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萌/莫寒】当相遇之前我是谁 ● SNH48● 戴萌● 莫寒● 戴莫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架空,标题来自甘世佳的《彼此的未来》,正文中也有歌词引用;

2、算是对一些事有感而发,私设不可避免;

3、大概是BE。

 

【戴萌/莫寒】当相遇之前我是谁

 

戴萌与莫寒第一次见面是在写字楼里。为了欢迎新员工入职,部门在下午开了短暂的欢迎会,一众上司邀几位新面孔在茶水间喝咖啡吃甜点,干练温柔的唐姓部门主管抿了一口新煮的美式咖啡,鼓励他们自我介绍。

其中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似乎毫不露怯,理了理中分发型,开口是偏中性的爽朗声音:“谢谢唐主管以及部门前辈们的招待。我叫戴萌,来自沪商学院,很荣幸能加入这样优秀的项目组,希望今后能和大家一起进步。”

好官方的发言啊,不愧是这个专业出身。与她相对而坐的齐刘海女孩心里暗想,嘴上却小声嘀咕着对方的名字:“戴萌,小萌萌……”

随后抬起头,一瞬间视线交汇,对方还抿唇歪了歪头,露出与英气外形有些不符的俏皮。

她有一刹那的失神,但下一瞬就恢复平静,顺着话头开始介绍自己。

三言两语间戴萌知道了她的名字,莫寒,来自某江左名校;尽管为人低调,言谈举止与穿着打扮仍能显出良好的家教与优渥的家境。无意中瞧见她的初音手机壳,戴萌心说,没准还是个网瘾少女呢。

 

这样便算是一场相识的开始。朝九晚五每重复一次,作为同事的相处时间就又增添一个轮回。

莫寒的专业与公司新接手的案例挂钩,于是被唐主管选来做些协助管理的工作,其他人各司其职,戴萌的工作量尚可,她自己更是深谙职场规则,从不僭越也从不失察,日子就这么过着。

她有些所谓的二次元小爱好,私底下也是某个偶像组合的粉丝;但爱好与工作一码归一码,既然没人问,她也不提。只是某天午间休息路过莫寒身边,隐约听她在哼着熟稔的曲调。几分钟后,莫寒的手机锁屏上出现一条推送:你也听她们的歌?

莫寒在眼珠子转了转的空隙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回,最后还是回应了:对呀,没想到组里面也有同好。

哇,真的太好了,下下周的演唱会去吗?那边又问。

去哦,已经准备好抢票了。莫寒依旧哼着那欢快的曲调,敲下一句话,临发送之前还加了个兔子表情。

一起一起嘛,莫兔叽。对方迅速回应。

真是一言不合就给人起外号,莫兔叽是什么鬼……莫寒心里嘀咕了一声,嘴上却不推辞。

 

两人顺理成章地有了第一次一起去看演唱会。

仍是梅子黄时,好在日夜连绵的雨已经接近尾声。窗户外侧被雨濯洗得剔透干净,反倒更衬托出内侧的疏于清扫。这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堆满了杂物,看样子租客也不是有闲暇和心情打扫的主儿,连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都是一副散乱无人管的模样,何况区区一扇窗。

雨从前夜开始绵绵密密地下到过午。床上有一条里面明显塞了个人的毯子,挂钟的时针走过“1”时,那毯子,或者说毯子里的人终于动了动,率先伸出来的却不是头,而是在床的一侧四处摸索的手。

毯子里是通宵打游戏的莫寒。好容易摸到了手机,她仿佛重获新生,瞬间钻出了毯子,盯着屏幕上的推送,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小声嘀咕了一句“糟了”之后把手机随意地扔在床上。

蓬头垢面的少女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囫囵地开始洗漱打扮。

那条来自戴萌的消息,内容其实很简单,“吃个午饭就去取票吧”。之所以将莫寒吓得花容失色,是因为那个偶像组合的门票历来实行抽选制,从来没有加价选座一说;像她这样通宵打游戏睡过头之后,好位子可不都让别人给抽得所剩无几。

匆匆忙忙出现在相约的地点,只见戴萌在露天座位上翘着二郎腿低头玩手机,显然是等候多时了。听到小碎步跑近的声音,她抬头起身,只见一个女孩子像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跑向她,一边跑一边皱着眉说“不好意思”。

