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浓时情转薄 ● 欲星移● 金光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突然想起纳兰的这一句,它比不凡那句“我好怕你来,又好怕你不来”更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场合。种种迹象表明他要回来了,我在忙里偷闲的碎片时光里甚至在首页刷到了他的海报,茶色眼眸、水色衣衫与眼角的凌厉气质一如往日,欲星移其人不会再仅仅作为一个名头存在于海境诸人的口中,而是真真切切要醒来掣制中流了。

但狂喜并不持久,对周三晚上也没有额外的期盼之情。我甚至有些露怯,在数百个日子流失后,我与当初遇见他时的自己相比已然面目全非,而他还会不会与我记忆里的欲星移一样光风霁月,会不会随着全然改头换面的外界而变了模样?于是只希求每一秒都过得更漫长些,毕竟倘若时间停滞,谜底也就无所谓揭晓的可能,我的忐忑不安,便可心安理得地被抛在脑后。

究竟有什么可以畏怯?当一份念想终于不再是一个缥缈无定的盼头时,人总会本能地欣喜吧。但反复自问后,心中总是执拗地想,倘若时间长久驻留在他与缺舟、与人间潇洒道别的那个背影,该有多好。这样,他便永远成了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存在,因为不再在人间留下任何痕迹,也就不必担忧他被推下神坛的可能,还能将一份精神寄托堂而皇之地挂裱顶礼,引为至宝。

夕色满天。回程路上我望着车窗外向后倒退的景色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然后为之一惊:这份促狭实在太危险了。

害怕与久违的人再聚,本质上是害怕时光断层里的话不投机。世事永远变动,无论戏里戏外,洪流裹挟中的人总是免不了患得患失,并且一厢情愿地渴求留住明知无法强求的许多美好。日常琐碎已将感情耗损近尽,余下的一点真情实感总希望能寄托在对的人身上,否则便有浪掷的感觉;我的促狭,是一个俗务缠身的人每日生活的缩影。

但我无法为他预设这样的格局。我记得很多事,记得他翻遍金雷村旧事后所做的一切,记得他为一国一境殚精竭虑的样子,记得他遍布九界的交契,记得他对俏俏最后的嘱托。他的动人之处不是凌驾于人世之上的伟大,而是身负人间情感桎梏,却仍有这样通达明彻的气宇;我敬他是不世出的英才,更敬他是一介凡人。

纳兰的下句是“如今真个悔多情”,在这里大概是不需要了。

 

】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默】【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默苍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默苍离&-《金光...
烧酒命 ● 金光● 风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风逍遥&-《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风】 逢人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
【铁骕求衣//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军长有过交。”也不拘束,接过酒壶斟满两杯,自行举起一杯啜饮了一口,悠悠道,“海境这些日子人手稀缺,送信的都没几个,加之我不在海境,这还是前几日右文丞前来传达王命交的。” “知道。”铁骕求衣...
/北冥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王相
兄弟。”随后伸出手拍拍紫衣人的肩,以示宽慰,“放心罢,关于的事,稍后我会与小子们细说——兄台不妨入内落座,与他们一同听来。”   常七与紫衣老者一前一后入内,一众少年人渐渐止了闲谈语声,目光齐...
/默苍离】我寄人间 ● 金光
,是为丧生局中的性命所制……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朔雪寒天中,他的茶色眼眸带上些微的暖色。 “在下那位友人并非,只不过不善圜,不通世故。”抬袖一揖。 僧者立掌颔首,含笑道:“贫僧从未将那名...
/北冥封宇/缺舟一帆渡】问津 ● 金光● 王相
默契地应着,示意白衣人登船。 白衣人摇摇头,一手轻拍他的肩:“你可还记得?” “当然。”他微微侧首,而眺往眼前万顷碧涛,“但站在这里,我便是法海。” “那你可记得缺舟之前说了什么?”缺舟一帆渡循...
【北冥封宇/未珊瑚/】阑干十二 ● 金光
如意敛回袖中。 “好嘞。” 老妇取来新沸的水,稍作放凉,同时技艺圆熟地将各色器具铺陈在桌上。水稍凉即倾入壶中,以网滤去首道茶汤;不多,一杯澄茶送至眼前。 “公子请罢。” “多谢。”端盏...
【北冥封宇/鸩罂粟/】闲话萍交 ● 金光● 药王● 鳞王● 鳞鱼● 王相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向大脑洞拉郎,因为看到EP12的宣传图后发现阿宇和药罐子都是眯眯眼(谜之理由……); 2、CP随意,隐鳞鱼无差。   【北冥封宇/鸩罂粟/】闲话萍交   这一...
&默苍离-《墨世佛劫》无凭 ● 金光● Vocaloid● 言和
原作者:碧落溪   “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里,除了默苍离的弟子,最懂他的大概就是,但他懂他,却又是在他抛下这个世界的负累与脏污、慷慨赴向黄泉之后……从始至终他们都未行过同一程,只是后者沉默地踏上...
【史家】向之所欣 ● 金光● 史艳文● 俏如来● 雪山银燕
,插入锁孔,木匣应声而开。他凑近细看却怔住了——最上方的是一方巴掌大的笺,从容落着史艳文的笔迹。 是《兰亭》中的一句——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 去信笺,浮现眼前的是俏如来从会稽捎回的摹帖...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那枚镖避过。 下腰他的眉心却突地跳了一跳——密林中还有另一道不同于杀手们的气息。那人将气息掩藏得极好,若非发冠几乎紧贴地,他恐怕也难觉察。 身法兀自矫若游龙,心中戒备则更甚一分。 不过心念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