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词】山鬼 ● 填词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归档,省得哪天5S扑街了,我连敝帚自珍的机会都没了。

都是旧作,一共十首,全部写于2012.12 - 2013.05。

写的是一枚生前光风霁月的中书令扑街后迟迟不肯入轮回、作为一只阿飘游戏山水间的一些回忆(山鬼嘛www),还有他生前故人们的事,间插一点有的没的【……】。

之后还根据这十首词写了个中长篇,校对好了再放出来……

 

 

山鬼

 

词:碧落溪

曲:《八千代ノ風》-Rin'

演唱:碧落溪

 

绀黄账册丹砂乍遗落一笔,

辞过三途川横阔无际。

观重华,如锦似缎皆成昔,

罡风起,缈缈兮我步履。

 

嶙峋层岩洪荒馈礼,

闻杜宇春晓相期。

贯幽径,偶见瘦马居客驿,

伴征人,历风霜愈清奇。

 

兰亭书,颜柳体;

寒窗事,隙中驹。

怀十载丹青入京畿。

 

风卷落木,孤灯未熄;

月华未半,孑影马蹄。

以我之眼,触彼慧心,

恐君不觉矣。

清露愈重,夜降霜凝;

空谷闲境,难见络绎。

冯唐经典,尘土功名,

前生暂交臂。

世路千古如一,

何以苍生无言成蹊?

 

亦为嫖姚卓志京华虚名累,

亦任残魂历赵家山水。

黄白物,可观瞻却不可追,

寄天地,无实形无所累。

 

盖以悉心感于人寰,

喟然(一嗟)非以己之悲。

奈吾何,决然一去绝轮回,

斯言语,又几人能共醉?

 

送君去,漏声催。

憔悴损?衣锦归?

关山未改,松涛凝翠。

 

各持方寸,皆无错对;

俱负凌云,鸿鹄所谓。

若夫庄生,冷眼轻眉,

后继更虚位。

忘川之湄,生者灰飞。

身前浮沉,悉如梦寐。

如是殊同,寥寥得窥,

不朽日月唯。

罄一世才学经纬,

换朱笔一痕刻名讳。

 

我忆生前,走马兰台;

我放身后,金绶紫佩。

既历生死,更悟轮回,

形相成素昧。

春撷兰芳,菡萏相待。

秋宵月盈,苍山雪被。

偏驿稀客,来路何谓?

浊酒停新杯。

我欲结无情交游,

终拂衣独听故人归。

 

【知己】跋

 

山鬼·跋

 

词:碧落溪

曲:《春景》-贾鹏芳

演唱:碧落溪

 

黄泉狭路行未半,何甘倾平生作缘起;

辕门客犹然历历,孰知北邙闻幽笛。

荒径野翠接故地,西窗尘霾唤夜风洗。

间或云翳遮月明,开作梨花白千顷。

 

犹效香山人,新醅煨红泥;

兴起辄笑应,哪管声与律。

搁笔待新晴,一笺入佳境。

便涂画朝夕入笺疏,年少宜恣情。

 

群贤持笏入金銮,问故人面向何处寻;

俊彦奏将轻重事,青丝换丰廪是社稷。

平生几许难复言,然家国千钧尚于心,

沉疴在卧深宵听雨,怎知泪偷零。

 

酒罢各挑灯,婵娟沐我衣;

似见夜雪酩,饮者三五恰正醒。

晨起送朱批,昏卧玉阶亭。

倏忽龙凤变作虫蚁,江海各伶仃。

 

早岁便悟有时竞,偏说俗事易俘凡心;

庭间有备来春酿,欲邀相斟却未及。

书卷离合言渐彻,且望紫禁乌冠次第;

唯恐惊闻旧事重提,回首见名伶。

 

【红颜】浮灯

 

山鬼·浮灯

 

词:碧落溪

曲:《沙罗双树》-岛谷瞳

演唱:言和&洛天依

调教:碧落溪

 

役谪迁,登客船;入江心,天欲晚。

废榷策,又南冠[1],六朝郡,秦淮岸。

去京路三千,旧事都付红牙板;

归无计,且加餐;春或秋,如是观。

 

新儒叩问相谈,杯中事,门第相瞻。

也无闲言碎怨,白头如新几千万?

唯中元清溪畔,放烛火,素衣孑然;

酒肆灯渐阑,还欲纵杯欢。

 

乘兴自斟但愿抒怀尺素过云间,

浑不知琴瑟怀袖谁人对坐道破心机乱。

倾身献酒拂弦起座似相逢若幻,

挑帘俯玉面且送浮灯逐流问团栾。

 

“何以不知返?”临江风,从相问;

“归去来,皆杳然。”未作答,胜了然。

“更漏催孤人。”再添新句,月华满。

“俱相类,请[2]为伴。”便同归,将夜残。

 

来岁今朝何处聚散?

