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柯哀】无影灯下 01 ● 柯哀● 新志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Hedging

 

架空,医疗背景。

HE,每晚更新。

--------------------

 

Side A

 

01. 

 

4月15日,多云转晴,略有微风,相对湿度67%。

今天是圆谷光彦来帝丹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实习的第一天。

学校的教授已经提前向他介绍过了他未来的导师,急诊科的主任,阿笠教授。

“阿笠是我的老同学,人很和蔼,带学生也很耐心,你不用紧张。”教授这样和他说。

早班八点开始,他提前了半小时到,站在急诊科值班室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充分享受了早晨第一班清洁阿姨喷洒消毒水的工作成果。

然后他精神满满地敲了几下门,然后拧开了门把手:“初次见面,我——”

他话音没落,门就从里面被猛得打开了,一个清瘦的身影带着和身形极其不符的速度冲了出来,那人一手挂起听诊器,一边讲着电话:“车祸?几个人?”

“好,知道了。”

“直接送抢救室,我马上过去。”

光彦盯着空无一人的值班室,愣了愣,冲着那人的背影开口道:“那、那个……”

那人挂了电话,听见他的声音,停下脚步回头看过来。

那是个很年轻的女医生,套着件医院里千篇一律的长袖白服,可能是因为昨天上了夜班,脚上还踩着一双洞洞鞋。

十个医生里,九个都是这幅装扮,实在没什么特别的。

可圆谷光彦同学却已经把自己要说的话都忘了。

“我、那个、我……”他像是卡了壳的复读机,熟练地在“那个”和“我”之间来回切换。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要是有个医学院的同学一起在场,或许就能理解他惊讶又激动的心情了。

从值班室里出来的那个人,居然是他们学校的灰原哀!

在医学院的六年时间,圆谷是听着这位灰原前辈的各种事迹度过的。

每年金额最高的奖学金,门门A+的成绩单,教授们无不赞扬的实习经历,毕业后她去了海外进修,回国后据说成了神经外科的专科医生。她虽然年轻,但论文和手术都在界内获得了一致好评,俨然一颗业界冉冉升起的超新星。

是个教授们最喜欢的“别人家学生”。

这样活在传说里的优等生,和他们这些动辄被考试折磨得半死不活的不争气后辈,仿佛不属于同一个物种。

于是,在被十二门专业课包围的考试月,光彦终于在室友的建议下,在宿舍挂上了灰原前辈的照片。

据说拜托她保佑,可以不挂科。

“真的吗?”光彦半信半疑地盯着宿舍门后那个年轻女孩儿的照片。

“心诚则灵!”室友小岛元太虔诚地说,“就算不灵……也能养眼啊!”

而那一学期,他仿佛有如神助,考出了史无前例的好成绩。打那以后,这位从未谋面的灰原前辈,就被他当成了心中的女神,每逢大考,都要拿出来膜拜一下。

可是谁会想到女神会从自己将要报道的值班室里冲出来?

他也没走错科室啊?

 

“你什么?”而传说中的“灰原前辈”看起来耐心欠奉,她细长的眉一挑,“要挂号下楼左转。”

说着就要走。

“我——我叫圆谷光彦,医学部六年级,是来急诊科实习的,请、请多多指教!”经过一番挣扎,他终于把话捋顺了。

“请问,阿笠主任在哪?”他又问道。

那边的灰原拧起眉,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啊”了一声。

“你的员工证、工作服和柜子钥匙都在里面,左边数第三张桌子。”灰原低头看了眼时间,“给你十分钟,然后到抢救室来报道,等下有两个车祸患者要送来。”

她说完就兀自朝楼下赶去,走廊里只听得到软底鞋在地板上轻快跑过的声音。

 

光彦来到抢救室的时候,正赶上消防救护员将两位车祸伤者送进抢救室。

“山田女士,三十六岁,头部和胸部受到撞击,意识丧失。”

“藤原先生,四十七岁,胸部受到撞击,合并肱骨开放性骨折……”

“准备搬运,一、二、三——”

“给氧。”

“液体先开两路。”

抢救室里只有灰原和另一个医生,光彦看到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忍不住站直了些。

随即就听她说:“参加过抢救吗?”

