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柯哀文】任我行(01.   “第一诫”) ● 柯哀● 新志文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Hedging

 

短篇,原作背景

-----------------------

 

01.   “第一诫”

 

周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社会生活课,今天帝丹小学三年B班要学习讨论的主题,是“家庭”。

同学们将各自的课桌拼在一起,五人一组,在老师讲过要讨论的内容和要求之后,教室里很快就响起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少年侦探团的五个人座位相近,自然也是一组,元太对这个话题充满了向往:“我想和鳗鱼饭店组建家庭!”

光彦说道:“元太,你跑题了,老师是让我们讨论对家庭的看法,不是问你想和谁组建家庭啦!”

“可这就是我的看法啊!”

步美也被带跑题了:“元太说的也没有不对呀,因为只有和喜欢的人才能组建家庭啊,你说对吧,柯南?”

突然被点名的江户川柯南,正拿着手机在课桌下看昨晚球赛的转播,完全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这种需要讨论然后发言的课程,他通常都会充分利用时间,看点球赛或者推理小说,毕竟旁边有个人很可靠,她总能回答出标准的、老师最喜欢的答案。

“啊?嗯,是的吧。”他随口应道。

“什么叫是的吧?”步美不满地撇撇嘴,“你根本没有在听,小哀,你看他——”

她习惯性地想要跟灰原告状,因为五个人里面,有且只有灰原能制服他。

大家顺着步美的目光一起看向了灰原,结果就看到一旁的女孩儿手臂撑在课桌上,耳边的碎发垂下来挡住了脸,呼吸缓慢而绵长,竟然是已经睡着了。

告状无门的步美:“……”

“喂喂,就算是社会课,你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睡觉吧?”江户川肩膀靠过去半寸,压低声音说道。

可能真的是太困,那人居然毫无反应。

老师在教室里来回走动,时不时会加入某一组的讨论,眼看就要绕来他们这边,他忍不住伸手拍了下她的手臂:“老师过来啦,别睡了。”

打瞌睡的女孩儿猛然被惊醒,心脏本能地突突直跳,却还听到罪魁祸首在耳边开玩笑:“我说,你这感觉也太不敏锐了……之前说什么察觉到危险气息,都是在吓唬我吧?”

她有着无药可医级别的起床气,心跳还没平复下来,又听到这么一句明显是在打趣的话,便没好气地说:“是吗?那可能是因为有个人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会一直保护我,让我不要害怕的缘故吧?”

“大言不惭”的江户川:“……”

他只好岔开话题:“你为什么这么困?没睡好吗?”

女孩打了个哈欠,大概是真的很困,她说:“昨天半夜电脑突然死机,跑了一半的实验数据都没存档……”

简直是人间惨剧,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可能当场就要疯。

但她有做不完当天的工作就不能安心睡觉的强迫症,于是当下就重启了系统,重新煮了壶咖啡,开始做数据恢复和模型重建,不知不觉间,就听到博士叫她去吃早饭的声音,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天亮了。

虽然她已经习惯了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但通宵还是不一样的,撑了一天,直到最后一节课才忍不住睡着,她觉得这项成就也算是十分伟大了。

“一直不睡觉,当心长不高哦——”旁边那个人说。

她闭了闭眼睛,不假思索地回道:“18岁以后还怎么长高?你是笨蛋吗?”

“还是你想要试试,江户川柯南可以长到多高?”她轻声笑了一下,“想的话,你可得早点告诉我。”

这个话题是他的死穴,果不其然,他不再接话了。

 

小组讨论的时间很快结束,每个小组要派一名同学上台去,代表组员们发表他们讨论得出的结论。

一名又一名的同学上去又下来,说来说去,无非也是寻常小学生会有的见解——家庭是爸爸妈妈和自己,会有懂事些的孩子说起要理解体谅父母,也有些家庭可能不怎么美满的孩子说,希望快点长大,好早点离开这个没得选择的家。

可放眼侦探团小组,元太想和鳗鱼饭店组建家庭,光彦虽然出言纠正了,但毫无成效,步美的看法是“当然是要和喜欢的人组建家庭”,可这个观点前面已经有人讲过了。

而平时最靠得住的两个人,一个人在看球赛,一个在睡觉,然后两个人又开始拌嘴,全然离题万里,完全没有贡献什么有价值的看法。

“吉田同学,你们组谁来发言?”这就已经轮到了他们组。

“诶?”步美有些无措,她显然没有做好上台发言的准备,求助的目光忍不住投向了对面的两个人。

“灰原同学、江户川同学,你们要来试试吗?”老师顺着她的目光,又和善地看向了另一边的两个人。

“我来吧。”灰原站了起来。

 