相逢杯酒或永成憾?

 

原来深巷评弹,平生事,曲中婉转。

却无缘座中问,仰止恋慕可参半?

身后追谥匆匆,弹或赞,多少相关?

荣辱皆冷眼,犹然是应天[3]。

 

角徵宫商青柳粉墙长歌尽悲欢,

恍然再逢流火七月络绎行客驻足曲岸。

相见却隔碧落黄泉咫尺不能言,

莲灯轻绽故人极目江天似有寄愿。

 

“何以不知返?”临江风,复相问。

不相闻,旧容颜,涉风尘,声如叹。

“此生掠光电,若重逢更待何年……”

拂衣去,红泪斑。形影单,夜未残。

 

是天涯咫尺寸心断,

是一生须臾作烟散。

岁岁今朝孤灯幽然,

相逢杯酒余生望穿。

 

原来深巷评弹,平生事,曲中婉转。

却无缘座中问,仰止恋慕可参半……

 

注:

[1] 南冠:主角故乡正是他被贬谪的地方,这里的“南冠”并非“被俘”之意,而是“还乡”。

[2] 请:“请允许我”。

[3] 应天:南京的别称。此处提到南京,有六朝古都看尽荣辱之意。

 

【师长】深恩尽负

 

山鬼·深恩尽负

 

词:碧落溪

曲:《Deep Blue》

演唱:碧落溪

 

阅笺注,

飞墨陈迹皆如晤,漏声簌。

江北居,淮上偏巷应如故,

圣人像,俨然塑。

 

青石路,

偷得虚席花灯沽[1],入荒垆。

得训诂,所虑唯者也之乎[2],

忧与叹,知何处?

 

得意须入京,同朝相顾;

匆匆春秋三五,竟途殊。

枘凿[3]成龃龉,一掷奏书,

从此朝野两坼,棋局覆。

 

虽盛世在观,暗湍难杜,

但恨深陷案牍,不及述。

似险棋一着,磊落豪赌,

却无缘拟新章,争胜负。

 

秦淮正入暮,孤馆偏处,

名儒执卷沉思、古人赋。

风华鬓渐枯,惊觉此夕,

应是古稀年初,长生祝[4]。

 

注:

[1] 偷得虚席花灯沽:原本的语序是“沽花灯”,倒装了一下,为了韵脚。这句话的意思是翘课出去玩顺便买花灯。

[2] 所虑唯者也之乎:大概意思就是小孩子当时只需要担心能不能理解那些之乎者也的意思,还不用为天下出谋划策。

[3] 枘凿:方枘圆凿,即“不相容”。

[4] 长生祝:其实是想写“祝长生”的,死去的主角还是盼望自己政见不同的老师能安享晚年,长命百岁。但是为了韵脚……囧

 

【政敌】何事念浮生

 

山鬼·何事念浮生

 

词:碧落溪

曲:《旋转木马》-piano ver.-

后期/合声/演唱:碧落溪

 

朱痕批良策,仓廪俱丰硕,

兴衰更迭史家纷说。

暮云起落,朝归旧路新辙[1],

邻窗闲草浸没。

 

怀袖皆所谋,不过殊同俨然,

一方山河两处为观。

乌冠未加身,营营[2]经书子卷,

不复是旧年。

 

宦海且浮沉,多少俦侣形相单;

知垂杨陌上独我赏,来路旧曾谙——

是同佩紫绶,并骖喟感与笑谈,

或拊掌无由,但为纸上恒言,偶窥书册得见[3]。

 

晴日须渐冷,炉烟新酒尚萦怀;

风波在喉,心口封缄,且效太白仙[4]。

醉看暮中城,明朝劾奏谁人参?

