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星移/默苍离】我寄人间 ● 金光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标题不代表CP倾向。

 

尚贤宫外有一处茶亭,石凳石桌陈列其中,供人当风小酌之用,然而温润石面常年蒙尘,极少有人邀饮其中,大约是与墨家十杰路数不同有关。近旁的草木也因日久鲜少修葺而渐露野态,开春时抽芽的枫藤对宫中人物之能毫不忌惮,攀墙附柱随意长着。

前任钜子尚未与其他九人分道扬镳时,曾少有地与欲星移在亭中沏过一壶百里闻香。春正好,日光斜穿入亭,眼前之人青裳翩举,正悠悠提起壶柄。但见他右臂微倾,苦茶便顺势流入刻花杯盏中,澄亮茶水即刻映出那人精致眉眼。

将其中一杯茶推至欲星移眼前,默苍离淡淡道:“谈正事吧。”

分明是柔和的容貌,怎的有种莫名的压迫感。欲星移暗忖着,面上礼数却是周全,颔首答谢后道:“近来布局多有疑虑,还望师兄指点。”

“哦?当真到了需要指点的地步?”默苍离低眼凝视杯中清茶,语气中辨不出情绪,“用思考代替发问。”

这面不改色的呛声可谓猝不及防,欲星移愣了一愣,转而复归常态,谨慎道来:“其实这一局若是以一村落的人换得退路,必然是大获全胜——否则,则是五五之数。我自认能寻出两全之策,但苦思终究无果,还望师兄不吝赐教。”

默苍离趁他叙话之际,抬袖举杯抿了一口茶,语气仍是平平:“办法总是有的,但——想不出,便承认自己面对天意戏弄的无能,用一村子人命换海境安宁罢。”

“这——”饶是温和无争如欲星移,也忍不住腹诽一句“你有能耐你上”。

默苍离显是对他的愠色不以为意,甚至微微仰面,就着醺暖春风抿着茶。此时欲星移方才瞧见,默苍离一直隐在袖中的左手握了一串琉璃,作用尚且不明,做工倒是精巧雅致。

“若无要事,我先行一步。”

杯盏已净,默苍离口中仿佛客套,实则全然不顾欲星移究竟有无要事,径自敛袖离去了。

欲星移犹然气结,却又无从辩驳,索性抓起眼前瓷杯将百里闻香一口饮尽,末了重重将其拍在石桌上。

正当离去,他却忽地发现对面的石凳上也留了一串琉璃,应是默苍离落下的——原来竟备了两串么,想不到默苍离还有如此喜好。罢了,他自己落下了物件,让他自己回来取。欲星移一时难消芥蒂,思及此,也懒得将那串琉璃拾起,收起茶具便走。

 

岁时流转,那人在尚贤宫出没得越来越稀疏,与其他九人的龃龉日渐尖锐,再见时已是针锋之局。

好容易全身而退后的某一日,那人死于新任钜子剑下的消息传来。正当海境河清海晏之时,日光底下,芸芸众生生息不止,那人的离去,不过是世上某处的一个人的性命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他如此忖着,面不改色将传信的臣子遣下去后,思绪却又纷杂起来。

其实那人的非凡智谋的确可供瞻拜,只是……毫无变通可言,连智者的伪善都无迹可寻。倘若任他顶着墨家的名头纵横经纬,墨家名声实在堪虑。

到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金雷村归来,则又是一番沉思冥想。

那形貌酷似青奚宣的白袍僧者有一万个推脱的理由——哪怕他真是转世,只消他饮下了孟婆汤,便可说是前尘尽弃,锦烟霞、白娘子、法海,都与这一世的他全无关系。然而让一个女子百年来独自承受无妄之灾,终究是错了,哪怕是青奚宣的过错,也仍要有人偿还。

于是一步禅空在狂涛破空的龙涎口坐化,以今世的牺牲,偿还前生亏欠的百年光阴。

局中原本无亲疏之分,唯有棋子与弈者互斗智谋。——当年与师兄对谈,村民的性命对欲星移而言不外乎是数枚弃子,以弃子换反将一军再正常不过;如今想来,大概是自己并未亲眼目睹寻常的生死离分,才能如此泰然处之罢——先前锦烟霞那句“你不是要我的性命吗,拿去”犹在耳畔,不能或忘。

眸中酸涩泛上。若有朝一日自己落入局中,成为那颗弃子……可会有人哀痛?而身为弃子,又怎能奢望布局那人存有一丝一毫的悲悯?

若真有心存悲悯的智者……那么,曾经不可一世的那人,会不会是其中一位?

 

今年的冬来得早,庭下积雪叠了寸许,红叶经霜后色如鲜血,衬以雪白,美得殊为凄艳。

也因天气骤寒,前往尚贤宫路上人迹零星。路过一处僧庙,香客稀少,一位僧者倒是不畏苦寒,手持扫帚,不疾不徐清扫阶上落雪。欲星移路经时不经意一瞥,见那僧者手中佛珠竟是琉璃质地,一时兴起,上前问道:“请问大师,这串琉璃可有什么特殊意蕴?”

