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柯哀】竟渡河(中)08 ● 柯哀● 新志● 灰原哀● 江户川柯南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Hedging

 

中篇

 

————

 

08.

 

他实在太累,躺在沙发上就睡到了第二天,灰原起来做早饭,这才发现他昨晚根本没走。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大侦探?”

这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他一下就惊醒了,猛得坐了起来,愣愣地盯着面前穿着围裙的人。

“几点了?”他嗓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问道。

“七点半。”她说,“不想迟到的话,你最好现在就去洗澡。”

“哦,好。”他应了一声,揉了揉头发,便去楼上找自己以前留在博士这边的换洗衣物。

他洗过澡出来,就看到她已经开了火做早餐,想到昨天晚上那道健康到寡淡的鸡胸沙拉,他忍不住凑过去看她又在做些什么魔鬼料理——好在看起来只是正常的西式早餐。

“让开,你头发的水都滴下来了。”她用胳膊将他别开,“不帮忙就别捣乱。”

她在做牛奶炒滑蛋,小火下的蛋液和牛奶混在一起,一层一层地被推向中间聚拢,锅里发出细细嗦嗦的声响,大概是为了方便,她把头发随意地用夹子别在了后面,看起来又和平时显得有些不同。

如果她是宫野志保,如果她当时和自己一起服下解药,现在又是会在做些什么呢?

她肯定还是会继续做研究的,但她是会在学校担任一个教职,还是会去大的研究所?她是会留在日本,还是会选择去别的国家?她也会和别人恋爱、结婚、然后组建家庭吗?

那个能够和她共度一生的人,会是谁,他又是什么模样?她也会这样为他做早饭,有些嫌弃地对他说“不帮忙就别捣乱”吗?

这样漫无边际地想着,就听见有手机在震动,她面前还开着火,不方便走开,便叫他道:“哎,你在发什么呆?帮我接一下电话。”

她的手机放在料理台上,锁屏是侦探团和博士的合照,是高中毕业时照的,合照里没有他。

他滑动了屏幕接起电话:“你好——”

他话音未落,就听那边传来一个咋咋唬唬的声音,明明没有开扬声器,却已经具备了公放的音效。

“灰原,我问你, ‘好男人 ’这个物种是什么时候灭绝的?怎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

好巧不巧,正是“男人”群体中一员的工藤:“……”

那边的人说了一长串,似乎才反应过来刚才说“你好”的那个声音不对劲,这才警惕地问:“你谁?”

灰原已经关了火,把炒蛋分别倒进两个盘子里,盘子里还有烤得焦黄的吐司,煎好的培根和番茄,她擦了下手,从工藤手里接过电话:“怎么了?”

打来电话的人,是灰原导师门下的另一个博士生,叫做井上,是个性格大大咧咧、有些活泼过了头的女孩儿。同门的其他人,多多少少因为她过小的年纪和格外突出的学术能力对她敬而远之,见了面会打招呼,开组会的时候也都客客气气,可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说她是后辈,她的研究和论文比谁进展都快;可要当她是前辈,似乎又觉得太别扭。

但井上对这些毫无知觉,第一次开组会结束后,她就高高兴兴地过来跟她打招呼:“嗨!我之前就听老板说要来个小学妹,简直期待得不得了——”

从来没被叫过“小学妹”的灰原有些哭笑不得,她看了眼前的女孩儿一眼:“有什么好期待的?”

“你来了之后,我就不是实验室里唯一的一个女生,总算有人和我聊天,当然要很期待了!”

他们专业原本就男女比例失调,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她大概是对这样天生就热情的人没什么抵抗力,步美也是,这个以“师姐”身份自居的女孩儿也是,但总之一来二去,两个人还是熟悉起来了。

“刚才接你电话的那个男人是谁?”那边的女生好像完全忘了自己刚才的问题,兴冲冲地开始八卦起来,“男朋友吗?不然谁会一大早就在你家,还能接你的电话?”

“哎,不对,你不是说对谈恋爱不感兴趣吗?”