她带着还没完全消散的起床气,浑身萦绕着莫名的低气压,就这么走上了讲台,有的小组甚至还画了讨论的思维导图——他们组当然是没有的,所以灰原哀就那么两手空空的站在讲台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我的看法是,家庭只是通过血缘、婚姻、或者收养关系为纽带,产生的一种社会生活单位。”

而她本人,显然并不拥有其中的任何一种。

讲台上的女孩儿面容平静,声音像是夏天回廊中悬挂的风铃,清清凌凌,可说出的话,却又像冬天无孔不入的寒风,显得有些无情了。

“但血缘关系不能选择,毕竟为人父母不用通过执业资格考试,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要靠概率和运气。而婚姻关系存在极高的不稳定性因素,同时风险不可控,两个人会结婚,也并不等于他们相爱。收养关系比较特殊,需要另当别论。”

方才还热热闹闹的教室里鸦雀无声,似乎都被她这一番另辟蹊径的说法震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像是感觉不到大家惊异的目光,有条有理地给自己的观点做了总结:“总之,我认为家庭是一种高风险、但未必高回报的社会生活单位,组建家庭,是一件需要审慎思考的事。以上。”

老师愣了愣,这番回答超出了她的教案,就算小孩子的思维天马行空,但谁会想到一个小学生会在课堂上说“家庭是个高风险社会单位”?

于是老师只好按照惯例问:“有同学想对灰原同学提问吗?”

同学们沉默了一下,随即有人举起了手:“我想问!”

“灰原同学,你为什么说两个人结婚不等于他们相爱呢?”

小学生的世界里,大多是像步美一样,觉得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和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结婚、组建家庭的孩子。

也只有小孩子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爱就是永远不变,是只要想要,就一定能得到的东西。

“我也想问!”

“灰原同学,那你觉得怎么样才算是两个人相爱呢?”

……

小孩子对和自己持有完全不同看法的人,总是好奇多过排斥,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教室一时间又重新热闹起来,好像是在开记者招待会。

江户川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隔着半个教室,远远地瞧着讲台上神态自若的女孩儿,那一瞬间,他觉得她很遥远。

按照她自己给出的定义,宫野志保无疑是有过家庭的——她有天资卓绝的双亲、温柔善良的姐姐,这三个人,尽管在她18年的生命中,陪伴她的时间有长有短,却无疑是联系她与整个世界的纽带,是牵动着她的风筝线。

可细细的风筝线却不幸被绞入命运无情的齿轮,终于有一天,那根线断开了最后一丝连接,她这一只风筝,也从此飘上了天,于世间再无半点牵挂,无处不可去,却也无处可去了。

那之后,不管是宫野志保,还是灰原哀,都不再有“家庭”。

“灰原同学,你想回答大家的问题吗?”老师眼看着问题越来越多,连忙去问讲台上的女孩。

“可以啊。”她点点头,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

“不相爱也结婚,是因为婚姻也只是一种契约关系,而契约的订立只需要双方协商一致,但协商一致的概念广阔,并不限于 ‘相爱 ’。”

“这个我知道!就好像你抓住了一个人的把柄,哪怕他不爱你,你也可以威胁他和你结婚,是这样吗?”

大家都了然地笑起来,看来班上有不少人都看过一些无聊又俗气的读物。

“可是我妈妈说,女孩子将来一定要结婚的——灰原同学,那你将来会想要结婚吗?”

她说:“我不会因为别人告诉我 ‘一定要做 ’,就去做一件我不想的事。”

“喜欢结婚的人可以自由签订契约,喜欢独身的人也可以永远都一个人,这样有什么不好?”

有人继续问:“那灰原同学,你觉得怎么样才算是爱一个人呢?”

眼看着这话题越跑越偏,就要超出原本的讨论范围,老师原本想要制止,可却也想听听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会给出什么答案。

她微微低了头,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说:“我又没试过,怎么会知道?”

“什么嘛——”同学们发出失望的叹息声,“灰原同学,这可不算答案吧!”

老师哑然失笑,再怎么扮成熟,到底也还是个小孩子吧?

如何定义爱,这个问题,连成年人也不一定会知道答案,何况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呢?

