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永 ● 填词● 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 三日鹤● 刀剑乱舞舞台剧

sodasinei 2020-10-20

原作者:碧落溪

 

填词一枚,主题是刀舞4三个老爷爷刀月下谈心那一幕的鹤球和老头。

曲子是《待宵姬》,上班时偶然发现的沧海遗珠,于是我很快就表演了一个咸鱼翻身……

 

夜永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如月秋祐

主题: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 - 《結いの目の不如帰》月下谈心一幕

 

展眼云间,霁月清风之宵,

低眉掩神思,笑心事不足道。

花事无声了,柳绵枝上少,别离自成调。

 

多情误多情人,茶余总谈笑,

悲嗔皆由心生,多烦扰。

几番良夜倾杯,旧交同月照,

又似人月清愁两相销。

 

满塘星,漏声悄,天低尘世渺。

千古事,尽悲欣,最难抛。

昔换盏,酒语酣,万言尚知少,

半梦时方知人间未老。

 

去路遥,恐无甚惊奇抚寂寥;

月落天高,夜终有尽,万象待晓。

 

数回重游,故地春华纷纷,

明春花复喧妍,何方觅旧人?

伶仃自问,故园无声,

兀自山长水阔送去程。

 

犹笑多情,无心怎知悲恨;

犹羡薄情,情之为物,肝胆自生。

万般皆留痕,目别君行处,

朝云盛,夜初沉。

 

花谢满庭,新岁更似去年盛。

苔色映阶掩门,此间兴败零星相问。

 

帘拨朝雾,无处见王孙;

流徙残年,落定时分亦无尘。

知君此去星流日转,穷追枉离恨,

到底两地分。

 

犹笑多情,无心怎知悲恨;

犹羡薄情,情之为物,肝胆自生。

前路晦难分,会当夜正永,

孤旅秉明灯。

 

】放填词侍曲
……= =   题外话,我坚持了这么久的字标题在球这里终于破功了……   放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   旧雪余迹,纷纷然,融满襟; 梅色亦老,枝上寒暑忽流易...
1】何以论平生 ● 左文字● 药研藤四郎● 压切长谷部● 不动行光● 舞台剧
大阪;协力的里,也有这样数易其主的存在。各入各眼,格各异,对旧主的态度也不一,再面对织田信长时,信长黑与信长粉之间的不和一触即发,一边是不动行光执意保护森兰与织田信长,一边是织田组的...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压切长谷部● ● 蜂须贺虎彻
刚刚吼的话就开始了愉快的书写起了节日计划书,今天的一脸那啥的看着画风突变的审神者哭笑不得。         到了下午,萧箐兴冲冲的挥着一张纸哒哒哒的从自己的居室跑到大堂顺便喊来了长谷部和蜂须...
【审神者日记】如你所见般的朴实无华 ● ● 烛台切光● 压切长谷部● 歌仙兼定●
小心点别摔着了!umm……等等,我的阳光呢?我以为,我的本里总于盼来了日月,正开心着呢想着我这个排除五花体质终于好了,然后一抬头。哦,看来我还是想多了。是莺和小狐。非常不情愿的我挪了个地儿坐...
日月】不远送 ● 日月填词侍曲
人声了。   不远送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日月-《》   身浴火,铸名锋,衬名将风容,谒尘中。 赠王孙,束高阁,行踪复西东。 起兵戎,别音容,莫过人间事,春秋皆...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切光忠● 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 ● 重庆
跟穿着内番服的凑在庭院里的樱树下正在唧唧歪歪的商量着如何搞事。烛台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的本肯定一点也不安宁。         “,咱今天搞什么事?”         “去吓日月...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切长谷部● ● 烛台切光● 一期一振● 药研藤四郎● 重庆
次,主上多半要傻。”         “现在主上不敲脑子都有坑了好吗……那个正常人会跟一起搞事啊……”         ……          “嘿各位,我听到了。”          “主...
日月,和泉守兼定以及所谓意义 ● 活击/
原作者:碧落溪   前脚追完一部泡面番,恰好身体不适,不想进行高强度脑力劳动,于是缩在电脑前闲扯。 基友作为《》的玩家,时常将相关微博转到首页;但苦于它没有在美区app store上架,我也...
左文字】掩樊笼 ● 填词侍曲
场景,最后还借了一下老晏的某句《破阵子》。 然后发现四首侍曲填词的题目可以拼一下——应载酒,掩樊笼。寒江渡,不远送……   掩樊笼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母里治树 主题:左文字-《...
【石切】问道中 ● 填词侍曲
抖抖盐把他再练两级,让他安心毕业……   问道中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石切-《》   暂披月作衣,瘦马穷径, 倦后且停孤旅。 松竹何曾语,江山入定, 俗世郁虑此间亦...
【江雪左文字/左文字】着相 ● ● 江日月
旬有余后,本上下虽有当时的日月打理,众人还是会对一个人的平白失踪抱有疑虑。小当日与日月务农回来,路经审神者闭户已久的房间,忽地察觉到一丝生人气息,于是去而折返,果然将偷摸着回来看一眼的...
【江雪左文字/左文字】他的浮生 ● ● 江
仿佛平辈交谈,实在不像年龄落差好几个世纪的付丧神与人。 头顶一束暖阳忽地被什么人挡住。狐之助睁开惺忪的眼,瞧见日月的笑颜,便抬起了头:“日月先生?” “哈哈哈,是我。”日月蹲在小狐狸面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