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狐+没忘最后喜欢是你】 ● 舒龙琴狐● 占云巾● 鹿狐● 霹雳靖玄录● 霹雳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月见草

 

琴狐被占云巾找到的时候是坐在公园的一张长椅上,琴狐把头埋得低低的,手指不安分的绞着外套上的两条垂在帽子下的白绳。面色似是不安,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

“琴狐。”

几乎是在这声呼唤响起的同时琴狐抬起了头。

与来人目光相对,琴狐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身形往后退了退。

“鹿…鹿巾…”琴狐发声如蚊喃。抬手朝占云巾伸去,但是别过头,他摊开两只手掌,细细又有求饶般,“我错了,你打我吧,我不乱跑了…”

占云巾有些微喘气,但很快也就恢复了。

他看着琴狐目光里是痛楚,他也朝那手掌伸去了,只不过是紧紧握着并将人慢慢拉入自己怀中,一手抚着琴狐的头按在自己怀里,一手紧紧握着那伸向自己讨罚的手,占云巾轻轻叹了口气,似是安心,“知道错了就好,别再有下次。”别再有下次让我如此慌乱。

 

占云巾下班后和以往去名为“车轮饼”的糕点屋买了一些红豆饼,然后发了那每每在这个时候都会发的消息:我买了红豆饼,在小水仙那乖乖等我去接你。

但就在占云巾驾车去往小水仙那时,一个电话的进来让占云巾乱了方寸。

:琴狐不见了。

琴狐不见了?

电话那头的小水仙很是焦急。

怎么说来着?

当时琴狐突然想吃橘子,而小水仙那时在和推一个靠轮椅出行的病人晒太阳。

橘子拿来后琴狐就捧着橘子去逗在系在那院子里的羊驼了。

当时还很好,可是就在我把老人推回屋子出来时,琴狐就不见了。

我去了夔旷的所有地方,哪里都没有琴狐。

然后我就想着这件事必须给您通知一声,看他是不是回家了。

琴狐拿着橘子和羊驼玩的时候,旁边的人说他在自言自语,总是提到先生你,我想他是不是自己回家了

“没事。”占云巾道,“他手机是带在身边吗?我给他手机装了定位。”

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乎又慌乱了几分,“他没带着…他手机在我这。”

刺耳的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响起。

占云巾不知该说点什么来安抚一下电话那头人焦急的情绪,或者说,他该说点什么来让自己安心。

“好了,我知道了,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马上就到。你也不要着急,我在琴狐的手表里也安了定位器,他手表没摘下来吧。”

听到占云巾如是说,小水仙似乎是重重松了口气,“琴狐总把这手表戴着,就算是每次洗手时都不会忘记了戴回去。”

占云巾也松了口气。

 

“以后还忘不忘记把手机带着?”

“以后还乱不乱跑?”

“你再乱跑,我……找不到你该怎么办?”

琴狐抽出一只被占云巾紧握的手,讨好般在占云巾胸口挠着,“鹿巾…我错了…我跑不快的…”

“我就该这里每件衣服后面封一条布条,上面写着:如果你在大街上看到这个人,请打电话:xxxx。”

“那我和你一起出去时,我要穿那种衣服吗?”琴狐抬起头,笑问。

占云巾失笑,“有我在,哪能让你跑掉?”

“对哦,那,我也不要放手。”琴狐抬起那只被占云巾握住的手,“我跑不快,跑不出你我的世界的。”

 

“占占自喜。”琴狐夹着一个海豚玩偶握着两只冰淇淋跑向占云巾,好像很兴奋。

“你叫我什么?”占云巾微愣片刻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琴狐奇怪的看着面前的人,“占占自喜啊。”

“怎么会突然叫我这个。”占云巾暗压那激动的情绪,“怎么会突然叫我占占自喜?”

“这个…突然闪现在脑海里的一个称呼。”琴狐挠挠头,“我感觉你会喜欢的,这个称呼很熟悉。”

“我是很喜欢。”占云巾笑了。

“诺,给你买的酸梅味的冰淇淋。”琴狐将两只手一摊,“一个酸梅味,一个红豆味。”

他笑的很开心,笑的有点傻。

占云巾接过冰淇淋,“还想去看哪里?”一把将琴狐揽在怀里。

“唔。”小嘴被一口冰淇淋堵着,草草咽下,“我们去看…”似乎是放弃思考,琴狐伸手从外套的口袋里,取出一张便利纸。

慢慢的啃着冰淇淋,细细的认真的读,“海豚,企鹅,大象,斑马,猩猩…唔…我们还没有去海洋馆看他们表演…”抬起头,看着占云巾,“去看海狮他们表演吧。”

“好。”

 

“鹿巾…我们是怎么认识的?”琴狐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在哪里认识的?”

