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柯哀文】任我行(02.    “顽石情种”) ● 柯哀● 新志文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Hedging

 

短篇,原作背景

-----------------------

 

02.    “顽石情种”

 

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是在准备升入国中的那个暑假,突然说要转学离开的。

原本说好了高中也要继续在一起,可小孩子的话怎么能当真?转眼间,五个人的侦探团,就只剩下了三个人。

步美知道他们要走的时候,搂着他们两个泣不成声,她一边说着:“我们不是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吗?你们骗人!”一边又说:“你们去了国外,也不许忘了我,要给我们写信,每个月都要,每个星期都要写——”

“傻瓜,发简讯和打电话不就好了?”灰原拍了拍女孩的头发,“而且,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那谁知道呢!”步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又冲柯南说,“去了美国,你可要好好保护小哀啊,不许让别人欺负她!”

“是、是,我会的——”他点头答应道,“你放心,我还会看好她,要她不去欺负别人的。”

这一句话终于逗笑了步美,可他却笑不出来,他微微侧脸去看身边的女孩儿,她嘴角挂着笑,却是不说话。

不会忘了他们,是真心话。可说什么要看好她,却是假的。

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之后如何打算。

 

恢复身份后的工藤新一错过了自己最后的高中生涯,但好在赶上了当年大学的入学考试,原本属于他的生活一股脑儿地向他冲过来,案件、功课、足球、和日夜思念的青梅竹马,好像一时间全部都归位。

明明是他自己的生活,却好像因为应接不暇,而变得不适应起来。

而另一个人却没有他这样急切,她虽然和侦探团的孩子道过别,却没急着服下解药,问她之后的打算,她只是笑盈盈地说:“我未来的打算,为什么要和你说?”

“啊?我们……我们不是——”

是什么呢?

他却说不上来。

她似乎料到了他的窘迫,继续道:“而且,都是有结婚意向的人,才会去不停追问对方未来的打算吧?”

“大侦探,你这是打算要和我求婚吗?”

换作以前,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说:“谁这么想不开,要和你这样坏脾气的家伙结婚?”

或者如果他存心要和她决战到底,也许会毫不示弱地回复:“对啊,那你要不要嫁给我?”

可毕竟时间轮转,这似乎都不是“工藤新一”能说的话。

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脸红了,可是又好像没有,但好在她手里拿着本书,并没有看他。

“说笑的。”

最后,她用这一句万能的话,来做了结尾。

她好像总是这样,不管是在做江户川的时候,还是现在,工藤都一直很困惑,她为什么总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呢?

他曾经不明白为什么灰原为什么要为他做那么多,现在又不明白为什么她喜欢这样开玩笑,明明他自认为他们是最默契的搭档,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图。

可唯独在这两件事上,他却总猜不透她的心思。

 

她还没有服下解药,却先到了毛利兰的生日,铃木园子作为好朋友非常够义气,说是刚好工藤也回来了,就借出了铃木集团旗下最近刚摘得米其林三星的一家西餐厅,要来为她庆生。

博士和侦探团的孩子们都得到了邀请,她却不是很想去,博士劝了她两次,她只说:“我要去图书馆查资料,有时间的话就去。”

兰来给他们送请柬的时候,也再三对她说:“小哀一定要来呀,虽然柯南来不了……可是那家餐厅的甜品很好吃的,来试试吧?”

温柔贴心的女孩儿自以为能够懂她,以为她也像自己一样,会无时不刻地牵挂着那个已经不在身边的人。

牵挂吗?想念吗?

她统统答不上来。

 

可最后她还是去了,却只是站在最后,没有走上前去。餐厅今晚暂停了对外营业,只有受邀前来的亲朋好友。灯光打得曲折幽暗,现场有弦乐四重奏演奏着轻松愉快的曲子,是个美好而和谐的夜晚。

生日会的主角穿了一身洁白的长裙,黑发如瀑垂在身后,正好是到了切蛋糕的环节,大家簇拥着她上前,精美的蛋糕上插着蜡烛,园子说:“小兰,快点许愿呀!”

