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3 #非常君 #冽红角 #越骄子 #习烟儿 #霹雳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我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瓜108式》

 

武林上风头正劲的邪道支柱鬼麒主,实际上名为人殊越骄子,是人觉非常君双胞兄弟。曾经他囚禁兄长非常君,台面上的人觉是他用一魂双体所伪造的假象。而现在越骄子事情败露,真正的人觉已经被救出,回归了明月不归沉。

冽红角偷着正道内部的消息,简直佩服他的觉君,居然让正道在明知一魂双体存在的条件下,信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说法。

这大概就是智者的世界叭……

揭露越骄子身份的那场战斗,他没有去看,虽然他无比想亲眼一观。他知道转轮谷那次出手鲁莽了,已经挑动了他殊君的神经,在这么重要的事情面前,殊君必然安排了人手对付他,他不可能自投罗网。而且觉殊身份之局是关乎非常君声名安危的重要的防守局,他绝不能干扰。没了他打断,想必觉君此局也能设计得更加严密圆满。

他针对的从来是圣剑魔刀,而不是他家殊君,更不是他家觉君。就算冽红角必须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但他绝不会为了摧毁圣剑魔刀而因小失大,害觉君暴露身份,最终走上与正道对抗的路上。

好在此局已尘埃落定。觉殊兄弟身份被确定后,他又可以为圣剑魔刀频繁行动了。

 

玄黄岛上,越骄子与祸天韪一言不合,战端将起,忽觉不妙,当下甩开祸天韪,化光蹈海,直奔囚心角。祸天韪以为他要逃,立刻追上,趁机出手,致命杀招直奔越骄子后心。忽来一道凌厉刀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祸天韪,破了祸天韪杀招同时正中祸天韪前胸。祸天韪遭受重击,立刻喷血跌出数十丈,一剑插地,方在囚心角海边稳住身形。

抬头一看,却见刀气的主人黑衣兜帽,已与越骄子对峙海边,手提一把滴血红刀,竟是忉利狱龙斩。

越骄子踏上一步,骨扇化为圣剑斜指,怒上眉山。忉利狱龙沾血被夺,异斩魔弯只怕凶多吉少。但异斩魔弯只是在之前的布局中充当过一次后手,不曾与任何人交手,也不曾被任何人看见,此人究竟是如何得知异斩魔弯入世,又如何了解到忉利狱龙在异斩魔弯手里?若非忉利狱龙蛋是他从鬼狱亲手带出,隐然有感应,只怕今夜,他就要被人神不知鬼不觉杀死一名大将,连带底牌一并夺了去!

越骄子气的声音都变了:“朋友,报上名来!”

黑衣人的声音低且沉,但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墨舟,冽红角。越骄子,我无意针对于你,你若舍了魔刀予我,我帮你办一件事,异斩魔弯也还有救。”

“做梦!”越骄子圣剑在手,功体暴涨,出手就是绝招。他看了一眼祸天韪,此人之前受冽红角这般强者魔刀一击,伤势过重,已不堪用;而自己被攻其不备,唯一的后手异斩魔弯也已被冽红角所败,生死不明,当此之际,只能靠武力硬拼。

冽红角提刀对打,内心亦是叫苦不迭。他势单力孤,好不容易靠着觉君遗留的记忆看到了一个机会,费尽心力悄无声息地重伤了异斩魔弯夺刀,却迎头正撞上殊君截杀。方才他看到祸天韪偷袭殊君,想都没想就给了他一刀,却是白白除去一个可能援手的人。此时对上功体尽数转移过来、火力全开的越骄子,冽红角也只好硬着头皮接战。

因为顾及不久后非常君要带着奉天逍遥来玄黄岛“大义灭亲”,两人有志一同,边打边跑。冽红角向着吞寿恶口拖刀狂奔,越骄子紧追不舍,数次以黑洞拦截,欲置冽红角于死地。冽红角虽有相同的根基,但毕竟比完整的非常君少了一些怨能,兼之刀法简单直接,没什么花巧的招数,遇上功体完全的越骄子,渐觉力不从心。更何况忉利狱龙只认越骄子为主,冽红角与他同出一人,与异斩魔弯相斗时或许还能借此混淆忉利狱龙的认知,但对上越骄子本人,孰真孰假却立刻判得分明。

两人以快打快,圣剑魔刀,铮铮相击,声音绵密如急雨惊雷,余音不绝。冽红角所长无非刀快招沉,但越骄子有开启黑洞之能,穿插空间,补足了速度,而忉利狱龙认主,刀气反哺越骄子,也削弱了冽红角力道。招式相击,劲力滚滚反击而来,不一会冽红角就口角见血,不得不边打边逃,处境危如累卵。