占云巾重重的喘气,面前蹲着的人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目光里全是迷惑,无助。那双明亮的眸子里蕴满了泪。

“是你把我捡回来的。你说我是你捡回家的狐狸。”

“我走丢了几次了?”

“我感觉我老是走丢。但你每次都找的到我。”

“我走丢了那么多次,你找厌了吗?”

“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我再走丢了怎么办?我找不到了你了,没人找我了,我要去哪里?”

 

“琴狐…”占云巾痛苦的唤了一声,眸子里的人影模糊起来。

那一连串的问题自己回答那一个?

回答一句让他心安的话。

也许是看不清面前的人,琴狐自顾自的继续说着,“鹿巾…我想回家了…我脚麻了,走不动了,你背我回去吧……”

“好,我背你回去…我背你回去…”占云巾蹲在琴狐面前,琴狐慢慢靠在占云巾背上,轻轻一托,那人便起来了,就这样在自己背上,这样的心安,也是这样的慌乱。

很瘦,很轻。

 

“多吃点。”占云巾不停的往琴狐碗里加菜。

“都胖了。”琴狐顾不得嘴里的饭菜,含糊不清的开口。

“哪里胖,肉多好。”占云巾伸手捏了捏。“胖了捏着还舒服些。”

“你就会占我便宜。”虽是这么说,琴狐也没推开那手。

 

琴狐睡了,在占云巾背上就这么睡了。

“你会一直找我吗?”

“只要我找得到,只要你还能给我找,我就找下去。”

“嗯,不准骗我的。”

“我一直都不骗你。”

 

占云巾轻轻的将人安置在床上,看睡相,应该是好梦。只是眼角还带着泪。占云巾用指腹轻柔的抚去,“晚安,琴狐。”

琴狐的床头总是丢着几本书,因为琴狐要听占云巾讲故事才肯睡。

有时候琴狐自己也看书。

 

“鹿巾鹿巾。”琴狐摇晃着脑袋,趴在床上,兴奋的喊着某人的名字。

“嗯?”某人从书堆里抬起头。

“怎么?”

“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面不改色的继续翻阅手头的书,占云巾掩藏了一把嘴角的笑意。

“瞠目狐狸,你什么时候知道的。”琴狐惊讶的看着占云巾。

“你的狐狸味都藏不住了。” 占云巾认真的看着琴狐,“老远就闻着味了。”

 那个时候的狐狸还不用他这头梅花鹿读故事给他听。那个时候的狐狸,信誓旦旦的发誓说永远不会忘了他。

 

占云巾拿起床头的书。

有书签。

看样子还看了不少。

摊开琴狐放书签的那一页。

这是本童话故事。

故事还没看到结局。

占云巾的目光在游走在那页上,然后目光停顿的。

翻开新的一页,一页一页又一页。

泪,猝不及防的就涌了出来。

这本童话书还是自己带他去买的。

书是琴狐选的。

“我会自己读故事了。”摇晃着手里的书,笑的很得意,“你以后可以把给我读书的时间去做点你自己的事。”

慢慢的翻阅着,“我也不能总太依赖你了,要是哪天等不到你回家,我也总该自己读故事。”说的很认真,读的也认真。

那本童话书,很快就被占云巾翻完了。

书虽厚,但对于占云巾要的信息量却够了。

或许,也不够吧。

捏着书,占云巾从侧面紧紧抱着琴狐。

“我也是,琴狐,我也是。”

 

琴狐会自己读故事了。

琴狐不需要占云巾给他读睡前故事了。

“鹿巾,我喜欢你。”

“你对,我真好,鹿巾。”

摇晃着脑袋,琴狐露出狡黠的笑,提笔在面前,这头梅花鹿送给的自己的所有书里,凡是自己看过的地方,每一页都记下一个字。

起初那些字都很端正。

后面一本又一本写的,有些歪歪扭扭了。

“鹿巾。”

琴狐笑着喊着。

“怎么?”