还金瓯完璧,别有迂径路难,唯自伤弦断。

 

昔日君未别,持针锋谋见,

互拟檄案[5]恍然夙夜。

朝下对斟,罔顾庙堂琐屑,

只若浮生得闲。

 

含笑却藏刃,世事无情冰雪,

鸿鹄盛世层嶂万千。

倾身入侯门,相易浮云此生[6],

红尘竟拂满。

 

注:

[1] 旧路新辙:词是以鬼生前的政敌为第一人称写的。主角和鬼是政敌兼从前同赴科考的好基友兼邻居兼知己。每天上朝完毕归来,走的都是同一条路,但每天都会留下新的车辙。大意就是主角沿着原路回家的时候……

[2] 营营:追求奔逐。和“经书子卷”作了一下倒装。

[3] 但为纸上恒言,偶窥书册得见:依旧倒装,原始语句是“但为偶得书册得见之纸上恒言”。

[4] 太白仙:李白。李白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喜欢喝酒……

[5] 檄案:原意是指用于声讨的文书,这里指鬼生前和主角因为政敌关系而不停地上疏,相互弹劾。

[6] 相易浮云此生:原语序“以此生浮云相易”,“用这一生可能有的轻松日子作为代价,坠入险恶的官场”。

 

【至亲】与历史无关

 

山鬼·与历史无关

 

词:碧落溪

曲:《나쁜 남자》-Joo

 

只是具象化随想。

视线的最远处,时间的最远方,

来生,无从阻挡。

黄州一帖落昏黄[1],

就该细雨沾裳,坟头祭扫彷徨,

你的生卒概括在石碑上。

 

Ah……

送别的人,满脸风霜。

那个静静沉睡芳草中的,

就该指点江山,笑谈兴亡。

Ah……

伶仃白头,老旧砖房。

在历史中永恒,在尘世里消亡,

遗憾却在增长。

 

家国取其一,不变的伪命题。

孤独留给至亲,太多温存来不及。

清明的雨,熟稔的背影,萧白的双鬓,

任是无法靠近。

 

不想说身不由己,

看过太多个你,代价无暇顾及,

将一生向石火光中寄。

 

Ah……

不曾忘记,以来铭记,

灯下一杯热茶温暖烛火,

袖口针脚细密,当时布衣。

Ah……

晨曦野地,脉脉乡音。

熟悉那份粗粝,高大过那身影,

依旧无可代替。

 

坚持的道理,谁不是在寻觅?

史家纵横行笔,无关立场的摇移。

留下的烙印,是百转千回、抉择的落定,

穿插苦痛悲郁。

 

一个时代风色旖旎在我眼底,千年涟漪,

当此凉夜万家喧嚣都沉寂。

斜阳送来旧时风声悲吟,沧桑意味若缕——

付出的人留下足印,一步步指引,不停息。

 

若你仍在人间,也该风霜拂面;

遗憾别说深浅,失去或预示成全。

听风声翻页,(你)留下的记载之外的余篇,

就让我来续写。

 

注:

[1] 黄州一帖落昏黄:这里指元丰五年苏轼作于寒食的《寒食帖》。“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濛濛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涂穷,死灰吹不起。”

 

【戏台】伶歌

 

山鬼·伶歌

 

词:碧落溪

曲:《寒江雪》-郑源

演唱:碧落溪

 

汗青编,未必字字循真切;

临香榭,尽是才子共红颜。

便巧撰,毕竟前朝人事竭;

凄声腔,恸绝花醉客三千。

 

逢迎俱风月、巷陌谈。

戏台后究竟[1],几人参?

却不过献曲,易银钱,

逢场辄长袖善变。

 

——“问萧郎,何如暂缓鞍鞯尽了玉杯盏?

凭俗身,烟花亭台且流连。”

——“问佳人,若拂袖兰台去薄幸名安存?

遗[2]金簪,自有恩客与卿欢。”

 

汗青编,慷慨悲歌历历写;

临香榭,更深人迹独二三。

无管弦,千言在怀宜登临;

倾身敬,罔论前朝与今现。

 

逢迎俱风月,巷陌谈。

戏台后究竟,几人参?

却不过献曲,易银钱,

曲竞高台自寄愿。

 

——“入而立,孤枕沉疴却扬狼毫指江山,

墨为刃,长锋捭阖千秋业。

且试问,伶仃数十春秋未倩红袖携,

聆此曲,安得唏嘘与笑谑?[3]”

 

——“皆身外,无字独碑自有识才人续满,

志庙堂,便任他街坊管弦。

卒盛年,蜉蝣瞬息换得共天地生灭,

天道观,信步春山伴花眠。”

 

天道观,信步春山伴花眠。

 

天道观,信步春山伴花眠。

 

注:

[1] 究竟:这里作名词。

[2] 遗:读音从“wèi”。

[3] 聆此曲,安得唏嘘与笑谑:“此曲”指的是伶人平时唱的胡编乱造的鬼的生前风流事。这句的意思是,你生前一辈子未娶,听到这首曲子,会不会觉得有些感慨,又有些好笑?