灰原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装了早餐的盘子递到他面前,又顺手将装黄油的碟子也顺手递给了他,一切都那么自然,好像做过千百遍一样。而工藤还没来得及道谢,就听见电话那端女生这一连串的灵魂拷问,不禁抬头去看灰原,想看她什么反应。

然后就听那家伙轻飘飘地说:“不是我男朋友。”

她一边说,一边似乎还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下了结论:“是我叔叔。”

如此这般就被长了辈份的工藤:“……”

工藤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听灰原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电话那边的人聊天,原来这个女孩儿昨天被家里安排去相亲,对方对她说“如果你能退学,结婚后当全职主妇的话,就可以考虑结婚”。

“拜托,我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诶,就叫我退学?而且还只是可以 ‘考虑 ’结婚?有没有搞错——我为了发上一篇论文薅掉的头发,现在都还没长出来呢!”

工藤听她这描述,忍不住想起之前某个人总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用脑过度会像博士一样秃头”,就又忍不住去看她。

灰原还没有说话,电话对面又传来一句感叹:“男人真的没一个是好东西!”

她说完,似乎想起灰原的“叔叔”可能也还在线,连忙补了一句:“那个,灰原,你叔叔还在听吗?我不是针对他。”

工藤:“……谢谢你了。”

那边的女生大概是个话匣子变的,一顿早饭,都不用开电视,全靠她在旁边配音,不用别人捧场,自己就活生生弄出了一台脱口秀的效果。

“在学校老板天天催我实验进度,回了家爸妈天天催我相亲,我当时应该去念佛学专业PhD,说不定还能念个四大皆空就修成正果。”

“唉,你爸妈是不是完全不催你?都没听你说过——啊,我又忘了,你比我小很多……都怪你平时看着太靠谱了,我就总觉得你和我差不多大。”

“明明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毕不了业,可为什么他们天天都在担心我结不了婚?而且,我也想和喜欢的人结婚啊,谁不想呢?可就是遇不到,我也很绝望啊。”

灰原慢悠悠地说:“遇到喜欢的人是小概率事件,还是发SCI成功率比较高。”

遇到喜欢的人,原本已经足够难,可偏偏有些人运气差到谷底,最爱的那个人,总会来得太早或者太迟。

时机不对,一切就都不对了。

“看你这话说的——那你有喜欢的人吗?”那边的女孩儿随口问道。

工藤忍不住去看她,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似乎将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盈盈光圈,她没有抬头,手里的叉子穿过盘中的番茄,金属叉子和瓷器碰出清脆的响声。

她用轻飘飘的语气说:“……算是有过吧。”

“诶?是谁?是我们系的吗?是我认识的人吗?”那边的女生仿佛听到好了不起的八卦,“等一下,什么叫 ‘算是有过 ’,现在不喜欢了吗?”

“小学时候喜欢的人,现在再说起,可不就是 ‘算是有过 ’吗?”

她说得轻巧,口吻完全就是在开玩笑,电话那边的人也信了:“喂,你又胡说八道,小学生的喜欢算什么数?照这样说,小学的时候我还喜欢假面超人呢,这哪儿能算啊?”

灰原笑了起来:“这么巧,我喜欢的就是假面超人。”

小学时候的喜欢不能算,对假面超人的喜欢也不能算。

明明也是真情实意,却作不得数。

凭什么呢?

 

这通电话以井上要去学校写论文而结束,那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一消失,餐厅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工藤说:“你这朋友活得挺热闹。”

她笑了一下:“是吧?可能因为我本身是个无聊的人,所以周围就总会有和我完全相反的人出现。”

她们活色生香、热闹而平凡的生活像是一面画布,她可以站在前面观看,却永远都走不进去。

其他女孩儿的苦恼——写不出论文、担心不能准时毕业、父母没完没了的催婚……她一概没有,甚至也是没机会去体会到底是什么滋味。

她以前以为,作为灰原哀重新长大一次,也许能重新体会到许多从前没有的东西。的确是这样没有错,她和许多同龄人一起参加了学园祭、运动会、许多次期中期末考和开学的宣讲仪式,可这样的经历越多,她却越发能够清晰意识到,她永远都不会和他们一样。

失去的东西无法寻回,入海的河水难以倒流,即使再长大一次,那些她命中注定无法拥有的东西,仍旧不会属于她。

她曾经阴差阳错地扭转了时间,却无法重复犯错,来留下一个原本不应该陪在她身边的人。

工藤望着餐桌对面的她,那人睫羽长长,说话的时候神色淡淡,似乎对过去的一切,早就都不在乎了。

可他还是问道:“你小学时喜欢过的人……是谁?”

