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常欣】【AU】下半生竟再开学(中) ● 金光布袋戏● 玄欣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CP:玄欣

 

账目上的事一旦投入进去就难以分神。键盘敲击声中,时间过得飞快,她从任务中抬起头松口气的时候才发觉已经过了五点,手机上还有一条玄狐在一小时前发的消息:“什么时候走?”

她一开始还沉浸在如释重负的心情里,转念一想,这人根本没把之前自己的消息放在心上,于是没好气地回了十分简短的一句“五点半”。随后把手机扔到一边,开始做新一轮的校对。

十几分钟后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她还在腹诽是谁这么不懂礼貌,连门都不敲,一抬头却见门口站了个身形颀长的兜帽男,手里还捧着奶茶和巧克力。

“玄狐?”她一时忘了之前的龃龉,只剩惊讶。

按这人的个性,居然会带着这两样东西过来?

“这个,给你。”他动作略生硬地将东西放在她的办公桌上,顺手带上了门,语气和动作一样生硬,“谢谢……谢谢你。”

“谢我什么?”她撑着左脸颊,歪着头看他,再看看奶茶和巧克力,顿时哭笑不得:“这两样东西怎么和中午的一模一样?”是从公司大门口右拐一百米那家店买的吧,奶茶是香草味,巧克力是红酒味?——当然,为了不拆台拆得太彻底,她略去了后半句。

“我看小A对你说谢谢的时候带着这两样东西,所以也就去买了。”玄狐回答得一本正经。

“啊?”常欣显然猜不到这个正常人都不会回答的回答,生生忍住了笑,“我中午都没有理你,你为什么还跑来谢谢我呢。”

玄狐像是无意识地摸了摸额前的碎发,回答仍旧正儿八经:“因为你帮小A算了新系统的钱,那个方案……确实有效,有效的方案就是好方案,算出有效方案的人就必须谢谢。”

白衬衫少女绝倒。

扶住前额好一阵,她才勉强憋出一句:“好了好了,我被你打败了……”

“打败你?”玄狐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一米九几的个头,再打量打量眼前文弱的女孩子,一板一眼地汇报着目测结果,“根据我们的体型差异,打败你,不难。”

“……”常欣憋笑憋得整个人都在打颤,额头上的手就没有拿下来的意思。

玄狐见她样子古怪,也伸出右手比在了额头前面:“这个手势有什么特殊含义?”

“咳,咳咳……”常欣这次算是被呛了个结实,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来,苦笑着回答他:“含义就是我很头痛。”

“头痛……”玄狐一边念着,一边学常欣把右手盖在额头上。

 

严肃的工作气氛被突然闯进办公室的某人破坏得七七八八。反正不是今天必须交的东西,常欣索性就先按了保存,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奶茶喝了一半,还有点温热,巧克力还没拆封,她便将巧克力揣入手提包,另一只手抓起奶茶,锁上办公室门,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走向回家的公交站。

远远地就看到那个瘦高的黑色人影,她有些惊讶,两人在同一个单位工作都好一阵了,之前怎么都没在公交站见过他。——啊,也是,之前自己都是五点半过了才走的,今天难得提早走了;而这人看来每天都很准时地来到车站,怪不得之前两人毫无碰面时机。

玄狐也看见了她,嘴唇动了动,竟像是不知道用什么寒暄语一样语塞了。

这人啊,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明明那么聪明,手上过了那么多项目,却连一句打招呼都得想半天。常欣无奈地摇摇头,近了,对他招了招手:“嗨,想不到你也是坐这路车回家。”

“嗯,对。”冷场之神甫一开口,谁与争锋。

“平时都没见到你哎。”常欣一边随口说着,一边拿出手机,回着多出来的几条消息。

玄狐当然还是不知道这句话的用意,依旧老老实实陈述事实:“我也没见到你。”

这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啊……常欣都快头朝下栽了下去,立刻换话题:“今天帮你们算系统,也看了一点图纸什么的——感觉化工还挺好玩的。”

“哦,那个是德州合成扁桃酸的老系统,人家用了半个世纪了,很可靠。”提到专业知识,玄狐终于讲了个长句子。

“可是——”常欣无意深究那些专有名词,深吸一口气,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你这样是不对的哦。”

“不对?”玄狐听了她的话,怔住片刻,“那个系统有很多企业在用。”

常欣鼓了鼓腮帮子,“我不是说这个——这么说也不准确啦。你没听A说合适的就是最好的吗,一个系统好用,又不等于一定要一五一十地照搬。”

玄狐不解地看着她——看样子是真不懂,不是装的。

“而且,A做的调整明明很好啊。”

其实说没有一点心虚是假的,自己这种行为,很容易被某些单位内倚老卖老的人视为以下犯上。常欣的语气不知不觉也变快起来:“你不能一味要求别人按照你的想法和决定去做事,虽然我知道你的能力很强,否则不会发那么多篇SCI,也不会当上甲组的组长——但是你们是一个组耶,组长是要带着一个小组前进的,你不知道他们平时对你的想法吗?”