兰却是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不用啦。”

她转过身去看身边的人,双眼里盛满了说不出的爱意和满足:“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众人忍不住开始起哄,明明是个生日会,却好像闹出了结婚典礼的气氛,不知道谁拉开了礼花筒,五彩缤纷的纸屑纷纷扬扬地飘下来,在莹莹微光中显得说不出的浪漫惬意。

而她站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低头笑了一下,准备转身离场,就听到身后一个声音问:“诶,博士家的小姐姐,你不去前面吗?”

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的服部平次出现在她身后,看到她似乎有几分意外。他弯下腰来和她讲话:“我还以为你肯定不会来呢。”

“哦?为什么?”她问道。

大大咧咧的关西人心思却细致入微,他说:“因为你喜欢他的吧?你喜欢工藤。”

“如果是我的话,要是让我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我肯定要走得远远的,绝对不想看到。”

被这样直白点出心事的女孩儿倒也不特别惊讶,她笑了一下,说:“你这么说,让我觉得有点没面子。”

“哦?为什么?”

“有那么明显吗?”

服部平次看着她,却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真话。

如果说是很明显,那为什么另一个和他一样有着超绝洞察力的人,却从未发觉?可倘若说不是,却又是在骗人。

好在她似乎也没有真的想要一个回答,轻巧地岔开话题:“你说你肯定不想看,那你会怎么做呢?”

服部想了想,说:“我大概会先告诉那个人我的感受吧——然后对方喜不喜欢我,我也控制不了啊。”

“而且不试试的话,又怎么知道呢?”

他年轻气盛,少有挫折,难免会相信事在人为。

“而且……你应该为他做了很多事吧?永远不让他知道,对你很不公平。”服部平次说道。

可却听到身边的女孩儿笑了起来,她说:“倒也不是。”

“我做的那些事,不是为了他。”

不眠不休的夜晚,繁杂无穷的实验数据,无数次失败,然后再重头来过,永远对他有求必应,永远都肯伸出援手……

都不是为了他。

她望着前方的人群,蛋糕已经切开,今晚的男女主角被众人簇拥在中央,欢声笑语,好不热闹,大约就是他这些年来,一直迫切想要回到的世界吧?

“我是个特别自私的人。”她说,“我做这些事,都是为了我自己。”

服部平次不可置信地反问道:“啊?”

想要成全自己,让自己的私心功德圆满。

“我是为了让自己问心无愧。”

这又是句自欺欺人的假话,毕竟真正自私的人没有真心,何必多此一问?

她说完,便冲服部平次点点头当作道别,离开了餐厅,转身走入了城市的夜色中。

她以前跟江户川柯南说,自己也想要失忆,这样就能和他一直保持现状,当时他的神情多震惊啊——她想要保持现状,可他大约是不想的。

因为没有体验过,她也不知道寻常女孩儿喜欢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忐忑?不安?还是悸动?她似乎都没有体验过。

她为自己的感情感到愧疚和厌烦,明知道没结果,明知道不可能,明明她是个最讨厌麻烦、绝不做无用之事的人。

可是却控制不了。

路上铺满皎洁的月光,她抬头去看,发现今晚是一轮极圆、极满的圆月。

“真好啊。”她望着月亮,喃喃自言自语道。

团圆之月理应照耀团聚之人,可月亮不似人间情爱,从来都公平无私,让她也能踏着这皎皎月光,一个人走完回家的路。

 

之后的一天,工藤来博士家取一些资料,家里没有人,他原本是拿了资料就走,出门的时候,职业病却让他忍不住留意到了桌子上的一张纸条。

它被压在几本书下面,看着却不像是普通便签纸,他走过去将它拿出来看,却是张米花中央病院的收据和转介信。

收据开的是一些胃药,和一张普通科转去内科,要求进行详细检查的转介信。

患者姓名是灰原哀。

他想也没想,当即拦了车,向医院赶了过去。

 

“小姑娘,你真的是自己来的吗?”当值的护士看着她,又忍不住问了一次,“你爸爸妈妈没有和你一起吗?”

