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皇无忌/煞魔子/泣幽冥】半日闲 ● 金光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道友@天地唯道 的脑洞,感谢授权;

2、古风架空AU;

3、没有具体的故事,只是想写一个场景,一个剧中不可能有的场景。

 

【梁皇无忌/煞魔子/泣幽冥】半日闲

 

来客挑帘。竹条轻响,临窗沏茶的紫衣人闻声抬眼,目光相遇后,两人一同露了会心笑容。

日边停雨,叶底留莺,清明好天气。来客放下手中形态奇异的物件,在紫衣人对面坐下,一面整理衣冠一面笑道:“真是难得。”

“难得什么?”紫衣人淡声问着,为来者沏上满杯碧玉。

“自然是师兄有雅兴来茶馆一坐。”

“世间雅兴多了,你那骷髅头不也算一件。”

“这——”万没想到向来内敛的紫衣人还会顺着话头打诨,他先是一愣,继而失笑,“师兄现在这样,挺好。”

“梁皇无忌倒是想听师弟说说,从前是怎样。”

紫衣人从小二手中接过一碟花生,悠悠道。

“煞魔子与师兄同朝为官,除去议政,一个月下来倒是见不着师兄几面。”见他一本正经地自称,煞魔子索性也效仿了一番,然而一张脸无论怎样摆出梁皇无忌的端稳神态,神韵都相去甚远。梁皇无忌见状,心下觉得好笑却也认为他所言在理,索性弯了嘴角低头抿茶。

“哎,师兄笑什么?”煞魔子见状歪过头,对眼前之人的矜持带着些无奈与不以为意。

“笑你方才的表情。”

再抬起头,一张脸上又俨然是重臣应有的稳重自若。

煞魔子一时对不上话,两人便心照不宣地沏着茶。一人将初道茶汤滤出,一人将手边放凉些许的水倾入棠红砂壶。日光描摹出窗格的花饰,再将其原原本本拓在清亮茶汤上。

“师尊呢?”煞魔子手执碗盖撇开浮沫,随口问道。

“说是回了茶园,茶馆暂且丢给月牙岚打理。”梁皇无忌待茶水稍冷,呷过一口,又道:“小子与爱灵灵前脚出了门,你却还未到。”

“某朝廷重臣卸了担子,作为师弟的在下焉能不接手。”煞魔子耸耸肩,心道你这一副遗憾不能将女儿女婿给师弟引荐的模样是怎的了。

“说起来,师兄来此,也不提前与师尊知会一声,这下倒好,扑了个空。”

他这一句更似自言自语,梁皇无忌也不接话,对着窗牖出神。

茶馆临江,水势愈盛,欸乃桨声一阵阵传来。

忽听梁皇无忌含笑道:“早些年,师尊曾带你我两人去过茶馆。”

煞魔子拎壶的手顿了一顿,“啊……许多年了。”

“是许多年了。”

日光洒了一江金鳞,觳纹不止,金鳞便跃动不息,不少还穿过木窗雕花投在屋顶梁椽上,也投在两人的眼中。

多年前,同样晴好的某一日,师尊带着师兄弟二人去了一趟茶肆。其时自己还不及弱冠,煞魔子更是刚拜入师尊门下,但时至今日师兄弟两人都不知自己何以记得那样清晰。

“那时师兄脸上还没褶子。”煞魔子伸手取过放置一边的骷髅头,把玩着与梁皇无忌打趣。

梁皇无忌倒也不介怀,笑道:“那时你我二人初识,我尚不知你有收集这种小物件的癖好。”

“师兄赋闲后竟还学会揶揄人了。”煞魔子挑挑眉,懒懒跌入椅背。

“师弟向来以师兄为榜样,但师兄取师弟的长处也未尝不可。”梁皇无忌顺着话头接道,听得煞魔子“嗤”地笑了一声。

“之后……是有多少年,师徒三人不曾在一起聚过了?”

仍是玩笑的语气,只不过添了三分有意为之的意味。

那厢仿佛在认真思索,片刻后却也只得一叹:“记不得了。”

他一双金眸静静望着眼前略带风霜痕迹的师弟,旧事纷纷涌上。入仕,辅弼,浮沉……原来已数十年。当年师徒三人在茶馆内一同观摩小二的沏茶手法时,那毛头小子还舍不得让小二将初道茶汤弃去;一晃眼竟已遍阅四海好茶,逢年过节还时不时往自己府邸上捎一些。

奔忙如梁皇无忌分明是消受不完的,但也从不推辞。

“为师倒是记得。”门口忽地传来老者的语声。矍铄老人方才系了马,抖落一身风尘,掀帘入内,径自朝面对面的师兄弟二人走来。

“师尊?”煞魔子微微讶然,“您不是——”

“回了茶园,就不许回来了?”

