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舞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药研藤四郎● 压切长谷部● 不动行光● 刀剑乱舞舞台剧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标题来自若紫鸢的《连枝冢》。

 

打开文档前刚捞到一只小酒鬼,眉梢眼角无一不写着桀骜不驯,醉后红晕占了大半个脸;若不是在看完舞台剧后才将他接回家,我想他也只是本丸众多短刀中的一把,偶尔被拿来出出阵,练个级,安心等毕业。

但一脚踩进一个坑,另一只脚就免不了要踩另一个。无奈躺尸在家的几天补了很多游戏衍生作品,其中就包括舞台剧。微词在先,我对《刀剑乱舞》的游戏性一直持保留态度——单线程刷游戏真的很无聊,我甚至能一边玩一边写代码——但玩起来相当缺少趣味的一部游戏能有林林总总的衍生作品的事实也侧面证明了它自有其独到之处。

“卖人设”三个字是远不能解释的,对着一张立绘对观众机械性地重复例如“高冷”、“傲娇”之类的大路货也不会有助于留住长期粉丝;奈何《刀剑》游戏本身能呈现的内容只能止步于几张图,几段特殊对话,还有数量有限的游戏语音,因此看到官方持之以恒地推出衍生作品以填补游戏的局限性造成的空白,内心还是颇为这份对作品的责任感所触动。

 

《刀剑乱舞》舞台剧算是再现了相当一部分的本能寺之变史实,但如何在其中穿插化身为人形的刀剑们的故事,则是史料之外的事了。刀化人形,感情从无到有,必然会因为与旧主的牵绊而存有私心;但身为审神者手下的付丧神,必须遵从主命,守护已经尘埃落定的历史。这样的矛盾贯穿所有作品,花丸,活击,舞台剧,它们的主要冲突都来自这样的矛盾。

本能寺之变里,明智光秀举兵造反,森兰丸为护织田信长而死,织田信长葬身火海,药研与不动行光被烧毁,压切长谷部因为阴差阳错被信长随手赠出而幸免于难,宗三左文字落入丰臣秀吉之手,再度易主,至于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更是早早被送出了大阪;协力的刀剑里,也有鹤丸国永这样数易其主的存在。各刀入各眼,刀格各异,对旧主的态度也不一,再面对织田信长时,信长黑与信长粉之间的不和一触即发,一边是不动行光执意保护森兰丸与织田信长,一边是织田组的其他刀——或好言相劝,或强行拦阻。

但舞台剧的初衷并不是要从刀剑的价值观碰撞里得出一个标准答案,而是将刀剑的平生际遇所得出的对旧主的情感原原本本地展现在观者面前,进而将角色形象进一步饱满化。何况对错在这里也是伪命题,每一把刀的平生都是独一无二的剧本,尽管面对信长,他们作出的选择不尽相同,却都是有据可依并合乎情理的。不动小酒鬼在信长与兰丸手上度过的岁月用“静好”形容也不为过,信长与兰丸对他而言,是珍视他这把刀的主公,他作为佩刀,自然要全力相护;宗三、长谷部与药研则不同,他们一并见证过织田信长站在权力顶峰的所作所为,尽管身为刀剑,有着为主而战的天职,心中却总免不了对这位旧主的翻云覆雨有所指摘。其中药研的态度最为磊落,初从《活击》入坑时我对他的高人气其实稍有不解,看完舞台剧后豁然开朗——是怎样的胸怀,方能让他对信长做到理解且不怨恨。

长谷部的反应则亲切得十分接近常人——身为好刀,被拿来随随便便杀了人,随随便便转赠给无名下属,织田信长你赔我血汗钱——大约就是长谷部面对信长的内心世界,有身为利刃、无名一生的不甘,也有几分别扭在其中。若能面谈,想必他是会质问信长为什么将他随手送人的,毕竟长谷部是一把颇以主为傲的刀,当一把骄傲的刀失去了战场,任是被奉为神兵、受万人顶礼,也无法做到心甘情愿。也正因为此,最终面对火海与自刎的旧主,他依旧会心有悲怆——许多憾事仍没有得到答案,而信长的死已经是无法改变的史实,即使化为人形,还是止步于人与刀间的鸿沟,无怪乎在本丸里重生的他对现有的主人无比珍视。

而宗三——我万没想到他身后的故事这样曲折,也没料到他才是最后将小酒鬼的心结开解的人——实在将我惊艳了一把,无论是演员还是刀本身。演出者实在是只能用美形容,对角色的理解也相当到位,表演中神情体态的细微之处让人觉得舞台上的那位仿佛是从游戏里走出。也许有人对游戏原设的风格没有共鸣,但任是谁看了舞台剧版神形兼备的宗三,都会叹服吧,倾国名刀,不外如是。

纵然他被织田信长所有后被束之高阁,刻上象征权谋的印记,这段历史也只是他作为获取天下之刀的生涯里的一小段,比起药研的磊落,他的豁达更多了一层岁月荡涤的味道。辗转流落于历代名家的他见过太多人,因而在对信长的态度并非止步于主仆的格局,而是将自己放在与信长相同的立场上,认为他的结局是时代与个人共同的选择,尽管令人扼腕,却也是他命中的劫数;而人的选择,纵有对错之分,却终究是责任的载体。宗三历经过太多身怀权责的大名,因此深谙这一点,在劝说小酒鬼时会对他说,你在这里改变了历史,相当于否定了他们的人生——那一刻十分感慨,对看得这样透彻的宗三来说,今后怕是再也没有人会入他的眼了,而心底却又想着哪怕有那样一个不将他视为笼中鸟的人出现也好,至少能像他看待信长那样,看待这把渴望被当作一个人来理解的刀。