“但我知道什么不算爱一个人。”她说着抬起头来,若有若无的视线落在自己座位旁边的那个人身上。

“比如说,我从现在开始,每天在心里告诉自己一遍, ‘我喜欢江户川,我将来一定要和他结婚 ’。这样一直说十年,等到十年之后,就算我本来不喜欢江户川,大概也会习惯成自然,本能地以为这句话是真的了。”

“但这不是爱,可能是习惯和自欺欺人吧。”

她刚才的起床气大概终于消了,现在的口吻活泼轻松,却条理清楚,好像只是个普通的早熟又聪慧的女孩儿,看她用自己的同桌打起了比方,全班不禁哄堂大笑起来,平时总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倒也不奇怪——倘若她用别人来举例子,反而才是反常。

一节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社会生活课,就这样结束了,灰原从讲台上走回自己的座位,就听到旁边那人似乎非常不满地抱怨道:“喂,我说灰原,你开这种玩笑,倒是也稍微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啊——”

她没去看他,径自收拾着自己的书包,回道:“是、是,因为大侦探名花有主、心有所属——不能这样拿你打趣,是我唐突了。”

身边的男孩愣了愣,那一句“就算是我,也会不好意思啊”就这样噎在了嘴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这才恍然有所悟,在刚才她发言的那段时间,他似乎完完全全地忘记了自己原本是另一个人这件事,他看着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孩在讲台上,说“我喜欢江户川,我将来一定要要和他结婚”,哪怕知道那家伙肯定是在寻他开心,却还是忍不住觉得耳根发烫。

好像他真的只是江户川,而她是和他一起长大的普通女孩,两个人无时无刻都要吵架拌嘴,一会儿不拿对方开玩笑就不舒服。

他甚至以为这样的生活是真实的。

但怎么会是?

他真正青梅竹马的女孩儿另有其人,而他本人,似乎才是灰原话中的那个人——“我喜欢小兰,我将来会和她结婚”,长年累月中,他的确是在一直这样想。

这难道不是爱吗?难道只是习惯吗?

他自己想得出神,却听到旁边的人已经站起身来,她问:“你到底还要在那里愣多久?”

“哦,走了。”他急忙站起来。

他们换了鞋向走廊外走去,他忍不住想要问她:“你刚才为什么……”

为什么要那样说呢?

明明你一定也知道,家庭的概念不只是局限于社会学科中的定理,即使不是血亲、夫妇和亲子关系,如果有足够的关心、足够的爱,明明也能算作是家人,是家庭的。

好像博士,好像那三个孩子,还有……

“什么为什么?”她侧过脸来,反问道。

可没等他回答,她嘴角又挂上了常有的戏谑笑意,半真半假地说:“我最后说的话里,有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大侦探,你能猜出来吗?”

他一愣,那种耳根发烧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他们一起走到了外面,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雨,可他早上险些迟到,小兰让他带伞,他自然是忘了。

旁边的人看了他一眼:“没带伞吗?大侦探。”

“哈哈,早上出门的时候忘了,”他摸了摸后脑勺,“回去大概又要被数落了。”

他没说是谁,但他们都知道是谁。

“哦,是吗。”她笑了一下,干脆利落地跟他道别,“那拜拜。”

说完她撑开了自己的伞,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分他一半伞的意思,这就打算走入雨中——江户川急忙三两步跑上前去,轻轻拉住她手臂,从她手中接过那把伞,眼睛弯起来,就是一个灿烂的笑。

他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背后有人喊他的名字。

“柯南!”

是小兰。

兰撑着伞,一路小跑过来,一边忍不住说:“早上就说要你带伞,怎么还是没带?下这么大雨,淋了雨可怎么办呀?”

“我忘了嘛。”他习惯性地就用起了小孩子的语气。

“我们走吧?”兰把他的那把伞递给他,“小哀,要和我们一起回家吗?”

对面的女子柔顺的黑色长发从肩头垂下来,她和善地问:“我今天做了柠檬派,哦对,这次还做了别的口味,有蓝莓和巧克力,小哀也一起来试试吧?”

