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狐/常欣】【AU】下半生竟再开学(下) ● 金光布袋戏 ● 玄欣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CP:玄欣

 

下篇的意思不是说要完结了TUT果然分成上中下还是不够的……容我之后发个终篇……我实在是不想给这篇起“中(2)”这种意味不明的标题……

 

周末总是短暂,周一迟早要来。昨晚回家时意犹未尽地理着买回来的衣服和包包,心中纵有一万个不想上班,翌日一早,常欣还是身着正装、化着得体的淡妆,准时出现在公司。

开电脑,清理桌面,打开报表……一切都有条不紊。

这个上午合该就这样安静地过去,但生活的精妙之处就在于不期然的小惊喜,比如她工作了一个多小时后玄狐难得地敲开了办公室的门,将一样东西放在她的办公桌上:“这个给你。”

不是香草味的奶茶,也不是红酒味的巧克力。那是一只小兔子形状的冰枕,恰恰适合在这越发闷热的恼人天气里的、趴在办公桌上的短暂午眠。

“啊,好可爱!”常欣抱起那只小兔子,将它贴在胸口蹭了蹭,“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只兔子?”

“那天看到你的钱包上面有这只兔子,今天上班的时候又正好看到有人在卖,就买了。”玄狐老老实实地陈述着。

“可是,无功不受禄。”常欣放下小兔子,慧黠地挑了挑眉,“说吧,有事找我帮忙?是不是又要帮你们组做个表了?”

“不是啊。”他摇摇头,“我觉得这样你会很开心。”

他说得很自然,像是在说某个推论,对面的常欣却瞬间红了脸颊——这样言情小说风格浓重的句子,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脸不红心不跳?

“你的脸好红,生病了吗?”看过的小说统共没有十本的玄狐才不理会自己的上一句话的风格是言情还是武侠,见常欣脸红心跳的样子,还以为是发烧了,拿起小兔子冰枕递到她跟前,“这个可以退烧。”

“不、不是啦!”她本能地辩驳,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怎的,竟抢似地把冰枕抓了过来。

玄狐也有微微的错愕,望着眼前飞红了脸的女孩子,怎料她的脸更红了。

“谢谢你。”

两人僵持片刻,只听常欣轻声说道。

他在有限的社交用语里搜罗了一刻,有些生涩地回应:“不用谢。”

 

每周一下午是甲组例行取报表的时间。上一回来的是B同事,原本这事一分钟不到就能做完,没想到他抓着常欣针对时事滔滔不绝了足足半小时。因此常欣心中祈祷了千万遍,这次来的千万不要是B,千万不要。

门开了,进来的是小A,她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给。”她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撤回,拿起手边的一沓整理好的纸递了过去。那边无言接过,她正疑惑平时活泼的小A今天这是怎么了,抬头看见他苍白的脸,顿时吓了一跳:“A?你还好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啊哈,是吗……”小A半个身子靠在办公桌的隔板上,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伸出手摸了摸额头,“昨晚空调开太猛,早知道今天请假了……”

“天啊,你们组没人带了药吗?”常欣说着翻箱倒柜找药,但这个办公室新得很,哪来的药。蓦然想起甲组那一群不靠谱的工程师——这群人里能有一个发现小A脸色不对的就算不错,哪还能指望他们记得实验室里应急药箱的位置。

小A满脸迷糊,看上去随时都会栽倒在地,突然有一件凉凉的东西被塞到了手中。

是常欣将小兔子冰枕递给了他,还不忘用极快的语速叮嘱:“我这会儿走不开,你先用这个给额头冷敷一下,我打个电话给医务室让他们给你送点药过来。”

“好,好……谢谢……”

小A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常欣拿起座机听筒,拨通了医务室的电话,而眼睛还留在电脑屏幕上检查着。

 