此时唯一获胜的可能,不过是弃忉利狱龙改用七尺画烽云,拼尽全力与殊君同归于尽,但冽红角断然不会考虑这个选择。此时他没有手段毁去忉利狱龙,而活着带刀而退几乎不可能,他只能尽力保住自己的身份和性命,至于忉利狱龙,也只能放弃了。

眼见吞寿恶口已近,冽红角咬牙看一眼殊君,当机立断,极招连发,逼退越骄子几步,顺势将忉利狱龙远远抛向西煌佛界方向,自己则一头扎进了吞寿恶口。

越骄子虽想杀他,但吞寿恶口易进不易出,他又断不能容忍忉利狱龙落入正道手中,只好先调头,迅速追刀而去。

冽红角喘了口气,强压伤势,亦借鬼济河离去。

另一边,非常君登上玄黄岛,并毫不意外地发现此地空无一人。奉天逍遥随后到来,心忧越骄子是否去别处作乱,纷纷回去固守正道。而非常君独留玄黄岛,执伞拂袖,双眸掩下一抹深思。

 

若问非常君近日习烟儿如何,他会回答正常,太正常了,正常得好像那天的问话不过是一时失言,而习烟儿的孺慕、贴心,从没有变过。

他查过各方面,烟儿身上的鬼元还是他熟悉的那份,和他人体的内力亲如一人,是他本人分出的没错;之后几天他开玩笑要烟儿记住他的口味,要过烟儿的几个独家菜,而烟儿做出来的还是那独一无二的味道;他也会偶尔设下语言陷阱,试探烟儿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而烟儿的应答也是一如既往,除了对现在局势安全纯粹的担心,还是那么单纯;他还托词出门,观察烟儿的生活,也不曾见他和任何可疑人物接触过。

若那日真的是一时失言,那非常君必然是开心的、松了一口气的。但无论他情感上多么希望烟儿仍是那个可爱、天真、毫无异状的孩子,他的理智终究会告诉他,烟儿不对劲。

那句问话,太没有理由了。更何况,烟儿与越骄子至少打过几照面,听到过不少信息,以他近来的敏锐程度,多多少少应该有些想法,却不见他提过什么。

习烟儿,习烟儿……他曾经坚信着如果人世还留存着一丝美好,那必然是习烟儿。而当习烟儿也隐隐罩上一层他也看不透的阴影的时候,他痛心之余,竟也感到了一股无所适从。

别让他查到究竟是哪个敢对习烟儿下手!

非常君自己的鬼体自己了解,就习烟儿那个性子,没有外力影响,他绝不会突然关注这些阴谋腌臜,也万万不会在自己面前演戏。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只能怪非常君自己大意,离开明月不归沉太频繁,让人钻了空子,偷偷影响了习烟儿。

他自诩掌控人心第一流,无论对待什么样的人,他都有信心控制算计。但习烟儿,是唯一一个他不曾用任何手段对待过的人,却不想今日,成了别人借以对付他的命门。

他算遍可能是幕后黑手的任何敌人,排除了没那个智商的小朋友、端着下线不屑这么做的正道栋梁、有野心没能力的二流角色,只余两个可能。

地冥,和……冽红角。

地冥确实很可能,以他多年邪教教主控制人心的做派,想不知不觉洗脑了习烟儿很容易。加上作为人觉的至交好友,他可以随意出入明月不归沉,也有不少跟习烟儿单独相处的机会。但从越骄子引爆他暗伤时地冥的反应来看,那之前他是真不曾对人觉有什么敌意,而从越骄子之事到地冥死亡,不过很短一段时间,那期间地冥既忙着血闇之灾,又在处理精灵,还要对付人之最,哪怕他脑子里是七核同时运转,也是分身乏术,只怕来不及暗算人觉。更何况地冥控制人习惯稳扎稳打、长线作战,将每一颗棋子用到极致,断不会这般轻易就暴露,而且他控制习烟儿又能干什么?背刺人觉吗?那只会激怒人觉吧。

而冽红角和他背后的势力也有可能。冽红角出现和习烟儿有异状的时间点很近,而凭冽红角的武功,足以神不知鬼不觉潜入明月不归沉。但冽红角相关至今扑朔迷离,他确实是鬼族人,上次交手也将越骄子引到吞寿恶口,可是过于明目张胆的举动,结合鬼狱在台面上几乎毫无动静的反应,反倒让非常君怀疑他是在栽赃鬼狱。此人动机不明,有武力有情报善投机,在其他人都不似改变习烟儿的幕后之人时,冽红角的嫌疑却变得更大了。

他想起越骄子的话:“抛开背后势力,单说冽红角此人,疑点有四:身上鬼元精纯至极,被他竭力掩饰,却仍让我感到熟悉,其一也;与我对敌,哪怕自身陷危,始终不下杀手,其二也;藏头露尾,说明他的面目会让人联想到其身份,是我们认识之人,其三也;情报准确,对我们的布置了如指掌,其四也。”

“非常君,非我谗慝,但结合你说习烟儿最近有异状,你难道不曾有猜测?”

