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柯哀】任我行(04.    “遥远的她”) ● 柯哀● 新志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Hedging

 

短篇,原作背景(完)。

-----------------------


04.    “遥远的她”

 

他的直觉很准,远渡重洋的宫野志保在那之后,在他的世界里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她会和博士定期联系,但却与他没什么直接来往。有一次一起在博士家吃饭,他听到步美说小哀怎样怎样,才知道她原来还一直留着灰原哀的那个手机号码,时不时用那个账号来和侦探团的三个孩子联系。

明明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是一起“出国”离开的,他的谎言却没有她那样完满无缺憾。

他怀着好奇的心态,去问步美:“灰原平时都和你说些什么?”

步美有些奇怪:“新一哥哥也认得小哀吗?”

“啊?哦,柯南跟我提起过,哈哈。”他摸了摸头发,搪塞道。

步美听到柯南的名字,不禁撇撇嘴:“柯南说话不算数,说好了要一直保持联系,都只有小哀在和我发消息——”

被当面批评了的工藤新一决定回家找找当时的旧手机,重新拿出来用,可步美又说:“不过小哀说他现在每天也还是忙着破案,天天到处跑,大概很忙吧,就勉强原谅他了。”

“灰原说的吗?”

“对啊,他们现在也是同学嘛。“步美回答道。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他看之前自己收到的圣诞节贺卡:“你看,这是小哀寄回来的,这张是柯南寄的,但是我觉得肯定也是小哀帮他选的——柯南怎么可能会选出这么好看的图案嘛。”

而明信片的背面,是两款截然不同的字体——寄卡片的人甚至还模仿了江户川柯南的笔迹,竟然学得有八九分相似,看到的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这张卡片,真的是自己寄出的一样。

灰原哀写:“圣诞快乐。”

江户川柯南写:“你们最近破了几起案子?ps:圣诞快乐!”

步美看他看得这样出神,以为他对这个很有兴趣,又点开自己的社交网络界面,给他看一个账号:“你看,小哀有时候还会在上面发一些照片,应该是她和柯南的学校附近吧。”

宫野志保活得异常超脱,是个在社交网络上音讯全无的人,在网络上搜她的名字,只会出现各种核心期刊和研究项目。

而灰原哀却如同世界上千千万万个普通少女一样,有着自己的私人社交账号,会在网路上分享自己的生活。

好像“灰原哀”仍然还在这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认认真真地生活着。

那个账号应该只告诉了步美他们,也的确只是发给他们看的,她一贯信守承诺,说不会失去联系,就选择了这样的方式,让灰原哀继续存在下去。

工藤新一记住了那个账号,回家以后,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慢慢地看完了那个账号里的所有内容。

她发种满了阔叶梧桐的街道,雨后东倒西歪的花圃,空无一人的图书馆,和阳光热辣的学校操场,大概是为了真实性,时不时还会出现一些新出版的推理小说。

工藤一眼就能分辨出这应该都是她工作的大学里的场景,可手机另一端的孩子们不会知道,他们会以为这是属于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的异国生活,他们会相信并期盼着,在未来的某一天,大家还能够再次重逢。

这个账号太真实,一张张照片看完,他几乎也要真的信了——真的相信远在异国他乡的某个城市,有一个名叫江户川柯南的少年,和一个名叫灰原哀的少女一起长大,一起生活着。

如果是这样,不知该有多好。

 

可工藤新一的生活还在继续,他不停地破案,全力以赴地追寻真相,渐渐地适应了原本属于他的成年人生活。可他还是会想起以前解药进度还遥遥无期的时候,他和灰原一起在博士家,看着玩猜谜游戏玩得起劲的三个孩子,他伸了个懒腰,不由自主地感叹道:“小孩子真好啊——”

容易满足,容易获得快乐,天大的烦恼,大不过考试作业成绩单,拥有很多的无知,和很多还能犯错的机会。

身边的女孩儿扫了他一眼:“你认真的?那你需不需要我换个研究方向,做一种能让你永远当小孩的药?”

“喂喂……”

“成年人会觉得还是小时候好,可小孩子却没一个不想着要快点长大。”她嘴角挂着一丝戏谑的笑,“所以,到底是哪一种比较好呢?”

两个站在时间法则之外的人,都为这个问题沉默了片刻,似乎这是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随即她自己先给出了答案:“大概这就是人心苦不足吧?”