“我自己来的。”灰原回答道,她反倒安慰起了对方,“不用担心,我一个人能搞定。”

她有胃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很久以前就有些征兆,但难受的时候吃点药就可以控制,也不是天天都会不舒服,可最近却好像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她算半个医科出身,当然明白小病也能拖成大病,几次疼得半夜醒来之后,就自己来医院做了检查,普通科的医生给她开了转介信,要她约个时间来做一下胃镜。

因为害怕博士担心,她就谁也没告诉,而害怕解药的药性会影响身体状况,让检查结果产生偏差,她也暂时拖着没吃解药,好像多当一天小孩子,就能多向命运偷来一天原本不属于她的时光。

哪怕这时光就快走到尽头,回头去看,前尘往事,虽然都曾真实发生过,却仿似若大梦一场。

“胃镜要做麻醉的,你一个人来的,等一会儿可以在休息室多待一会儿,等休息好了再回家,这样可以吗?”好心的护士俯下身来问她。

“好。”她点点头,“谢谢。”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应该是个很怕疼的人,说是“应该”,因为她自己并不记得了,都是后来姐姐告诉她的。

“志保你那时候明明烧得很厉害,可是怎么都不肯打针,说是怕疼,简直急死我了。”

“这也就算了,你还不肯吃药,哭着说是怕苦。”

姐姐的描述里,她就和这世界上千千万万个普通人家里,最受宠爱的小女儿一样,怕疼又怕苦,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会哭鼻子。然后心疼她的人,自然就会来帮她解决问题。

她却完全不记得,自己原来也有过这样任性而幸福的时候。

可能是后来发生的事都太痛,痛到极致,痛到习惯,便也觉不出害怕了。

负责做检查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很耐心的人,她还选了全麻,基本上没什么感觉,医生操作仪器的时候,全程她都在漫无边际地想,之后会怎么样呢?

FBI下设的生命科学研究所、以前大学的教授、还有一些第三方机构都曾向她发出过邀请,她却不知道自己还想不想继续做这个。

地点有日本、美国、欧洲……好像世界各地,如果她想,哪里都可以去。

可好像都没什么区别,寒冷炎热,现代古典,无数个有吸引力的城市好像都可以成为新的起点,她终于不再受任何束缚,是一个完全的自由人,却发现自己没有了“想去”的地方。

检查结束之后,护士带她从诊室出去,就听见外面护士长训人的声音:“你这家长怎么做的?怎么能让小孩子一个人拿着签了字的表格来做胃镜?”

“既然要来,就早点陪她一起来,孩子一个人孤零零地等着,你也想想她的感受啊。”

“算了,应该等一下就出来了,你去那边等吧。”

原来是拿着那张收据找来的工藤,他跑得一头汗,来分诊台问护士长有没有见到一个叫灰原的小女孩,自然免不了被护士长不由分说地一通训。

他也不生气,只尴尬地不断说着“嗯、嗯”,看到跟着护士走出来的灰原,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

“是你家人吗?”护士低头问她。

见她没承认,也没否认,护士就在平板上点开她的患者资料,向工藤问道:“请问您是她的家人对吗?我看一下……”

她点开了她的紧急联系人资料:“是宫野明美小姐……啊,肯定不是,另一位是……宫野志保小姐?诶?这也不是……”

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却是为着不同的原因。

“我……我是她邻居,来接她回家。”

最后,他只能这样说。

回去的路上,他开着车,假装很随意地说:“你的紧急联络人,写得也太任性了吧?”

一个是死去的姐姐,一个是她自己,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根本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她却说:“也挺好的不是吗?”

