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骕求衣/风逍遥/荻花题叶】容我醉时眠 ● 金光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营中难得少了操练演习的声响,年节将至,将士陆续返乡。风逍遥百无聊赖侧卧在帐中榻上,身侧火炉烧得一室暖融融的,半杯风月无边被随意搁置在桌上。

“老大仔啊,我以为,上一回任务的奖赏——还不够。”合上手中书册,风逍遥向后一仰,跌入松软被褥中,带着倦意嘀咕了一声。然而帐中除了他,哪还有别人。

沉寂半晌,风逍遥方才想起,军长铁骕求衣又将那黑漆漆的面罩戴上,往都城探听消息去了。

一去便又是好几日,也该回来了罢……他心下想着,起身披上大氅,意欲出门察看。

甫一掀帘,当风而来的几片雪花正中眉眼,猝不及防的寒意终于将酒酣耳热的风逍遥惊了一惊。放眼望去,营中人影稀落,城内也未必有多热闹。按说都城人口众多,该是一处查探消息的好所在,军长却迟迟未归,莫非是落人圈套?

究竟是放心不下,风逍遥掐灭烛火,提了壶酒往城中疾步行去。

 

都城富丽如常,热闹喧腾丝毫不因年关而有所减损。城楼处行人络绎,守关的士卒们识得风逍遥,忙不迭行礼。

“大冷天的,辛苦几位了。”风逍遥作了个免礼的手势,与他们寒暄数句,语声蓦地顿住——前方人潮中隐见一人紫衣博冠,举手投足尽是熟稔气息。

他心下一沉,简略与几位士卒道了别,匆匆奔去。

闹市中毕竟难以尽展身法,总有路人或车马挡路,他难免稍感烦闷,“啧”了一声,紧了紧拳心。方要点足掠起,却倏地察觉头顶彩灯高悬,倘若贸然跃起,不挂彩算是烧了高香。

暂缓脚步的空当,忽闻道旁一处民宅中有孩童哭闹声——“娘亲,我不信,我不信,我的小黄怎么就这样死了!”

随后妇人柔声宽慰的语声传出:“辰儿,听娘亲说,它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有它的很多兄弟姐妹……不哭啊,乖。”

“那,它还会回来么?”毕竟稚童,语声中仍带哭腔,态度却转为了将信将疑。

“这……恐怕是不回来了……”妇人踌躇片刻,仍是据实道出,“辰儿,你要知道,这另一个世界呢,一辈子只能去一次,所以去之前的时候都特别宝贵。”

妇人慈爱地为幼子拭去眼泪,温声抚慰,自然不曾留意院门外有脚步顿住的声响。

风逍遥松开紧握的双拳,掌心已被冷汗沁得透湿。

“呵,也是啊……怎么可能是你呢……”一声自哂过后,他举目望向前方渐渐没入人潮的一袭紫衣,唇角漾开苦涩笑意。

而双足兀自不死心地向前行去。

穿过闹市,华灯徐上,那人负左手悠然前行,偶在行脚商处作短暂流连;随后那人提了盏孩童喜爱的精巧花灯,折过城东石桥,披着澄明月练,走入一处富贵人家的宅院。

隔着丈许院墙,犹闻院内人声笑语。孩童自是对花灯中意非常,笑声如银铃般。

此间不过凡世温情、人间烟火。

 

折返时已是入夜,万家灯烛齐绽,酒肆亦是门庭攘攘。风逍遥独自踏入通明酒肆,小二丝毫不因客多人杂而怠慢,忙不迭招呼道:“客官想喝什么?”

他似是方从沉思中醒过神来,随口道:“风月无边。”

片刻后见了小二错愕神情,立时改口:“啊不,方才说错了。温一壶竹叶青吧。”

“好嘞,您稍等——”

 

酒是好酒,店家还赠了一碟花生米。风逍遥酒量向来不落于人,半壶竹叶青下肚后却倍觉睡意朦胧,大概是出门前独自将一大坛风月无边全喂了腹中酒虫的缘故。

选的座位离炉火稍近,暖色与暖意一同落了一身。他心中郁结仍存,便又叫了一壶,仿佛要将万般心事和着微温醇酒,一杯杯埋入心底。

 

“日上三竿还不醒,若放往日,自行惩戒去罢。”

“老……老大仔?!”风逍遥闻声惊起,发现自已已置身铁军卫营帐中,铁骕求衣坐在榻边,语气凛冽一如往常,面上却不见冷厉之色。

风逍遥拍拍头,问道:“老大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顿了顿,忽地改口道:“不对,你是什么时候回来顺便将我拖回来的?”