 

【白描】山行

 

山鬼·山行

 

词:碧落溪

曲:《譲り葉塚》-霜月はるか

演唱:Lareysmile

 

竟无事,生前蜃景[1],林深自栖;

终得观,星月浮清溪,倒千嶂壁。

摩诘云,可坐看云起;

快哉风,雌雄何谓欤?

 

穿松涛对长天绮,试引古人诗相拟[2]。

无由自欲吟歌,清景为目所及。

失色累篇工辞[3],纵深谷零星客行,

无碍朝云暮烟,慰缘中人不辞穷径——

似横断,豁然千里,澄霞一襟。

 

曲数重,人迹若缕,孤馆独驿。

唯在观,得阔然无羁,是谓难全[4]。

留文客寸笺心怀寄,

余散侠出鞘剑花起。

 

惊闻喧声不知处,料横柯一点新碧;

有客踏破薄雪,顷刻寒山流绿。

静视三九素衣,易新妆非唯春韵[5],

故友三两足矣,凝练词笔意指初醒——

流觞处,曲水正新,啭啼柳莺。

 

不效先人触景,总一怀兴亡胸臆;

或曰高居庙堂,鲜身临化境。

且放信步山行,旧憾随云踪消弭。

点数春秋凡几,辄为山色几回相易[6]。

念城中,俗世同侪,折梅遥寄。

 

复闻喧声不知处,料横柯一点新碧;

旧客踏破薄雪,顷刻寒山流绿。

静视三九素衣,易新妆非唯春韵,

故友三两足矣,凝练词笔意指初醒——

流觞处,曲水正新,啭啼柳莺。

 

流觞处,曲水正新,啭啼柳莺。

 

注:

[1] 生前蜃景:鬼活着的时候是被朝堂上的事情折腾得要死要活的,所以特别想隐居山林。

(词作菌插嘴:其实这是铁律= =在小城市生活久了就不习惯大城市,但在大城市定居后又不想回小城了……)

[2] 试引古人诗相拟:想找找古人的遗作,看看有没有切合这一片景色的描写。

[3] 失色累篇工辞:这里的“失色”是使动用法,“使累篇工辞失色”,工,工整,工丽。

[4] 唯在观,得阔然无羁,是谓难全:只能看着有缘人来往此处,自己却已经成为魂魄,没办法前去结识。这也就是成为鬼、获得自由的代价吧,所谓自由与知己难以两全。

[5] 易新妆非唯春韵:这里……其实个人觉得有些牵强了,想表达的意思是“山换了绿色的新妆,不仅仅是因为春天来了”,还因为经常来这里游玩的文人们留下的精彩的词句。

[6] 点数春秋凡几,辄为山色几回相易:数一数过了几年,山色就变换了几回。

 

【史家】语否

 

山鬼·语否

 

词:碧落溪

曲:《银瀑云榭》

后期/合声/演唱:碧落溪

 

前朝风月云烟横亘数百载,

偶得闲情之麟台;

千度万忖何以酬千秋慷慨,

且得龙颜称“快哉”。

枯丝飞白执掌今朝盛或衰,

慎行笃言莫耽怠。

搔首犹疑毕竟未身临,何奈,

秉灯俯仰晓云开。

 

铅华戏子,陈旧唱词。

琴筝鸣动,皆旧事。

究其行止,仁之一字;

孟孔遗道,兼庄周才思。

 

位尊九五自当彰基业累累,

勿言往事锁云霭。

自当谨然编撰,江山悉在怀,

回首间莫忘长拜。

 

铅华戏子,陈旧唱词。

琴筝鸣动,皆旧事。

个中虚实,三两悉知,

言谈投意,叹与赞何似。

 

前朝峥嵘烽烟遥去数百载,

任东流光阴换代;

千秋慷慨岂任由史家折摧,

龙颜亦需称“快哉”。

枯丝飞白执掌今朝盛或衰,

慎行笃言莫耽怠。

纵览纷纷此间遂尽述悲慨,

心尘一霁晓云开。

 

心尘一霁晓云开。

 

【终曲】江流万古

 

山鬼·江流万古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编曲:雨田

 

屡闻侪辈言,无从成新篇。

去留更聚散,翻覆众人谈。

何曾未拘笔身前,书穷辞尽苦作闲,

偶寄暇光思无际,形役何足言。

长川送孤魄,归一是生前。

累累皆故旧,岂可两相厌?

 

为国竭计伏玉案,分庭金銮巧机辩;

未识沧浪可濯足,淹淹忽余年。

尘寰俱眼底,阴阳互迢远,

且溯峥嵘事,慰予志若揭。

 

尝欲感其身,何如殁盛年?