“阿弥陀佛。”僧者诵了一声佛号,行过礼后,缓缓道,“琉璃乃是佛门七宝之一,贫僧于别处苦修,得高僧指点,并以这串佛珠相赠,心中甚是感念,便时时带着,以助参悟佛理。”

欲星移两掌合十,“观大师谈吐,大师修为深厚,必能参悟。”

“多谢施主。若觉天寒,不妨入内一坐。”

欲星移忙不迭道:“大师好意,在下谢过,奈何仍有要事。”

“如此,贫僧便不强求。”

正要告辞,他忽地想起那人持过的琉璃,便开口道:“只不过在下有一事好奇……”

“施主请讲。”

“在下的一位友人对琉璃串似是十分钟情,常有收集,并挂在一棵树上……不知其中可有深意?”

僧者眉眼微动,道:“施主那位友人,可是不惑之年,常着一袭墨绿衣衫,容貌柔和温雅?”

“是——也不是。”——倘若只是形容相貌,倒是不错。

“他虽不常来寺中,每一回来却是带来不少琉璃串,并请求贫僧为之诵经,以渡亡魂。”僧者回想起那偶至寺中的中年人,仍觉生分,“并且从来独来独往,原来施主是他的朋友。”

诵经超度……原来那一串串琉璃,是为丧生局中的性命所制……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朔雪寒天中,他的茶色眼眸带上些微的暖色。

“在下那位友人并非薄情,只不过不善转圜,不通世故。”欲星移抬袖一揖。

僧者立掌颔首,含笑道:“贫僧从未将那名施主当作寡情之人——有些琉璃串上还刻有字,应是寄语。”

“寄语么……”他略带恍惚地沉吟着“寄语”二字,连肩上落了雪片都毫无察觉。

僧者见他低首沉思,不欲叨扰,继续握了扫帚,不紧不慢地清扫着一庭乱雪。

 

素雪无声中,尚贤宫外寂而无人,寂寥亭台中亦积了深雪,无从落脚,更无从相问——“能饮一杯无”。欲星移却莫名来了雅兴,想拂去凳上积雪,静静观一场雪落。

新雪并无砭骨冷意,轻轻一拂就掉了。手底却蓦地碰到一物,错愕间,他将那物件拾起。

是他年那串琉璃。

数年打马而过,当年的同窗大都分隔两地。人至中年,年少时的桀骜张狂被涤去大半,心性志向皆已底定,与道不同者的交情难免仅限于寒暄,鲜少推心置腹的往来。原来那年师兄弟二人的对谈后,再无人来到亭中相对把盏,此间陈设,已然成了尚贤宫外的摆设。

但幸好……彼此交情止步于寒暄之前,到底在此同饮过一壶百里闻香。

思绪翻涌间,他想起方才僧者的话。就着稀薄晚辉,那琉璃串上依稀可见一句: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金光...
&-《墨世佛劫》无凭 ● 金光● Vocaloid● 言和
原作者:碧落溪   “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里,除了的弟子,最懂他的大概就是,但他懂他,却又是在他抛下这个世界的负累与脏污、慷慨赴向黄泉之后……从始至终他们都未行过同一程,只是后者沉默地踏上...
【梁皇无忌/】听江曲 ● 金光
?” 擦镜声响停歇。那人抬起头来,额间刻着血印,一双清眸仍带有生性中的疏与冷淡,却在与紫衣人对视时流露出些许一见如故的神色。 “在下——孤鸿语,。”   (完)...
】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也不清楚。” “——”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烧酒命 ● 金光● 风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风逍遥&-《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风】 逢人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
/北冥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王相
知晓他的具体名姓,中原最广为人知的名号乃是,也是的师兄。两人早年不睦,在布局制衡间分歧颇大,游历完毕带着墨学回归海境时,前任鳞王原本只当他一心想与师兄一分高下,但又看中他经国济世之才...
【铁骕求衣//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 “哈,你既知晓他不笨,又怎会以为他会玩故技重施的把。” “他既不笨,又怎会不知猜不到他不会玩故技重施的把。”铁骕求衣早料到有聪明反被聪明误之事,顺着话头否决了的臆测,“如今变灵器转交给俏如来...
情到浓时情转薄 ● 金光
与眼角的凌厉气质一如往日,其人不会再仅仅作为一个名头存在于海境诸人的口中,而是真真切切要醒来掣制中流了。 但狂喜并不持久,对周三晚上也没有额外的期盼之情。甚至有些露怯,在数百个日子流失后,与...
【北冥封宇/未珊瑚/】阑干十二 ● 金光
  【北冥封宇/未珊瑚/】阑干十二   一 “忆梅下西洲,折梅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初涉风堤,远远闻见清亮歌声。季夏时分,碧荷连天,少女们也不惧潮闷暑气,纷纷结伴浮舟,一...
/北冥封宇/缺舟一帆渡】问津 ● 金光● 王相
默契地应着,示意白衣人登船。 白衣人摇摇头,一手轻拍他的肩:“你可还记得?” “当然。”他微微侧首,转而眺往眼前万顷碧涛,“但站在这里,便是法海。” “那你可记得缺舟之前说了什么?”缺舟一帆渡循...
【北冥封宇/鸩罂粟/】闲话萍交 ● 金光● 药王● 鳞王● 鳞鱼● 王相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向大脑洞拉郎,因为看到EP12的宣传图后发现阿宇和药罐子都是眯眯眼(谜之理由……); 2、CP随意,隐鳞鱼无差。   【北冥封宇/鸩罂粟/】闲话萍交   这一...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