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常欣】【AU】下半生竟再开学(上) ● 金光布袋戏● 玄欣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CP玄欣,糖,现代,工程师和小天使的故事;

2、标题来自黄伟文的《苦瓜》,表白黄大师,我中意你的词,好中意好中意;

3、预计会分成上中下,我尽量开学前填完。【我知道很多人才刚开始放假……挠墙……

 

下班,搭车,在家附近的咖啡店买杯黑麦茶,回家。这就是某位普通工程师下班后例行公事般的行动步骤。店里的员工礼节性地说出那句“欢迎下次光临”,心里想的却是这位常客也忒闷,常年穿一件黑色兜帽上衣不说,来店里来来去去点的东西都是那么几样。

工程师嘛,全天下的工程师不都一样。想到这里她扁了扁嘴,紧接着又收整表情,准备招待下一位客人。

身着黑色连帽衫的工程师当然感受不到店员心里的弯弯绕绕。他捧着黑麦茶走在路上,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发出不小的骚动,大约是项目组的微信群又开始在讨论些有的没的,比如同事A最近和一位姑娘走得很近,同事B又在发表某些政治高见,云云。

锁屏上跳出来的是群里同事A的消息:嘿,听说明天会有新妹子。

同事B立刻来了精神:来咱们组?——每个字符都透露出一位常年身处全员男性的项目组的工程师的压抑。

同事A发了个兔斯基表情,顺带揶揄:瞧把你急的,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

同事B回以兔斯基疯狂插刀的表情,怒道:那你说了不是等于没说吗。

哎呀,又没人规定你天天都得在我们组的实验室呆着,人家是学会计的,离我们就两堵墙好吗。同事A漫不经心地回道,还添了个龇牙的表情。

手机屏幕上消息一条条蹦着,他眼看着也快走到家门口了,于是面无表情将手机放回兜里,从万年不变的地方抽出钥匙,打开一外一内两道门。

这便又是个标准工程师的公寓。洗碗池内堆着好几天没洗的碗筷,客厅散乱堆放着各类反应釜图纸及精馏塔图纸,附赠巨大的绘图板和尺规;唯一整洁的是靠一面墙安置的书架,一旁的书桌上的台式电脑屏幕还在发亮,看上去他出门上班前写好的矩阵已经跑完了。

不出所料地,他半点收拾的意思也没有,换了拖鞋、随意把黑麦茶、手机和钥匙放在书桌一角后,就开始检查程序运行结果,还顺手打开了浏览器,输入某反应釜型号与“图纸”二字,按下回车。

看来这次用的算法没有大问题……他的目光扫过一行行结果,轻轻点了点头。一旁的手机却是一刻也不安分地蹦着不安分的同事们的推送,他的目光不经意瞥到了同事C的一条:玄狐组长怎么看?

有谁知道,同事A和同事B都在各自的手机屏幕背后倒抽了一口凉气:小C到底还是新来的,不了解这位项目组头头的古怪脾气,随随便便就开口,这小子……自求多福吧。

没想到片刻后玄狐的回答异常正常:还行吧。

之后自然是A和B的私下讨论时间。

——小头目今天心情不错的样子,阿C居然没有吃瘪?

——大概是有妹子了吧。

——你居然觉得这种可能性存在?

——要不要建个模型算一下概率?

——你脑子瓦特了么,别跟我说你追妹子也要建个模算算你能不能追到追得到就上追不到就算。

……

两人私聊甚欢的空当,玄狐并没有理会群里剩下的消息。检查完结果、熟练地输出并保存后,他按例叫了份外卖,回到书桌前开始浏览各式各样的图纸。在此期间,大大小小的群依旧聒噪,但大多数都是别人拖他加入的,他极少主动发言。

对工程师玄狐而言,这不过是寻常而又寻常的一个晚上。

 

翌晨到办公室,玄狐刚把东西放下,想去洗手间整理一下仪容,拐出门便与一个陌生的面孔打了照面。是个斯文秀气的女孩子,穿着中规中矩的白衬衫与正装裙,打着深浅蓝条纹相间的领带,看样子应该是毕业不久,举手投足并非俨然职场范儿。玄狐虽讷于社交,记忆力倒是不逊常人,他想了想昨晚群里讨论的内容,心中暗自猜测,这大概就是新来的会计师了。

目光相遇的刹那,两人都顿了顿,随后女孩子报以礼节性的微笑。

“你好,我是新来的会计,常欣。”

“你好。”对方回应得简短而疏离,气氛一时尴尬起来。常欣显然是被他不苟言笑的外表镇住,但随即便机巧地自行稳了稳阵脚,脸上仍保持着微笑:“不知怎么称呼?”

