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艳文/藏镜人】风雪夜归人 ● 金光布袋戏● 史藏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时间线各种混乱的正剧向【远目……】;

2、糖;

3、CP史藏,倒过来亦可,不接受任何关于拆逆的掐架。

 

【史艳文/藏镜人】风雪夜归人

 

与千雪孤鸣一别后,藏镜人索性将一身抢眼行头换作短褐,独自一路向都城东进。如同他先前与千雪孤鸣所说,“现在藏镜人无论是对中原还是苗疆,都是万恶的罪魁”,边境大多为边防重镇,不如就信一回“大隐隐于市”,藏身闹市,听起来总是不错的,总好过边陲那样的风沙险恶之所。

今年暖冬也不暖,云上厚叠的雪花未及飘落,已融成湿冷湿冷的冬雨,挟裹着丝丝寒意直往人身上砸,饶是他功体入臻化境也有些受不住。好在刚从一处市镇出发,官道不远处还可见一处旅栈,他于是扬鞭加催马力向着客栈疾奔,一只手还时不时稳着竹笠。

那与他连日奔波的马儿亦是有了疲态,深一脚浅一脚地跨入客栈前院。没有店小二出来迎客,大概是被这雨的阵势吓住了罢。藏镜人翻身下马,将其牵去马房,再披蓑冒雨走向客栈大门。

雨声嘈切错杂,但他耳力极好,还未掀开竹帘,就已听见屋内的异响。实则方才在马房瞧见一溜儿官家高头大马时他就料到,八成是缇骑或是哪一伙吃皇粮的光临了这家客栈,只是想不到这伙人寻衅得如此肆无忌惮。

“嘿,活腻了。”屋内一人尖声细嗓,嘴上还非得逞威风,“小爷一家家客栈搜过来,这是最后一处——要么把反贼交给小爷,要么把命交待在这儿!”

店家自非大富大贵,一叠声的求饶淹没在其余人对主子的连声附和中。

按说寻常客人到了门口,听见屋里骚乱,大都选择敬而远之。然而正当缇骑作威作福正在兴头上,一人披蓑荷笠,推门入内,拣了张桌子坐下,浑将一屋子红衣人视若无物。

先前对店家发难那人显是一怔,随即清了清嗓子,拔高音调说道:“小爷我今儿心情好,要命的赶紧滚,否则一同交待了!”

话音未落,已有寻常客人落荒而逃,独不见方才进屋的蓑衣人有任何离开的意思。非但如此,蓑衣人还微微侧抬了头,埋在斗笠宽沿下的双眼隐约还剐了众缇骑一眼。

那领头发难的乃是一名千户,名唤袁封。觉察到那人斗笠下的挑衅神色,平日里跋扈的气焰登时更盛,扬着话音道:“可惜了有些个没眼力见的,好好的日子不过,反倒杵这儿,也不怕落个妨碍办公的罪名。”他一面悠悠地说着,一面缓缓走近蓑衣人,一只手还在徐徐抽出腰间佩刀。

蓑衣人自然是藏镜人。他不作声地任袁封逞口舌之快,心中却暗自好笑——反贼反贼,不过是个为抓人找个好由头的罪名罢。魔世汹汹威逼,俏如来重伤,中原局势急转直下,想不到朝廷也是一副佞骨,一心归降求和,并将主战者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打为反贼,白费群侠一片耿耿苦心。

袁封等人要抓的所谓反贼,大约是朝中主战派的重臣,否则也不必让缇骑出马。

倘若史狗子——不,胞兄——不曾流亡魔世、下落不明,如今的中原断不至于落到这般乱象。

这厢他掂量局势,正自出神,袁封看了自然是火冒三丈——打一开始这人就不将他放在眼里,眼看自己都要将刀出鞘,还有工夫晃神?

“袁大人奉公行事,史某本不该过问。只是史某方才回到中原不久,反贼之事,可否请袁大人交待一二?”

那蓑衣人终于开了口,语声沉稳端方,直叫袁封愣了一愣。又听那人自称“史某”,他冷汗登时涔涔往下淌——眼前这蒙头盖脸的蓑衣人,莫非是失踪已久的兵部侍郎?

