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4 #非常君 #越骄子 #习烟儿 #冽红角 #霹雳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我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瓜108式》

*感谢竹太 @个个 帮我度过卡文

 

明月不归沉,圆月悬空,天地俱静。

习烟儿忽然给非常君做了一桌大餐。

有什么事情,不要带到餐桌上,这似乎是近期非常君和习烟儿无言中的默契。尽管猜测和试探仍在继续,但面对美食,美食家和大厨师似乎都不约而同地让了一步。哪怕在当下,习烟儿身处嫌疑之地,越骄子对冽红角的布局蓄势待发,非常君也没有问他异状何来,没有委屈了这精心烹制的美食。

琉璃箸起落间,非常君将每一道菜都仔细品味了,并吃到酒足饭饱,方才放下筷子。不同于平时开开心心让非常君点评菜品的样子,习烟儿安静地坐在桌旁,等待着觉君结束这一餐,方才默默收拾了餐桌,又为他上了一壶大圣果,才在他对面做好。

感受到习烟儿的紧张,非常君放下茶杯,温柔而郑重地看着他。

习烟儿深吸一口气:“对不起,觉君……这些天,让你担忧了。”

是“担忧”,而不是“猜忌”,不是“敌对”。用这个词,形容近日非常君和习烟儿之间暗流,似乎有点太轻巧,但两人均还愿意如此维持彼此间的温情,哪怕只是摇摇欲坠的温情。

非常君看着他,轻轻笑了笑,眉眼间尽是温柔:“我以为你不会说的。但你说了,我很高兴。”

习烟儿鼻子一酸。

非常君呷了一口大圣果,双目正视习烟儿,轻声道:“之前瞒你,是觉君不对,向你道歉。洋葱之事,我自忖不曾告诉过任何一人,所以你不说,我就信此事是你亲眼观察出来的。还有其他什么事,你尽可问。但烟儿,我还希望,我仍是你什么事都可以倾诉的觉君。”

习烟儿苦笑道:“觉君还肯信我?”

非常君目光不闪不避:“你若信我,我亦信你。” 

两人都知,非常君之言,尽是真心。

不逼迫,不挟制。非常君或许还不能一下子全然相信烟儿,但他会主动修补两人之间的裂痕,愿意宽容地留给习烟儿一个毫无隐患的退路:回到我的身边,你我之间,情义两全,一如既往。

“如何?”

习烟儿心脏狂跳。

岁月如初,这本是冽红角毕生所求。

而且他知道,觉君说两人之间情义不变,就必然会做到。他深知觉君对世人的狡诈,就如他确信觉君对习烟儿的真诚。这份真情是唯有亲历者才能体会的,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动摇的。

他不过是个孩子,既不能为觉君谋划分忧,也不能真正理解觉君,甚至还忘恩负义,有形似背叛的行径。觉君,却愿意将他唯一那份耐心和谅解给他。

他知道他今天必须说些什么。

 

他看着非常君,双目几乎没有焦距:“觉君,你……现在这条路,很危险,对吗?必须拼上性命才能走完,对吗?”

非常君一顿:“我还以为你会先问些别的。”譬如越骄子,你应该知道一些了,不是吗?

习烟儿摇头:“那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觉君。是非善恶,无论世人怎么看待,我相信觉君如此选择,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所以我不能单纯因此评判觉君、指责觉君。烟儿所求的,不过是岁月安稳,你我长相伴,没有……任何变故。”

习烟儿双手轻轻捂住脸,又放下,眼角微红,眸中有哀戚又有些别的深意,非常君竟有些看不懂。

“觉君,你是我的觉君,烟儿只有盼着你好好活着。若有不测,与你分离,哪怕日后有无限可能、光明前途……那也皆非我所愿。觉君是之前那个老好人觉君也好,是杀害无数人的恶魔也罢,习烟儿都不在意,在意的不过你这个人。”

听到此言,明知他言辞仍有试探,但非常君不知为何却不愿辩驳。

他轻叹一声:“习烟儿,你值得待在更好的人身边。”

“‘更好的人’,所以觉君,你已经选择了那条路,甚至已经准备好为此放弃烟儿了,是吗?”

习烟儿今天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把一切都揭开,言语间甚是不留余地, “但觉君,我是你的鬼体,如果我不在你身边,还能在谁身边呢?觉君身边,除了习烟儿,又还有谁呢?”