每个组立项与结项时总是最忙的。好容易熬到接近下班,常欣用手拨了拨头发,揉揉太阳穴,心想也该回家了。那块电子屏她今天内是再也不想看一眼了,这样想着,她顺手关掉了电脑。

甫一踏出公司大门,沿海城市特有的潮气便扑面而来。这时的太阳仍旧是让人忌惮的,她撑开阳伞走向公交车站,却没如所料的那样看到熟悉的穿着黑色连帽衫的高大身影。

想到他,她就忍不住微微翘起嘴角。转瞬又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是了,小A没把玄狐送的小兔子还回来。

也罢,小A本来就是粗神经,她又忙了一整天,反正两个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改天再说吧。

 

小A的状况看起来比昨天好了不少,应当只是着凉,还没被感冒病毒放倒,于是第二天他又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了公司。

“昨天神志不清的,忘记还给你了。”他将小兔子送到常欣跟前,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门,“总之我好多啦,谢谢!”

“你还是这么客气,小事啦。”常欣接过小兔子,顺手放在一旁。余光看见敞开的门外路过一道黑色人影,那人还往门里看了看,于是招了招手:“嗨,早——”

“上好”两个字还来不及说,只见门外那人剑眉怒扬,扭头就走,留常欣咽下后两个字,抬起的手也僵硬在半空。

“谁呀?”小A跟着回过头去,门外却空空的,什么人都没有。

“是玄狐啦。”常欣故作镇定,心里却忐忑得很,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玄狐脸上见到剧烈的情绪起伏。——还是说自己看错了?

“喔。”小A也没多在意,和常欣随意聊了几句之后,两人各归各位。

 

午餐时间。隔壁部门同事推荐的那家泰餐很是惊艳,竟将常欣这种清淡口味的人都征服。午饭过后,常欣一面给同事发微信赞扬她的明智之选,一面拎着化妆包向洗手间去补妆。低头打字向前走着,忽然感到有人迎面走来,那人还很高,她便下意识地抬起头。

来人是玄狐。她歪了歪头,想对他招手问好,没想到玄狐的反应与先前经过她办公室门口时一模一样,还附赠鼻腔中一声似有若无的“哼”。

她呆立原地,尴尬得不知所措。顷刻后跺了跺脚,鼓着腮帮子拐过了拐角。

——谁不会翻脸比翻书还快……而且莫名其妙就对人作这种反应,真没礼貌!

她对着镜子补腮红,鼓鼓的腮帮子倒是帮她找准了位置。

 

补好妆出来,一时之气其实已经消了一大半。说来她自己为什么要生气呢……自认为性格也是随和的,如果只是一个陌生人对她横眉怒目,她大约也只会觉得那人看错了,或是自己会错意了吧。

只是为什么偏偏对玄狐那一个眼神这么介怀。

她心中咯噔一下,右手不自觉地掏出手机,在联系人里翻找着,最终停在那人的名字上。

“我,我是哪里惹到你了么……”就连面对看不到语气与输入状态的文字消息,她的动作也是小心翼翼。

“嗨,常欣。”跟前响起小A的声音。她点了发送,立刻换上一副日常的笑容:“哎呀,下午好。”

面对面时她发现小A的笑容比起往日来有些不自然,“A,我觉得你今天笑得没有平时帅耶。”

“这都被你发现了。”想不到常欣这样心细,小A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翻了个白眼,“跟组长吵架了,虽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我感觉他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呢。”常欣撇撇嘴,“我办公室有巧克力,你要不要吃点?——据说吃甜食会改善心情。”

“哈哈,不用啦。”小A这次是真的在笑,两道粗眉毛随之弯起,“最近在减肥,不然星期五怎么以正常的体型跟你吃饭。”

常欣忍不住笑了:“你其实还好啊。”

“要是组长性格也跟你一样好就好喽——”小A拍了拍自己的小肚腩,拉长声音说了一句。

常欣点点头:“你性格也好,多教教他。”

