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5 #非常君 #冽红角 #越骄子 #霹雳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三次元事情告一段落,我滚回来了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我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瓜108式》

 

*BGM《宿命决战》

 

冽红角听说觉君把目标瞄准他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意外吗?不意外。 

冽红角没有资源如他殊君一般去布置完美的假身份,加上他时间有限,要求速战速决,必然有许多破绽落在觉君手里,暴露是早晚的事情。但真的确认觉君要对付他那一刻,他还是如同被捕食者盯上的小动物一样,毛都要炸开了。 

习烟儿你到底还是不是亲副体!为什么你能享受觉君的体谅、殊君的摸头,我却得扛着他们两个天大的恶意去搞圣剑魔刀!

冽红角想到毁去圣剑魔刀必经的复杂程序和人员布局,简直牙疼。

他行走至今,一直不曾与人合作,除了来自非常君的那股灵魂深处的“独”劲,也是因为他的目的,只有自己才能认同。

又有谁在知道觉君真面目后,还希望他能回头呢?

因此他宁可忍着巨大的痛苦,一遍遍回忆觉君败亡的始末,从中研究断圣剑魔刀的方法,也不愿将计划分享给任何一人,增加觉君身份暴露的风险。也是这个原因,让他之前每次出现都是抓住机会,一击即走,非不愿鏖战以求转机,实是不能。 

冽红角毕竟是非常君的记忆教出来的,那种骨子里对外人的不信任,一模一样。

但现在由不得他了。 

能改变冽红角的,也唯有觉君。

几番失败,让冽红角如此强烈地意识到,他的觉君从不是一个需要他怜悯、等待他拯救的弱者,而是有深邃智慧、不悔执念的雄主。他斗不过觉君,却又可笑地想着保护殊君、不战屈人,是太荒唐,也太不敬。 

之前布局,他着眼一点,心无旁骛,致有几次失败;事到如今,他已必须纠合各方,算尽全局。因此他不得不像觉君一样设计别人,不得不尽量与人合作,谋划完备的布局,尝试在各方势力之间找到最有利的点。

而他此行的目标,说来可笑:一切琐事,在破坏圣剑魔刀之前,也皆需让步。

冽红角看着眼前的小朋友邃无端,虽然自己隐匿身份不似好人,小朋友还是对他这个“越骄子的仇人”颇为亲善,并约定下次一起截杀越骄子。而通过多次“纠缠”恨吾峰,他对破解忉利狱龙也有了一定的想法。

而越骄子的羽翼……若是遏制住那几个人,圣剑魔刀的能发挥的力量就有限。  

或许此次,破坏圣剑魔刀的契机,都握在他的手中。

不成功,便成仁。 

那么,觉君,我再开一局,请你看看我的最后一张答卷,你满意否?

 

次日夜晚。 

云瘴隐隐,碧海沉沉。寒鸦冷月,枯骨悲风。

海岸边,冽红角带着一脸懵逼的邃无端,堵在越骄子的门口。 

邃无端是被打越骄子时认识的“新朋友”约出来吃饭时,直接被下药迷昏了头,醒来时就已经到了玄黄岛岸边,满头问号。冽红角跟越骄子有仇他是明白的,但刚刚不是还说要商量对付越骄子的计划,要他转达玉主事吗?怎么一瞬间就把他带到玄黄岛了?他还没来得及和儒门禀明行踪…… 

冽红角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

他特意接近邃无端,并趁其不备将他带来,就是为了在正道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破坏圣剑魔刀。 

他不是正道的朋友。他的身份,他的目的,不容许他和正道合作——一个长相和非常君一模一样的人,只会让正道对觉君再起疑心。因此他辛辛苦苦地将仙门、儒门排除在外,只在不得不为的时候,拉上了一个邃无端。 

冽红角耳语了一句话。邃无端听罢,当即收敛心思,乖乖站着待战。

两个单薄的少年人站在冷风瑟瑟的海边,等待着一个呼风唤雨的大魔头,乍一看颇有些喜感。 

另一边,越骄子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骨扇轻摇,缓步踏出了玄黄岛。他看看小鸡仔一样的两人,冷笑道:“自投罗网,小朋友,好胆量。跟家长打过招呼了吗?”

听出殊君语带双关,冽红角闷声道:“先不必。今日必破你圣剑魔刀!” 