而当他的时间终于回归正轨,和他原本青梅竹马的女孩儿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流涌动,迎面走过来放学的小学生,小孩子叽叽喳喳的笑闹声在晚风中被吹送得很远,那场景那样熟悉,惹得他忍不住回头去望。

几个孩子欢乐地追逐打闹着,他们小小的身影却被夕阳拉得很长,可即便他这样望过去,却再也看不到一星半点昔日的影子。

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已经走得太远了。

“新一,你在看什么?”

一旁的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她突然说道:“也不知道柯南和小哀现在怎么样了呢。”

“什么?”他本能地反问道。

“就是柯南和小哀呀,我早就跟那孩子说,既然那么喜欢小哀,就要早点告诉她呀,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我的话……”兰思索着说道。

他的心在胸腔内突突直跳:“你……你怎么知道他喜欢那个女孩?”

小兰似乎觉得他的神情十分好笑,笑着回答说:“因为实在是太明显了呀!”

“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藏得住嘛。”小兰看着他,“就算自己想假装不知道,别人却很容易就能看清楚呢。”

“以前小哀一有什么事,柯南那孩子就急得不行。”

“小哀也是,明明一直在看着柯南,可是如果发现别人在看她,就会很快把眼神移开。”

“你是没有见过,那两个孩子吵起架来,就像结婚好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别提多可爱了。”

“唉……希望柯南能记得我的话,不然要是错过了小哀,那多可惜呀。”

兰的话夹在冬日的晚风中,很快与夕阳余晖一道,被风吹散了。

 

“我喜欢江户川,我将来一定要和他结婚 。”

“这不是爱,可能是习惯和自欺欺人吧。”

“我最后说的话里,有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大侦探,你能猜出来吗?”

“大侦探,你这是打算要和我求婚吗?”

“说笑的。”

“虽然一直都在福尔摩斯先生身边……但是偶尔,我也会想要当一次福尔摩斯。”

“这次不是开玩笑。”

……

“那么灰原同学,你觉得怎样才算是爱一个人呢?”

时过境迁,当时同班同学的问题似乎又回响在耳畔,那时的她说:“我又没试过,怎么会知道?”

她明明知道的。

她爱一个人,会把真心藏在无数层伪装后,会不愿直白地说出口,会永远都不让他知道。

她会这样来爱人。

深夜的辗转反侧中,他终于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找到了江户川柯南的那部手机,拨通了从前属于灰原哀的那个电话号码。

漫长的接线音在听筒中不断重复,好像一道一道漫长的咒语,他坐在地上,望着月光透过窗帘洒进房间,窗外北风呼啸,临近年尾,很快就又是新的一年。

“我是灰原哀,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事请留言,但我未必会回复,再见。”

电话无人接听,只响起了她设置好的语音信箱提示音。

“灰原……你那个谜题,我猜到答案了,你要不要听?”

 

电话一直未能接通,他握着手机,就那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然后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梦中的他是江户川柯南,而她是灰原哀,他们一直是彼此的同学、伙伴和每天都要吵架拌嘴的人。他还是对谜题和真相欲罢不能,可真相未必能够让一切尘埃落定,毕竟世界上多的是不知道更好的事,但没有关系,因为他相信事在人为,还有着永远都用不完的勇气和执着。

而她获得了能够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次,她依照自己的意愿再次投身于生科领域,尽管离诺奖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可还是愿意以身扑火,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全部时间,去丈量无穷尽科学研究的道路。

他还纠正了所有的犹豫不决、不解人意和迟疑不定,他重新走向那个意外在自己生命中占据了异常重要位置的女孩,将那些没能说出口的话,一字一句地,认认真真地,全部都说给她听。

“喂,我说灰原,你开这种玩笑,倒是也稍微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啊——就算是我,也是会不好意思的啊!”

“如果你想说喜欢我,不用告诉全班,只告诉我一个人不行吗?”

“你倒不必用那样的概念来定义 ‘家庭 ’,因为你和博士、和那三个孩子,还有我,我们不也可以算是一家人吗?”

“灰原,我送你回家吧?”

“问你将来的打算,就是想要跟你求婚吗?真是败给你——那你要不要考虑明天和我去办入籍?”

“你的紧急联络人,写得也太任性了吧?不如把你自己的名字删掉,然后写我上去——我不会嫌你麻烦的。”

……

在时光逆转、重新来过的时候,他一定会这样说。

“你的谜题,我猜到了答案。”

——“喜欢江户川”是真。

——“将来一定要跟他结婚”是假。

如果猜对了的话,有没有奖励,好让后半句也变成真?