又通宵打游戏了,嗯?戴萌倒不意外,挑起嘴角露出一抹言中了的慧黠微笑,勾了勾手指让她过来。

对方自知理亏,鼓着腮帮子低下头,嘴上还非要逞强,说,那还不是因为昨天白天跟你出来了。

戴萌扁扁嘴,连声称是,随后立刻拖着她入内取票。

两张V座,至于坐在V座的哪一片,就是靠运气的事了。工作人员拿起扫码器,扫过戴萌手机屏幕上的二维码,一块正对着客人的电子屏上开始有数字滚动。戴萌随即转过身,撤到莫寒背后,伸出手将她向前推,边推还边说,你来,我手气不好。

莫寒没奈何地笑笑,与戴萌僵持片刻后对工作人员说了句“可以停了”。数字的滚动应声而止,屏幕上出现“1-7”与“1-8”字样。

不敢相信,居然抽到了我的生日,我最喜欢的座位号……莫寒喃喃着,戴萌却直接把手搭上她的双肩惊呼:哇,莫兔叽你真是个欧皇!

 

散场的时间对这个城市而言还很早,穹幕之下是万顷霓虹,等待尽兴的人群涌入其中。被人潮裹挟着,戴萌依稀听到莫寒仍沉浸在演唱会余韵中的哼唱——是偶像组合的新单曲,词填得十分优美写意。莫寒哼唱的第二段起句是一个设问:当相遇之前我是谁。

她于是顺着接了下去:当你们在我周围,曾经感到如此渺小的我得得得得得……呃,下面是什么来着……

曾经感到如此渺小的我竟然变无畏。莫寒对某人的忘词简直习以为常,耐心地为她将忘了的后半句补完。

哦对对对,词写得是真好。——刚才还在忘词的人转眼开始对填词大加褒赞。

莫寒不说话,一双人影在灯影树影间缓缓接近地铁站的方向。恰巧路过白天碰头的地方,她停了步子,望着夜空,思绪似乎随着刚才吟唱的歌词延展到远处。

出神间只听戴萌笑着问她,为什么不去做偶像呢,长得这么可爱。

她嘟了嘟嘴说,要上学啊。

身边的人叹气说,是啊,明天还要上班呢。

 

满树繁花换作浓绿冠盖,枝头绿意再随着蝉声远去而枯黄凋谢,成为城市林荫道的澄黄色地毯中的一叶。

戴萌与莫寒已经很久没在非工作时间有过聊天了。日渐减少的聊天记录里有八九成都是工作相关,剩下的一两成里又有八九成是戴萌提醒莫寒到自己座位上拿工作餐外卖的消息。

她不是不知道嫌隙的来源,也知道莫寒不是在生她的气,只是一时没办法跟自己和解。

几个月前唐主管在工作时间悄无声息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到主管办公室一趟。她应承着,正要收拾纸质文件和电脑打算带过去,又见唐主管摆摆手,看样子是用不到这些文件。

戴萌的肩膀向来不是太好,坐在办公室的软椅里,索性放空自己,让肩膀有个喘息的时机。片刻后唐主管折返,还为她倒了杯水递到手中。戴萌依礼谢过,低头呷了一口,对上唐主管的笑眼。

她们关系原本就不错,唐主管索性将把新项目的执行助理一职交给戴萌的打算直说了。而戴萌似乎也不意外,说了些客套的场面话答应后就不再多问。

唐主管摇头笑笑,问她,你没有别的问题吗?

对方同样摇头,笑容礼貌且程式化。

面对那样有所保留的表情,职场老手轻轻叹了口气说,你这么机灵,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

 

莫寒就是从那天开始被不动声色地划出项目组的核心圈子的。一开始以为只是职务的轮替,但纸里终究包不住火,何况上个项目的完成不如预期是既定事实,职场又是能力权重最高的地方,聪明如莫寒怎么会毫无觉察。

聊天记录常年处于第一位的人开始逐渐被新的消息取代,对话越发职业与正式,一同喜欢着的偶像组合在聊天中出现得越来越稀疏。莫寒日复一日地重复践行着这些事实,将所有郁结压在心底妄想时光能将它们消化。某天工作间隙累了,她打开微博简略地扫了一眼,看到一条陌生人发的人生感慨:你只能吸引到层次与能力相近的人。

她苦笑着按了转发,之后隔着办公桌上的吊兰悄悄望着斜对面处那人谨慎严肃的侧脸。她心想,两人有着同样的学历,同样的公司,却在入职几个月有了这样大的差距,并且这样的差距随着接触的人和事的不同还会有加大的可能……会不会有一天,她们的轨迹完全错开,自己除了那个偶像团体,竟与她再没有一丝一毫的交集?是不是除了那些放之四海皆准的客套寒暄,她再也找不到任何开口的理由?

