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若长光/骨喰藤四郎】长宵 ● 刀剑乱舞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一小时写完的足利组脑洞,没架剧情,十分粗暴,随便安个题目发过来存档。【x

好想早点看到川上般喵,然而碟要等到秋季,嗷……_(:з」∠)_

 

船泊津渡时已是明月向西,弯弯的一线月牙投下稀薄的光,映照一方不大的镇子。舟客零星,多为归人,因此一上岸便各自回了家。最后一位中年舟客却颇为不同,他一身寻常打扮,却有一头银光流泻的长发,一柄佩刀,以及一把琴,乍一看更像旅者。

他没急于动身,而是凌万顷烟波,徐徐走向栈桥彼端,拣了一处草地坐下,将琴枕在腿上,一手轻撩琴弦,一手校音。那琴似乎入手不久,他的手法略见生涩,琴身也带有长年放置积起的尘,细看却是一把取材精良的好琴,看来此番是遇上了伯乐。

夜镇平静,他却在为琴听音时听到了他人的脚步声。余光一扫,远远瞥见朝渡口来的少年人,那少年人与他还都是一头银发。

莫不是迷了路。他正要振声招呼,少年却已先一步朝他走来。

“先生的琴很美。”

少年的起句多少令他有些意外,最终却还是笑答:“谢你赏识。”

少年不声不响地在他身侧坐下,没有接茬,一双大眼静静地望着月下河上的粼粼银光。

“迷路了吗?”校音告一段落,他端详少年侧脸,原先想好的开场白临时换作了一声轻问。

“也说不上。”少年微微侧过头,拈下一片落在肩甲上的花瓣,“只是天晚了,偶然来到此地。”

“哦?”他细长的眼微微眯起,“是要往何处去?”

少年怔了怔,摇摇头,“不记得了。”

寻常人听了这般回答,大约会将少年当作疯子,他却听得极专注,听罢微微一笑,“没事。”

少年对上他的红色眼眸,“先生的回答……很不一样。”

他垂着眼笑,“你对我的寒暄与旁人的,也很不一样。”

说着轻轻拍了拍手底下的琴,“大约能敏锐察觉美丽之物的人,本来就不平凡吧。”

对方的神色几乎不见起伏,闻言后眼神却渐渐柔和了几分。

“抱歉,我没有记忆,不是很明白寒暄的礼节。”

顿了顿,少年续道:“但能与先生有共鸣,我很高兴。”

他一手支着下颌,微扬了唇角,“我想,我们可以拣个地方坐下聊。”

 

竹帘一响,酒保正想对着来客喊一嗓子要打烊了,抬眼又将话咽了回去。

那两人哪是寻常来客,俱是一头银发,个子高些的中年人还佩了刀与琴,他心说不好生招待的话,那把刀可是不长眼的,然而另一位面相又太年轻,一通寒暄后只给他们上了茶水。来客倒是比想象中平易得多,语气和善不说,还对他点头言谢。

原来那两人不是什么夤夜对饮叙旧的旧识,而是方才见面,长发中年人还对少年说起自己的履历,酒保却听得神乎奇乎:他从永禄年间的足利家一路说到明治,像是说书人,又不全像,毕竟哪有说书人说故事时频频以“我”自称的?

他睡意渐酣时,少年的声音却令他回了回神,“劳驾,有酒吗?”

“啊……酒?”酒保一个激灵,旋即清醒过来,“有的,有的。”

他想,少年不懂酒,这两人也不是来买醉的,索性为他们选了最宜谈天助兴的一坛。

 

“怎的突然想喝酒了?”中年人的语声从不远处传来,“你也不像是好酒的人。”

“只是莫名觉得,先生喜欢佐酒而谈。”少年坐回座中,满上两杯。

“哈哈,说得倒是不错。”他有刹那的失神,随后大大方方接过酒,呷了一口。

“先生知道我的过去吧。”忽听少年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他晃了晃酒杯,“你不也是么?——初次见面,便明白我好酒。”

“抱歉……”少年别过脸,合上双眸,“先生与我说了那么多过去的事,我却只能略微感知到先生是自己的故人,喜好美酒……我甚至想不起先生姓甚名谁。”

“重要吗?”他轻轻挑起唇角,凝视眼前的少年,“至少你今后一定会记得,你我在此夜相逢。过去的事,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不都只是过去么。”

少年一愣,一时竟不知如何对答。

却见对方为他又续上一杯,推到他眼前,笑道:“来,所谓‘美酒沾唇,智慧泉涌’啊。”

