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1 #非常君 #冽红角 #越骄子 #习烟儿 #霹雳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突然转行写文.jpg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我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瓜108式》

 

 

今天的明月不归沉,草木葱茏依旧,却显得格外寂寥。

“鬼麒主”引爆了地冥体内的寄心决杀,幕后黑手的嫌疑直指非常君。地冥气急,约天迹同来明月不归沉质问,却逢“鬼麒主”横插一刀,天地人鬼,捉对厮杀。好不容易恶客散尽,庭三帖亦离开,人觉非常君疲惫不已,倚在花树下,抬眉远望,眼波闪烁不清。

习烟儿似乎吓到了,自客人走后就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不言不语,他温声相询,却只听到隐约的哽咽回应。

非常君无奈,只好抱着他等他平静下来。

在满树灿烂繁花下,相依相偎的黄衫高士和天真幼童,在静美和恬淡之外,只余一派轻愁。只是这心忧之事,却实不足为外人道。

 

“骄子?”非常君在意识中问道。

“那人没来,一点踪迹都没有……按理说以他之前总能毫无征兆地找到我与人相杀之处的经验看,应该不会放过这次才是。”意识那边传来鬼麒主式阴恻恻的声音。

这便是症结所在了。最近的武林布局还算的顺利,唯一堪忧的,是有一意料之外的人对上了越骄子。

那人第一次现世,还要推到与天迹同去打通寄昙说天地人三穴那天。 

此人黑巾覆面,兜帽遮头,拿一柄如雪长刀,打扮得像个妖道角,却能在盛世归圆都几乎失去寄昙说踪迹时,掐着天迹人觉齐聚的时间,在外围邃无端、“鬼麒主”、君奉天、地冥成僵持之际,直袭人之最。他始终默不作声,功体根基出乎意料的强,几乎能与玄黄三乘等同,出手狠辣却毫无章法,兼之杀意满满,似与人之最有仇。当时天迹已经被寄昙说逼得只取守势,此人加入,天迹倒是因祸得福,腾出两三手脚,但此人还抽冷子给天迹一两下,立场着实难辨,让天迹更加头大。僵持之下,天迹和人之最竟都没讨到好。最后寄昙说天地两穴中击,激发狂性,直接重伤人觉,突围而去,那黑衣人也不曾堵截,径自化光离去。只留天人二人在原地,面面相觑,不解其意。

天迹和人觉都对此人来历毫无头绪。此人看似是寄昙说仇人,但他若欲杀人之最,以他武功,只需暗中下手,何必选天迹人觉都在的场合?若是来襄助正道,却也不像,他与寄昙说交手是真下杀招,还与天迹过了几招试探,颇有拖后腿之能为。这人搅浑了水又立刻抽身离去,实在说不清是什么目的,偏偏又武功奇高,人不留踪,调查也不得,放任也不能,着实让人头痛。

如果是冲天迹和寄昙说来的,倒还罢了;但那日越骄子忽然焦躁地告诉他,他觉得这个黑衣人在针对他。

“据各方情报所知,那人在寄昙说事后出现了四次,去玄黄岛的路上偷袭君奉天,在殷墟帝少和乐寻远截杀玉离经时死盯在侧,西山别草亭游击邃无端,饮狼湖单挑恨吾峰——都是在我和他们相杀前后。那人滑溜得紧,屡次出手,都是一沾即走的风格,时机把握得极好,来时攻其不备,走时从容自如。他专攻我的仇人,却每次都不和我见面,难道见面会让我发现他什么破绽吗?也不知他在谋划什么?”

当时非常君的回答是:“骄子你是不是太敏感了?被截杀的这些人多多少少算是台面上正道,或许他在试探正道实力也说不定。”

越骄子:“你体会不到我身在局中时那种奇异的不安……也罢,我再调查,若他真是冲我来的呢?”

