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皇无忌】归尘 ● 金光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伪AU,真正剧向。因为某魔迟迟不出场,我就直接脑补了一下他的退场:众人合力扳倒了蟹黄,但九界连通的势头已经不可逆转,天地重现盘古时期的样貌。梁皇无忌在灾劫中存活了下来,直到魔生走到尽头;

2、非刀但也不算糖;

3、所以编剧你们什么时候让我家本命出场……(踢石子

 

【梁皇无忌】归尘

 

明前杏花正好,前夜微雨轻濯,曙日一照,万千光点乘着暖风的势头从微晃的压满花朵的枝头簌簌洒落。

去年风调雨顺,家家收成都不错,又有幸逢明君,街坊间的风月声色便随着仓廪富足而越发喧盛起来。纵然远去帝都、位处江淮,这座风物秀雅的城镇中的青楼酒肆、棋社茶馆,无论质量,都不逊色于帝京。

日渐中天,枕河而建的一家茶楼懒懒地收起竹帘,准备开门迎客。

门面朴素寻常,店名“晴窗”,应当是取自小杜那句“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掌柜据说亦非平庸之人——其人名为谢修和,曾在帝京为官,后深感朝中暗流湍险,便借故辞了官举家回到淮上,用为官时攒下的钱置了这么一处茶楼,又在城郊有一处宅邸。虽是如此,他大多数时候仍流连在茶楼,与来客闲话攀谈,楼中还不乏他所著的文章串编成的集子,来客佐茶即兴而成的诗词也有专人择优编纂入册,供人观瞻品评。长此以往,楼内自然也成了文士云集的一处所在。

雇来的伙计手脚麻利,不消片刻已将一天所需的茶酒吃食一一备好。谢修和乐得清闲,取来一盒店里新入的明前茶,熟练地沏上一杯,一边执杯细品一边望向门外的街市。

 

时近清明,小城内本不多的人更是稀落起来,进城的唯有商旅及少数车马无忧的富贵人家。他略感索然,顺手取过墙上挂着的集子,翻到空白了一半的一页——那是一本志怪杂谈,来客囊括三教九流,他所获知的奇谭也不少,便时不时往纸上写两笔,日久遂成一册。

上一回说到,本属于魔世的烛龙连通各界,妄图重设九界秩序,却不料各界联手相抗,诛杀烛龙;然而也为时过晚,天地重入混沌,人世又历经千年休养生息,才呈现如今的模样。

按说神话该到此结束,然而几天前他正眉飞色舞摆出说书先生的势头给附近几户人家的孩子们说这当中的故事时,其中一个小丫头托着脸颊问道:“谢叔,天地陷入混沌是什么意思呀,是大家都会死吗?还是说,有人会活下来?爹亲说过,魔族和龙族的寿命是很长很长的。”

他张口想回答是呀,哪怕活了下来,过了千年也早该作古了,却蓦地顿了顿——是了,人存于世不过百年,魔与龙则不然。

最终他只是对小丫头笑言:“谢叔也不是很明白,问到了再跟阿巧说,好不好呀?”顺带还拿了串糖葫芦塞到小丫头手中。

小姑娘到底是容易被一串酸甜酸甜的糖葫芦打发的,故事听完,糖葫芦到手,也就一蹦一跳地和邻家黄毛小子嬉闹去了。然而谢修和倒是真被她那一问引起了兴味,只是苦于这几日来客注定骤减,恐怕不那么轻易听到更多志怪奇谈。

正想着来客骤减,店内偏偏来了个新面孔。那人一身深紫色直裾,眉眼端肃,一打眼看来似乎只到中年,气宇则仿佛经沧桑历练一般,令谢修和的目光不住往他身上靠。那人自然也有所察觉,目光相会的一刹,嘴角挂上一丝轻易看不出的笑意。

不过瞬息,谢修和却捕到了那一丝笑容——直让人想起和煦春光。

“小二。”那人显是想不到这一手支下巴一手翻一本志怪杂录的人是此地的东家,只招招手将小二唤来,“有碧螺春么?”

