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星移/北冥封宇/缺舟一帆渡】问津 ● 金光布袋戏● 王相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不是刀!

2、正剧向;

3、隐CP是王相(倒过来也行),加了个tag,方便不吃的人绕开。

 

他睁开眼时正平躺在一片荒草之中。依照天色,正是天光乍亮时分,肘下宵寒习习。他奋力支起上身,才发觉身畔的葳蕤野草足有半人高,四下草野茫茫,一痕翠微延至水天接处,被浩荡水雾洇得最终消失不见;除此之外,唯有横阔碧海环绕四周,海面雾气沆荡,与泛白天幕融作一处。

涛声阵阵,也唯独浪潮时不时的喧语在昭示时间流转。他沿群峦延伸的方向行着——此处横竖是没有人烟也难辨方向的,不如凭借直觉随意选一个。群山倒是好看,近看时林木的深碧浅翠叫人不得不叹服造化神奇。

跋涉过几个时辰,体力越发不支,然而眼前景致依旧。他不免苦笑,自忖虽是带发修行,却也是历经过苦行的人,体格断不至于如此羸弱。但此地异常陌生,又人迹罕至,仿佛与世隔绝,难免叫人心神焦虑,连带着步履也变得迟滞慌乱起来。

强撑着步履走了不知多久,一处渡口渐现在雾霭中。栈桥畔草木荒疏,风劲浪疾,将系在桥上的一叶小舟吹得不住摇晃。再近一些,他瞧见有个模糊背影伫在桥头——于此时的他而言,不亚于救命稻草。

桥头那人也察觉了渐近足音,回过身来,与几乎是踉跄而行的他四目相对。那双茶色眼眸平静无波,吊起的眼梢略添凌厉,却不见凶相。他心下一动,这荒僻草野中不仅有人,这人还生得这般峭拔。

“请问兄台,这究竟是何处?”饶是精疲力竭,仍不忘礼数。

眼前蓝白衣衫的人微微欠身,道:“法海。”

“那么……”他眼前景色已眩晕,索性与他单刀直入,“可否请兄台告知,哪一个方向才通往正途?”

那人笑容温雅,手执玉如意指向栈桥近处悬着的小舟,温声答道:“登舟便可,它自会将兄台送往该去的地方。”

他面露不解之色。沧海无垠,而风波无定,这一说却又是从何而来?

“兄台可知为何会遇见在下?”仿佛早已料准,他了然一笑,设了一问,再徐徐自答,“此处因惑而生,疑虑散尽,在下便会与这处渡口一同出现。”

“你……一直都在这里?”

他颔首:“不错。”

他原想说,这渡口风大,又鲜有人迹,何必死守一处,只为指引迷途者,却只简短地问了一声——“不一同走么?”

“问津者千千万万,就不与兄台同行了。”

风拂动他的水色鬓发与水色衣裳,而他犹自笑得波澜不惊,对答从容。

他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只道:“多谢……保重。”

“去吧。”他抬袖作了一个“有请”的手势。

拍岸涛声阵阵,他登船解缆,水流便缓缓将行舟送往远处。他因力竭而有微微恍惚,却在船将将离开栈桥丈许时回过神来,扬声道:“尚未请教兄台名姓——”方才缓行的水流却陡然湍涌起来,眼前雾色愈浓,那一身在海风中猎猎翻飞的蓝衣便远在了茫茫烟水里。只有那人的语声,隔着大片碧海与雾霭,悠悠传来——

“幸与这一片海同名。”

 

渡口景致常年如一,他也不知前脚送走的是第几位问津者——第一百零七位,或是第一百零八?每一回指点罢,栈桥旁的木桩上都会留下一道斫痕。然而时日渐久,刻痕模糊在年月剥蚀中,人间更不知是几度沧桑。

“许久不见。”身后响起熟稔的悠然语声。他从远眺中回过神,转身见一名白衣人站在眼前,背上负了一把形制精巧的长剑。

“你来了。”如同旧友重逢,他不对来人以“兄台”相称,随意地抱了抱拳,手中如意与衣角挂饰相碰,叮咚作响。

“哈,第一百零八个登舟者。”白衣人抬袖还礼,本就微微上挑的唇角更扬一分,“请了。缺舟一帆——”

“法海渡航。”他默契地应着,示意白衣人登船。

白衣人摇摇头,一手轻拍他的肩:“你可还记得欲星移?”

“当然。”他微微侧首,转而眺往眼前万顷碧涛,“但站在这里,我便是法海。”

“那你可记得缺舟之前说了什么?”缺舟一帆渡循着他的目光同样望向海面,淡声问道。

“缺舟一帆?”他有了兴味,徐徐回答。

“再往前一些。”

“第一百零八个登舟者……”沉吟罢,他平和恬淡的面容上略现愕然神色,“这是——”

“是缺舟对你的称呼。”白衣人颔首,恰巧对上他的目光。

两人对视片刻,他摇头笑叹:“千年已过,你又何必再将自己宥于这片海。”

缺舟眼中笑意更深,“千年都已过,再久一些,又有什么分别?你与我不同,千年前的交游大都作尘埃逝去,而你有知己,有家国,有重任……你该回到人世,为那里的迷途者指点迷津。”

他说得淡然悠远,却终难掩其中的艳羡与惜别。

对面的人眼神微动。先前的记忆纷涌而至,原来盘桓津渡许久,竟连身上的托付与许诺都淡忘。某个时空中的某处深湛碧海中,还有一国一境,以及一人,等待他的归来。

“相识一场,万分荣幸。此后的路,便让缺舟一人去吧。”他又开了口,执起长笛,指向系缆的方向,“请了。”