小A扁扁嘴,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不聊了,我上个洗手间就回去接着干活——忙过这两天立项就又是一条好汉。”

 

下午上班前看一眼手机,没有回复。她有些心烦意乱,随手抓起桌上的小兔子冰枕,皱着眉头捏了捏,心想自己怎么这点情绪都控制不好,再这样放任心里一团糟,就得到上班时间了。

那小兔子原来是咧着嘴微笑着的,被她捏了捏,表情变得很滑稽。这小兔子……她微微撅着嘴与表情乖张的兔子对视。兔子……小兔子……捏着捏着,她一瞬间明白了什么,肩膀一塌,叹了口气。

原来玄狐是吃醋了,吃这只他送给她的小兔子的醋——那天把小兔子借给小A冷敷,同组的玄狐不可能看不到,也不可能认不出。当天送人的小礼物转眼就被外借,换作是她,生气程度恐怕不下于他了。

虽然把话闷在心里不说只会让误会越来越糟,虽然小A烧成那样很需要冷敷……但这次的确是自己做错了。还能说什么呢,他要是还在气头上,不回消息真是太正常了。

 

道理她都懂,但架不住一下午依旧处在心乱如麻的状态,工作效率随之下降。做完事收拾出门时已经快要六点了,落地窗外斜晖万顷,视线之外的公交车站想必也没了那个每天按时等待的、今天偏偏在气头上的黑色人影。

锁门,下楼,她一路恍惚地走到车站,看着自己的影子在夕阳中被拉得细长。失神地望着远方时,恰好看到一名收摊回家的小贩往这边走来,手中还握着几个当天卖不完的毛绒玩偶,其中有一只灰黑色的小狐狸,还恰好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衫,有一双乌溜溜的眼睛。

“请问一下,”小贩路过车站时,常欣叫住了他,“请问这些娃娃还卖吗?”

小贩打量了一下眼前白净秀气的白领,不住点头:“哎,当然!你喜欢哪个?”

“就要这只小狐狸。”常欣伸出手,戳了戳那只狐狸的飞机耳。

“哎,好,这只卖得可好了,我给你拿个新的。”

付过了钱、将小狐狸玩偶装好后,公交车恰巧来了。上车时,读卡器“嘀”的一声过后,没有紧跟着的第二声。

公司靠近始发站,车上几乎空无一人。她找了靠窗的座位坐下,落阳在她晶亮的眼眸中投下一片灿烂而孤独的颜色。

今天的一个小时车程不用担心话不投机的尴尬,也无缘于任何一个带着极客精神的化学冷笑话。

 

玄狐是个不太懂得玲珑处世的组长,同时却也是个合格的好员工——每天早晨他几乎都是为实验室开锁的那个。前一天晚上他没睡好,天刚亮就爬了起来,翻来覆去又睡不着,索性跑来公司接着做立项的收尾工作。

办公桌上的电脑开机的空当,他例行去洗手间整理整理外观,没想到刚走到门口,门外就响起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还在想这是谁也来这么早,门突然一下被打开,来人险些一步撞进他怀里。

“呀!”来人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惊呼一声,伸手扶住门框。

“常……”他也是愣了愣,退后了一步,连“常欣”两个字还来不及说完,只见常欣红着脸将一样东西塞到他手里,之后立刻逃也似地离开了,留他手捧那个东西,呆呆愣在原地。

他连门都忘了出,回到办公桌上端详着那样毛绒绒的东西。

是一只灰黑色皮毛的小狐狸,眼型与他的狭长眼不同,一双黑眸子又大又圆,正对着他俏皮地笑;衣服倒是和他很像,黑色连帽衫,连下装也是黑色裤子。有点可爱呢。他伸出手拨弄着小狐狸的胡子,忽然留意到狐狸的兜帽里夹了一张小卡片,打开一看,写着三个字,“对不起”。

