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以下,咫尺天涯 ● 名侦探柯南● 灰原哀● 柯南● 毛利兰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赤井樱子

 

   “与其让我的灵魂在人间永堕地狱,不如让它在下一个路口走向天堂。”

 

1.唱罢秋坟愁未歇

    “对不起。”大理石仔细雕琢的灰色墓碑前,现在静静躺着一束桔梗花。玉白的花瓣,翠绿的茎杆,随着风的手指的拨弄,沙沙的动摇着。

    顺着鲜花向前看,长身玉立的少年,就那样低着头,本该熠熠有神的深蓝色眼睛,此时却蓄满了悲恸的流光,像一片深不见底的碧蓝湖泊。

    他在盯着那束花之上的照片。那一头短发本应该是层次分明的茶色,然而倒映在他眼中时,却成了一片无望的黑白。他赶快偏过头,以免自己的目光和那凝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那是无声的诘问。

    “是我对不起她……”不知何时,一位黑发的少女也站到了他的身边。她的眼光像定住了似的粘在墓碑上,双肩剧烈的颤抖着,整齐的贝齿紧紧咬着朱唇。她终于忍不住捂住脸,蹲下身,晶莹的泪珠顺着指尖不断滚落下来。“她本可以逃走的!可是她……却没有……反而……”少女说着泣不成声。

    “这不能怪你……”嘶哑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一个身材臃肿的老人不知何时已立在那里。“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小兰,你不必自责。换作是谁,也会这样做的。”他看上去老态毕露,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两颊深深地凹陷了下去。

    有滞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对不起,我食言了。”来人戴着一顶黑色绒线帽,有一双深邃的绿色眼眸。丝丝的烟雾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在烟雾缭绕中,只听到他沉静的语调:“可是,也许这才是她最好的归宿。”虽然竭力让自己的语声不急不徐,大家还是捕捉到了他声音里那一丝难以掩饰的颤抖。

    看着雪白的桔梗花,隐晦的意思也在此时豁然开朗。

    桔梗花,无望的爱。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未止的风,将大家未散的话语,在空中轻轻的撕裂和吹散。

    也将大家心中那扇锁紧了的回忆之门,缓缓的打开了。

 

2.沅有芷兮澧有兰

    万事俱备。从失败到成功仅剩一步之遥,从天堂到地狱也只在旦夕之间。

    “江户川,”灰原哀在漫不经心的挪着步子,街边的景物缓缓地后移着。“你告诉她咱们的事情了吗?”

    “告诉了。”柯南的眼神没有焦距,正出神的望着迷茫的远方。“她怎么说?”

    “刚开始挺难接受的,我感觉她已经把江户川柯南这个不存在的人当做了自己的亲弟弟。”柯南眉头蹙紧。

    “不要这么想,话不能这么说。”灰原哀抬头望着灰白的天空——这是要下大雨的征兆,天边的云朵纠集成一团团。“她的新一回来了,你们不就可以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吗?”她的声音,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再说刚听到赤井秀一就是我表哥,还是诸星大的时候,我也很难以置信,但是想想,不这样的话,确实很多事情都说不通。”

    “说的也是哦。”柯南不欲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可是灰原哀的话语没有停止:“那几个孩子怎么办?你以后要怎么和他们解释柯南的事情?”

    “就说,柯南去美国了,以后很难再回来了。”柯南把早已想好的说辞和盘托出。“那样的话,少年侦探团一定会很想柯南。”她意味深长的说道。

     “或许吧,不过他们也会长大的,柯南只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

    “是啊……只是一个过客而已。”灰原哀低头重复着这句话。而柯南此时正紧锣密鼓地筹划着对组织的作战计划,自然也没有察觉到她话里的那一丝酸涩。

     小兰那个女孩,又善良,又体贴,又和他青梅竹马的情分,和自己的姐姐又那么的相似。和他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连她自己也是真心祝他们能白头偕老的。

    自己和他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也是携手同行的伙伴。

    是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念头了呢?究竟是爆炸的公交车上,他那奋不顾身的一跃呢?还是面对穷凶极恶的贝尔摩德,他硬要扮成自己,替自己挡下这一灾的时候呢?还是在列车上,他处心积虑四处求人帮自己瞒过组织成员眼睛的时候呢?