 

梦里的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在平时的放学路上,却不再是彼时小学生的模样,身材高挑的宫野志保走在他的前面,她仿佛听到了他的答案,又好像没有,可不论怎样,她却始终没有回过头来看他。

头顶的天空无比辽阔,脚下的路蜿蜒曲折,一眼竟望不到尽头。

原来世界上真的会有没有尽头的路。

她像一只没有线的风筝,脚步轻盈地向前走去,好像前方海阔天高,从今往后,便是自由自在,无处不可去。

她就那样越走越远,似乎永远也不会再回头了。

“灰原,我猜对了吗?”他望着那个的背影,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已然逝去的岁月与时下正好的阳光一起在空气中流动,漂泊的浮尘也能被凝炼为不朽的永恒,太阳将刺眼的光芒洒在路面上,明亮得近乎晃眼。

然后在一片浮光跃金中——

他看到那人转过身来,冲他微微一笑。

 

—The End—

 

注:

“任我行”和“遥远的她”是同名歌。

 

/(03.   “”) ●
原作者:Hedging   短篇,原作背景 -----------------------   03.   “”   宫野保恢复身份后,推拒了之前FBI和以前相熟教授邀请,开始重新整理自己...
/(01.   “第一诫”) ●
。 “诶,以为小什么话都会和南你讲呢。”小兰说,“毕竟你们两个总是形影不离……” 说着,似乎想起了些旧日往事:“就像以前一一样。” 沉浸在自己回忆里,没注意到身边男孩一闪而过惊讶...
/(02.    “顽石情种”) ●
气不接下气,又冲南说,“去了美国,你可要好好保护小啊,不许让别人欺负!” “是、是,——”他点头答应道,“你放心,还会看好,要不去欺负别人。” 这一句话终于逗笑了步美,可他却笑不...
/】竟渡河(上)04● 灰原● 江户川
有太久没有见过,也很久没有这样说过话了。 总是针锋相对是江户川和灰原,不是工藤和。 可工藤笑了起来:“错了,是来求救,博士呢?” “睡了。”说,“你又闯什么祸了?” 这句话,听着也像是对...
/】竟渡河(上)06 ● ● 灰原● 江户川
,“快点,一会雪下大就更不好走了。” 是想要拒绝发誓。 可灰原可以轻而易举地拒绝工藤一,却永远无法拒绝江户川南。 走过去,说着:“你可不要公报私仇,把摔下去啊。” “呵呵呵,难道...
/】竟渡河(上)02 ● ● 灰原● 江户川
下来,免不了要血肉模糊。 这样真好吗?他并不知道答案。 而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熟练地和灰原顶嘴,突然笑着说:“就说怎么觉得很熟悉……一你和小讲话语气,和南简直一模一样。” 说完又觉得自己...
/】竟渡河(中)08 ● ● 灰原● 江户川
夹子别在了后面,看起来又和平时显得有些不同。 如果是宫野保,如果当时和自己一起服下解药,现在又是会在做些什么呢? 肯定还是会继续做研究,但是会在学校担任一个教职,还是会去大研究所?是会留...
/】竟渡河(中)07 ● ● 灰原● 江户川
都没有明确分界,一切又都被分隔得明明白白。 工藤一对着灰原总是会忘记伪装,他不知道自己眼底那一点晦暗不明神色,全都落在眼里。于是坐起来把药吃掉,明显感觉到他似乎松了口气。 他恢复了那种...
/】竟渡河(下)11 ● ● 灰原● 江户川
却显得十分惊慌:“小觉得后面好像有个人在跟着……” 尽管江户川南离开以后,侦探团侦探游戏没能像以前一样持续下去,但那么多危险情况也没有白白遭遇,刚才在图书馆时候,就觉得一直有人在看...
/】竟渡河(上)05 ● ● 灰原● 江户川
一和灰原不熟”人,怎么会主动说想和他一起去旅行呢? 意思,是要博士把两张票都给他,而从没有打算一起去。 可他从博士那里拿到票,听博士说“小说不如把票给你,你就跟一起去吧”时候,他表面...
/】竟渡河(中)09 ● ● 灰原● 江户川
可以陪你去。” 然后就听到步美有些委屈声音,说:“谁要去月球?才不想去月球——” “想去十年前。” “想去南还在时候。” 工藤一上前脚步一时顿住,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小,你知道吗...
/】竟渡河(下)12 ● ● 灰原● 江户川
徽章信号频率是多少?能不能马上发给?” 与他们这些心思崎岖曲折大人不同,步美念旧是光明正大、明明白白可以直截了当地问灰原,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人,却唯独没有一个南;可以十年如一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