哼,原谅你了。他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把小狐狸放在办公桌最显眼的地方,背靠着门,这样自己一坐下就能对视。

电脑恰好开机完毕,他打开Aspen,开始检查昨天B同事画好的模型。——昨天和小A吵架之后两个倔脾气都放不下面子,他只好去找B,但其实小A在这方面比B高出一截,如果有问题,说不定还要请他搞定。

而隔壁的隔壁,会计办公室内,常欣也在焦头烂额地算着刚送来的账目,边算边感叹公司效益好得有点让人吃不消——新项目一个接一个,无论是研发还是流控还是财务都忙成了一锅粥,整个上午连看一眼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好容易熬到下班时间,她昏沉沉地跌出办公室门。连续工作一上午,加上早餐吃得不够多,她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扶住她的是一双修长有力的手,她下意识地说了声“谢谢”,视线好容易清晰起来,映入眼前的是熟悉的黑色连帽衫。

“玄狐?”她扶着额头直起身来。

气氛有些凝滞。玄狐与她对视片刻,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对她微笑,但最后也说不出一句话,见她站稳,便又躲回实验室了。

几分钟后,手机屏幕上跳出一条图片消息。

是玄狐发来的小狐狸照片。那只小狐狸正对着镜头,张着嘴笑得可欢。

这算是和解了吗。她微微一笑,回了个笑脸,将手机收回口袋里。

 

仍旧是忙碌的一天。她其实完全可以将没做完的表保存,明早过来再做,但强迫症驱使她一定要今天做完,于是离开时又是接近六点了。车站笼在华丽的金色汐潮中,金灿灿却也孤零零。

她有些气馁,既然算是和好了,就不能等她一会儿、两人一起回么,好歹还能一起出去吃个饭。转而又想到那人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她的确是没奈何——本来以为《生活大爆炸》里那个Sheldon的塑造大部分只是属于戏剧夸张成分,没想到在新单位真的遇到个活的。

等车的间隙她翻着朋友圈,忽然看到小A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一张手牵手的照片,外加一个龇牙笑的表情——看来是恋爱了。她于是顺手按了个赞,想了想上一段恋情——那都是本科时的事了,第一份工作不在前男友的老家,前男友又不乐意跟她一同留在那座北方大城市,久而久之关系渐淡,分手也是意料之中。

咽下这座城这样大,但究竟谁才是那个人呢……她轻轻叹了一声,明白瞎想也是徒劳,船到桥头自然直。

 

 “明天晚上有空吗?”常欣的手机突然就跳出玄狐发来的消息。周四下午好歹比前两天都闲,看来工程师们亦然。

“没有哎,跟人约了饭。”常欣想起小A与自己定好的时间,如实回答。

隔壁房间的隔壁里的玄狐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没想到常欣拒绝得这么干脆。

“A,你的快递。”去研发部拿资料的同事B走了进来,看样子还顺便跑了一趟门卫,手中拎着一个包裹。只见他将包裹放在了小A的办公桌上,而小A还在对着一个棘手的m文件进行调试,一头短发被他抓得乱糟糟。

“谢谢啊,放那里就好。”

“啧啧,精品店?”同事B扫了一眼寄件人姓名,眯起眼带着八卦心笑了笑,“买给那个谁的?”

“哎呀对对对。”小A敷衍着他,双手仍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个不停。

“怎么不直接寄去人家那里?”

“这不是我要验证,呸,验货吗,万一那个啥,那个啥——我要说什么来着——万一不好看呢……”小A实在没办法一心两用,说话都开始打结,索性伸出手对着B同事挥了挥,“去去去这个程序烦死我了你要听八卦下班之后开封菜见……”

“啧好吧……”B挑了挑眉毛,也坐回自己的办公桌上开始干活。

一组四个人,有三个都对着电脑全神贯注,完全没注意到他们的中流砥柱正在魂不守舍地摸鱼。“是和小A出去吗?”