非慊亦非怨,治世诚彼愿。

唯逢知交在咫尺,戚戚念念复无缘。

桑田沧海皆过尽,离合悉云烟。

 

合页枯墨收,于此挥袖别;

不及与同游,犹胜故人面。

 

江流片帆悬。

系列】岁时 ● 填词● Vocaloid● 言和● 洛天依
原作者:碧落溪   接着归档。一个很小很小的系列,四季主题。 也是旧作,均完成于2013.11 - 2014.11并且除《阳羡》外vocal均来自Vocaloid。 【这个时间跨度……捂脸   【冬...
【石切丸】问道中 ● 刀剑乱舞● 填词● 近侍曲
原作者:碧落溪   三次元好忙……好容易逮到明天开始放假,于是火速把石爹的曲子填了。 翻了翻消息发现下次活动是联队战,总之就不是近侍曲……我能怎么办喽,化悲愤为填词喽……_(:з」∠)...
【三日月宗近】不远送 ● 刀剑乱舞● 三日月宗近● 填词● 近侍曲
原作者:碧落溪   一枚近侍曲填词而已。【魔爪该伸的时候总是会伸的…… 情绪到了,循环次数够了,于是说填就填…… 不过肯定不会开vocaloid,填完兴尽拉倒。曲子本身已经情尽心尽,不需要再加冗余的...
【萤丸】梦火 ● 刀剑乱舞● 萤丸● 填词● 近侍曲
首又长又悲壮的3/4曲……补了补历史发现志方这把刀发得真好,好到明知是刀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循环。   梦火   作: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萤丸-《刀剑乱舞》   总须等溪褪素衣后, 春...
夜永 ● 填词● 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 三日鹤● 刀剑乱舞舞台剧
原作者:碧落溪   填词一枚,主题是刀舞4三个老爷爷刀月下谈心那一幕的鹤球和老头。 曲子是《待宵姬》,上班时偶然发现的沧海遗珠,于是我很快就表演了一个咸鱼翻身……   夜永   作:碧落溪 作曲...
【御手杵】春日买书 ● 刀剑乱舞● 御手杵● 近侍曲● 填词● 母里治树
原作者:碧落溪   新年快乐。 另外庆贺近侍曲填词标题彻底放飞自我【……】没错这就是御手杵春天显现上街买书的故事。前奏钢琴有点难抓,我就从管乐开始填了。 杵子的曲子温暖又舒缓,这是他的性格,连气势...
伏国广】访险 ● 刀剑乱舞● 填词● 近侍曲● 伏国广
经历过5-4疯狂捞爷又疯狂跟伏邂逅的时光,加上《花丸》里对他的塑造不错,他在我心里的形象一直挺讨喜的。而且——拆一把卡卡卡能得十个玉钢耶!那还抱怨什么! 扯远了,我就是想诈尸发个而已。   访险...
【宗三左文字】掩樊笼 ● 刀剑乱舞● 填词● 近侍曲
场景,最后还借了一下老晏的某句《破阵子》。 然后发现四首近侍曲填词的题目可以拼一下——应载酒,掩樊笼。寒江渡,不远送……   掩樊笼   作: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宗三左文字-《刀剑乱...
【压切长谷部】星流 ● 刀剑乱舞● 压切长谷部● 填词● 近侍曲
原作者:碧落溪   病跪了在家休息,就把嘿西的曲子填了。至此近侍曲填词有10首啦!然后国服依旧在奶死的状态……【目死 (03/17补充:奶活了奶活了奶活了!已经为花札准备好三个肝!狂喜乱舞.gif...
【文野乙女】他是(太宰篇)● 太宰x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太宰
。     但,应该如歌的结尾一样。     此系列为试写,此系列为试写!!(重複)   不受欢迎就不会更!!   感觉是挑战形容修辞的极限吧……   嘛也可以想成炭炭到淺草之前的事吧……那时候太宰的气味已被...
灭乙女】若你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灭之刃乙女向●蝴蝶忍●富冈义勇●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内含炭/忍/时/富 #杀队×你 #渣渣文笔预警,激情码字。 #ooc预警,ooc归我! #撞梗致歉 #大战后设定 #微剧透预警 #灵感来源:不才——《若你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填词两枚
原作者:碧落溪   死神 作:碧落溪 作曲/编曲:傅思蓉 主题:《死神》-《昭和元禄落语心中》 演唱:言和 调教/后期:碧落溪 是潦倒运缚今生财,还是茅塞未化开? 夜投陋宿闻感慨,便向三途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