一旁的江户川心想,她肯定不喜欢这些甜腻腻的口味,可又没说,因为他似乎觉得,如果说了,她肯定是不会来的。

“谢谢,不用了,”她冲兰笑了一下,“我还有点事,要去一下别的地方。”

“这样吗?”兰有些惋惜地回答道,“那下次我做好了,叫柯南送一份给你。”

“好啊,谢谢。”她在学校门口门口和他们挥手道别,放学的人陆陆续续走出来,不同颜色的伞在雨中盛开为不同颜色的花,而那撑着一把透明雨伞的少年,身影混在人群中,明明不打眼,她却总是轻而易举的便能一眼就望到。

可能因为她太习惯去注视他的背影。

 

“这么大的雨,小哀自己要去哪里啊?”等路口红绿灯时,兰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知道啊,她没和我说。”他回答道,心里却想,她肯定没有别的要去的地方,只是不想来而已。

“诶,我以为小哀什么话都会和柯南你讲呢。”小兰说,“毕竟你们两个总是形影不离的……”

她说着,似乎想起了些旧日往事:“就像以前我和新一一样。”

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没注意到身边的男孩一闪而过的惊讶神色,她又说:“柯南,你喜欢小哀的话,一定记得要早点告诉她哦。”

“兰姐姐,你又在开玩笑了,谁会喜欢那家伙啦。”

他这样说道。

可被叫做“柯南”的工藤新一却忍不住回过头去,望着那女孩离开的方向,人潮汹涌,却早就没有了她的身影。

行人道的绿灯滴滴滴地响起,人们急匆匆地从中穿过,阴沉滂沱的下雨天,总会让人想要快点回到家里去。

他想起方才自己被兰打断的那句话。

他钻进那女孩儿的伞下,从她手中接过了那把看起来阴沉沉的黑色雨伞,本能地将大半伞面朝她那边倾斜着。

那一瞬间,他们在一把伞下共享着同一方小小的世界,而他想说的是,灰原,我送你回家吧?

 

注:

“第一诫”:无论热恋中失恋中都永远记住第一诫,别要张开双眼,《相爱很难》;

 

/(03.   “”) ●
原作者:Hedging   短篇,原作背景 -----------------------   03.   “”   宫野保恢复身份后,推拒了之前FBI和以前相熟教授的邀请,开始重新整理自己...
/(04.    “遥远的她”) ●
南和灰原是一起“出国”离开的,他的谎言却没有她那样完满无缺憾。 他怀着好奇的心态,去问步美:“灰原平时都和你说些什么?” 步美有些奇怪:“一哥哥也认得小吗?” “啊?哦,南跟提起过,哈哈...
/(02.    “顽石情种”) ●
气不接下气,又冲南说,“去了美国,你可要好好保护小啊,不许让别人欺负她!” “是、是,会的——”他点头答应道,“你放心,还会看好她,要她不去欺负别人的。” 这一句话终于逗笑了步美,可他却笑不...
】MISS #灰原 #侦探南 #
原作者:Fëanor   #江户川南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宫野保坐在工藤宅的书房里翻着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一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CA/』回首之处 # #侦探南 #灰原 #宫野保 #江户川南 #工藤
清楚灰原离开的原因。   成为宫野保?   别开玩笑了,宫野保有什么好的?   灰原有阿笠博士,有平凡的人生,有少年侦探团,有——江户川南。   工藤一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但这一次...
】秋日之歌 #灰原 # #侦探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 #工藤一 #宫野保 #南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工藤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一小...
】失眠 #侦探南 #灰原 # #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一个小短篇  5.8K 阅读愉快#南 # #工藤一    01 晚上十一点。工藤一莫名头痛起来。   疼痛剧烈而精准地切割着他的脑部神经,如同一把微型...
】春日远游 #侦探南 #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短篇完结 #南 #灰原 # #工藤一 #宫野保 5.1日快乐!!! 无脑高甜OOC 青春校园非主流文学现场   01 工藤一开始骑自行车上学...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灰原 #工藤一 #宫野
自己的帽子扣在了灰原头上。“还是这样好看。”   “工藤。”   “嗯。”   “我们恋爱吧。”   “这话该来说。”     03   江户川南和灰原,工藤一和宫野保,进入了甜蜜的...
/】竟渡河(中)07 ● ● 灰原● 江户川
都没有明确的分界,一切又都被分隔得明明白白。 工藤一对着灰原总是会忘记伪装,他不知道自己眼底那一点晦暗不明的神色,全都落在她眼里。于是她坐起来把药吃掉,明显感觉到他似乎松了口气。 他恢复了那种...
/』夏天就是要喝可乐 #灰原 #宫野保 #abo
。     00   灰原是什么味道的?   非要让江户川南形容的话,大概是炎炎夏日里那一瓶冰可乐,甜甜的,气泡直逼喉咙的那种感觉。   这种味道让他上瘾。     01   江户川南是怕热型选手...
/』今天的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灰原 #宫野
原作者:渺渺   不甜不要钱 祝各位七夕快乐! 好吧承认标题跟文章没什么关系 是/的误导向安利     00   之间有无数个故事,无限种可能。     01   江户川南,1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