非常君:“杀。”

几日后,转轮谷兽王挑战越骄子时,那黑衣人又杀来。这次他刀锋所向是兽王,快刀连发,助“鬼麒主”压制战神猊、恨吾峰、肖流光联手,并屡次打断兽王使用恨吾峰的招式。兽王三人以为他是“鬼麒主”帮凶,恨、肖二人双刀联手,勉强截制黑衣人进路,意欲让兽王复仇,但恨吾峰刀心未复,战神猊身有重伤,却苦于突不破此人防线。但在此时,“鬼麒主”忽从斜刺里穿插而出,兽王抓住机会,利用恨吾峰刀招决杀,“鬼麒主”骨扇迎上一变,变为忉利狱龙斩,径自借恨吾峰刀招解封了魔刀,斩杀兽王。黑衣人见状,迅速离去。越骄子仰天大笑,离开时却没有丝毫欣喜,唯余沉重。

“他分明想封住忉利狱龙!”意识交流中,越骄子怒道,“这次会面我也看清楚了,他虽然抬手就是杀招,但根本不在乎兽王生死,就是想阻止兽王解封忉利狱龙才参战。之前他避着我交战咱们的仇敌,谁知道他有没有暗中跟他们约着对付我?此人不能留!”

非常君当时正吃着习烟儿做的大餐,慢悠悠地回答:“好啊,你布局,杀了他便是。特意告诉我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点吗?”

越骄子冷笑:“非常君,你上点心,此人只怕是大敌。上次你和他相遇没有交手,没感觉出来。此人竟是鬼族功体,只是以人族内力伪装,招中隐藏的鬼气,比我这个伪鬼麒主还要精纯。想想阎罗鬼狱,非常君,你莫不是过于沉溺仙门之恨,忘了是谁将你逼到这个肮脏的人世中的?只怕不等你报仇,鬼狱已找上了你!”

非常君眉头微挑:“是鬼狱之人找上你,未必是找上我。小心捂紧你的马甲,小弟。不过你说的确有可能,在杀他之前,探出他真正目的和背后势力。我也会留心他的。”

越骄子骨扇轻摇:“那随后布局呢?”

非常君阖目:“一切照常。多留一重后手防备那人,再试探他两局。”

越骄子加快布计,但不知为何,从那之后黑衣人突然销声匿迹。今日也是如此,他在明月不归沉外围埋伏了异斩魔弯,专等黑衣人到来,却不知为何这次他却毫无动作。

扰乱布局是他,销声匿迹也是他,这被动的局势让非常君如鲠在喉。他温柔地揉了揉怀里习烟儿的脑袋,下了决定:“他必有目的要完成,为此,想来日后他还会出现,不可放松警惕。如果他坚持不出……台面上人殊死后,你去鬼狱一探,务要查清此人。

越骄子应声,掐断了联络。

 

非常君听怀里哭声渐无,叹了口气,温声道:“愿意跟我说说了吗?”

“觉君。”从非常君怀里抬起头来,习烟儿的小黑脸上还带着点眼泪,却是实打实的一副后怕的神情。这孩子在他面前无话不谈,见觉君询问,还是小声说:“觉君……咱们不跟那些坏人做朋友了好吗?地冥前辈分明就想杀你,天迹前辈似乎也在犹豫,那个蓝色的人分明认识你,却先诬陷你又想杀我……觉君你还光挨打不还手,如果不是庭主来,觉君你是不是就要被地冥杀了啊?觉君,习烟儿只有你,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烟儿可真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说罢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这才多大场面,非常君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烟儿你太小看你觉君了。非常君哂笑,想反驳他,内心却不由生出一股酸楚,只是轻声安抚:“怎会。烟儿安心,觉君会一直陪着你的。”

习烟儿的小手轻轻伸出来,握住了非常君的手,若是不看肤色大小,那原是一模一样的两只手。习烟儿本以为那是他俩的缘分,直到多年后他才明白,此事远不是那么简单。

他抬头看着非常君的双眼。这双眼细且长挑,眼型风流俊美,总带着千种温柔,但睫毛黑长而眼珠色浅,垂下眼时,神色便总有几分难辨。他睁大自己的双眼,想看清那有模糊不清的神色:“觉君,先答应烟儿,保重好你自己。我们永远不要再分开了,好吗?”

非常君摸摸他的头发,放缓语气:“当然。好啦,别担心,觉君不会有事的。烟儿这么心疼你觉君,那晚上给觉君准备点好吃的怎么样?”