 

酒保也不知他们是什么时辰离去的,只记得两人细琐的对谈间,自己撑不住趴在桌上睡熟了。醒来时见那两人留了一对酒杯,一个空酒坛,还有一大吊钱。

那坛酒自是值不了那么多钱的,他故而有些失措。后来那笔钱被掌柜的拿去换了几份附近一处供奉着宝刀的神社的香火,说是要谢过宝刀与神社的护佑。

他听得一愣一愣,却也觉得不无道理。

只是不知那两人究竟去向了何方。他因此临打烊时总不忘往外看一眼,想着哪天他们重访,自己定会给他们介绍新方子酿出的酒。

 

(完)

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药研● 压切长谷部● 不动行舞台剧
,偶尔被拿来出出阵,练个级,安心等毕业。 但一脚踩进一个坑,另一只脚就免不了要踩另一个。无奈躺尸在家的几天补了很多游戏衍生作品,其中就包括舞台剧。微词在先,我对《》的游戏性一直持保留态度...
男x你】重逢 #加州清 #压切长谷部 #石切丸 #药研 #笑面青江● 男神X你 ● 乙女向
】 他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审神者时,她已经和他一样,穿上了白色的大褂。 “欢迎回来......”紫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惊讶,他轻咳一声,深深鞠了一躬“大将,好久不见了。” “药研,”你走上去摸摸他...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切忠● ● 药研● 鹤丸国永● 重庆
·表示很心累·今天的主上脑子依旧有问题·忠表示自己对这俩的搞事性能已经甘拜下风了。       “总感觉……大将跟正常人不一样呢。”留着发的酱认认真真的对着气场两米八的药研说到,“有一种跟我们很像的...
【一药】不要离开我 ● ● 一期一振● 药研● 一期药
x         药研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这个本丸里的第二把极化的“药研”。          那天他修行后归来时,在本丸里属于一期一振的居室里找到一期一振也是这个偌大的本丸里除了他意外...
【一药】君可知 ● ● 一期一振● 药研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咳,盲狙全国二卷的产物xx 一期一振将军设定,药研【紫瞳】“礼物”侍从设定 瞎写√ 0、 一期一振,我是个不合格的间谍。 1、 那年,将军一期一振收到了一份“礼...
震惊!粟田口私立学校一学生出门失踪教导主任寻找再度失踪!● ● 药研● 一期一振● 一药● ● 厚
。”         ……         最终药研没挣过一期一振,被强行背了回去顺带“享受”了一期一振的伤员专属服务。然后,学生药研与教导主任一期一振都请了一个长长的假,当然,药研的假是一期一振请的。  ...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切长谷部● 鹤丸国永● 烛台切宗● 一期一振● 药研● 重庆
一个假的一期一振·长谷部和烛台切·这么简单粗暴·我的天啊·忠开始怀疑生。         把审神者搬回审神者专用居室后,本丸的一众开始了一个严肃认真的讨论。         “要是每次都这么来一...
【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他的浮生 ● ● 江宗
。 ——其实他的眉目很是温雅,是平日相见,人们多半会想他是青灯古卷伴的人物;一旦提浴血,则全然换了一副裁决生死的气势。 他的目光横扫过眼前的五人——其中有名是时间溯行军打扮,余下的那位身着常服,除一...
【不动行】夜雪枫桥 ● ● 填词● 近侍曲● 不动行● 志方晶子
。 但乐曲的后半段总觉得还有一个人,我听了听,应该是长谷部。   夜雪枫桥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不动行-《》   晚来残钩潜云岫,晚秋丹枫招红袖。 雪骤声悄,无意惊...
【宗三左文字】掩樊笼 ● ● 填词● 近侍曲
场景,最后还借了一下老晏的某句《破阵子》。 然后发现首近侍曲填词的题目可以拼一下——应载酒,掩樊笼。寒江渡,不远送……   掩樊笼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宗三左文字-《...
【萤丸】梦火 ● ● 萤丸● 填词● 近侍曲
首又又悲壮的3/4曲……补了补历史发现志方这把发得真好,好到明知是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循环。   梦火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萤丸-《》   总须等溪山褪素衣后, 春...
眠月 #女审神者 #药研 #乙女向
,确实是果酒没错,没有被一喝醉就像是人间杀器的和别的好事人换成奇奇怪怪的东西。   “笨蛋……我不会因为这种东西喝醉的啦。”   为了打消疑虑似的放下了手里的薄盏,她笑眯眯地对他做了个张开双臂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