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封宇/鸩罂粟/欲星移】闲话萍交 ● 金光布袋戏● 药王● 鳞王● 鳞鱼● 王相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向大脑洞拉郎,因为看到EP12的宣传图后发现阿宇和药罐子都是眯眯眼(谜之理由……);

2、CP随意,隐鳞鱼无差。

 

【北冥封宇/鸩罂粟/欲星移】闲话萍交

 

这一眠也不算好眠。尽管先前为国是常年操劳,伏案的三两时辰内还是平静无梦的,然而这一番沉睡仿佛在火海里走了一遭,睁眼的刹那好似终于从热流中全身而退,他长出一口气,坐起身来,擦拭着满额头的汗珠。

“醒了啊。”

陪在榻边的黄衫人见他醒转,停了书写药方的细管竹笔,淡声寒暄。

他心下微惊,幸而一境之主的沉稳气度非一日所成,只见他拱手道:“这些天想必是先生为北冥封宇诊治了。”

“不敢当,修儒大夫在在下接手前,已将鳞王伤势逆转不少。”黄衫人搁笔转身,抬袖回礼。北冥封宇方才看清他的容貌,细长眼眸与自己有几分相似,面容端雅温和,若非满头青丝中掺杂的几绺花白,乍一眼当真辨不出年纪;那一身缎面黄衫上落了一层江海天光,为清癯医者平添三分贵气。

北冥封宇方要站起,然而重伤初愈,仍感不支,只得半躺在榻上与对方交谈。

“先生过谦了。不知如何称呼?”

“鸩罂粟。”黄衫人一面答着,顺手将自己的名讳写在熟宣上,递与北冥封宇,“虽与在下本行有关,但这名字到底有些佶屈聱牙——鳞王称在下药王便可。”

这厢自行加冕为王,那厢鳞王性情温厚,闻言不过轻轻颔首,“先生既然自诩为王,自然有过人本事。”

“谢鳞王不介意鸩某僭越。”

寒暄罢,北冥封宇的余光瞥到桌上的药方。行草洒脱,密密麻麻铺了整张黄笺,他也粗略认得几种,均是大热的药材。

“先生的方子,可否与本王分说一二?”

“自然。”鸩罂粟略略仰了上半身,伸长手臂将药方摸到手,递给北冥封宇,自己却是看也不看,淡声道:“先前鳞王的子嗣曾献上一剂药方,勉强压制住鳞王体内的热流,然而无法治本。今次修儒与在下一前一后协力将热流引出,余下的事便是调养了。”

顿了片刻,接过话道:“修儒毕竟年轻,阅历有限,鳞王眼下重伤初愈,体虚畏寒,在下与修儒的诊治成果稍不留神便会因为太过寒凉的方子而功亏一篑。因此今后调养的药方交给在下——鳞王不妨看看手中的药方,有几味热性药材的用处即是与剩余药材的寒性对冲,以确保体内阴阳平衡。”

北冥封宇自是听得一知半解,拱手笑道:“本王不通医理,有劳先生了。”

“鳞王说哪里的话。”鸩罂粟接过鳞王递还的药方,放回桌上,不经意瞥见桌角的一摞文献,眉峰微动。北冥封宇见状,顺势道:“金雷村年代考。先生对此也有兴趣?”

“不然,只是——”鸩罂粟回过头来,目光却并不与北冥封宇相对,“只是惊讶,太虚海境向来避世,鳞王却对中原经史有所涉猎。”

北冥封宇动了动唇角,强自一笑,转而对着窗外草木出神。

那一笑一恍神过后,鸩罂粟已猜测了个八九分,都是红尘一遭数十载的人,哪个心中不藏几段过往。正欲道别离去时,凝视窗外的北冥封宇忽地接了话:“北冥封宇有一挚友……曾与金雷村有所关联。”

他以本名自称,而非“本王”。鸩罂粟略感愕然,遂回到榻边坐下,等他道来。

“他曾与我有相同的梦,相同的志趣……我原本以为,他会与我一道,将这片疆域建成他心中的墨之一国。”他斜卧榻上,语声轻且缓,一时分不出个中情绪。

“鳞王所指,可是师相欲星移?”

“不错。”北冥封宇缓缓颔首,“他果真交游广博……怪道学识眼界均为海境翘楚。”

“按说他被擢为海境国相之后应当辅佐鳞王身侧,在下在海境盘桓数日却始终不见踪影。敢问他是否在外远游?”

北冥封宇合上眼,轻轻摇头。满腔苦涩终究难抑,漫上眼角眉梢。

“先生可知地门之乱?师相为助墨家钜子脱身,思能耗尽,现正在冰潭内沉睡。”

话到末尾已是不能自控地颤抖。鸩罂粟低叹一声,宽慰道:“若有在下的用武之地,尽管说来。”

“药王精通岐黄之道,又岂是不明白师相现状?”北冥封宇知他好心劝解,然而自己对现况最是心知肚明,苦笑着侧过脸,“数日来,我将鳞族有关的文献搜罗来,试图从师相血脉一处找寻破解之法,然而终是如同大海捞针。”

鸩罂粟枕着手背,明白再多劝解也是多余,不妨让他在无人惊扰时一吐连日来的郁结。

“鳞王……叫在下想起一位故友。”他就着洒入窗格的暖阳,淡淡道,“他与鳞王一同贵为皇胄,性情虽与鳞王相去甚远,那份对挚友的心……却没什么不同。”

“是么……呵。”

鸩罂粟立起身来,负手临窗,将湛碧天海收于眼底。“鳞王可知苗疆三杰?”

“略知一二。怎么?”

