不好意思的笑着:“其实啊,我只是对他伸出了手,他也刚好回应了我。” 

 

鬼童丸摩挲着锁链,抬眼瞧见了,坐在樱花树下秋千上的你,叶子你已经吹的很熟练也很好听了,熟悉的曲子又响起来,鬼童丸轻笑一声从背后环抱住你,手抚上你腹部的隆起。你看着快要当父亲的鬼童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切都好像是梦一样,不知不觉的就过来了,你又问起了你常问他的问题。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锁链上,早就有你的名字了。” 

  

今后最美好的岁月都会与你相关,鬼童丸很感激你当初对他伸出了救赎的手,而对你来说,你只是对他伸出了手,而他恰好回应了你。 

 

THE END 

阴阳】原谅与惩罚(惩罚篇)● ×● 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 切● 大岳
个要保护东西。  ~~~    (已经消失红线)    忍着心脏撕裂剧痛从京都边缘把缘结抓来了,他抱着疼痛过后冷汗还挂在他额角。    “给我和她牵线!”    缘结从未见...
阴阳】暴躁老哥孕期 ● 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 八岐大蛇● ×
.....  ~~~        我,,现在正在躲避夫人。    自从怀孕,可谓是天天缠着去狩猎,他自然不会带着,这就出现了一种情况,他那四只小鬼遭殃了,不过没几天就腻了,但是啊偷跑了,跑到修...
阴阳】再无温存 ● ×● 酒吞童子● 切● 大岳● 玉藻前
,这算是我一篇暂退文,很抱歉以这种方式来说明,这篇文我想了两天,想着怎么写稍微好点不至于太仓促,我很感谢阴阳圈喜欢我小宝贝儿们,谢谢你们关注我这么久,我写并不怎么样上下起伏很厉害,你们能看...
阴阳】养个媳妇儿长大用 ● GB● X● 大天狗● ● 荒● 大岳● 荒川之主● 缘结
吗..” 啊,治好了 “那吾是不是能带您飞翔了!” 之后再说,现在让我先来“探探底”吧(干正事) ~~~     ① 这就是忠行老师让我带半妖小鬼?不像他们说那么恶劣啊。 “您好,今天起要...
阴阳】关于戒掉事后烟事儿 ● GB● X● 玉藻前● 茨木童子● 切● 大天狗● ● 八岐大蛇
怀疑是被窝里迷迷糊糊狗子干。    所以,换了防风打火机,甚至买了个Zippo。  ~~~        偶尔会和一块抽(窝在怀里那种)所以一般会点两根,一边给他揉腰一边抽烟...
阴阳】原谅与惩罚(原谅篇) ● ×● 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 切● 大岳
。    他道歉一句都没听进去。    少主,初识我就告诉过了,我容不得背叛。  ~~~    (死都无法得到)    就喜欢他那极恶坏坏样子,杀戮修罗是最美,他抱着,下巴蹭着...
阴阳】一念黄泉一念生 ● 大天狗● ×
眉更紧了隐去气息站在不远处树上观瞧,阴阳术是自学,必然是比不过那些贵族子弟,很快便被束缚住。   “这丧门!竟然还偷学阴阳术!” “主母就是被害死!” “该死!丧门妖!” “妖...
阴阳】难平是人心 ● ×● 玉藻前● 荒● 酒吞童子● 切● 八岐大蛇
遗忘,遗忘了自己曾经爱着人。   ~~~   大蛇   没有死,确切说是他灵魂碎片支撑着,但整个人性情都变了,冷漠无情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阴阳,这次是邪找到。   “找到了...
】当选择在生命尽头走向他● ×灭之刃● 锖兔●
笑着俯身凑近,捏起巴,强迫他,眼底光波流转。   “您不必如此大费周章,磨大人。”想起那夜他身后雪地红,梅树枝叶遮挡隐约可见女人肢体,“我说过,我将身心侍奉于您,就意味着您随时...
惊了怎么全是omega(5)● GB● X切● 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 阴阳
。    嘶,咋觉着有点生气,又有点小媳妇儿那种委屈呢?    “阴阳,为什么标记切。”    是陈述句,琢磨了一遍伸手揉了揉茨木毛绒绒脑瓜,没傻啊,难不成是拆魂十被防御加成十连给气着了...
阴阳是个A ● ×● 玉藻前● 荒● 一目连● 切● 八岐大蛇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是A他们是O!!!注意!!!雷者勿进!! *内含舅/荒/连/切/蛇 *!!!! *ooc注意!!!!!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玉藻前...
】当轻唤他名字,他就成为了花●灭之刃●×●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之助●
原作者:离岛   #内含炭/炼/助/悲//惨 #杀队/×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ooc归我,ooc真归我 #撞梗致歉 #祝食用愉快 “我房间太单调了啦~”这样抱怨着:“要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