“琴狐喜欢鹿巾。”

“我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我是怕我忘了。”

“你要是忘记了,还有我记得。”

“但对你不公平啊。”

“你要是觉得不公平,那就努力记着:琴狐喜欢鹿巾。”

“我我记下了,很认真的记下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提着笔,一笔一划的写着了几个,写了无数遍的字。

每一页,每一本。

琴。

孤。

喜。

欢。

鹿。

巾。

 

鹿】礼物~ 永恒 ● 鹿霹雳
日期,不觉闭上了眼。 那住院期间,也彻底离开自己前三天。 信纸上还有清晰的泪痕… 原来,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原来,早就预支了那么多… 可是,没有的世界,要我怎么好好对待,教教我...
为什么梅花鹿的墓碑上刻的之墓”而不帻之墓?或者“鹿”之墓?
原作者:月见草   为什么梅花鹿的墓碑上刻的之墓”而不帻之墓?或者“鹿”之墓? 为什么狐狸的墓碑上刻的之墓”而不之墓”? 因为 “明白他想依靠的肩却这样沉沉的睡了...
【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5 #非常君 #冽红角 #越骄子 #霹雳
,这次了忉利狱掣肘,冽红角以快打快,刀光如雪片般撒过去,织成天罗地网。越骄子圣剑威能不减,快招回击,只他分心防备着邃无端,一时竟被冽红角住了上风,圣剑剑光渐收护身,竟勉强相抗。  倏然,囚心角劈...
【干货整理】金庸小说武功大全
金庸小说大全:笑傲江湖,飞外传,雪山飞,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鹿鼎记,书剑恩仇,鸳鸯刀,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记,碧血剑,白马啸西风。   【射雕英雄传】武功大全 九阴真经,铁掌...
【玄狐/常欣】【AU】下半生竟再开学(中) ● 金光
的只给公司做项目而已啊,不去问他们对我的想法。” “……”她终于明白何谓频段错开,何谓对,伸出右手扶了扶额头。 玄狐越听越迷惑,偏偏常欣还给标准答案,于是他心里更迷惑了,心想大概这就头痛...
【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1 #非常君 #冽红角 #越骄子 #习烟儿 #霹雳
我也看清楚了,他虽然抬手就杀招,但根本不在乎兽王生死,就是想阻止兽王解封忉利狱才参战。之前他避着我交战咱们的仇敌,谁知道他有有暗中跟他们约着对付我?此人不能留!” 非常君当时正吃着习烟儿做的大餐...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烟》 主题:西经无缺&长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6 #霹雳 #冽红角 #非常君 #越骄子
骄子却那么好脾气,一挥袖,圣剑魔刀的碎片叮叮当当撒了一地。 冽红角轻叹一声,挣扎着坐起,正视觉殊二人。 见非常君依旧不愿开口,越骄子冷声道:“一开始跟照面的时候,我真想到。我谋局计那么多年...
[龙井虾仁x]掌柜 #食物语乙女向 #龙井虾仁 #bg #男神x
地摊手, “行,我瞧见了邵老板那儿酿酒的坛子,上面可有地址的——小友一去便两年,如今回来了,倒了我这老朋友。” 握着壶柄,指尖微微用力,淡风轻, “还有别人知道吗。” 白琊偏眸看向稍泛...
【西经无缺/长无焰】别一江湖 ● 金光● 西弦● 尸
心有不甘的,然而拼尽所有气数换来的亦不过败局,若无暗盟牵制,凶岳疆朝乘胜追击,恐有覆灭之险。 应师对长无焰为首的暗盟势力调停素有不满,先前百般阻挠悉数化解在长无焰的巧算中;结盟当日,来使还不...
【全员向】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 恋与制作人● 男神×
。 “睡觉,明天在做题,我陪。”   【】倦收天(霏霏夫人日常爬墙胖倦) 绝望的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脑阔疼,的成绩在中等水平,遵循笨鸟先飞的道理,这几日疯狂刷题,以至于累...
【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3 #非常君 #冽红角 #越骄子 #习烟儿 #霹雳
速度,而忉利狱认主,刀气反哺越骄子,也削弱了冽红角力道。招式相击,劲力滚滚反击而来,不一会冽红角就口角见血,不得不边打边逃,处境危如累卵。 此时唯一获胜的可能,不过弃忉利狱改用七尺画烽,拼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