光彦诚实地摇了摇头。

她手里拿着支笔型电筒,一边翻看患者的瞳孔,一边问他:“之前实习的科室呢?”

“眼科、泌尿外、血液科、消化内科……”他开始按顺序往下说。

灰原从护士手里接过床边超声的探头,眼睛盯着显示屏,一边问:“没了?”

“没了。”

“哦。”她平平淡淡地应了一句。

虽然她语气正常,没被口罩遮住的半张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但光彦似乎总觉得她的意思像是“好像这个人没什么用”。

“以前上过手术吗?”她又开始检查第二位患者。

非常幸运的,他之前去的科室气氛都挺平和,经常一个礼拜下来,也听不到几次心电监护报警的声音。

“没有。”他如实回答。

“哦。”她又是平平淡淡地应了一句,“那你现在有机会了。”

仿佛是为了应和她的话,山田女士床边的心电监护尖叫着开始示警。

“灰原医生,血压测不到了!”

灰原低头去翻看患者的瞳孔:“左右瞳孔不等加重……对光反应消失了。”

“要拍片子吗?”

“来不及了。”她说,“手术室有空的吗?”

“三号可以用。”

灰原对旁边的同事说:“另一位患者麻烦你了,等骨科会诊之后可以先收病房。”

“OK。”

“备皮后直接送三号手术室。”灰原吩咐道,又对光彦说,“实习的,你也一起来。”

 

时间是八点四十三分,按正常工时来算,他的急诊实习生涯只开始了四十三分钟。

可他已经从抢救室来到了手术室。

无菌服穿在身上,他一下觉得就喘不上气,刷手的时候,手一直在抖,等进了手术室,腿也开始抖了。

如果他没看错,这个患者同时合并了颅内出血和脏器出血的症状,可现在放眼手术室,除了手术标配的几位护士和麻醉医之外,就只有灰原和他了!

她是要自己一个人同时做开颅和开胸手术吗?

常识告诉他这不可能。因为就算是被贴在宿舍门后膜拜的女神,也没有三头六臂啊!

那怎么办?难道她会让我来做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光彦把自己吓了一跳,要知道他之前实习的都是内科科室,外科一个都还没去过,原以为来到急诊也有个缓冲,至少会有个学习了解的过程……

谁知道这个灰原哀,直接就把他拎来了手术室?

他举着双手,竭力维持着自己的无菌状态,一边颤抖着声音开了口:“那、那个……”

灰原抬头看了他一眼。

光彦觉得更慌了。

“请问……”

“什么?”

大概是太慌乱,无影灯下对面人的目光仿佛有如实质,落在他身上,让他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啊!”

他退得毫无征兆,直接撞上了身后的器械护士。

一托盘的手术器械撒了一地。

“……”器械护士有些抓狂。

“……”巡回护士快疯了。

“对、对不起……”

手术室的气温似乎降到了冰点,寒冷的源头是灰原的视线。

“我今天回去重新申请实习还来得及吗?”光彦绝望地想。

 

而这时手术室的自动门应声而开,一个人穿着手术服的人带着另外两个助手,大步走了进来。

一旁的护士看到他:“工藤医生!”

光彦又是一愣,工藤医生?哪个工藤?