“有嘞,刚到了一批明前的。客官来一壶?”当着掌柜的面,小二岂敢怠慢,一迭声地应着。

“有劳。”那人微微颔首,目光一转,留意到不设包厢的一侧的墙——当中有牡丹绣屏,墙上的其余地方满满地悬挂着各色文集,不由渐生兴趣,叫住了即将往后厨去的小二:“等等,那面墙上的是——”

“客官您挺面生,是第一次来‘晴窗’吧?”小二停住脚步,指了指那面墙,“楼中少不得有文人雅客吟诗作赋,掌柜的也颇专精此道,于是楼内专门有伙计帮忙记下,编成册子。里头还有不少掌柜的自己写的书,客官您要不要瞧瞧?”

“在下的确初来。”那人有礼地笑笑,“可有推荐?”

“这个……”小二挠挠头,忽地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脑袋,“掌柜的最近在编一本志怪杂录,街坊老小都乐见得很,小的给您拿去。”

坐在另一侧的谢修和忍不住清清嗓子,“咳。阿钟,你要找的可是这本?”语毕对着齐齐回过头来的两人晃了晃手中书册。

那名叫阿钟的小二讪讪一笑:“哎嘿,说曹操曹操到。掌柜的又有新鲜事往上面记了?”

“不然。”谢修和耸耸肩,将笔放回竹质笔搁上,“你先下去为客人备茶罢。”

“好嘞。”

阿钟起身入了后厨。谢修和持着那本册子,拎了笔墨,坐到新来的客人身畔,抱拳笑道:“在下谢修和。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无忌。”紫衣人抱拳回礼,“谢兄经营有道,行事风雅,在下佩服。”

“谬赞了。”

谢修和取过一旁的歙砚与墨条,拎壶注入清水,一面磨墨一面与他闲谈,手下研磨与口中言语俱是不疾不徐,“无忌……好名字,魏无忌,长孙无忌,梁皇无忌……不知是哪个无忌?”

如他所料,说到“梁皇无忌”,那人的面色起了细微的涟漪。

“谢兄听说过梁皇无忌?”语声倒是端方依旧。

“威名赫赫的上古邪神将,岂有不为人知的道理?”谢修和含笑反问一声,顺手指了指那本书册,“只可惜碍于文献匮乏,在下所能做的记载毕竟有限,但仍不妨一记——借古讽今总是不错的。”

“讽今?”紫衣人低语一声,“在下对朝政鲜有涉猎,还请谢兄指教。”

谢修和锁起眉头,“无忌兄可知邪神将流落人间后的事?一个魔者,终为护佑人世生灵而对魔世反戈——说来也忒地荒唐。但人心匪石,魔亦然。”

随后他出于顾忌,停了手上的活计,外加略略压低了声音,“当今圣上是难得的明君,但向外征伐太过——本就万方来朝,何必连年征战,将边境弄得饿殍遍地、子民流离,莫非是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深信不疑么?那么梁皇无忌岂非要被人世千刀万剐?”

“因此谢兄辞官归来,不问政事,对么?”紫衣人从始至终都面沉如水,却在谢修和略带讥诮说出最后半句时露出些许了然笑容。

想不到这异乡来客仅凭三言两语便点破当年抉择,谢修和失笑道:“当年闹了不小的风波,连无忌兄都知晓了。”

“谢兄有自己的坚持,此点殊为可贵,在下也是佩服的。”紫衣人微微一笑,接过阿钟呈上来的茶与杯盏,为两人都满上茗茶,“在下复姓梁皇,还劳谢兄改口了。”

复姓梁皇,本名无忌,正与上古时名动四方的邪神将相同。

然而谢修和脸上丝毫不见愕然之色,只接过茶朗笑道:“多谢梁皇兄,否则真怕什么时候拗不过来,直呼了‘邪神将’。”

这番轮到梁皇无忌渐露讶然神色,“邪神将也好,修罗帝国帝尊也好,俱是千年前的事。在下该如何取信于谢兄?”