那边很快回了消息:“对呀。”

正在埋头做计算的小A忽闻隔壁桌一声重重摔手机的巨响,吓得险些从椅子上蹦起来:“搞什么!”站起来看向隔壁,只见玄狐一脸阴森,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小A腹诽了一句“神经病”,坐下跑起了模型,顺手拆着新到的包裹。

“害了害了,这也差太多了吧……”只听小A咕哝着,看着眼前实物完美印证“图片仅供参考”的东西,心想虽然只是几十块的东西,但这礼物肯定是送不成了,至于这个丑东西,送它见上帝去吧。

 

“A,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这些送到研发部去?”

常欣难得地来了一次实验室。工程师们和研发部打交道较多,而且面对那些不苟言笑的研发员,她心里确实有些发怵,正好甲组就在隔壁的隔壁,小A又离门口最近,她也就顺手拜托了。

“没问题,我等下把结果检查完也要去跟他们讨论——这个塔板数明显分不开这两个东西,我问问他们有没有合适的助剂。”小A的模型刚好跑完,还沉浸在本业中,答应的同时还顺口跟常欣说了一些她听不懂的词。

常欣也习惯了——其实有时这不失为一点可爱之处,谢过小A,看了一眼隔壁办公桌的玄狐,本来想打个招呼的:“玄狐,你们组是不是忙得差不多了?”

他只是死死盯着电脑屏幕,没回答,甚至还扯了扯嘴角,面色讥诮。

考虑着一屋子的人在,她也不好细问,转身便走。步子难免有些慌乱,才迈开步,高跟鞋就不小心踢到靠在门边的垃圾桶,她低呼一声,望了一眼垃圾桶,木然站在原地。

垃圾桶里有一只毛绒玩具。虽然脸部朝下,但穿着的衣服和她送给玄狐的小狐狸似乎是一模一样的。

“你……”

她一时分不清心里是气恼还是难过,只感觉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之后狼狈跌坐在地,浑身都疼。她盯向身后被办公桌隔板隔绝的人,死死咬着嘴唇,眼泪开始涌上眼眶。众人都还在愕然中,除去玄狐一双狭长的眼冷冷地与她对视。

尴尬与狼狈中,她夺门而出,眼泪就在转身的刹那汹涌夺路。她也顾不得花妆,胡乱地用手背抹着脸,逃入办公室,将门重重锁上。

今天的中央空调开得很低,门背冰凉,那冷意就贴着她的脊背一点点侵袭着,而她好似全无察觉,靠着门背跌坐在地,方才强忍的哭声就随着抽动的双肩从喉间爆发。

只因为和小A的一次约饭,他就把她刚送给他的狐狸丢到垃圾桶里,那垃圾桶还挑衅似地被放在惹眼的地方,生怕她看不见。如果这就是报复,那这人可谓是摧枯拉朽,大获全胜。

她是再也不会将他放在任何一个特殊的位置了,稍有偏颇就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她也想问究竟哪里值得。在来到这里之前,她在北方过得也不差,有闺蜜,有对她示好的人,有关系要好的同事。

而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们连陌生人都不是。

手机忽然不合时宜地响了,是小A打来的。她漠然任铃声响过一遍,再了无兴致地抬起手按掉。

门外一阵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后,她感受到有人在敲门,自己的脊骨还随着阵阵叩门声微微颤动。

“常欣,常欣!”

——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但她现在不想与任何人说话,哪怕是安慰都像是对伤口撒盐。

“我现在在忙,改天吧。”出于礼貌,她忍着哭腔搪塞了一声,收拾着一桌子的散乱文件,时不时还抽张纸巾擦把脸,以免掉下来的眼泪将报表弄脏。她恨不得立刻逃离出这个地方,哪怕要忍耐在公交车上独坐一路,哪怕她从今往后又只能一个人去熟悉的小店。

 

“常欣——”

撇去实验室里的小插曲不谈,今天的工作格外顺遂。小A哼着小曲儿向大门方向走时瞧见不远处的人事部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也在向外走,禁不住唤了一声。那人怔了片刻,却没有回头的意思,他索性直接小跑了上去。

“你今天怎么啦?”他绕到她跟前,还微微喘着粗气。

“没什么,你别问了。”她摇摇头,勉强一笑。脸上虽然补了妆,一双红红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

小A遵循穷举法,脑子里将所有可能的原因过了一遍,问道:“是不是玄狐欺负你了?”