“哼,可算想起来了?”铁骕求衣冷哼一声,“军长好知觉,醉中还能感到是被拖回来的。”

“啊,老大仔,我就随口一说,竟还说中了?”

“我到酒馆中打个尖,瞧见醉倒在桌上那人长得与铁军卫现任军长有九分相似,便捆在马背上带回来了。”铁骕求衣面不改色,见风逍遥一副不愿承认的别扭神色,一伸手自身后扛出一坛风月无边,交到风逍遥手中,“倒是不明白,军中酒窖的酒,究竟有哪一点落了下风。”

“哪一点都不差,差在帐中就我一人,这酒也忒没乐趣。”风逍遥接过酒坛,欣然一笑,“帐中太闷,去外面喝。”

铁骕求衣颔首道:“可。”

风逍遥便立起身来,披了大氅,一手提起酒坛,一手掀开帘幕。

阳光剔透洒下,青空云稀,更不见前两日的凛然刀风。今天会是个好天气吧,他默想。

 

/欲星移/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烛泪也该流尽,轻舟亦归向沧海,将那人送往来的地方。 两人临江静立,逍遥方才察觉随身带了一坛风月无边,听那声响,一坛酒已去了大半。 “军长,了。” 虽是唤了逍遥的头衔,那句话更似...
/墨雪不沾】道相承 ● 金光
,一阵凌厉掌过后,翻跃而出,厉喝道:“铁军卫众人听令,随一同追剿逃犯!” 得了命令,众人俱追向平贺川逃往的方向,分不清哪一批是真正的铁军卫,哪一批又是混入的东瀛人。 “如此关头,还能...
烧酒命 ● 金光● 欲星移● 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逍遥&欲星移-《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 逢人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
【欲星移/北冥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王相
中动武,消耗又甚于往日……此战告捷,鳞族师相却再没能醒来,军长也险些送命。” 话到末尾已是不能自控地发颤,逍遥察觉仍有一口气在的狂喜、鳞王匆匆赶至却只见一具冰冷尸身的创痛……数十年后再提...
【史艳文/藏镜人】废园秋 ● 金光● 史藏● 罗碧
解千愁的时机,因此痛痛快快了一回,也将酒话说了个酣畅淋漓。 “多留你一夜,不过是想让你多一夜不必为官场风波所累……” 他幽幽叹罢,侧过头去,发觉身侧的玄人早已睡熟了。   三 鸟声细碎,一地...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梁皇无忌/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
,“一些人族留了下来,便随他们去了。其中一人是人世的酿酒好手,这酒是他的传人去年相赠的。”——在偶得小憩,修罗帝国的帝君没自称“朕”。 “好酒。”梁皇无忌呷过一口,直抒褒赞。一身紫色袂扬在晚风里...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王●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萧无名/樱吹雪】剑本无心 ● 金光● 宫本总司● 天宫伊织● 萧无名● 樱吹雪● 剑无极
剑流刚将东剑道席卷并吞,合该乘胜早日让流主复生,率西剑流一统东瀛。” 她二度垂首,用一抹刘海掩去神色,答话已复往日端稳:“是,伊织谨遵祭司教诲。”   三 拥极浦,千帆远,千波尽。船夫系缆,招呼...
【梁皇无忌/煞魔子】新火试茶 ● 金光● 梁煞
来吧。”   两人一同出了营帐后,梁皇无忌方才藉由跳动烛光,端详起那包茶叶。色深绿,被悉心包入油纸中,当中还附了一方高不过两寸的纸,其上用蝇头小楷了某首词的上阕: 春未老,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
【西经无缺/长琴无焰】别是一江湖 ● 金光● 西弦● 尸琴
,一道玄色人影疾掠而来,为她接下迎面而来的一击。她仍吃痛,身形迟滞,来人已二话不说将她拦腰抱起,另一手剑疾挽,格开杀招无数,足下还不忘轻点后掠。 背上那一道伤着实厉害,鲜血不断涌出,她的视线已有...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反手向背后空门施了一式纯阳掌,随后足尖连点,将来人拦腰抱起,身法犹自轻捷,不消片刻便穿出密林。   林尽知涧泉。方才耳畔喧动鸣声、金相击声都远在身后,唯有泠泠泉声与卵石奏鸣。 “想不到史君子逃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