缇骑往日与兵部井水不犯河水,偶有往来,也不过是官场上那几套说辞与礼数。然而谁不知官大一级压死人,先前自己不知这遮遮掩掩的蓑衣人身份,胡乱呛了几句;眼下兵部侍郎史艳文自报家门,袁封心下暗自捏了把汗: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容易不在佥事眼皮底下,怎的耍个威风也要碰钉子。

明面上倒还强作镇定,“原是史君子——下官失敬。史君子因公外出久矣,有所不知,如今局势动荡,有些鼠辈便起了跳反之心。皇上说了,此乃朝廷心腹大患,必须防微杜渐。”

“哦?有劳大人费心了。”

蓑衣人说着取下斗笠,露出清隽秀雅的脸,言谈款款依旧。

“实不相瞒,正因局势混乱,史某归来后并未进都面圣,而是留宿在这家客栈数日,以察情势。”言下之意,必然是不劳袁大人多此一举。

好一道逐客令。袁封心头愤懑,却不敢与之针锋相对。正要悻悻然招呼手下离去之际,忽而瞥见眼前的史艳文鬓角有一缕霜发,眉眼也不似往日温润,看久了反倒有凌厉之感。又想起先前市井间风传的史艳文与藏镜人为一母同胞的流言,袁封心中乍生一计,随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史君子为国鞠躬尽瘁,倒是下官多此一举了,实在抱歉。”

下半句却是——“平日公务繁忙,极少与史君子有谈话的机会。下官对史君子所佩的龙泉宝剑仰慕已久,不知能否有幸一观?”

此问一出,偌大厅堂内人声静寂,只得一阵阵骤雨淋漓敲在屋顶窗沿的声响。

不消片刻,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从楼上传来,只见一人小厮打扮,对大堂内的蓑衣人招呼道:“方才听到大人叫阿贵,可是有事?”

这番轮到袁封愣了愣,那小厮见了满屋缇骑,遂躬身行礼道:“不知诸位大人驾临,小的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那“阿贵”虽是小厮打扮,身量却还高挑颀长,身上更带有非常人不能感知的纯阳之气。至阴功体对纯阳气息最是敏感,蓑衣人微敛剑眉,瞬间明白该如何动作。

“阿贵,劳烦你将龙泉剑取来让袁大人观视。”

“好嘞。”得了吩咐,阿贵应了一声,转而回客房,片刻后重又小跑着到了跟前,半跪着俯首向袁封呈上一把光润的宝剑:“劳大人久候了。”

袁封虽不识剑,眼前名剑的光华与矜贵却着实令他为之一震,看来此人的确是史艳文。他袁封将前倨后恭也玩得忒地顺手,当下拈了无数空乏客套的褒赞词句,拱手道:“果真名剑,剑鞘雕饰华而不冗,光泽润亮而不逼人,配得起史大人这等谦谦君子。”

“艳文惭愧,袁大人雨天外出,只为执行公务,艳文也很是佩服。”——不消说也是一句反讽,直叫袁封额上青筋直跳。

“此处由史某把关,还请袁大人放宽心——也省去袁大人不少工夫。”袁封脸色阵红阵白时,史艳文自行将话接了下去,顺带抬袖拱了拱手,“届时史某自会与圣上禀报今日发生的一切。”

他这“今日发生的一切”用得忒妙,既可说是交差,又可说是向圣上弹劾袁封今日的无礼举动,袁封的面色便愈发难看了,嗫嚅片刻后慌张道:“下官有眼不识泰山,今日冒犯,还请大人恕罪!”

说罢撩袍单膝跪下,还不忘朝身后一众哗然的缇骑厉色道:“还不给大人赔罪!”

主子有令,岂敢不从,一时间满屋缇骑齐刷刷跪下,等候史艳文发落。

“袁大人请起。”史艳文抬了抬手,“史某不在朝中久矣,也怨不得袁大人。只是店家好好的做生意的光景净拿来招待各位,袁大人是否考虑将银两补齐给店家?”——若非眼看着这伙人老实赔了银子,他前脚离开客栈,这伙人后脚必定又开始作威作福。

“大人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一伙人赔了银子,将桌凳归位,灰溜溜地离开客栈。袁封平日里欺人惯了,表面上服服帖帖,实则踏出门的瞬间兀自不甘地紧了紧拳心。

那惊魂未定的店家才稍稍缓过神来,扑通一声跪落在地,不住叩首。

“多谢史君子救命之恩,多谢……”

“先生快快起身。”史艳文疾步上前,掺起年过半百的店家,“举手之劳,何必行此大礼。”

“史君子,万、万不可这么说——要是没有史君子出手拦阻,我这条命只怕都要丢了!”店家抖抖索索起身,话语中满是感激,转头对里间喊道:“阿福,快为史君子准备酒菜!”