手机突然一震,是本科的同学发来的问候:看最新的微博,是有不开心的事?

——嗯,大概就是你想的那样吧。

——是因为好朋友?

——我不知道,可能是好朋友吧,但也可能只是同事。

——我是觉得哦,朋友之间把话挑明了会比较好,而且既然是朋友,关系应该不会被这些事情影响……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蓦地一惊:是了,自己从来没想过对她把话明说,也没有想过她或许能开解自己的心结。也许潜意识里自己已经认为,这样的嫌隙不是把话摊开说就能简单抹除的。

她不是没有和别人有过争吵与不悦,但在此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至于为什么,她真的不清楚,就像自己已经看过结局一样,她甚至连改变奔向结局的现实的意图都不曾有过。

两个人还是保持着正常的工作上的你来我往,偶尔也会互相给对方叫外卖。表面平和下的暗流却始终没有累积到爆发的临界点,从夏到秋,两人未曾有过真正有迹可循的不和。

 

但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譬如莫寒路过第一次一起去取票时相约的地点,想去旁边的咖啡店买点什么,身边却没有那个熟知咖啡店菜单对她热心推荐的人;

譬如坐地铁路过她家所在的那一站,总习惯性地提醒她记得下车,再与她挥手作别;

譬如看到一同喜欢的偶像团体的最新消息,手指点了分享按钮后又蓦地止住,随后默默地取消。

岁月无声地将那个喜欢偶像喜欢cosplay的宅女磨得光润玲珑,也在前行过程中令她从开始的不习惯到逐渐接受生活的一部分已经在不觉中被彻底抽离的事实。那个名字逐渐成为工作时才会翻找到的存在,她开始一个人去看演唱会,一个人与自己的偶像见面,一个人在看完表演后的路上哼着偶像们的歌。

“一个人晚餐,一个人晚安……”

 

来年春。莫寒留了二十多年的齐刘海留长后稍作修剪就成了斜刘海,她决定以新发型面对新的一季花事了。

一抹斜刘海让她天生温柔甜美的容貌多了几分英气。这一年来,工作有序进行着,当年的新人也该换上西装,拿好腔调,一试即将到来的新人们的水准了。

打卡落座,只见戴萌迎面走来,不变的是飒爽的中分和白衬衫。视线交碰刹那,空气流动一如往常,对视过后不外乎是有序开始当天的工作。与莫寒一同被安排去负责面试的同事手握各种简历与资料过来向她招呼,她应了一声,将准备好的资料带上,两人一同走向小会议室。

同事是隔壁组的人,平时交集不多,开始面试前两人闲聊打发时间,谈话内容大多也离不开工作。同事忽然提到戴萌,打听起她的工作能力,莫寒将场面话说得差不多后随口问,你们这是要合作了吗?

对方点头:对呀,公司要成立一个新项目组,她是通过考核的人之一,也是被选中的人里最年轻的一位。

哦?什么时候的事呀?莫寒看似漫不经心地整理着多份简历,手心却悄悄沁出了汗水。

这个项目组的筹划有挺长一段时间了吧,那个时候你们还没来呢。同事摸了摸下巴说。

 

莫寒的心里竟有一丝如释重负。既然无论怎样都不能站在同样的高度看相似的风景,那就不用再徒然地怀抱希望了。

面试,商讨,遴选……当她合上电脑结束工作时,才发现办公楼外彤云满天。同事们大都打卡离开了,她拿起手机,翻到唐主管的名片,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主管您好,抱歉在非工作时间打扰。能否问一下离职都有哪些手续?

忽然见主管办公室已经熄灭了的灯二度亮起,原来唐主管还没离开,收到莫寒的消息后重新打开了灯,斜倚在门框上,对着莫寒招手。莫寒嘴角漾开一丝苦涩笑意,向那边走去。

甫一坐下,她就将来意挑明了:唐主管,我想辞职。

比她大了几岁的干练主管双手叠握,支着下巴,噙着意味难测的笑意与她相视,两人僵持片刻后只听她说,戴萌已经辞职了。

对方始料不及,瞪大了眼。唐主管转过身,从架子上取来一封辞呈,推到莫寒面前,扉页上是熟悉的笔迹。

莫寒,最近是人事变动的高峰期,人力资源部甚至需要你们帮忙……

可是我要辞职。莫寒几乎是下意识地抢白,那一瞬间完全忘了面前是自己敬重的上司。

——她不想透过吊兰瞧见的是一张陌生的脸,不想眼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被与她的过去不相关的人逐渐填满,不想在一个满是回忆的地方上演换了主角的剧本,不想……她不想的事有很多,不想留在这里收殓从开始到结束的一切,可是在这样的当下,她的“不想”又有什么用呢?