非常君一怔:“你知道了。”

“是天迹法儒地冥前辈同来,被法儒尊驾打晕那次……我后来醒了,听到了些许。”

见非常君沉默不语,习烟儿轻声道:“觉君若不愿答,可以先听听烟儿说什么。”

“是之前……有人告诉我,觉君并非平淡无争,觉君想杀天迹地冥,甚至想灭了云海仙门,而自己也会陷入黑暗泥泞的道路。我本不信,但当天晚上地冥前辈就来指责觉君想杀他,而后就是一连串关于‘越骄子’的事情……觉君从没告诉过我你有什么双生小弟,我悄悄和别人打听,他们说这六百余年都是越骄子扮演觉君,可我和觉君之间是隐隐有感应的,我能觉出现在和当初的觉君是同一个人。觉君不防备我,有的时候,也确实露出了一点蛛丝马迹,我可以几乎确认,觉君确实做了一些不能言说的事情……”

习烟儿抬头,声音里隐有哭腔:“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觉君忍受着人世的不公时,我不曾为觉君站出来;觉君被刻骨的孤独折磨时,我不能陪伴觉君;觉君下狠心做出那些黑暗的决定时,还顾忌着我,不愿让我知晓。可觉君,烟儿想做的,却是真真正正,站在你身边,而不是……一无所知地接受着觉君的保护,却什么都做不了……”

非常君预想过责难与惧怕,并为此准备了诸般说辞。但他听到的,竟只有理解与体贴。

他起身倒了一杯大圣果,放在习烟儿面前。习烟儿轻声谢过,抱在手中,小口啜饮。非常君看着他,默然不能言,半晌,方叹道:“你有心了。”

习烟儿还是几百年不变的黑脸小童模样。但孩子,最终还是会长大啊。

只是,他又如何能接受这份好意,放任习烟儿面对人世的风刀霜剑,让他悲剧的命运在这个孩子身上复刻?他走上这样的人生,本已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他又何忍让烟儿重复他的命运,一错再错?

更何况……更何况烟儿背后之人,目的绝不可能只是单纯提点他。更有可能,是离间。

“习烟儿。”非常君唤道。

习烟儿应声看他。

“你说别人告诉你我有异状……那人是谁?”

习烟儿:“是个做饭很厉害的大哥哥,他叫冽红角。他说他会阻止觉君走上两败俱伤的道路的。”他没办法了,冽红角你走好。

“阻止我?呵……”非常君冷笑,“他分明是要我的命。” 

“但觉君……”习烟儿试图挣扎,“你若收手,他奈何不了你的。”

非常君很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并没有回答。于是习烟儿悲哀地知道,觉君的心意,已是无可转圜。

多新鲜啊,如果非常君所经历的事情,真能容他被劝转,他那样温柔一个人,也断然不会将自己逼到极端,退无可退。

可冽红角的痴念,也绝不会因此消弭。他毕竟贪心,进入岁月无憾之后,他愈发强烈地想要他的觉君真正死而复生,想要一个真正有无限可能的、现实中的未来,而不是陪他走完这一段后,从此拆散。

当此之际,唯有周旋到底。

但今日并非无用,隔阂的消弭,至少让他能再陪伴觉君一程。

 “那,觉君,我能见一见殊君吗?”习烟儿忽然道。

 

越骄子看见忽然扑上来抱住他的腰叫“殊君”的习烟儿,简直连骨扇都拿不稳了。

他在意识里疯狂传音:“非常君你怎么回事!你把烟儿怎么了!你是终于打算撕开伪装毁灭世界了,还是烟儿已经被你玩疯了?!”

“烟儿说想见见他殊君嘛。”非常君笑眯眯地把方才的记忆传过去。

“你真是……”看到记忆的越骄子不能接受,“他想见,你便轻易让他碰这些?何况我刚跟冽红角和邃无端相杀完,你就让我急匆匆赶过来,不怕露了破绽?”

“刚刚?”非常君疑虑了一下,“有趣。先不说这些,烟儿跟你说话呢。”

越骄子回神,发现习烟儿叫他尝尝给他准备的夜宵。

越骄子语无伦次:“这……习烟儿,你刚刚叫我什么?”