习烟儿双眼盯住了他,似不想让他这么转移走话题,半晌,复又低头,轻声道:“好的觉君。”

 

又过了几日,天迹调查自身去而复来,加上君奉天,又是一场“三堂会审”。习烟儿原也在场,谁知半途就被法儒击晕。醒来后,习烟儿又缠着非常君,想知道结果如何,觉君可有危险,但非常君闭目不答。习烟儿自知逾越了分寸,只好不复再问,每日里只是尽心料理饭食,仔细服侍非常君,只是眉眼间忧色不减。非常君内心有愧,但仍然不愿将阴谋算计、世路风波暴露在孩子面前,只好不断劝导,让他相信这些不过是小事。

习烟儿是真的长大了啊……只是,有些事,无论如何也不该让他知道。若能一直维持他心中觉君老好人的形象,便是天幸。

到此为止,非常君还单纯觉得习烟儿是吓着了。直到几日后,庭三帖拜访。非常君原本设计了“洋葱宴”的线索,却发现最近一向贴心的习烟儿无视了他前两天的暗示,做了别的菜,甚至菜肴里没见一点加了洋葱当佐料的。

庭三帖吃的很好,非常君觉得很不妙。

事后他试探习烟儿,却听他说:“觉君,你分明不喜欢洋葱,不要故意吃了好吗?”

觉君,你分明不喜欢这条黑暗又孤独的路,不要再逼自己了好吗?

非常君猛然回头看他,心中只余寒意不绝。

 

TBC.

 

PS:祝椒椒生日快乐!

 

亲情周旋 4 #非常 #骄子 # #红角 #霹雳
……”看到记忆的骄子不能接受,“他想见,你便轻易让他碰这些?何况刚跟红角和邃无端相杀完,你就让急匆匆赶过来,不怕露了破绽?” “刚刚?”非常疑虑了一下,“有趣。先不说这些,跟你说话呢。” 骄子...
亲情周旋 8(完结)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尽数脱出,伴随着红角的灵魂,尽数灌入红角体内。 他们终于回到了现世,前世今生,记忆完全。 非常轻轻抚过红角的衣饰,感受到了玄默之间熟悉的气息,听见了脑海里骄子红角他们激动的声音。他...
亲情周旋 3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红角虽有相同的根基,但毕竟比完整的非常少了一些怨能,兼之刀法简单直接,没什么花巧的招数,遇上功体完全的骄子,渐觉力不从心。更何况忉利狱龙只认骄子为主,红角他同出一人,异斩魔弯相斗时或许...
亲情周旋 5 #非常 #红角 #骄子 #霹雳
红角动了动嘴唇,低声道:“刚刚说,觉起了杀心。”然后他就断了联系。  “嗯。” “觉……无可辩驳,圣剑魔刀之事……” “嘘。”非常一只手指竖在唇前,制止了他的话。他背光而坐,一...
亲情周旋 2 #非常 #红角 # #霹雳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108式》   “觉,你分明不喜欢洋葱,不要故意吃了好吗?” 看着这样的非常忽然感觉到一股...
亲情周旋 6 #霹雳 #红角 #非常 #骄子
非常太疏于防备,被人钻了空子?” 红角一颤,还是那副低哑的声音:“觉……原是荣幸,亦是的悲哀。” 骄子眯起眼,眼尾如刀:“不错。……非常身边有这么大一个弱点,那些人岂有不利用之理...
亲情周旋 7 #非常 #红角 #霹雳
已是万劫不复,也可以作为另一个“”,走下去。 他一度以为他能实现这个夙愿。 直到红角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红角非常而言,是如此的陌生。面孔,依旧是非常每日晨起对镜梳洗所见的那张;心性...
【全员】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 恋制作人● 男神×你
。 “睡觉,明天在做题,陪你。”   【】倦收天(霏霏夫人日常爬墙胖倦) 你绝望的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脑阔疼,你的成绩在中等水平,遵循笨鸟先飞的道理,你这几日疯狂刷题,以至于累...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就好,最怕有什么风浪将那点棱角磨得光润无奇。 “你一道走了。”少年抢先开了口,将目光避别处,似在遮掩惜别神色。 “嗯。”史艳文笑容和煦依旧,颔首道,“艳文说过,少侠总有自己的路要走完。” “嗯...
【铁骕求衣/墨雪不沾衣】道相承 ● 金光
来。”   墨雪不作声地随铁骕求衣前行去,心下暗忖,就这样将自己带过国境线,此人若非胆大包天,那必然是有一手遮天之能。只是边境上守备森严,他究竟要前往何处?想着想着问了出来,铁骕求衣只道:“一人...
【元邪皇/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 金光● 黄牛● 蟹牛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这次笨牛没有脑洞天开; 2、刀(这是肯定的……); 2、CP黄牛(←顺便大力感谢取这个CP名的道友hhhhhh)。   【元邪皇/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雪山...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