你明天上班来我这里拿一份离职申请吧。沉默片刻,低着头的她听主管说,尾音里有淡淡的叹息。

——这个回答多少令她有些始料未及。其实她心里已经打了很多腹稿,她本来以为离职要准备一套万全的说辞,却没想到主管答应得这么轻易。

谢谢您,还有……抱歉。她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走出主管办公室。

门应声而合。也许是太紧张的缘故,莫寒在离开时忘了屋里还有别人,将灯顺手关了,眼下只有稀薄的落晖穿过云隙,越过重重高楼,将不大的办公室染上淡淡的橘色。

女主管站起身,没再开灯,而是透过落地窗远眺这座城边缘处的夕阳。她想起数年前自己与莫寒一般大时的旧事,那些事原本是她不会轻易想起的;而就在刚才离开的女孩子身上,她依稀可见与当年的自己如出一辙的倔强与无力——当初的自己无力地看着与要好的同期距离越来越远,再倔强地放弃了那家公司不错的待遇,只因为不想留在一个回忆的坟场重复着开始荒芜的日子。

与同期的联系方式一直留着,翻找记录,却只能找到一些逢年过节的敷衍问候。但即便如此她仍是留着那个人,像是留住一生一会的烟花的余烬。

她那样干脆地答应了莫寒,是否也是因为自己明白下这么一个决定所需要的一切?

 

新工作待遇不差,同事们大都待人和善。新的朋友圈开始成型,生活逐渐要重新迈上正轨了。

一个普通的周末下午,莫寒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一震,是偶像团体app的一条推送——盛夏的演唱会要开始了,入场通道已经开启。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一个人不想出门,自己连这场演唱会的票都没买。打游戏的莫寒心想着,腾出了一只手在屏幕上一划,将消息优雅地略过。

但现场直播看看也无妨。轻松将对家打赢后,她退了游戏,打开在线直播页面,恰好撞上开幕曲。正好是那首《彼此的未来》,屏幕里熟悉的小偶像们活力十足地唱,她也端了杯奶茶放在一旁,跟着她们轻声唱着。

“我一半的灵魂只能和你共存,有种力量是成长的馈赠,让你和我都成为我们……”

“当相遇之前我是谁,仿佛记得那忐忑的滋味……”

镜头忽然转向观众席,扫过靠近舞台的观众们。一时间各种应援物件与粉丝一起出现在镜头里:荧光棒,灯牌,应援毛巾,横幅……直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伴随一个空座一闪而过,电脑面前少女的哼唱戛然而止。

是她,她一个人去看演唱会,身边还空着一个座位。根据位置来看,两个座位的编号恰好是1-7与1-8。

她就这样一意孤行地买了两张票,还抽到了莫寒最喜欢的1-7。她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为什么依旧没有人做率先开口的那一个?

键盘被眼泪浇湿,她愕然抹着满脸泪水,心想自己是怎么了。

第一次一起去看偶像的演唱会归途中唱的也是这首歌,自己同样哼了那句“当相遇之前我是谁”,对方当时没有作出回答。但那重要吗?哪怕一点一点将对方的过去补习一遍,该分道扬镳的总是逃脱不了。

或许相遇之前彼此是谁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相遇之后双方是否愿意放下身段,在伸手依旧能触及的当下,去珍惜维护一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其实她们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机会,只是期待随着时间推移一点点磨灭,终于也就变得无所期待;最后两人散落偌大的城市两端,以不同的方式为病根深种的一段过往作纪念。

 

窗外的最后一角斜晖被乌云吞没,年年夏天如期而至的大雨开始嘈杂。她合上电脑,将屏幕里与己无关的热闹暂时封锁,打开某社交软件,看不同的人分享聚散离分。

她的目光忽然停在了一条纯文字上——“世间分道者多,何妨再添你我两个”。

她想留言说些什么,偏偏打了又删,删了又打;纠结到最后仍是一言不发,只留了一个赞。

 

(完)