“殊君啊。”习烟儿的笑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暖心,“快来尝尝合不合口味,我按照觉君口味做的,你有不喜欢的我再改。”

越骄子看着习烟儿开心的样子。这个孩子完全不曾因为他是非常君邪佞的一面而表露出什么偏见或惧怕。

非常君从他背后走来,拉他入席。烟儿给他布菜。

他夹起一块马蹄糕,仔细咀嚼,竟觉得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味道。

明明非常君也暗中给他带过烟儿的夜宵来着。

烟儿缠着他让他点评,越骄子只好学着非常君的样子,说出了一二评价。烟儿闹着他多说些,态度熟稔得让越骄子错以为两人其实已经认识了很久。

明明他越骄子才是精通话术,能让人快速放下防备的那个。

他抬头看,非常君的眉目因为流苏的影子不甚清晰,但他看见了其嘴角隐约的柔意。

烟儿在他身边,是平时等待非常君摸头的姿势。

越骄子犹豫了一下,轻轻摸了摸习烟儿柔软的红发。

他似乎知道非常君为什么叫他回来了。

 

TBC.

 

有些瓜看似父慈子孝(不是),其实个顶个都是影帝。

老式家长非常君vs叛逆青年冽红角

非常君(把孩子安排得明明白白):“回头是不可能回头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头的。”

习烟儿(疯狂挣扎):“真香是肯定要真香的,你到头来终究是免不了真香的。”

 

之前卡文,这一更没怎么打磨,见谅。

下周开始有好多事情,码字时间少了,大概真的不能隔日更了……不过会尽快的。

 

亲情周旋 8(完结)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尽数脱出,伴随着红角的灵魂,尽数灌入红角体内。 他们终于回到了现世,前世今生,记忆完全。 非常轻轻抚过红角的衣饰,感受到了玄默之间熟悉的气息,听见了脑海里骄子红角他们激动的声音。他...
亲情周旋 3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红角虽有相同的根基,但毕竟比完整的非常少了一些怨能,兼之刀法简单直接,没什么花巧的招数,遇上功体完全的骄子,渐觉力不从心。更何况忉利狱龙只认骄子为主,红角他同出一人,异斩魔弯相斗时或许...
亲情周旋 5 #非常 #红角 #骄子 #霹雳
红角动了动嘴唇,低声道:“刚刚说,觉起了杀心。”然后他就断了联系。  “嗯。” “觉……无可辩驳,圣剑魔刀之事……” “嘘。”非常一只手指竖在唇前,制止了他的话。他背光而坐,一...
亲情周旋 1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被动的局势让非常如鲠在喉。他温柔地揉了揉怀里的脑袋,下了决定:“他必有目的要完成,为此,想来日后他还会出现,不可放松警惕。如果他坚持不出……台面上人殊死后,你去鬼狱一探,务要查清此人。 骄子...
亲情周旋 2 #非常 #红角 # #霹雳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108式》   “觉,你分明不喜欢洋葱,不要故意吃了好吗?” 看着这样的非常忽然感觉到一股...
亲情周旋 6 #霹雳 #红角 #非常 #骄子
非常太疏于防备,被人钻了空子?” 红角一颤,还是那副低哑的声音:“觉……原是荣幸,亦是的悲哀。” 骄子眯起眼,眼尾如刀:“不错。……非常身边有这么大一个弱点,那些人岂有不利用之理...
亲情周旋 7 #非常 #红角 #霹雳
已是万劫不复,也可以作为另一个“”,走下去。 他一度以为他能实现这个夙愿。 直到红角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红角非常而言,是如此的陌生。面孔,依旧是非常每日晨起对镜梳洗所见的那张;心性...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就好,最怕有什么风浪将那点棱角磨得光润无奇。 “你一道走了。”少年抢先开了口,将目光避别处,似在遮掩惜别神色。 “嗯。”史艳文笑容和煦依旧,颔首道,“艳文说过,少侠总有自己的路要走完。” “嗯...
【全员】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 恋制作人● 男神×你
。 “睡觉,明天在做题,陪你。”   【】倦收天(霏霏夫人日常爬墙胖倦) 你绝望的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脑阔疼,你的成绩在中等水平,遵循笨鸟先飞的道理,你这几日疯狂刷题,以至于累...
【铁骕求衣/墨雪不沾衣】道相承 ● 金光
来。”   墨雪不作声地随铁骕求衣前行去,心下暗忖,就这样将自己带过国境线,此人若非胆大包天,那必然是有一手遮天之能。只是边境上守备森严,他究竟要前往何处?想着想着问了出来,铁骕求衣只道:“一人...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砚寒清/俏如来】清砚 ● 金光
有一方石砚,工艺在海境是鲜有的,因此来人往往会对那方形容精巧的砚台起了兴趣,砚寒清问起它的由来。而茶后的清癯中年人总是一句“友人相赠”浅浅带过,明事理的来客多半也就此打住,另起话头。居所内倒是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