非常君抚膺长叹。并非没有猜测,但接受这个可能,何其艰难啊。

 

TBC.

 

对不起冥冥老师,因为椒椒还要受到这种无厘头怀疑。

弯弯没死,就是伤重了一点。红椒对这个殊君的忠心下属还是有敬意的,就是对“越骄子的命是我咦”略感不适。(所以越骄子的命到底是谁的?)

 

(重新编辑)

你们是爬进我的存稿箱了吗为什么猜得那么准!我把最后一个问题删掉了!求不要再讨论了QAQ

 

亲情周旋 4 #非常 #骄子 # #红角 #霹雳
……”看到记忆的骄子不能接受,“他想见,你便轻易让他碰这些?何况刚跟红角和邃无端相杀完,你就让急匆匆赶过来,不怕露了破绽?” “刚刚?”非常疑虑了一下,“有趣。先不说这些,跟你说话呢。” 骄子...
亲情周旋 8(完结)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尽数脱出,伴随着红角的灵魂,尽数灌入红角体内。 他们终于回到了现世,前世今生,记忆完全。 非常轻轻抚过红角的衣饰,感受到了玄默之间熟悉的气息,听见了脑海里骄子红角他们激动的声音。他...
亲情周旋 5 #非常 #红角 #骄子 #霹雳
红角动了动嘴唇,低声道:“刚刚说,觉起了杀心。”然后他就断了联系。  “嗯。” “觉……无可辩驳,圣剑魔刀之事……” “嘘。”非常一只手指竖在唇前,制止了他的话。他背光而坐,一...
亲情周旋 1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被动的局势让非常如鲠在喉。他温柔地揉了揉怀里的脑袋,下了决定:“他必有目的要完成,为此,想来日后他还会出现,不可放松警惕。如果他坚持不出……台面上人殊死后,你去鬼狱一探,务要查清此人。 骄子...
亲情周旋 2 #非常 #红角 # #霹雳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108式》   “觉,你分明不喜欢洋葱,不要故意吃了好吗?” 看着这样的非常忽然感觉到一股...
亲情周旋 6 #霹雳 #红角 #非常 #骄子
非常太疏于防备,被人钻了空子?” 红角一颤,还是那副低哑的声音:“觉……原是荣幸,亦是的悲哀。” 骄子眯起眼,眼尾如刀:“不错。……非常身边有这么大一个弱点,那些人岂有不利用之理...
亲情周旋 7 #非常 #红角 #霹雳
已是万劫不复,也可以作为另一个“”,走下去。 他一度以为他能实现这个夙愿。 直到红角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红角非常而言,是如此的陌生。面孔,依旧是非常每日晨起对镜梳洗所见的那张;心性...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就好,最怕有什么风浪将那点棱角磨得光润无奇。 “你一道走了。”少年抢先开了口,将目光避别处,似在遮掩惜别神色。 “嗯。”史艳文笑容和煦依旧,颔首道,“艳文说过,少侠总有自己的路要走完。” “嗯...
【全员】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 恋制作人● 男神×你
。 “睡觉,明天在做题,陪你。”   【】倦收天(霏霏夫人日常爬墙胖倦) 你绝望的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脑阔疼,你的成绩在中等水平,遵循笨鸟先飞的道理,你这几日疯狂刷题,以至于累...
【铁骕求衣/墨雪不沾衣】道相承 ● 金光
来。”   墨雪不作声地随铁骕求衣前行去,心下暗忖,就这样将自己带过国境线,此人若非胆大包天,那必然是有一手遮天之能。只是边境上守备森严,他究竟要前往何处?想着想着问了出来,铁骕求衣只道:“一人...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砚寒清/俏如来】清砚 ● 金光
有一方石砚,工艺在海境是鲜有的,因此来人往往会对那方形容精巧的砚台起了兴趣,砚寒清问起它的由来。而茶后的清癯中年人总是一句“友人相赠”浅浅带过,明事理的来客多半也就此打住,另起话头。居所内倒是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