【秋元才加】強さと弱さの間て ● AKB48● 秋元才加● Akimoto Sayaka● 大帅● 铁三角● 大岛优子● 宫泽佐江● SNH48
原作者:碧落溪   标题秋元才加毕业曲的名字。   说到AKB48,外人会想起什么?妹子,短裙,梦想,猜这第一反应的top3。隔着语言这道巨大的屏障,也只在对岸追一追SNH,去年暑假飞去魔...
【海贼王乙女向】震惊!白胡子酒吧首席调酒师有女朋友了? #男神x你 #艾斯 #论坛体
,和MC小姐姐搭档的着黑色口罩的DJ小哥哥?   16L 哥天下第一 卧槽   17L 匿名用户 卧槽卧槽卧槽   18L 匿名用户 这标志性的乱七八糟的短卷发……   19L 匿名用户 虽然被...
真实总这样● 复联● DC #乙女#托尼(钢铁侠)#布鲁斯(蝙蝠侠)#史蒂夫(美国队长)#克拉克(超人)#索尔(雷神)#安娜(神奇女侠)
。”   阳光什么时候可以再照耀在的身上?     安娜(神奇女侠): 这不她第一次失去爱人了。   在这个新的时代,她和你本来可以幸福的过下午,但她还再次失去了她的爱人。   飞机失事。   就...
生日蛋糕● 海贼王● 文斯
,他已经摘掉了碍事的护目镜,露出了文斯克家族一脉相承碧蓝色的眸子。 “你来肯定不想对说生日快乐这么简单事情的吧?” 或许来的不时候,蕾玖想,在她进门后已经听对方一个人絮絮叨叨很久了,她的二弟就...
【食物语】由洗澡一事引发的修罗场 ●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ALL女少主● HE● 甜文
难受的感觉吗? 灯影牛肉:小绵羊这就去宠新欢了吗,可真让伤心啊,怎么忘了与在辰影阁共度的良宵呢~ 鬼城麻辣鸡:什么!她不与本大爷约好看美人杂志的吗?怎么溜了? [灯影牛肉,鬼城麻辣鸡被禁言48...
【食物语】挨老子组的好感语音互怼(上) ● 龙井虾仁● 一品锅
要乱碰!”   一品锅有些愣住,低头看着手里捉住的扇骨,情不自禁地捏了捏“所向往的不过…罢了…”   龙井虾仁松开握着折扇的手,淡漠地看着一品锅“你若喜欢这折扇,送你也无妨。这无聊的争斗...
【五条悟×你×卡卡西】的两个老师同时向告白● 旗木卡卡西●男神X你●火影忍者乙女向●咒术回战
你投入的时间还不够多吧?”   这个意思啊老师!!!! 你在心里呐喊 然而也没有听见你的呐喊 不管卡卡西,还五条悟。给你布置的课题都越来越难了。 你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猝死了...
【江雪左文字】江渡 ● 刀剑乱舞● 填词● 近侍曲
曲子的主旋律其实不好抓,只好一会儿跟古琴一会儿跟背景弦乐……   江渡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江雪左文字-《刀剑乱舞》   横舟扰山河一色,聊将尘埃惹。 舷上江风携雪染孤蓑...
【文野乙女】他鬼(太宰篇)● 太宰x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 文野太宰
缘故吧,可到天亮也不知道……可能又变回之前那样……”如果真的,那你日间就要失去和太宰交谈的机会,只能等到晚上。虽然这问题确值得擔心,但只想些有的没的很难撐下去,況且已经体验过的你认为问题不大。只要...
[食物语乙女]巾帼为将. #bg #乙女向
拍袖上的茶叶,瞥了一眼正怒火中烧,手里军中小报已不成样的“红围巾小子”,便轻飘飘地说道,   “你急什么,这些大男人天天和马鞍做伴,八卦了一点也正常嘛。来,和念,生——”   “可恶!!这问题吗...
【论坛体】【祝贺】恭喜火拳艾斯斩获Grand Line海贼阵营联赛冠军! #海贼王 #ASL #盃兄弟 #萨博 #路飞 #马尔科 #白胡子海贼团
的隐私爆出来??   #28 一只科普菌 小着急,官方爸爸在顶上战争这个版本在发布前,征求过哥哥的意见的 哥哥也在完全了解失败的风险的情况下接受了这个提案 毕竟剧情走向根据玩家来的,也不...
【光遇乙女向】你这样的一顿能吃十个 #男神x你 #Sky光遇 #光遇龙骨
到处乱飞。   个子高就是好,看到的风景都不一样的。小蝴蝶一边啃着龙骨给她烤的螃蟹,一边用脚丫子踢他的胸口:“龙骨,你吃什么长这么高的?”   “吃小孩。”龙骨说,“像你这样的新,一顿能吃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