泣幽冥取下斗笠,从邻桌顺手拿了最寻常的粗瓷茶碗,提壶便满上。

“师尊。”梁皇无忌一拱手,泣幽冥沏茶间隙却还腾出了一只手,示意他不必多礼。

“此处又不是朝堂,何必拘礼。”泣幽冥自行端起茶碗牛饮一大口,笑道,“这些年过去,为师这大弟子却也没变多少。”

“师尊这话,再过几年也是对的。”煞魔子嘻嘻一笑,顺手接过泣幽冥的斗笠,靠在一边。

梁皇无忌半分辩解意味也无,只道:“师尊此番走得匆忙,可是茶园有什么事么?”

“算是罢。”搁下茶碗,泣幽冥拭去额角未干的汗水,悠悠道,“岭南今年不知为何有了旱情,雨前茶叶是收了,但毕竟得为今后合计。不然如何保证来年给你两人的茶的茶品。”

“原来如此……”梁皇无忌微一沉吟,“今夏提早,合该与地方计划一番——”

他正如同朝上建言一般说着心中所想,煞魔子却忽地按住他的手臂,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师兄,你我师徒三人在此,眼下先不提这些。”

他有些错愕,转头却见师弟一双慧眼盯着他,而满头华发的泣幽冥还拿了煞魔子的骷髅头,一边把玩一边示意他喝新泡好的一道茶。

“好。”

他笑着,以茶代酒,自罚一杯。

“煞魔子,为师这要将头道茶汤撇去了。”泣幽冥端起茶缸,望着煞魔子露出和蔼笑颜。

“师尊且坐着,我去将小二喊来罢。”煞魔子端过茶缸,对正朝这桌走来的小二使了个眼色。

 

天过午,蝉声乍涌,避暑的来客越发多了起来。邻巷人家的年轻人怀抱一把折扇,递给窗边佐茶闲谈的三人中的那位老先生,说是题了扇面,以谢老先生前些日子在茶馆里的提点。

扇面渐开,正是:

 

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完) 

//爱灵灵】露上琴 ● 金光● 灵尊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衍生架空,有瞎编,有私设; 2、刀; 3、本命不出来,本命不出来,本命不出来……   【//爱灵灵】露上琴   一庭院,有一亭一桌、半院桃李。花对酒...
/】新火试茶 ● 金光
族流落世。正值针锋之局,守关将士见了异族,大都就地将其格杀;某一日,一同前往边城监察时,见一名士卒对一位人族老者举刀欲杀;心想,若能从他口中探听出人世消息,倒也一举两得,便...
】归尘 ● 金光
——在各方暗流中斡旋,到头来也不过是留下史册中的三两行,功勋爵禄都无法带入地底,为何还要留在朝中?他们的回答,与兄方才所言相差无几。” 听着他悠悠道来,心头逐渐浮现出故人的名姓与模样——...
/默苍离】听江曲 ● 金光
,承起一襟夕色。 “他与他的传人在世开的酒肆,值得邪神将一去。”战修罗凝视眼前者刀削般的侧脸,由衷道。 端盏仰脖,一杯酒顷刻见了底。那酒甘厚香醇,杯酒入喉,就连边境的风也有了醺然之意...
【北封宇/未珊瑚/欲星移】阑干十二 ● 金光
四方局势,案牍加身的北封宇锁眉道:山雨欲来,无论如何须庇护好海境民,还有她。随后轻拍他的肩,愀然道:治国实在非我一人之力能成,连累师相一同劳苦,对不住。 “哈。”他不禁低笑一声,“君臣数十载,怎的...
【欲星移/北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王相
模样。” 师相殉国,海境国殇后十数年,前任鳞王北封宇将帝位传与嫡觞,自此退隐;新帝继位后推新政、纳贤士,欲求前任师相那般的贤才,招揽的人却总是欠了分火候……说来都是太过久远的事。 斜日已颓,紫衣...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王●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停云 ● 金光● 西经缺● 长琴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烟》 主题:西经缺&长琴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新年快乐:) 2、参本《星垂平野》; 3、指定CP,端看个人解读; 4、武侠架空AU; 5、题目摘自《小窗记》。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一 仲夏流火...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光华将他的面容映得愈发轮廓分明。 “保重。”怔然间,欲星移的语声传来,将他带回眼前现实。 那厢绳缆已解,鳞族张帆起桨,小舟得了助力,在江面荡开层层水痕。 “不送。”但见铁骕求衣一抱拳,并目送之意...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北封宇/鸩罂粟/欲星移】闲话萍交 ● 金光● 药王● 鳞王● 鳞鱼● 王相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向大脑洞拉郎,因为看到EP12的宣传图后发现阿宇和药罐子都是眯眯眼(谜之理由……); 2、CP随意,隐鳞鱼差。   【北封宇/鸩罂粟/欲星移】闲话萍交   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