常欣闭起眼,显然在压着眼底的泪意,小A便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但自己好像又说中了。

然而常欣什么也没说,侧过脸去:“我都说你别问了……我要回家了。”

“我开车送你吧。”小A看她脸色也不好,有些不放心地提出送她回家。

“你不顺路。”

常欣丢下一句话就快步往前,穿着高跟一路小跑着。恰好一辆出租车经过,她招了招手,跳上出租车,消失在小A的视线里。

 

玄狐/】【AU半生开学(完)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CP,齁甜齁甜的糖,相信我! 2、这是已经完结的全文,也是我第一次写现代AU……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麻烦给我按个赞或者推荐呗?【捂脸   【玄狐/】【AU...
玄狐/】【AU半生开学(上)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CP,糖,现代,工程师和小天使的故事; 2、标题来自黄伟文的《苦瓜》,表白黄大师,我中意你的词,好中意好中意; 3、预计会分成上中,我尽量开学前填完。【我知道很多...
玄狐/】【AU半生开学(中) ● 金光
米九几的个头,打量打量眼前文弱的女孩子,一板一眼地汇报着目测结果,“根据我们的体型差异,打败你,不难。” “……”憋笑憋得整个人都在打颤,额头上的手就没有拿下来的意思。 玄狐见她样子古怪,也伸出...
玄狐/】旧梦 ● 金光玄狐
原作者:碧落溪   CP:   【玄狐/】旧梦   秋节愈近,本就宁谧的村落越发凄清。白日将尽,顽云厚叠,仿佛一刻便会有秋雨飘落;雨还未落,风已初见料峭,行人大都裹紧了衣衫匆匆赶路,唯有...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开门见山问了出来。 “你可记得,钜子——”犹自不习惯,欲星移顿了顿,改了口,“师侄先前失陷地门,锦烟霞则自行石化。唯一可用的战力乃是玄狐,然而其时他正与姑娘心存嫌隙,不欲出手相救。” “所以你与...
【史家】向之所金光● 史艳文● 俏如来● 雪山银燕
铁匠就能保养的,废苍生年事已高,黑水城也很有些脚程,他心合计着先回正气山庄休养一阵,另寻他法。 与门上积尘一同抖落的还有斑驳漆块。他横袖拂去,张张嘴想喊“燕驼龙前辈”,却蓦地想起燕驼龙也因年事已高回...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欲星移/北冥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王相
,只任自己没入长夜暗色中。 什么明日了早朝细说……地门覆灭之后,欲星移已死,无平生可供细说。 他突地想要大笑,笑自己不知该如何面对这失而复得——将他忘个一干二净,只做个点数余时日的普通老者,有...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王●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梁皇无忌/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伪正剧向。我对帝鬼时期的时间线拎不清于是就乱来了,也可以算是个非严格意义上的AU; 2、非刀非糖。 3、明天开学,走过路过请关爱一下我。TAT   梁皇无忌同战修罗与...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上琴 ● 金光● 灵尊
块杏脯,大眼睛还往两侧瞥了瞥。 “哎,萤华,你三贵叔家里的弟弟生病了,爹爹今晚晚些回家。你与三贵叔一同回去,好不好?”方才与伙计商量完毕的顺发赶到跟前,还带了两店内的果脯蜜饯。得了好吃的零嘴...
【默欲】【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欲星移●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欲星移-《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