“玄狐。”依旧是两个字,短促生硬。

“啊,甲组的组长,幸会。”常欣一边应和着,一边伸出纤白的右手。玄狐愣了愣,却也伸出了右手,两手交握。

“幸会。”

就在常欣以为他说的句子长短仅仅止步于两个字的时候,玄狐说了句在她看来不可思议的长句子:“我有急事,先走了。”之后将自己的手抽离,快步消失在了回廊尽头。

常欣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入职前就有人频频对她打预防针,她一开始也就姑妄听之,现在看来,前辈们所言非虚。

 

“常欣,可以打扰一下吗?”

某天一大早,办公室的门就被人轻叩了几声,门背后传来小A的声音。

“请进。”常欣还在整理桌上散落的报表,扬声应了一声,示意那人自己推门进来。

“早上好呀。”——门外那人果然是小A,他正抱着一堆纸质材料,推门走入。

“早,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呢?”她将报表叠好放在一旁的架子里,向着来人浅浅一笑。

小A的笑容便更灿烂了——这个女孩子给人总是如沐春风,长得也清秀,自己必须好好表现才对。

“那个,我们组的项目里有几个流量计,我调整了一下压降,模型显示调整过后的压降更能符合反应控制条件。”小A从手中那叠印刷品中抽出一张,满口都是常欣一知半解的化工术语。滔滔不绝了片刻,他才猛地意识到何谓隔行如隔山,于是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脑门:“对不起,似乎忘了这是我们业内的话题……是不是把你给弄晕了……”

“没关系。”女孩子好脾气地笑笑,“学多点总是好的。”

“哈哈,那就好……”小A讪讪地笑了笑,接上了之前的话题,“所以我把调整后的参数和整个系统的报价都给大致列了一遍,你能不能帮我算一下,这个新系统的效益是否比老系统更好?如果更好,我就有底气去跟组长讨论了。”旋即抽出另一张纸质材料递给常欣。

常欣大致扫了一眼,沉思片刻后答道:“嗯,应该可以。”

小A说了句“谢谢”刚要离去,却被常欣叫住了:“哎等等,你急着用么?——我上午还有几个表要做,不一定能抽出时间上午就搞定。”

“不急,不急,这几天内都行。”小A摆摆手,“那就拜托你啦,回头请你吃饭。”

 

毕竟是老牌化工企业,体系都已经很完备,常欣又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因此尽管是这家企业的新人,常欣在自己的位子上倒也很是游刃有余。报表做完后时间仍有盈余,她就将小A拜托的事也顺带做了做。

小A有时总是套一些无聊的近乎,但脑子是真的好用,新调整的系统的确能降低运行成本。“恭喜你!你的新系统很棒哦”,她在输入框敲下这么一行字,想了想,在句末加了个俏皮的笑脸,点了发送,发现恰好到了午饭时间。

她起身到走廊里想打个外卖电话,不远处的实验室却传来一阵争吵声。

“小A,流量计的压降怎么回事?”是玄狐的声音。

“是这样的,组长,我们的管道用的不是理想材料,压头会有损失,所以压降重新调整一下才好……”分辩的那人不用说也是小A。

“人家的系统我不是发给你了?”不容辩驳的语气,配上玄狐本就带点森冷的声音,“那是国外用了半个世纪的老系统,为什么不照做?”

小A的犟脾气也上来了:“一定要照搬别人的系统吗,从压降到管径到管长?合适的才是最好的,何况常欣帮我算过了,我的方案更——”

哪知玄狐截口打断:“自己专业内的问题找别人解决,你是在讲笑吗?下午把老系统的模型建好跑一遍,我要看报告。”

“你怎么老不讲理——”

小A气得满脸通红,前几回的积怨瞬间爆发。两人剑拔弩张之际,实验室的门被人推开了,白衬衫黑裙子的女孩子拿着几页报表闯了进来:“你们再这样吵下去,我连外卖都点不了了。”

玄狐显然对不速之客很是诧异,之后诧异便部分转为不满,谁料常欣也不示弱,一眼瞪了回来。

“A,这是你要的报表。”目光交战一轮过后,她没理会玄狐,快步走上前,将手中的报表交到小A手中,“的确省了不少钱,明细都在里面——你好聪明,改天能不能教我怎么算出一个更好的系统?”

“那个,那个很难一下说清哎……”小A接过报表,讷讷地答了一句之后蓦地察觉到常欣是在为自己解围,顿时点头如捣蒜:“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有疑问随时来找我!”

