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2 #非常君 #冽红角 #习烟儿 #霹雳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我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瓜108式》

 

“觉君,你分明不喜欢洋葱,不要故意吃了好吗?”

看着这样的习烟儿,非常君忽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

如果说如今习烟儿变得更加贴心,对他的生活习惯更加了解,那还可以解释为上次地冥杀来明月不归沉之后,孩子受了惊吓,长大懂事了;但洋葱之事,他分明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改变饮食习惯,习烟儿那时分明不曾察觉,最近自己也不曾露出破绽,他为何现在能说出这种话来?

习烟儿似被他忽然的凝视吓到了,往后一退,随即又道:“觉君你是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你的口味了吗?”

非常君观察他的动作,放平声音:“没什么。但我分明早已不再排斥洋葱,你为何会这么认为?”

习烟儿挠挠头:“但觉君近来好像又不喜欢了啊,昨日跟我说想吃洋葱,但神色分明不是这个意思。觉君平时想什么我虽然猜不到,但口味我自信还是能把握一二的,难道还有什么事情,逼着觉君吃不喜欢的东西不成?”

非常君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哦?神色?”

烟儿说谎。他确信昨日神色与以往点菜时并无不同。但方才烟儿的答话的神态也与平常无二,难道他真觉得,自己昨日的神色体现了对洋葱的厌恶?

不对!烟儿最近分明受了惊吓,乖巧成熟许多,又因为那天问了不该问的事,一直蔫蔫的,怎会用和之前一样的神态回答他?

非常君心惊,习烟儿此时却近乎恐惧。此时非常君不曾表现出来丝毫异常的表情,但仅是缓缓放下手边茶杯的一个动作,就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背后寒毛倒竖,却见他的觉君又恢复了平时温和闲适模样,笑道:“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的舌头有多叼,烟儿你最清楚,我如何会逼自己吃不想吃的东西?是不是庭主或者别的什么人说了我以前不喜欢洋葱的事情,你又信以为真了?”

习烟儿下意识辩驳,小声道:“不是庭主他们啦……”

非常君笑道:“哦?难不成是烟儿你不想做洋葱熏得眼泪哗哗,反而赖到我头上,说我不想吃。”

习烟儿不敢确定他有没有起疑,闹他:“不是啦,觉君你真是,我好心观察你忌口,你倒是混赖我不好好做饭。”

非常君笑着拍拍他的肩,道:“哈,你倒有理了。好吧,这次算了,下回觉君再跟你说想吃什么,你直接做就是了。”

“好吧,觉君!我刚给你做了茶点,你慢慢吃!”习烟儿又回到了厨房,明知没什么用,还是想用后背隔绝觉君晦暗不明的眼神……他知道觉君在看他。

觉君,我……唉。

 

夜晚,习烟儿回到自己房间中,轻缓而艰难地吸了一口气。

他已经无数次预想过自己会面临什么,但真正面对觉君的猜疑时,他才发现自己之前想的都太浅了。

他尽力用平时的语气,抱怨着“今天觉君是怎么了,好像有些怕人啊”,一边用比平常重一点的动作收拾入睡,假装还有气未消。但哪怕他已经躺在床上调整好气息准备入眠,内心却依然不能平静。

他不由想起了进入岁月无憾秘法之前。

那次冽红角回觉海迷津故地,却见明月不归沉已经彻底沉入碧海,四周树石荒凉枯槁,不见昔日绿树繁花。那惊艳的金雨,温柔的行迹,都似被硬生生从这世间抹去,再留不下一点痕迹。冽红角恸极,心头的苦意涌动如潮,只盼像儿时那样扑到觉君怀里痛哭一场,喉间却似失了声,千言万语,只能含混吐出一句:

“觉君,我记得你,我不恨你。”

然而语出,却觉识海剧痛,往日记忆不受控制地翻涌而上。他似乎见到他的觉君长发披散,口角带血,五指扣在他天灵,向他索要自己最后的王牌,却又似乎站在觉君的视角,看着那可悲可怜的孩子,闭上双眼,默然应受最后的利用。忽然,诸般景象倒退,他竟零碎记起了许多觉君的记忆,一时在觉海迷津诸多所见所识,从两人视角,皆得印证。

那些记忆如一面碎镜,不完整,却能照出斯人模糊面目。他当初被觉君吸收入体后,觉君脑海中闪过的记忆,也映入他的脑海,但它们太庞大、太复杂,不是那时的习烟儿能懂的。而今的冽红角,顶着甘无恨仇恨的眼神,却似能理解一二。

觉君,这是你给我的提示吗?