“从前灵尊与邪神将以酒立誓,他又是如何取信于邪神将的?”谢修和举重若轻地反问了一句,还将“邪神将”说出强调的意味,随后轻轻一笑,“信就是信了,不必刨根究底。”

梁皇无忌怔然片刻,遥遥地想起被灵界所俘后与灵尊的对谈——人,果然都是如此,天性中自有魔世以为的愚蠢、人世所称的固执与单纯。

“说来不怕梁皇兄笑话,在下这本集子也就只是源于道听途说。”谢修和将话头自顾自地接过,把那本册子推上前,“如有纰误,还请指教。”

梁皇无忌扫过那一页页行草,只慨然道:“谢兄有心了。只是对梁皇无忌而言,臧否弹赞,又有什么相干……这些实在是太久远的事。”

一时两厢无话。魔的寿命逾千年,想来梁皇无忌盛年时也执着过什么,随后那些执着无果的物事在漫长的光阴里消磨褪色,直到再没有人提起,唯有他仍行走在世上,看昔日执迷化作今时埃尘。 

然而谢修和却低笑一声,侧着半张脸,悠悠道:“在下也会与街坊邻居家的孩子讲起这些传说,上一回倒是真的有个小丫头惦念着九界连通后有没有人活下来……今日与梁皇兄一晤,在下也好给小丫头一个准信了。”

下一句却带了怅然之意,“否则囫囵搪塞过去,多年后她长大成人,发现昔日为人世安宁披肝沥胆的群侠都葬身在那一场混沌中……不知该作何感想。”

“那时想必她也熟读经史……”梁皇无忌同样侧过脸,望向窗格外来来去去的众生,“无论是梁皇无忌所历经过的魔世还是人间,都是这样。”

谢修和低下头,执杯盖拂去茶汤上的浮沫,淡声道:“从天地初开到如今,也逾千年。”

“上一个千年,在下历经过魔世与人间,其中的更迭变换也大致如此。”梁皇无忌垂眼凝视茶汤上浮着的一小块碧穹,一向鲜少起伏的语调中难得地有了些微感伤,“从荒芜到繁盛,便是世间与生命的大致轨迹……梁皇无忌有幸亲历,然而当初一同为庇护人世的伙伴,终究是见不到了。”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谢修和静静听他说着,抿下一口茶,慢声吟着前朝诗句。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梁皇无忌以颔联接下,笑道,“在下亦知众人对长生不老之法汲汲营营,所求的对魔而言却不值一提。但正因生年短暂,人这一生的志趣与壮怀,也恰是魔所不能及的。”

“壮怀?”谢修和将那二字重复了一遍,忽地一笑,“邪神将身为帝鬼之盾、魔之左手,开疆辟土,后为灵界之首,平定兵燹,此间种种,焉能不算壮怀?”

“不过是魔者天赋。魔的战力,岂是常人可比。”梁皇无忌谦和一笑,眉峰却渐渐敛起,“然而在人世,梁皇无忌却见无数魔者口中的蝼蚁,拼尽全力,回护一国一界……到头来,他们能留下的,不过是上古杂录中的一笔,然而他们为的却远远不止是这一笔。”

谢修和微微颔首,由衷道:“梁皇兄可知,在下辞官回乡,多半是盛年时意气使然,因此偶尔也会为此举彷徨,兼怀念帝京的交游……

“互通书信时,在下也曾有过那一问——在各方暗流中斡旋,到头来也不过是留下史册中的三两行,功勋爵禄都无法带入地底,为何还要留在朝中?他们的回答,与梁皇兄方才所言相差无几。”

梁皇无忌听着他悠悠道来,心头逐渐浮现出故人的名姓与模样——泣幽冥,叹悲欢,莫前尘,煞魔子,俏如来,史艳文,欲星移……甚至更久远的战修罗,网中人,炽阎天……

往景一一掠过眼前,他以为千载光阴能模糊的旧事,其实半分也不曾被淡忘。他说不清这是因为自己重情重诺,还是因为一路走来的故交们的风骨太过清正,令他不能或忘。总说人世变诈难测,一个世所不容的魔却得众多知己,这是否也应了人世常说的物以类聚?