店家吩咐罢,史艳文却摆手道:“哎,不必了,本来不过是打算停留片刻。”

“是么?”方才一直静静抱剑立在一旁的那位名叫“阿贵”的所谓小厮乍然开了口,“大人在外劳顿已久,不如回房歇下,再商议下一步。”

“就是,就是。”店家连声附和,“史君子乃是本店的大恩人,好歹也让小老儿聊表谢意,这位小哥,您说是也不是?”

两人一唱一和之下,“史艳文”实感无奈,只得随着阿贵的脚步上了楼。

 

那是间寻常的双人客房。那阿贵甫一进屋,便合上木门,一手带起掌风掩了窗,另一手在脸上一抹,露出本来样貌。他转过身来,两张相同的面孔相对片刻,蓑衣人叹道:“我却不知你去魔世一趟,连易容术都学会了。”与适才端然温润的语声截然不同,他本来的声音低浑厚重,尽展武人气质。

“我也不知小弟能将我的声音学得如此神似。”他唇角勾起,那一笑几可融化冰雪。

“呵,全赖大哥那年的妙计所赐。”念及与西剑流一战两人互换身份那段日子,藏镜人半是揶揄半是认真地道。

史艳文对他的揶揄倒是不以为意,只轻声叹了口气,“无心很挂念你。”

“嗯。”藏镜人应了一声,将目光移向另一处。

“小弟——”

“大哥。”却听藏镜人截口打断。他望着史艳文的怅然神色,缓缓摇了摇头,“藏镜人如今无论是对中原还是苗疆,都是万恶的罪魁。”

史艳文凝视那张罩了数分风霜之色的脸。眼前的蓑衣人连日流离,线条冷厉的脸也带上劳顿的痕迹……若他是万恶的罪魁,他也不必为年迈的店家从缇骑之中解围,不必借着与史艳文相同的面容行仗义之举。两人毕竟血脉相连,所谓儒侠的大义与刚直,眼前那自称万恶的罪魁,不也得了十足十的神韵?

然而哪怕是名震四方的云州儒侠史艳文,也得活在别人期待之下、众人的眼光之中,更罔论苗疆战神殚尽半生为国戎马,却落得如今无处容身的结局。

他心中凄凉,不知是为藏镜人的境况,还是为曾经长子的那句近似诘责的一问——生为史家人,却从没有人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人讲过其中的艰辛与背负。

“大哥明白你的顾虑……”竭力平复心神,史艳文一手搭上他的肩,温声道,“人言并非你所想的那般可畏,此战你亦是有功在身——不妨留下,大哥再与你一同想办法。

“何况魔世进犯频频,你虽功力深厚,但毕竟寡不敌众,与我们一道也是好的。”

藏镜人微微动容,暗叹阔别多日,这个兄长将凡事往自己肩头上揽的习惯仍是多年如一。

“我……”他开口,语声有些沙哑,“大哥,你比我更了解中原群侠……我若与你们共抗魔世,局面该如何变化,你不明白么?”

他伸出手搭在肩头的那只手上,史艳文惊觉那只手原来生了一层薄茧。

“但——”

“不必多言。”这一回,话语中隐隐有斩钉截铁的意味,“风口浪尖上,军心是半分都涣散不得了。

“至于万恶的罪魁——便让他无处容身吧。”

肩头的手被缓缓推落,藏镜人将手中竹笠重又戴回头上,将那张与云州儒侠九分神似的面容隐去。随后推开门独自走出,足履踏在木地板上的声响便由近及远,直至消失不见。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割肉。”

“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苗疆习俗与中原相去甚远,藏镜人先前对中原黄口过年时常唱的歌谣只得一知半解,一路东进,路经好些城镇,一来二去竟是从垂髫们口中将整首歌谣记了个差不离。