他闭目细细回忆,慢慢厘清了一些非常君的过往,却越想越不寒而栗。习烟儿在觉君伞下几百年,从不曾被外界侵染,而非常君越骄子披荆斩棘之地,则是世间最黑暗、最肮脏所在。他的觉君操弄着人最珍视之物,将人心拿捏得死死的,游走于生死之间,将每一步算到极致。冽红角自问,若换成自己,只怕第一步就要踏入陷阱,就算武艺通天,也只能任人拿捏,毫无翻身之机。

他学不来这些,但觉君……我总算知道一点,你是如何想事情的了。

冽红角艰难地爬起来,面对甘无恨和他口中的楚老船,心里满是愧疚。但觉君的路,又岂是他能反悔或指摘的?他只能一遍遍地强调“觉君是好人”——哪怕到了此刻,他依旧发自内心地这么认为。

后来他们化敌为友,一起从恩公那里得知了岁月无憾秘法和一些秘密。冽红角由衷的感激恩公给予他这次机会,但心里隐隐的不安,终于让他尝试伸出手,布上一局——哪怕只是为了自保。

觉君毕竟是在庇佑他的。

关于觉君控制剑咫尺和邃无端的记忆,让他清楚地明白女帝绝不会放手他这个人形兵器,而甘无恨描述中觉君诱骗楚天行的行为,竟与恩公给予他们的机会如此相像。或许这背后的阴谋,是他该替觉君承受昔日做下事情的报应,但无论如何,觉君的提示,让他警醒,给了他转圜的余地。

他已尽力斡旋,做足准备。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进入岁月无憾了,无论如何,他要阻止觉君走上绝路。

 

但再多的准备,再好的计划,在看到觉君时,总会土崩瓦解。

地冥前辈逼上门来那次,习烟儿已经竭尽所有的气力,向觉君剖白他的真心了,但少了日后的经历做注,纵使有十分深情,千般言语,在觉君面前,也只能是几句干巴巴的孩子话。

单靠一个习烟儿,哪怕是通悉觉君经历的习烟儿,岂能让非常君悬崖勒马?

习烟儿的场合不行,冽红角的场合也不行。他在觉君面前出现一次,却根本不敢看他一眼,生怕身不由己,露出丝毫破绽,哪怕在寄昙说击飞觉君时,他都不敢稍稍转头;他也在越骄子面前出现一次,不得不主动出击,殊君虽不曾说什么,但殊君绕开他解封狱龙斩时,他却觉得那寒意已经他千刀万剐了一遍,让他几乎不能动弹。

习烟儿呼吸未变,身子却渐渐蜷缩起来。

这样的他,真的能阻止觉君吗?

他本想用习烟儿主观上尽力劝回觉君,客观上让冽红角伺机再出,破坏圣剑魔刀,毁去觉君的计划,双管齐下,让觉君回心转意。但他今日的言语只是稍进一步,却已经激起了觉君的警觉。

一个让非常君起疑心的习烟儿,会带来什么样的变数?他不知,也不愿想,只觉稍有揣测,便是撕心裂肺——他宁愿废弃习烟儿相关的布置,也不愿让习烟儿,这个觉君捧在心尖的人,引来猜忌,伤了觉君的心。但如今……因为他的那句问话,一切都已经迟了啊……

他还不曾拼尽全力为觉君挽回一切,难道就此放弃?

习烟儿咬紧牙关,回想着越骄子与天迹同归于尽时的惨笑,回想着非常君血溅十尺的凄烈,回想着明月不归沉沦为废墟的哀凉。他绝不能停手,哪怕用尽全部拙劣的谋划,哪怕在这个有可能是幻境的岁月无憾中,他不想放弃觉君的任何复生的可能。

小不忍则乱大谋,原来是这样让人心如刀绞的一句话。

日后的计划,他尚需重新调整,但今夜,他只能痛下决心。

他感受到觉君进了他的房间,将手轻放在他后背,探他体内的鬼元以证实他的身份。他保持着如常的呼吸,感受到那只手试探过后,又极其温柔地理了理他的头发,帮他掖好被子,方转身离去。

习烟儿一瞬间感念与委屈交集,几乎要哭出来。但他终究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只知道,从今往后,他必须鼓起全身勇气欺骗觉君甚至对抗觉君,方能换他一线生机。再也不能真情流露,再也不能像个小孩子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反而误事了。

在一切结束之前,他再也不能向觉君吐露真心了。

再也不能……

TBC.