    所以自己才更怕成为他的拖累,才会一次又一次甘愿抛弃自己的生命。

    但是他们还有另一层关系。

    仇人,自己是他的仇雠!如果不是自己研制出的害人的药,小兰那样的好女孩,如何会在铭心刻骨的相思中度日如年?难道他们不说,这事情就可以被这么抹掉了吗?

    灰原哀苦笑着。掐断你那不该有的念想吧,因为你是个罪人。你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赎罪。

    零星的水珠敲打在他们身前身后的青石板上,叮咚作响,真的下起雨了。

 

3.庄生晓梦迷蝴蝶

    夜,早已经深了,每个人都沉入了属于自己的梦乡。听说美梦是粉红色的,而噩梦是黑色的。

    那么,属于她灰原哀的梦,应该是深不见底的漆黑。

    可是今夜却是个例外。这个梦是她少见的一场嫣红的美梦。

    梦里,素未谋面的父母,笑的那么和蔼,而离去不久的姐姐,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可亲。

   她激动得眼窝发烫,拉着他们说了那么久的话儿。可是醒来都忘记了,只记着姐姐遗留在耳边的最后一句叮咛:

    “相信我们一家人一定会再团聚的!”                                 

     醒来的她摸着湿漉漉的枕头,笑自己太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想来是自己把家人的眷恋也带入了梦中吧。

     可他们却早已经不在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眼前的事。灰原哀披衣下床,拿起手边的实验用具,玻璃清脆碰撞的声音缓缓地传开来。

     她不知道的是,远在另一张床上的柯南,在不安的睡梦中,眼皮剧烈的跳了跳。

 

4.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群人都沉着脸围坐在桌子前,焦躁的托着腮,气氛沉闷得像酷暑中即将落下一场雨。

    “现在怎么办?难不成我们就这么束手无策吗?”最后还是焦急的柯南最先打破了沉默。

    他怎么能不急?就在昨天,小兰放学回家的路上,遭遇了伏击!监控显示是一伙黑衣人,在小兰和园子出现时,放了一颗神秘的烟雾弹,待到烟雾散去,就只剩下昏倒的园子还在原地躺着,而小兰却不知所踪。他们一定是用了迷药这种卑鄙的手段,才让小兰炉火纯青的空手道变得毫无用武之地。

    他好恨自己,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之前的担心果然是对的。

    本来很快就到了和组织一决雌雄的时候,没想到组织却先下手为强了!

    “别慌,”赤井秀一的眼中也积聚着一场风暴,“组织既然这样大费周章的把她抓走,应该不会轻易丢了这张牌,她的安全应该是无虞的。”

    “因此,我们绝不能自乱阵脚。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赤井秀一缓缓的说出他的计划,大家都围上去认真地倾听。

    灰原哀一边听着,沁满汗渍的手心握紧了手中一样神秘的东西。

    小兰,我已经失去了姐姐,我绝不会再让我和柯南再失去你了。

 

5.粉骨碎身浑不怕

    “现在想好了吗?”遍体鳞伤的琴酒狞笑着把手里的伯莱塔抵在小兰的后脑勺上。“谁来换她?我数十个数,要是没人来换的话,我马上就拉她一起下地狱!十!”

    “不,别管我……你们快逃,快逃啊……咳咳……新一……”小兰被琴酒的另一条手臂死死地箍着,连喘息都有些困难,仍然拼尽力气向柯南一行人声嘶力竭地喊着。尽管擅长空手道,可她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在琴酒这种杀人如麻的罪犯面前,仍然如同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可恶!”柯南目眦欲裂,若不是因为投鼠忌器,他现在真的想一个足球把琴酒的头给踢开花!

    “九、八、七………”

    丧心病狂的琴酒,在组织人员几乎全军覆没以后,竟然用要胁他们出一个人质,来交换小兰的性命!