“可否冒昧一问,”谢修和的语声将他从沉思中召回,只听他问道:“在下虽然知道魔者寿命是人的数倍——”

梁皇无忌并不意外他有此一问,只淡笑道:“能躬逢数代沧桑,梁皇无忌已无所憾恨。”

一句“无所憾恨”,其意不言自明。

谢修和眼底有瞬息即逝的怆然,随即又复往日潇洒,将纸笔递向梁皇无忌。

“那么,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梁皇兄助我将这本集子作结。”

“乐意之至。”

 

又是一年清明。山野中群林青翠,涧溪汀淙,归鸟敛翮来栖,声声清越啁啾穿花过木,闻之足见林间趣味,纵是天有微雨也无妨。

群青中隐匿有一处墓碑。碑前早早被人摆上了一束花,墓前长身立着的中年人洒下烈酒,俯身长拜。

当年泣幽冥对邪神将说,萍水相逢亦酒、生死离别亦酒,所谓人生。逾数年后,同样的话,曾在淮上临水的茶楼中被重新提起。短短的一句话,在魔者漫长的生命中不过如同滴水之于沧海,然而无论是述说者还是听者,都已谨记于心。

身后有驻马的声响。他有些意外地回过身,马上下来一位戴斗笠的妙龄少女,手中还提着一篮花。

“阿巧?”

“谢叔又偷偷背着阿巧来了。”少女负气般地嘟起嘴,拴好马绳,快步上前,“不是说好了一块儿来的吗?”

“你家在城中,这不是不想让一个姑娘家跑这么远么。”谢修和叹了一声,很是无奈。

阿巧俯下身,将那一篮花恭恭敬敬地摆在墓前。

“再远也是要来的。”她似是自语一般地喃喃。

两人静立墓前,任凭时刻流转。

“走罢。”

不知过了多久,阿巧抬眼望了望愈发厚叠的层云,轻叹道。

 

马蹄声渐远,而雨声渐频,斜坠的雨点在草木上敲出层叠绵密的声响,带离枝头花瓣。一方碑石长伫雨中,听凭风雨喧腾。

而肃立的并非只有那方碑石,还有其上镌刻的几句诗,正是:

回首纵横第六天,非神非佛非圣贤,夺命毁法虽本性,身属魔罗心向仙。

 

(完)

/泣幽冥/爱灵灵】露上琴 ● 金光● 灵尊
有剑尚且如此,何况平凡布衣。到头来所能保护的,三三两两而已。” 他手中攥着那枚象征修罗国度帝权的鬼玺。年岁已久,玉玺蒙,与一同印上行行年月。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韦夏立起身,恭恭敬敬长揖到地...
/煞魔子】新火试茶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刀(大概……我不觉得是); 2、正剧向; 3、我喊了这么多天给本命产粮……我以诚待人地产出来了……/////// 4、CP煞,倒过来我也不介意……   【/煞...
/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
着琉璃树,一手持了一面泛着岁月色泽的铜镜,一手持帕缓缓擦拭。镜面与布料摩擦着,他也就半合着眼,尘世喧闹,仿佛与他全关系。 “偶至此处,在下。”紫衣人缓步上前,抬手一礼,“未知公子名姓...
/煞魔子/泣幽冥】半日闲 ● 金光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道友@天地唯道 的脑洞,感谢授权; 2、古风架空AU; 3、没有具体的故事,只是想写一个场景,一个剧中不可能有的场景。   【/煞魔子/泣幽冥】半日闲   来客...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王●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停云 ● 金光● 西经缺● 长琴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烟》 主题:西经缺&长琴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烧酒命 ● 金光● 欲星移● 风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风逍遥&欲星移-《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风】 逢人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元邪/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 金光● 黄牛● 蟹牛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向,这次笨牛没有脑洞向天开; 2、刀(这是肯定的……); 2、CP黄牛(←顺便大力感谢取这个CP名的道友hhhhhh)。   【元邪/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雪山...
【默欲】【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欲星移●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欲星移-《金光...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端的是情真意切。辅以绕之音,无怪乎歌楼客满、夜烛通明。间或歌声暂歇,只余琵琶,听者不拊掌而叹。 弦声由频至疏,天籁又起,唱的却是下篇的词了: “……新茶饮后浮半白,梦杳黄粱在。裁书叙心秉烛友,飘散...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新年快乐:) 2、参本《星垂平野》; 3、指定CP,端看个人解读; 4、武侠架空AU; 5、题目摘自《小窗幽记》。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一 仲夏流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