一席话说下来,常欣猛地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多少,脸一红:“对,对不起,我不是要说教——”

“他们对我的想法?”玄狐并没有她害怕的恼羞成怒,而是更疑惑了,“可是我要做的只是给公司做项目而已啊,不是去问他们对我的想法。”

“……”她终于明白何谓频段错开,何谓对狐弹琴,伸出右手扶了扶额头。

玄狐越听越迷惑,偏偏常欣还没给标准答案,于是他心里更迷惑了,心想大概这就是头痛的感觉吧。于是他也抬起手,做了个标准的代表头痛的扶额姿势。

 

车来了,被玄狐的懵懂弄得秀眉紧锁的常欣长出一口气,拿出公交卡,还不忘好心提醒一句“准备上车啦”。

公司在城郊,家在城中,隔着将近一小时的车程。若非公司许诺按时下班并因此好评在外,常欣也不会接一个远在郊区的公司的岗位。可是旁边偏偏坐了个大型闷葫芦,要怎么打发这一小时才能不至于尴尬呢……她看似淡定地滑着手机屏幕,心里却一阵阵地紧张。

玄狐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声明明大得常欣都听得一清二楚,正主儿却完全没有拿出来看消息的意思,只是望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常欣有些郁闷地用眼神提了个醒,玄狐也没半点察觉的样子,可急死她这个强迫症。

罢了,不理他,自己也乐得不用对他的冷场神技见招拆招。她翻着手机里的app,发现好几条闺蜜发来的消息,原来是闺蜜和她家男朋友吵架了,看语气似乎很严重的样子。她想问,要不要我给你打电话,手机却已经震了起来,接通之后,对面的声音还带着点努力压抑而未遂的哭腔。

安慰完闺蜜挂断电话后,她回头发现玄狐正盯着她,她便下意识地抬手碰了碰脸:“我脸上有脏东西?”

摇头。

“那,那怎么盯着我看……”她被打量得有些不自在,脸上泛了红。

“你刚才是在头痛吗?”冷不丁地听玄狐问道。

尽管完全不指望玄狐能理解电话对面的闺蜜的烦恼,玄狐这猜测也算是歪打正着,怎么也得给点鼓励。她于是点点头:“对啊。”

“怎么了?”

“闺蜜和她男朋友吵架了,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我又没办法去她身边安慰她。”她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抿了抿唇,还是对远方的好友放心不下。

玄狐眨了几下眼,“闺蜜?”

“就是关系很好的女孩子相互之间的爱称啦。”

“但是跟她吵架的是她男朋友,你没有跟她吵架,也没有和她男朋友吵架……”玄狐还是一知半解的模样,“所以你为什么会觉得头痛?”

常欣鼓了鼓右边的腮帮子,一副拿玄狐没奈何的样子:“因为她是我闺蜜啊,我在乎她的心情啊。”说到这里,她忽然侧过身子,直直盯着玄狐:“你这人很奇怪耶,有时候给人感觉很聪明,有时又呆呆的……你的好朋友心情不好,你心里也会挂记的吧?”

玄狐看样子是被问住了,忽然自言自语般地说了一句:“朋友?我好像没有朋友。”停了停,又说了下去:“不过你既然头痛的话,我给你讲个笑话怎样?”

“啊?”常欣被这大起大落惊得一愣一愣,这人还会讲笑话?