 

舞台剧的刻画重心是织田组,但其他角色也是可圈可点,各位演员的表现几乎无短板。起初觉得三日月的举手投足不如《花丸》里稳重,看久了倒也发现铃木的演绎的特别之处——略带俏皮,然而是阅尽沧桑的老人家特有的俏皮,说笑完毕后,他依旧会温柔地安抚一切。小酒鬼的演员爆发力惊人,放弃手刃光秀的一幕将小酒鬼内心的挣扎表现得入木三分,据说年纪不小,想是舞台经验十分丰富,才能将小酒鬼的成长演绎到如此水准。

最后点名批评《活击》对药研的塑造。游戏与舞台剧里描绘的药研,是粟田口家稳重可靠的兄长,而这些性格特点——绝不是不苟言笑的代名词。看《活击》时我还没开始玩游戏也没看《花丸》,因此先入为主的印象似乎没什么不妥,但随着衍生作品的陆续补完,免不了想将这一点单独拎出。希望《活击》的剧本水平也能跟作画水平看齐。

期待一下来年的《花丸》S02,许愿双兼定互动,许愿左文字三口的戏份,至于看板郎的戏份私以为不需太过担心……以上。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长谷● 鹤丸国永● 烛台● 一期一振● ● 重庆
。在生里第一次嫌弃自己的身高。毕竟萧箐也是个有170的大姑娘了,更何况现在还是站着的。一期一振充分发挥了自己比审神者高7厘米的身高优势一个手落下去。        ·目瞪口呆·我可能看见了...
男x你】重逢 #加州清 #长谷 #石丸 # #笑面青江● 男神X你 ● 乙女向
一边偷笑的一眼。 “长谷,在您在时,依旧尽心完成工作。”     【石丸】 “石丸大人,请问你明天打算怎么向短刀们解释?”太坐在走廊上,问着一旁的绿色神。 “哦呀,那就按照神的意思...
【审神者日记】如你所见般的朴实无华 ● ● 烛台长谷● 歌仙兼定● 鹤丸国永
】      阳光明媚的天气最适合躺着看书了,给各位亲爱的男士们放个假,让他们放松一下。烛台,亲爱的妈咪咪总今天准备做樱花布丁。我能提前知道是因为我看见今等一众小短刀捧着樱花去厨房。喂喂!那边的小天狗...
【江雪文字/文字】他的浮生 ● ● 江
在唇边,另一只手轻轻日月的右肩,同时也下那半句还未出口的话,“你知道就好啦。”   二 市中车马涌动,青衣客索性取下斗笠,安心没入人潮。 与次弟分道后,江雪文字事于北条氏门下,旧主板冈...
长谷】星流 ● 长谷● 填词● 近侍曲
表现力将它填完。   星流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长谷-《》   此程塞北江南,卷白草策劲骖,起势欲追东去百川, 匆匆向来处,聊谢际会千般,已尽欢。 脱鞘决死生,恍...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长谷● 鹤丸国永● 蜂须贺虎彻
贺。“那啥,长谷,这个是咱节日的计划书,你找着这个办吧!相信你,你最棒啦!”把纸递给长谷后看向蜂须贺,“二姐……不对,二哥,咱本丸的男士们的节日服装搭配就交给你和啦!缺啥买啥。”然后便掏出了...
【江雪文字/文字】着相 ● ● 江日月
的岁月里,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作为天下人之文字永远被视作餍足英雄的名物,是要受人瞻瞩的,而从来是同任何人生死与共的。 那双异色眼眼底缓缓铺开一层亮,渐渐盈满眼眶,就要溢将出来时,重伤过后...
文字】掩樊笼 ● ● 填词● 近侍曲
场景,最后还借了一下老晏的某句《破阵子》。 然后发现首近侍曲填词的题目可以拼一下——应载酒,掩樊笼。寒江渡,远送……   掩樊笼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文字-《...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忠● ● 鹤丸国永● 重庆
·表示很心累·今天的主上脑子依旧有问题·忠表示自己对这俩的搞事性能已经甘拜下风了。       “总感觉……大将跟正常人一样呢。”留着长发的酱认认真真的对着气场两米八的说到,“有一种跟我们很像的...
】夜雪枫桥 ● ● 填词● 近侍曲● ● 志方晶子
。 但乐曲的后半段总觉得还有一个人,我听了听,应该是长谷。   夜雪枫桥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   晚来残钩潜云岫,晚秋丹枫招红袖。 雪骤声悄,无意惊...
【一药】君可知 ● ● 一期一振●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咳,盲狙全国二卷的产物xx 一期一振将军设定,【紫瞳】“礼物”侍从设定 瞎写√ 0、 一期一振,我是个合格的间谍。 1、 那年,将军一期一振收到了一份“大礼...
震惊!粟田口私立学校一学生出门失踪教导主任寻找再度失踪!● ● 一期一振● 一药● ● 厚
。”         ……         最终没挣过一期一振,被强行背了回去顺带“享受”了一期一振的伤员专属服务。然后,学生与教导主任一期一振都请了一个长长的假,当然,的假是一期一振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