    “我,换我吧!”柯南说着就要走上前去,他目光坚定,“只要小兰没事,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反正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柯南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别人,只有小兰,哭泣的小兰,嘴里喊着新一的小兰,温柔地叫着柯南的小兰,他不敢想象失去她会是什么样子?没了她,他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

    “六……”琴酒的倒数还在继续,身边有好多只手几乎同时一把拉住了柯南,“不行,你不能去……”

    “放开我!”柯南大喝一声,拼命想甩掉那些拽着他的手,“小兰绝对不能有事!”

    “五、四、三……”正当柯南准备继续往前走去的时候,突然身边有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手腕上的发射器,再一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根针,就这样刺进了他的颈脖!

     “灰原!你……”他眼中满是惊愕,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茶发少女。“死过一次的人,难道只有你一个吗?”此时她碧蓝的眼中充满了坚毅,这种样子,他曾经好几次看见过,在他每一次奋不顾身的把她从死亡的深渊里拉出来之时,都会出现。

    可是这一次被从深渊里拉出来的却是他,而一步步走向深渊的是她自己。

    身躯不受控制的缓缓倒下,眸中倒映出她瘦削的身影。随即他感到手中多了一个东西。耳中回荡着她的呢喃:“以后,要和小兰好好过日子啊。”

     说完了这一句,她的嘴角荡漾起一个明媚的笑容。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她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就在大家惊愕的目光中飞奔起来。

    然后他就再也听不到了。他脑中最后闪过的一个念头是,她姐姐是这样,她也是这样。看来他欠宫野家的债,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啊,雪莉,”琴酒脸上仍然挂着疯狂的笑容,“没想到,来的会是你。看来那个小子眼里现在只有他女朋友啊!”

    “黄泉路上有你作陪,我也不算寂寞了,哈哈哈哈哈……”

    灰原哀走到琴酒面前,琴酒冷笑着俯下身子,用伤痕累累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臂。小兰趁着这机会,猛地从他手里挣脱出来。突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琴酒的枪口忽然向小兰瞄准!在枪响的同时传来琴酒的狞笑:“太天真了,你们!跟恶魔讲条件,就要做好被毁约的准备!”

    人群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是他们低估了琴酒的邪恶和卑鄙。

    完了。小兰不由得闭起了眼睛,看来今天这里就是我的葬身之地。耳边传来了那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可是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反而身子被一股巨力给推了一把,她踉踉跄跄的跌了出去,瞬间就跌出很远。她没顾上细想是怎么回事,只想拼命的逃离。

    那倒下的身影不是小兰。小兰还好好的,正在用尽力气跑到他们这里!传来琴酒又急又气的声音:“怎么会!”

    人们这才敢看着琴酒的枪,这一看之下,每个人的眼睛都被刺目的鲜红给刺痛,仿佛眼中被插进了一把尖刀。

     灰原哀那瘦小的胸膛紧紧抵着枪口,双臂展开,那姿势那动作,根本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能做的,而似一位母亲在救护自己的爱女一样。

     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气,在空中弥漫开来。此时在场的每个人,甚至时间都仿佛被定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空中才传来身躯匍然砸地的闷响,地上腾起一股轻烟。

    最后还是赤井秀一最先反应过来,在琴酒再次举起枪之前,一发子弹裹挟着排山倒海的仇恨激射出膛,贯穿了琴酒的喉管。

     黑衣组织最后一个负隅顽抗的成员终于也被消灭了。

 

6.更结来生未了因

     时光匆匆流过,几年的时光转瞬即逝。这就是自然不灭的规律,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死亡而受到影响。

    今天又是她的忌日了。大家又一次齐聚在她的坟茔前,让无谓的眼泪安慰她的魂灵。

    工藤新一仍然在那里立着。他的手紧紧挽着小兰,思绪却渐渐的飘远。

    他忘不了她塞在他手中最后的遗物,在再次醒来以后,他望着手里的瓶子陷入了沉思。

    里面装着的是两粒胶囊,蓝白相间的颜色,凝聚着她的心血,开启了他的新生活。

    他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东躲西藏。又可以用工藤新一的身份活跃在阳光下,光芒闪耀。