只见他拿出手机,打开某个画图app,伸出食指画了个六边形,又在六边形中间画了一个圈。

“苯?”常欣对高中化学有些印象,低声说道。

玄狐点点头,又在六边形的一个角上画了一条短线,写上“OH”字样。

“苯……醇?”话一出口就发现这不合逻辑又贻笑大方,她耸耸肩,“唉,老实说我不认识。”

“苯环上面直接连一个羟基,是酚类的特征,不是醇。”玄狐表现得颇为淡定与耐心,“所以这幅图就是在说,苯宝宝只想安静地装醇。”

初夏时分,少女在冷气不足的车厢内打了个寒战。

“好,好冷……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开怀,两道卧蚕将笑颜衬得更好看。也许是被她的清脆笑声感染,玄狐的嘴角也忍不住向上弯了弯。

片刻后常欣收了笑声,清了清嗓子,歪着头看玄狐。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你笑。”

“哦……我没数过。”玄狐唇边还浮着笑意,可回答仍旧是呆呆的。

“我猜一双手就能数得过来……”常欣摇摇头,“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其实他的五官很英挺,剑眉高鼻细长眼,脸还很小,倘若稍加包装,放去娱乐圈也不见逊色。

那边如实回答:“没有。”

常欣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那我就勉为其难当第一个吧。”

 

入夏以来沿海城市的气温攀得飞快,白昼也越发地长。天涯初霁,赤金色晚晖融在叶尖残悬的雨滴里,折射出一道细微的虹。海风捧来的湿热便化在一场日暮疾雨中。

一身藏青色雪纺连衣裙的少女踏着一双休闲凉拖巧妙地避着道路上的一片片小块的水洼向前走,目标是两个街区后的一家咖啡店。

“黑麦茶,温的,不要放糖。”

离目的地还剩十来步的时候,常欣听到店里一位客人点单的声音,那声音感觉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玄狐?”

“常欣?”

常欣踏进店门的瞬间,彼此都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店员也是一脸错愕:原来这个每天分毫不差地按点来买微温无糖黑麦茶的工科兜帽男,也是有认识的异性的啊……

常欣被呛得咳了两声,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玄狐也是一脸惊讶未消。“买茶。”

店员适时补刀:“美女,你们认识啊?这位帅哥经常这个时候来的。”

来的时间这么固定,该不会买的也全都是一样的东西吧……常欣瞄了一眼另一位店员交到玄狐手中的黑麦茶,结合上次他买奶茶的经验,心里默默为自己的猜测敲了个章。

“美女,想喝点什么?”店员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她扫了一眼单子,指了指奶盖茶:“就要那个奶盖绿茶吧,少冰,正常糖。”

“一般人都觉得正常糖太甜哦。”店员例行提醒。

她笑着摆摆手:“我知道,我喜欢甜的。”

其间玄狐一直手捧着自己的茶。店员转身去忙之后,常欣想要往里找个座位坐下,不想玄狐发问了:“你去哪里?”

“去里面啊。”常欣也被他问住了,“我打算坐一会儿。”

玄狐像是没听懂,片刻后“哦”了一声。常欣以为他想先走又不好意思提出,于是补了一句:“你要是有急事就先走呗,没关系的。”

但玄狐只是摇了摇头,随即往里走。

常欣愣在原地,然而很快也醒过味儿来:自己真是想太多,以他这样不谙世事的性格,怎么会害怕拒绝这种事……但至少开始留意到身边的一切,不再专心于繁难的工程计算和复杂的图纸,也是一大进步了。

年初刚搬来这座城时,她就已经留意到这家门面低调而内有乾坤的咖啡店。说是咖啡店,卖的饮品种类远不止咖啡;在众多副业里,奶盖做得尤佳。店里装潢其实很清简,圆桌圆椅圆沙发都是温和的中性色,背侧开有落地窗,窗沿置了一排精巧可爱的多肉。从春到夏,她得了空暇就独自来坐坐,顺便观察观察那一溜长势喜人的多肉。

两人面对面坐着,玄狐难得地率先开了口:“你今天很开心的样子。”

她支着下巴,语调慵慵懒懒:“天气好,心情一般不会差。”——这家伙,是真的开始进步了呢。

“那天让你头痛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按照玄狐的思维模式,很开心=不头痛=之前头痛的事已经解决了,完美符合单线程定义。

“那天?”常欣转了转眼珠子,“你说闺蜜的事啊……也许吧。”

还处于二进制状态的玄狐皱了皱眉:“也许?”