 

今天没有饺子,下一更补偿他,让他揍椒(椒椒:什么QAQ?)

想要评论~最近又要忙起来了,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

 

亲情周旋 4 #非常 #越骄子 # #红角 #霹雳
做饭很厉害的大哥哥,他叫红角。他说他会阻止觉走上两败俱伤的道路的。”他没办法了,红角你走好。 “阻止?呵……”非常冷笑,“他分明是要的命。”  “但觉……”试图挣扎,“你若收手,他...
亲情周旋 8(完结) #非常 #红角 #越骄子 # #霹雳
的离别之宴,红角安静的倾听和体谅,又让非常觉得,他该知足。 原来自从有了独立的意识起,他们已经是两个人。 原来红角已经长大了。 他背离了,也投向了。   红角一如往日,给非常上了一杯...
亲情周旋 3 #非常 #红角 #越骄子 # #霹雳
;藏头露尾,说明他的面目会让人联想到其身份,是我们认识之人,其三也;情报准确,对我们的布置了如指掌,其四也。” “非常,非谗慝,但结合你说最近有异状,你难道不曾有猜测?” 非常抚膺长叹...
亲情周旋 5 #非常 #红角 #越骄子 #霹雳
红角动了动嘴唇,低声道:“刚刚说,觉起了杀心。”然后他就断了联系。  “嗯。” “觉……无可辩驳,圣剑魔刀之事……” “嘘。”非常一只手指竖在唇前,制止了他的话。他背光而坐,一...
亲情周旋 1 #非常 #红角 #越骄子 # #霹雳
也看清楚了,他虽然抬手就是杀招,但根本不在乎兽王生死,就是想阻止兽王解封忉利狱龙才参战。之前他避着交战咱们的仇敌,谁知道他有没有暗中跟他们约着对付?此人不能留!” 非常当时正吃着做的大餐...
亲情周旋 7 #非常 #红角 #霹雳
已是万劫不复,也可以作为另一个“”,走下去。 他一度以为他能实现这个夙愿。 直到红角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红角非常而言,是如此的陌生。面孔,依旧是非常每日晨起对镜梳洗所见的那张;心性...
亲情周旋 6 #霹雳 #红角 #非常 #越骄子
非常太疏于防备,被人钻了空子?” 红角一颤,还是那副低哑的声音:“觉……原是荣幸,亦是的悲哀。” 越骄子眯起眼,眼尾如刀:“不错。……非常身边有这么大一个弱点,那些人岂有不利用之理...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就好,最怕有什么风浪将那点棱角磨得光润无奇。 “你一道走了。”少年抢先开了口,将目光避别处,似在遮掩惜别神色。 “嗯。”史艳文笑容和煦依旧,颔首道,“艳文说过,少侠总有自己的路要走完。” “嗯...
【全员】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 恋制作人● 男神×你
。 “睡觉,明天在做题,陪你。”   【】倦收天(霏霏夫人日常爬墙胖倦) 你绝望的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脑阔疼,你的成绩在中等水平,遵循笨鸟先飞的道理,你这几日疯狂刷题,以至于累...
【元邪皇/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 金光● 黄牛● 蟹牛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正剧,这次笨牛没有脑洞天开; 2、刀(这是肯定的……); 2、CP黄牛(←顺便大力感谢取这个CP名的道友hhhhhh)。   【元邪皇/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雪山...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砚寒清/俏如来】清砚 ● 金光
有一方石砚,工艺在海境是鲜有的,因此来人往往会对那方形容精巧的砚台起了兴趣,砚寒清问起它的由来。而茶后的清癯中年人总是一句“友人相赠”浅浅带过,明事理的来客多半也就此打住,另起话头。居所内倒是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