“在下那位故友正是三杰之一,然而三杰……已各自伶仃数年。神蛊温皇避世不出,醉心蛊术;昔日苗疆战神见弃于国,无处容身,四海漂泊。

“而故友千雪孤鸣……兄长正是丧命于藏镜人手下的苗疆先王。之后又遭地门佛劫,好容易脱身后,方觉物是人非。”

医者早已看尽生离死别,是以他说得轻巧,北冥封宇却忆起年少诸多往事,一时长眉难展。

“他们三人昔日最喜在悬天练对酌——悬天练是苗疆境内一处名胜,然而各自分散后,在下连千雪的音讯也几近全无,罔论悬天练早已人迹罕至。”

他徐徐说着,平静许久的面容忽地如同积雪逢春,渐生暖意。

“前阵子在下为凑鳞王药方中的一味珍奇药材,涉险峰回悬天练重游了一番——药是落了空,却意外瞧见了废弃已久的茶亭中留了一套酒器,当中酒杯,不多不少,正好三只。”

再回身已是笑意清浅,“那时在下便知,他们三人重聚了。”

两人的联系说穿了不过是医者与病人,谁曾想竟能同处一室,闲谈起各自的故交旧游。北冥封宇内心仍旧忧闷,想到此处,倒也禁不住露了笑容。

“多谢先生开解。”他郑重一抱拳,含笑言谢。

“能令鳞王心绪纾解,在下也甚感欣慰。”

鸩罂粟抬袖相应,望了一眼天色,又道:“时辰不早,该命人为鳞王备好汤药了。”

“有劳。若需北冥封宇相助,先生尽管开口。”

鸩罂粟颔首谢过,利落拾掇好桌面纸笔,推开木门。蓦地又收住了脚步,回身道:“在下还想起一事。”

“怎么?”

“十六年前,在下曾为师相看诊。”鸩罂粟挑起唇角与眉角,露出笑意,那笑又与惯常的和暖笑容不同,更多一分慧黠。

“哦?”北冥封宇眼神微动,“这倒也巧,十六年前师相的确受过不轻的伤……原来是受了药王救命之恩。”

“然也。”鸩罂粟立在门前,将脸转向日光来处,任光影织出半面轮廓,“命悬一线时,他曾与在下说……他还不想死,沧浪尽处,有些牵挂终他一生也不忍舍去。”

方才一贯沉静的王者倏地一震,此刻只像个飘零多时的孤客,寂寥而脆弱。

“他会回来的。”

鸩罂粟仍是淡淡地说着,北冥封宇却能辨出他话语里的果决。

“是啊,会回来的。”北冥封宇低语着,却不知说给谁。

“那么——在下先告辞了。”鸩罂粟微微欠身,行了道别之礼,轻掩木门。

北冥封宇收敛叹息,重又卧回榻上,望着窗外浮生来去。

潮汐,天光,碧草,游鱼……年年往复,暂去有时,归来有时。只愿他也与它们同在。

 

(完)

/】闻说 ● 金光● 鱼鳞●
模样。” 师殉国,海境国殇后十数年,前任将帝位传与嫡子觞,自此退隐;新帝继位后推新政、纳贤士,求前任师那般的贤才,招揽的人却总是欠了分火候……说来都是太过久远的事。 斜日已颓,紫衣...
/未珊瑚/】阑干十二 ● 金光
得左支右绌,臣真是做人失败。” 早先便听闲谈间提过的口头禅,未珊瑚只会心笑笑,“人力有限,师切勿太过难为自己。”转而合上书册,半合眼帘轻叹道:“师重返海境前,也有一阵颇为殚精竭虑...
//缺舟一帆渡】问津 ● 金光
默契地应着,示意白衣人登船。 白衣人摇摇头,一手轻拍他的肩:“你可还记得?” “当然。”他微微侧首,转而眺往眼前万顷碧涛,“但站在这里,我便是法海。” “那你可记得缺舟之前说了什么?”缺舟一帆渡循...
【铁骕求衣//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疑,也好,省下他不少做工夫。 “地门野心太大,还把上给掳了去,铁军卫自然不会放过他们——”风逍遥上前捶了捶的右臂,朗声笑道,“就算老大仔什么都不说,我也会帮仔。” 不禁笑道:“那我做...
】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族师,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默】【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金光...
烧酒命 ● 金光● 风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风逍遥&-《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风】 逢人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情到浓时情转薄 ● 金光
与眼角的凌厉气质一如往日,其人不会再仅仅作为一个名头存在于海境诸人的口中,而是真真切切要醒来掣制中流了。 但狂喜并不持久,对周三晚上也没有额外的期盼之情。我甚至有些露怯,在数百个日子流失后,我与...
【史艳文/藏镜人】废园秋 ● 金光● 史藏● 罗碧
掩人耳目戴上也就罢了,在罗碧面前却仍旧仿佛长在了他头上一般。 罗碧心说,江湖中人,哪个心底没尘些过往,两人若止步于,那也不错。心念一转想起朝中局势,眉峰复又深锁。 尽管因着这处废园,兼白衣人出手...
&默苍离-《墨世佛劫》无凭 ● 金光● Vocaloid● 言和
前者的道路。先走的那个人本来以为这里只有黑暗了,但如今迟到的那个人也前往泉下,愿他们谈甚欢。”   【/默苍离】无凭   词:碧落溪 曲:《不舍》 主题:&默苍离-《墨世佛劫》EP23...
/默苍离】我寄人间 ● 金光
,“琉璃乃是佛门七宝之一,贫僧于别处苦修,得高僧指点,并以这串佛珠赠,心中甚是感念,便时时带着,以助参悟佛理。” 两掌合十,“观大师谈吐,大师修为深厚,必能参悟。” “多谢施主。若觉天寒,不妨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