而台上的灰原似乎略有不满地瞥了他一眼:“太慢了。”

而被叫做“工藤”的人回答:“对啊,都怪那个非要叫我替她去开行政例会的人。”

“你也可以不答应。”灰原移开视线,冲一旁的护士伸出手,“开颅钻。”

“对,我可以不答应。可你会答应我不答应吗?”工藤无奈地看着她,一边从护士手中接过了手术刀。

这绕口令一样的回答把她逗笑了,随即两个人又都正色起来,互相对视一眼:“开始手术。”

 

 

---tbc---

 

ps:医疗专业术语看看就算,不要当真。

晚安~

 

/】任我行(01.   “第一诫”) ●
家庭啊,你说对吧,南?” 突然被点的江户川南,正拿着手机在课桌看昨晚球赛的转播,完全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这种需要讨论然后发言的课程,他通常都会充分利用时间,看点球赛或者推理小说,毕竟旁边有个...
/】任我行(03.   “任我行”) ●
的简历,她请博士帮忙,重新拍摄了简历上需要用到的照片,换了之前穿着组织实验室白袍的那一张,拍照的时候博士说:“小,你稍微笑一下。” 她在这方面经验不足,便问道:“简历的照片也要笑吗?” 博士说...
/】任我行(02.    “顽石情种”) ●
气不接气,又冲南说,“去了美国,你可要好好保护小啊,不许让别人欺负她!” “是、是,我会的——”他点头答应道,“你放心,我还会看好她,要她不去欺负别人的。” 这一句话终于逗笑了步美,可他却笑不...
/】任我行(04.    “遥远的她”) ●
南和灰原是一起“出国”离开的,他的谎言却没有她那样完满无缺憾。 他怀着好奇的心态,去问步美:“灰原平时都和你说些什么?” 步美有些奇怪:“一哥哥也认得小吗?” “啊?哦,南跟我提起过,哈哈...
/无影灯 08 ●
地被勾起了些好胜心,将面前的纸张拿起来,薄薄的纸张在他灵活的手指变幻着形状,最后变成了一颗心的形状。 而表格上女生的名字留在了心形的中间,她的名字叫“宫野保”。 他将那颗心推回她的面前:“给...
/】竟渡河()11 ● ● 灰原● 江户川
却显得十分惊慌:“小,我觉得后面好像有个人在跟着我……” 尽管江户川南离开以后,侦探团的侦探游戏没能像以前一样持续下去,但那么多危险的情况也没有白白遭遇,刚才在图书馆的时候,她就觉得一直有人在看她...
/】竟渡河()12 ● ● 灰原● 江户川
还有别的据点,去查他的房产、行车和租车记录,把他的照片发给所有分局,在所有路口做排查!” 外面的雨越越大,天文台挂起了红雨预警,天边雷声阵阵,像是要用这一场雨,把这个罪恶盛行的世界彻底洗刷...
/】竟渡河()10 ● ● 灰原● 江户川
,大家也早就见怪不怪。 可工藤接过伞,却绕到了副驾驶这边,他弯腰问里面的人:“法医还没来,你……” 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和我一起去看? 这是工藤一会向灰原询问的话,江户川南从不会这样问。 而...
/】竟渡河(上)02 ● ● 灰原● 江户川
。 他也觉得自己的做法可能不会被人理解——他把身份的真相告诉了侦探团的三个孩子,却始终没有告诉兰,南就是一。 一个谎言维持的时间太长,就像盖在伤口上没能及时取的纱布,已经和血肉长在一起,再要撕...
/】竟渡河(中)08 ● ● 灰原● 江户川
夹子别在了后面,看起来又和平时显得有些不同。 如果她是宫野保,如果她当时和自己一起服解药,现在又是会在做些什么呢? 她肯定还是会继续做研究的,但她是会在学校担任一个教职,还是会去大的研究所?她是会留...
/】竟渡河()15 ● ● 灰原● 江户川
一,总会固执地觉得,他和南并不相像。 可今晚不知道有什么奇妙的魔法,她看着他那样陪在小身边,竟会有种“那就是南”的错觉。 但是,仿佛也就是这一刻,她才真真正正意识到,南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竟渡河(上)04 ● ● 灰原● 江户川
样子看着顺眼多了。” “……我可谢谢你了!”   工藤一的毕业礼,灰原自然是不会出席的。 那天他和同学们拍了很多照片,加上有着学士帽的遮挡,失败的发型也没有被大家发现,可他还是莫名其妙地摘了头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