“哎,我不知道。”常欣接过店员端来的茶,说了声“谢谢”之后,两手撑着腮帮子叹了口气,“两个人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该磨合的也磨合得差不多了,突然前所未有地吵这么大一架,我还是挺慌的……

“吵得最厉害的时候,闺蜜确实想过分了算了,坐在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写分手短信的时候,她男朋友忽然就找了过来,站在她背后,然后拥抱了她。——哎,好在结局不错啦,他们又和好了。”

之后她喝了一口奶盖,耸耸肩:“不好意思啊,跟你说了一堆你没兴趣的。”

哪知玄狐一直认真看着她,此时也认真地回答:“没有,我在听。”

那究竟是听没听懂呢?——女孩子到底心细,这想法刚冒头却又被打消。没有人能一口吃成个胖子,他肯安静听她说话,已经是更上一层楼了。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安静了一会儿,玄狐敛起了眉峰,一副沉思者的模样,仿佛面前坐着的不是常欣,而是一大幅复杂的工图,“她的男朋友,是怎么找到她的?——是利用一些追踪软件,警方协助,还是他其实一开始就在跟踪你闺蜜?”

常欣再次痛苦地扶了扶额头——算了,再吃一百口也未必是个胖子。

 

回到家时太阳已经落山。本来想到附近的日料店吃个晚饭,玄狐坚持要回家点外卖,自己一个人去又没意思,她只好也回家去。两个人,一个人向东,一个人向西,各回各家,各点各外卖。

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却率先看到了小A发来的消息:“终于忙完了新项目,之前答应你的那顿饭该兑现啦。你什么时候方便?”

她回了个笑脸说,明天不行,要抓紧周末时间出去玩。下周五可以吗?

打完外卖电话后发现小A已经回复了:当然可以。对了,你喜不喜欢吃海鲜?我最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海鲜餐厅。

正合她心意,当初辞去工作南下,也确实是看中这座城市的机遇,阳光,沙滩,澄空,绿树,以及……海鲜。

于是欣然应许。两人达成一致后她懒懒地倒在床上,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明天和隔壁部门的同事逛街时要买的东西。

玄狐/】【AU半生开学(完)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CP,齁甜齁甜的糖,相信我! 2、这是已经完结的全文,也是我第一次写现代AU……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麻烦给我按个赞或者推荐呗?【捂脸   【玄狐/】【AU...
玄狐/】【AU半生开学(上)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CP,糖,现代,工程师和小天使的故事; 2、标题来自黄伟文的《苦瓜》,表白黄大师,我中意你的词,好中意好中意; 3、预计会分成上,我尽量开学前填完。【我知道很多...
玄狐/】【AU半生开学)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CP:   下篇的意思不是说要完结了TUT果然分成上还是不够的……容我之后发个终篇……我实在是不想给这篇起“(2)”这种意味不明的标题……   五 周末总是短暂,周一...
玄狐/】旧梦 ● 金光玄狐
原作者:碧落溪   CP:   【玄狐/】旧梦   秋节愈近,本就宁谧的村落越发凄清。白日将尽,顽云厚叠,仿佛一刻便会有秋雨飘落;雨还未落,风已初见料峭,行人大都裹紧了衣衫匆匆赶路,唯有...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声音,清越还带了微微的责怪:“老大仔,说好的等我来了喝,你这未免不够意思。”话未歇便一个碎步掠到了跟前,顺手夺过铁骕求衣手中的酒坛,另一只手熟稔地解腰间酒葫芦,撬开木塞,右臂当空斜过几分,坛酒...
【史家】向之所金光● 史艳文● 俏如来● 雪山银燕
铁匠就能保养的,废苍生年事已高,黑水城也很有些脚程,他心合计着先回正气山庄休养一阵,另寻他法。 与门上积尘一同抖落的还有斑驳漆块。他横袖拂去,张张嘴想喊“燕驼龙前辈”,却蓦地想起燕驼龙也因年事已高回...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欲星移/北冥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王相
,只任自己没入长夜暗色。 什么明日了早朝细说……地门覆灭之后,欲星移已死,无平生可供细说。 他突地想要大笑,笑自己不知该如何面对这失而复得——将他忘个一干二净,只做个点数余时日的普通老者,有...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王●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梁皇无忌/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伪正剧向。我对帝鬼时期的时间线拎不清于是就乱来了,也可以算是个非严格意义上的AU; 2、非刀非糖。 3、明天开学,走过路过请关爱一下我。TAT   梁皇无忌同战修罗与...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上琴 ● 金光● 灵尊
摸摸后脑勺,谈起女儿,语气又添了几分自许,“好在啊,有个识字的女儿,好歹是对得起地底下的爹娘了。” “哦?”那厢眼眸一转,言语交谈间也敛了方才的拘谨,“在素知私塾不收女学生,不知令嫒……” “梁...
【默欲】【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欲星移●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欲星移-《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