    可是这一切都是以她的鲜血为代价换来的。

    他更忘不了的是她在他昏迷前最后的呢喃。

    “柯南,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我能更早一步遇见你。”

 

/ABO设】酒心侦探#毛利#
接下青梅竹马送来的一箱抑制剂。毕竟谁都不想在发情的时候把自己醉晕过去。   是从工藤新一那儿听说了毛利的信息素味道。当侦探用日常口吻说出了“小的信息素味道是雪莉酒呢”时,正在键盘上打字...
【新志/】竟渡河(中)07 ● ● 新志● ● 江户川
都没有明确的分界,一切又都被分隔得明明白白。 工藤新一对着总是会忘记伪装,他不知道自己眼底那一点晦暗不明的神色,全都落在她眼里。于是她坐起来把药吃掉,明显感觉到他似乎松了口气。 他恢复了那种...
】说好的勇士拯救公主呢?● 侦探 #公主×勇士 #毛利 #
勇士绝望地看着眼前连绵起伏的山丘,不禁在心里咒骂那该死的恶龙。   三天前,米花国的毛利公主在十八岁生日那天被突然出现的一蓝一白两只恶龙联手掳走了。早就觊觎公主美貌的毫不犹豫地接下了...
【新志/】竟渡河(上)04 ● ● 新志● ● 江户川
的人,也算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参与了他人生中的大事件。 他希望也能在场,不管是作为江户川,还是工藤新一。 可现实却是,自从那之后,大家之间聚少离多,见面次数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你原本以为一刻...
【新志/】竟渡河(上)02 ● ● 新志● ● 江户川
餐桌的另一边走去——她会和步美他们坐在一起,而他和的位置在桌子的另一侧。 而他似乎总是会不记得这一点,每当看到他们一起出现,他总会觉得自己还是他们的一部分——江户川不就总是和坐在一起吗...
【新志/】竟渡河(上)05 ● ● 新志● ● 江户川
汽车的博士说道,然后又跑了回去。 “忘带东西了吗?”他看到她又快步跑回来,连忙回过神,问道。 她从书桌下的抽屉里摸出了一副眼镜——黑框眼镜,江户川的眼镜。 “……” “我会戴着它拍合照的。”她...
【新志/】竟渡河(上)03 ● ● 新志● ● 江户川
,即使知道他不会出现,也仍然留了座位给他。 和江户川的座位永远都会挨在一起,尽管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江户川。   “新一,你在发什么呆?”坐在旁边的问道。 “嗯?”他回过神,“哦哦,刚才说到...
【新志/】竟渡河(下)12 ● ● 新志● ● 江户川
徽章的信号频率是多少?能不能马上发给我?” 与他们这些心思崎岖曲折的大人不同,步美的念旧是光明正大、明明白白的,她可以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人,却唯独没有一个;她可以十年如一日,将...
【新志/】竟渡河(上)06 ● ● 新志● ● 江户川
,“快点,一会雪下大就更不好走了。” 她是想要拒绝的。 她发誓。 可可以轻而易举地拒绝工藤新一,却永远无法拒绝江户川。 她走过去,说着:“你可不要公报私仇,把我摔下去啊。” “呵呵呵,难道我...
【新志/】竟渡河(下)11 ● ● 新志● ● 江户川
却显得十分惊慌:“小,我觉得后面好像有个人在跟着我……” 尽管江户川离开以后,侦探团的侦探游戏没能像以前一样持续下去,但那么多危险的情况也没有白白遭遇,刚才在图书馆的时候,她就觉得一直有人在看她...
【新志/】竟渡河(中)08 ● ● 新志● ● 江户川
作者:Hedging   中篇   ————   08.   他实在太累,躺在沙发上就睡到了第二天,起来做早饭,这才发现他昨晚根本没走。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大侦探?” 这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的...
【新志/】竟渡河(中)09 ● ● 新志● ● 江户川
你们两个和大家不一样。” “你现在也是小孩子。”笑了一下。 “可谁知道,真的不是小孩子呢?”她闭上眼睛,心里这么多年积压的那些难过,借着一点儿酒精全部涌了上来,“小,你说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