他没有再问,却好像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有人希望能够时时刻刻都得到陪伴,也有人不介意孤零零地一个人死去。

他想说,你可以继续让你姐姐留在紧急联络人的名单里,但另一个位置……你可以写我的名字。

我来当你的紧急联络人,我来当你和这个世界之间的那条风筝线。

”你可以写……“他刚开口,就被她打断了。

女孩侧脸望着窗外,眼神没有焦点,显得有几分漫不经心,她说:“知道了,我会写上博士的联系方式的。”

他只好咽下了自己没有说完的那句话,讷讷道:“那就好。”

前面在堵车,长长的车流顺着高架桥一路排开,一眼根本望不到头。

可世界上又怎会有没有尽头的路。

 

注:

“顽石情种”:对着顽石扮情种,《顽石》;

 

/(03.   “”) ●
原作者:Hedging   短篇,原作背景 -----------------------   03.   “”   宫野保恢复身份后,推拒了之前FBI和以前相熟教授的邀请,开始重新整理自己...
/(04.    “遥远的她”) ●
南和灰原是一起“出国”离开的,他的谎言却没有她那样完满无缺憾。 他怀着好奇的心态,去问步美:“灰原平时都和你说些什么?” 步美有些奇怪:“一哥哥也认得小吗?” “啊?哦,南跟提起过,哈哈...
/(01.   “第一诫”) ●
。 “诶,以为小什么话都会和南你讲呢。”小兰说,“毕竟你们两个总是形影不离的……” 她说着,似乎想起了些旧日往事:“就像以前一一样。” 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没注意到身边的男孩一闪而过的惊讶...
/】竟渡河(上)02● 灰原● 江户川
下来,免不了要血肉模糊。 这样真的好吗?他并不知道答案。 而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熟练地和灰原顶嘴,突然笑着说:“就说怎么觉得很熟悉……一你和小讲话的语气,和南简直一模一样。” 她说完又觉得自己...
】MISS #灰原 #侦探南 #
原作者:Fëanor   #江户川南 # #工藤一 #宫野保 #同人文     宫野保坐在工藤宅的书房里翻着一本门捷列夫的《论元素分合论》。自从她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这一类的书籍瞬间多了...
『CA/』回首之处 # #侦探南 #灰原 #宫野保 #江户川南 #工藤
,却在指尖碰上封面那个名字的时候愣住了。   くどう しんいち   Kudou Shinichi   工藤一   宫野保僵在那里,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02   低商的关东侦探至今都没有搞...
】秋日之歌 #灰原 # #侦探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 #工藤一 #宫野保 #南   东京的雨水多了起来,工藤一又没带伞。   应该是秋日了,寒意总在夜晚降临。   他坐着扶梯,仰头看着地铁口的上方的一小...
】失眠 #侦探南 #灰原 # #
地称呼他的全。   “那你之前也没有资格干涉的。”工藤并不打算示弱,他唇反相讥。   灰原一时语噎,愣在一旁。尽管她知道辩论技巧并不等于成熟,但是她承认,工藤一有他的自由决定他现在的状态。但是...
】春日远游 #侦探南 #
原作者:EEEdith 又延   短篇完结 #南 #灰原 # #工藤一 #宫野保 5.1日快乐!!! 无脑高甜OOC 青春校园非主流文学现场   01 工藤一开始骑自行车上学...
/』今天的工藤一也在努力做个好男朋友 #灰原 #宫野
原作者:渺渺   不甜不要钱 祝各位七夕快乐! 好吧承认标题跟文章没什么关系 是/的误导向安利     00   之间有无数个故事,无限可能。     01   江户川南,14岁...
/】竟渡河(中)07 ● ● 灰原● 江户川
都没有明确的分界,一切又都被分隔得明明白白。 工藤一对着灰原总是会忘记伪装,他不知道自己眼底那一点晦暗不明的神色,全都落在她眼里。于是她坐起来把药吃掉,明显感觉到他似乎松了口气。 他恢复了那种...
『CA/』有江户川南就够了 # #灰原 #工藤一 #宫野
余生来弥补。”   “那宫野保欠的十年,她要如何偿还?”     02   江户川南贴心的将外套披在了灰原的身上。一扭头,看见旁边三个小学生火辣辣的不加掩饰的白眼。   “自从南和酱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