“那先谢谢你了。”常欣微笑着点头谢过,朝门的方向走去,“我再打个电话,饿死了……”

 

一通电话完毕,走廊那端再也没传来异样的声响,她打心里舒了口气,现在才开始后怕——自己不过是刚入职的新面孔,那个玄狐却已经是一个项目组的组长。按照他的个性,如果报复心重一点,现在说不好是什么局面呢。

她考量片刻,掏出手机,翻到联系人里的玄狐,手指敲下一句:对不起哦,之前光顾着给A送东西,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

点了发送之后心还是半悬着的——万一他不回复呢?万一他记仇呢?她心中的弯弯绕绕就开始无限延展起来,直到临近下午上班时间,脑子还是有些混乱,加上玄狐一直没回消息,她更是陷入混乱之混乱。

哎,不纠结了,下午还有其他组的账要做,怎么能花心思在这种事上。她坐在办公椅上按了按太阳穴的空当,敲门声又响起。

“常欣,在吗?”是小A小心翼翼的声音。

“哦,在的。”她礼貌性地笑着回答。

小A推开门,手里还捧着一杯奶茶和一块巧克力。

“给。”他将手中的东西递到常欣跟前,“谢谢你中午帮我解围,还有——报表那一顿饭我可没有忘。”

“怎么这么客气呀。”常欣有些羞赧地垂下眼睑,想要推脱,但小A已经把东西塞到她手里,她也只好收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嘿嘿,你喜欢就够了。”小A摸了摸脑勺,“那我也回去工作了,下午加油。”

常欣手捧奶茶抿了一口,浅笑着“嗯”了一声。

没想到小A前脚刚走,玄狐恰好经过她的办公室门外,小A恰好没带上门,而她恰好对着门手捧奶茶小口喝着——那气氛,不用说也是大写的尴尬。

但她除了没事人一样坐下工作还能怎样?横竖这奶茶也不是她逼着小A送的,流量计也不是她逼着小A算的,何况玄狐在这件事情上的确……她越想越理直气壮,坐下的瞬间还甩了甩一头长直发。

然而毕竟还是心慌的,她都没留意到门外那个人的表情。

玄狐/】【AU半生开学(完)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CP,齁甜齁甜的糖,相信我! 2、这是已经完结的全文,也是我第一次写现代AU……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麻烦给我按个赞或者推荐呗?【捂脸   【玄狐/】【AU...
玄狐/】【AU半生开学(中) ● 金光
米九几的个头,打量打量眼前文弱的女孩子,一板一眼地汇报着目测结果,“根据我们的体型差异,打败你,不难。” “……”憋笑憋得整个人都在打颤,额头的手就没有拿下来的意思。 玄狐见她样子古怪,也伸出...
玄狐/】【AU半生开学) ● 金光
玄狐才不理会自己的一句话的风格是言情还是武侠,见脸红心跳的样子,还以为是发烧了,拿起小兔子冰枕递到她跟前,“这个可以退烧。” “不、不是啦!”她本能地辩驳,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怎的,抢似地把冰枕抓了...
玄狐/】旧梦 ● 金光玄狐
原作者:碧落溪   CP:   【玄狐/】旧梦   秋节愈近,本就宁谧的村落越发凄清。白日将尽,顽云厚叠,仿佛一刻便会有秋雨飘落;雨还未落,风已初见料峭,行人大都裹紧了衣衫匆匆赶路,唯有...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开门见山问了出来。 “你可记得,钜子——”犹自不习惯,欲星移顿了顿,改了口,“师侄先前失陷地门,锦烟霞则自行石化。唯一可用的战力乃是玄狐,然而其时他正与姑娘心存嫌隙,不欲出手相救。” “所以你与...
【史家】向之所金光● 史艳文● 俏如来● 雪山银燕
铁匠就能保养的,废苍生年事已高,黑水城也很有些脚程,他心合计着先回正气山庄休养一阵,另寻他法。 与门积尘一同抖落的还有斑驳漆块。他横袖拂去,张张嘴想喊“燕驼龙前辈”,却蓦地想起燕驼龙也因年事已高回...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欲星移/北冥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王相
话。 “是极——”七语声中渐渐带了强调的意味,神色凝肃起来,“如此珠联璧合的王相,遍观始朝至今,也唯有朝太宗与其左右丞相能与之比肩。至于苗疆,常年陷于内耗,便是吃了反其道而行的亏。” 谈及国是...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琴 ● 金光● 灵尊
,前往魍魉栈道。欲知后事如何,赶明儿小老儿与各位分说!” 满堂来客正在兴头,说书人偏偏留了悬念,一时议论声四起。有猜测梁皇无忌投奔凶岳疆朝的,有揣度梁皇无忌藏匿人世的,众说纷纭,不一一。说书人似对这...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王●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梁皇无忌/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伪正剧向。我对帝鬼时期的时间线拎不清于是就乱来了,也可以算是个非严格意义AU; 2、非刀非糖。 3、明天开学,走过路过请关爱一下我。TAT   梁皇无忌同战修罗与...
【默欲】【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欲星移●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欲星移-《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