说来这一路也是安好无虞,也是,年关将至,人人忙着归乡团圆,又有几人记得万恶的罪魁、留意一个默然戴着竹笠徐行的布衣人。

白昼时从一处小镇打马而过,镇上人家稀落,却丝毫不见萧条之感,家家户户皆挂灯笼、备年货,小小墟落被错落在各家门前檐下的暖色衬得安乐祥和。出了那小镇,客道上空无一人,商旅大都在别处的家中与亲旧欢聚一堂,只剩一匹枣红马驮着一名中年人,踏着薄薄积雪,不紧不慢地向前走。

暮色缓缓罩下,艳丽彤云被深冬枯树割成林间斑驳碎影,斜光熹微。不多时也该入夜了。

他晃亮火折子,燃着火炬,为马儿与自己照着眼前的路。

一片漆黑间,前方蓦然出现一点亮色。随着马儿行进,那亮色越发浓烈起来,在林野间显得颇为突兀,却也颇为艳亮。掐指算来,今日该是年三十,他在蜿蜒驿路上不知前路也不知退路地前行着,陪伴他的亮色,也许只有这不期然出现的灯火罢。

那户人家朱门紧合,想来其中的人已备好酒食,只剩团圆。

他目力极好,远远地见那朱门忽然开了,一人走到门外,还执着一盏灯,藉着灯火光亮,向远处眺望着什么。

“你……”隔着数丈,他看不清那人脸上的神情,然而心中莫名地涌上熟稔之感,眼眶也随之渐温,不知是因为手中火把,还是因为远处执灯远眺的那人——白衫墨发,玉冠长簪,不必凑近了细看,他也明白那人的形貌。

“驾。”

他夹了夹马腹,一匹马,载着一人与一蓬跳动的火光,向不远处那抹温存疾驰。

当是时,天上骤然落下一场细雪,将林间草木轻巧地覆了一层糖霜,却到底没落到心上。

 

(完)

/】废园秋 ● 金光● 罗碧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参本《星垂平野》; 2、; 3、武侠架空AU,含换装梗; 4、本来打算过年那天放,结果我……忘了……总之庆祝本子完售www谢谢所有参与人员。   【/...
/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新年快乐:) 2、参本《星垂平野》; 3、无指定CP,端看个解读; 4、武侠架空AU; 5、题目摘自《小窗幽记》。   【/仗义】以江湖相期   一 仲夏流火...
家】向之所欣 ● 金光● 俏如来● 雪山银燕
。好在雪山银燕与燕驼龙尚有余裕,同样知他分身乏术,他才得以专注于武林大小事。 俏如来是明理。早些天修儒按时来正气山庄看诊,尽管神色平静如往日,起针时刹那的迟疑又岂逃得过智者一双慧眼。修儒离去时俏...
【俏如来/】冬鬓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向; 2、刀(大概); 3、俏无差,端看个解读。   【俏如来/】冬鬓   江风正凛,雪片挟着寒意点点铺满肩头。临行时分,船夫吆喝着舟客快些登船,仍有两...
【梁皇无忌】尘 ● 金光
,叹悲欢,莫前尘,煞魔子,俏如来,,欲星移……甚至更久远的战修罗,网中,炽阎天…… 往景一一掠过眼前,他以为千载光阴能模糊的旧事,其实半分也不曾被淡忘。他说不清这是因为自己重情重诺,还是因为...
【默欲】【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欲星移●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欲星移-《金光...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梁皇无忌/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
宽慰,“公子智计过人,梁皇无忌自会向帝君引荐——帝君宅心仁厚,惜才爱才,定会将魔之别置之度外,与公子一同光大修罗国度。” “哈……”无赭放下手中的铜,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一声。   是月盘高悬,澄空云...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王●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元邪皇/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 金光● 黄牛● 蟹牛
虫,并让带话来,说是让你暂时静养。”温言道,“眼前可有不适?” “多……多谢爹亲,眼下……还好。” 他口中应着,脑海里却混混沌沌,仿佛有什么的面容隔着霭霭雾色,那雾气任是怎样也拨不开...
烧酒命 ● 金光● 欲星移● 风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风逍遥&欲星移-《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风】 逢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