他的心突突直跳:“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餐桌上方悬着盏精致的水晶灯,阳光照进来,多面的水晶将光线折射在桌面上,影影绰绰,流光溢彩,好像一条缓缓流淌的河。

是无处不在的,他们之间的河。

十多年前,她对他说:“我从见到你第一面起,就爱上了你”——这是台词,倘若有人当了真,自然是那个分不清现实与做戏之间界限的人有错。

是想要将假戏真做的那个人有错。

十多年过去,那个站在她对面,和她一起演戏的人也早已消失无踪,她促狭地笑了一下,看着工藤新一,反问道:“为什么要告诉你?”

“反正不是你。”

她说“也算是喜欢过”,却不是因为从前喜欢,现在不喜欢了。

只是因为那个人,已经湮没在时间的洪流中,无论如何,也无法回来了。

所以只能算是“喜欢过”。他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消失得又太过彻底,甚至让人都无法说出“将来也会一直喜欢”这样的话。

江户川柯南原本就该是不存在的人,哪来的什么将来呢?

 

/(上)02 ● 江户
:“都是骗子,小也是,也是,你们都是大骗子!” 莫名就被连坐了的无奈地笑了起来,她否认道:“不是啊,我就是,不是别的任何人。” 她看着步美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道:“我和江户不一样...
/)09 ● 江户
变回去都可以,不用特意告诉我。” 时至今日,他才迟迟将那话语义知晓。 原来即使是她,也不想当面跟即将永远消失的“江户”说再见。 于是真的就没有道别,江户就这样离开了,时至今日,他...
/(上)04 ● 江户
的人,也算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参与了他人生的大事件。 他希望也能在场,不管是作为江户,还是工藤一。 可现实却是,自从那之后,大家之间聚少离多,见面次数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你原本以为一刻...
/(上)06 ● 江户
,“快点,一会雪下大就更不好走了。” 她是想要拒绝的。 她发誓。 可可以轻而易举地拒绝工藤一,却永远无法拒绝江户。 她走过去,说着:“你可不要公报私仇,把我摔下去啊。” “呵呵呵,难道我...
/(上)05 ● 江户
汽车的博士说道,然后又跑了回去。 “忘带东西了吗?”他看到她又快步跑回来,连忙回过神,问道。 她从书桌下的抽屉里摸出了一副眼镜——黑框眼镜,江户的眼镜。 “……” “我会戴着它拍合照的。”她...
/(上)03 ● 江户
,即使知道他不会出现,也仍然留了座位给他。 江户的座位永远都会挨在一起,尽管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江户。   “一,你在发什么呆?”坐在旁边的兰问道。 “嗯?”他回过神,“哦哦,刚才说到...
/(下)15 ● 江户
我的。” “小问我,能不能再相信一次。” 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江户的人,她最明白他,最信任他,她说他会来,他就一定会来。 “谢谢你来救我,也谢谢你救了小。”泪光闪闪,步美注视着那个...
/)07 ● 江户
都没有明确的分界,一切又都被分隔得明明白白。 工藤一对着总是会忘记伪装,他不知道自己眼底那一点晦暗不明的神色,全都落在她眼里。于是她坐起来把药吃掉,明显感觉到他似乎松了口气。 他恢复了那种...
/(下)10 ● 江户
,大家也早就见怪不怪。 可工藤接过伞,却绕到了副驾驶这边,他弯下腰问里面的人:“法医还没来,你……” 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和我一起去看? 这是工藤一会向询问的话,江户从不会这样问。 而...
/(下)11 ● 江户
却显得十分惊慌:“小,我觉得后面好像有个人在跟着我……” 尽管江户离开以后,侦探团的侦探游戏没能像以前一样持续下去,但那么多危险的情况也没有白白遭遇,刚才在图书馆的时候,她就觉得一直有人在看她...
/(下)12 ● 江户
徽章的信号频率是多少?能不能马上发给我?” 与他们这些心思崎岖曲折的大人不同,步美的念旧是光明正大、明明白白的,她可以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人,却唯独没有一个;她可以十年如一日,将...
/(下)14 ● 江户
人是江户,一直想念的人是江户,而那个说永远都会保护你的人,也是江户。 可是,那个管朝夕相处的江户叫“工藤”的人是你,说和工藤不熟的人也是你。 ——那我呢? 工藤一低下头去,他紧紧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