“请。”他本想言谢,却又觉得生分,索性不再赘言。

踏在栈桥上,木板的咯吱声和着浪潮声,一阵阵地响着。舟是小舟,纵有轻帆悬起,也似不禁风浪,但他心中明白,眼前法海终会将登舟人送往该去的彼岸。

白衣人立在桥头,那身白衫在迷雾中渐融。他怔然凝目,从前读过无数赠别诗句,此时竟是找不到一句聊以相赠。

悠扬笛声忽地荡开,穿破水声,直入心底。然而雾气浓重,天地一白,连水天相吻处都模糊难辨,又哪里能看见驻留多日的渡口、栈桥,还有那端雅的白衣人?

水雾彼端,横笛的人微合眼眸,静静吹奏。一道清越语声倏地越过重重波澜,原来是那人运了丹田之气,振声与他道别:

“与缺舟先生一晤,欲星移在此谢过。有缘——再邀笑谈。”

他微笑,心说这“有缘”也是春秋笔法了。之后十指兀自熟稔地在笛孔上来回,将那曲《孤舟迷航》奏罢。

 

从一处雾气横漫的所在离开后,眼前雾气丝毫不减,只是更添了几分寒意。他睁眼,抬了抬手,自嘲所谓大梦初醒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只是这浪辰台怎的这样冷……不,浪辰台分明毁在了救治鳞王那一回,这是哪里?

他好容易将上半身支起,环顾四周,方才发觉自己躺在海境的冰潭中,而将冰潭依照浪辰台的模样布置的,除去他,还有哪个?

“傻人……我回来了。”

一声低语,伴随珍珠砸落冰面的声响。

 

今年的春来得分外早,晴暖日光直入水底,藻荇开芽舒叶,漾在平缓波涛中。他一路缓缓行来,忖着所谓河清海晏,大抵如是。只是屋舍格局变了个五成,这一场沉眠后,不知阔别世上多少岁月。

他循记忆向前走着,在一处花柳扶疏的庭前顿住了脚步。亭下洒了一地光斑,一名紫衣人正提着瓷壶,往一对玉杯中沏茶。闻见人声,他放下茶壶,转过头去,两人打了照面——其中一人模样如旧,另一人的眼角却生了细纹。

“你……醒了啊。”

静默片刻,紫衣人熟稔的沙哑语声响起。

他举步入庭,望了一眼杯中茶汤,笑道:“百里闻香?”

“然也。”紫衣人想如从前那般微笑对答,却因百感交集而作出个不自然的神色,眼角纹路便更深了几分。

欲星移还欲执杯饮下,却被拦住。只听紫衣人说道:“这杯子放在这里有些年头了,换一对吧。”

 

(完)

/】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刀(大概); 2、基本还是正剧向。也许可以当CP文来看? 3、年龄方面有bug,按理说觞那时不可能只是中年。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啦……【   【/...
/鸩罂粟/】闲话萍交 ● 金光● 药● 鳞● 鳞鱼●
中情绪。 “鳞所指,可是师?” “不错。”缓缓颔首,“他果真交游广博……怪道学识眼界均为海境翘楚。” “按说他被擢为海境国之后应当辅佐鳞身侧,在下在海境盘桓数日却始终不见踪影。敢...
/未珊瑚/】阑干十二 ● 金光
  【/未珊瑚/】阑干十二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初涉风堤,远远闻见清亮歌声。季夏时分,碧荷连天,少女们也不惧潮闷暑气,纷纷结伴浮...
【铁骕求衣//风逍遥】江海逝金光
。”   那日,风逍遥也不知是怎样抱着殊死念头将凰后击杀的。雁似是有意为之,将他引向某处所在——他潜伏至半路,忽见前方砖石乱横,尘土漫。待得烟尘散开,眼前赫然是争杀正烈的与凰后。 “鱼仔...
】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默】【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金光...
烧酒命 ● 金光● 风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风逍遥&-《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风】 逢人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
情到浓时情转薄 ● 金光
与眼角的凌厉气质如往日,其人不会再仅仅作为一个名头存在于海境诸人的口中,而是真真切切要醒来掣制中流了。 但狂喜并不持久,对周三晚上也没有额外的期盼之情。我甚至有些露怯,在数百个日子流失后,我与...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默苍离】我寄人间 ● 金光
。   素雪无声中,尚贤宫外寂而无人,寂寥亭台中亦积了深雪,无从落脚,更无从问——“能饮杯无”。却莫名来了雅兴,想拂去凳上积雪,静静观场雪落。 新雪并无砭骨冷意,轻轻拂就掉了。手底却蓦地碰到...
【梁皇无忌/泣幽/爱灵灵】露上琴 ● 金光● 灵尊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衍生架空,有瞎编,有私设; 2、刀; 3、本命不出来,本命不出来,本命不出来……   【梁皇无忌/泣幽/爱灵灵】露上琴   庭院,有桌、半院桃李。闲花对酒...
【西经无/长琴无焰】别是江湖 ● 金光● 西弦● 尸琴
”实在绷不住,嗤笑道:“早先在魔世便从行脚商口中得知中原群侠善于恶人告状,初闻还有些忌惮,想不到是这等过家家一样的把。怎么,西经无剑走无形,只是恰巧与贵派形似了招半式,便要藉着由头来敲竹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