越骄子狂妄一笑,骨扇一翻一划,优雅中隐含锋锐:“凭你们?”

冽红角抬眼,凝声道:“之前留手,是我对阁下不敬。而今日,”他长刀一甩,击起十丈烟尘,“最后一局,请阁下评判了!” 

两双相似的眼睛对视,内里都是慎重而纯粹的杀意。

邃无端明意征圣出鞘,静候在旁。 

越骄子冷哼一声,羽扇一抛,狞声道:“好啊。且来经验三教圣剑!”

长刀破风,冷剑映月,瞬间刀剑相击,走了数十招。两人本就功体相似,这次没了忉利狱龙掣肘,冽红角以快打快,刀光如雪片般撒过去,织成天罗地网。越骄子圣剑威能不减,快招回击,只是他分心防备着邃无端,一时竟被冽红角占住了上风,圣剑剑光渐收护身,竟是勉强相抗。

 倏然,囚心角劈出一道狠绝刀气,至快至精,至邪至诡,以意想不到的走势袭入冽红角刀气防护,重创其背。越骄子趁机重招击出,冽红角仓促抵挡,力不能及,呕血而退,刀招立现破绽。越骄子得理不饶人,异斩魔弯也强招连发,眼见冽红角要再受重伤,猛然间斜刺里一剑接住越骄子圣剑,另有两道冷冽刀光截住了魔刀,正是邃无端的明意征圣和恨吾峰与肖流光的双刀。 

几声诗号,各含恨意,几对仇人,捉对厮杀。 

恨吾峰肖流光双刀齐至,虽然恨吾峰刀心有问题,刀招不畅,但两人同列狼辰四曜,又有多年默契,以伤换伤,对抗异斩魔弯尚能略占上风。而邃无端虽然稍弱,但穷霄辟冥剑配上儒门两千剑魂,竟也和功体尚不完满的越骄子打了个不分上下。

一旁冽红角拄刀而立,衣物面巾上尽是淋淋血迹,却也不露半分伤态。他也不转身,刀光一转,正对着暗处的乐寻远和暝邪、祸天韪:“两位,出来一会?”

乐寻远眉头一皱。他还顾忌着盛世归圆盟主的身份,不愿在邃无端等人面前暴露与越骄子的交易。而冽红角掐准这点,虽然刀锋对着自己,却口称“两位”,似在警告他不要插手。他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现身。 

祸天韪见状,和暝邪从枯骨堆后面转出来,道:“你这是自寻死路。”

冽红角玩味道:“若是拦住你们……两位,足矣。祸天韪,伤好了吗?” 

这次缠斗离上次时间太近,异斩魔弯有越骄子以鬼族秘法,痊愈伤势,祸天韪却没这般待遇,至今尚受沉重旧伤牵连。听到此语,他心中含怒,却也不敢贸然行动。 

其实冽红角也是旧伤再加新伤,想一对二,仍是略有托大。只是他仗着上次受伤无人知晓,又有一刀重伤祸天韪的战绩傍身,强行镇住气势,竟也让二人心生忌惮,不敢直接便围殴上来。 

冽红角好整以暇。乐寻远心知这样僵持不利于己,刚想催暝邪祸天韪出击,自己在后偷袭,忽听得冽红角低声道:“邃无端,我方才已经知会人觉先生参与此战。援手将至,只要你撑住,越骄子等人必败。” 

乐寻远立刻收手。

越骄子头皮一紧,内心已在破口大骂。 

这人现在放出这句话来,只怕下一秒非常君手里就真的会收到传信。消息也发了,话也当着邃无端和恨肖二人的面说出来了,非常君为了正道的身份,只怕无论如何都得到场,并多少牵制住越骄子方的一部分战斗力。 

越骄子算准了这小子不愿意联系正道,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把非常君拉来。他出玄黄岛迎战,本是为了借占上风的战力擒下冽红角,但却不料冽红角一改独来独往的作风,纠集了乱七八糟一批人,让局势成了僵持。此时,他们还有拿下冽红角的可能;但敌方哪怕只添上一个划水的非常君,他们也绝无胜算!

正道那边越逼越紧,再不趁着越骄子活着收拾冽红角,就来不及了。

速战速决!

越骄子喝道:“祸天韪,他也有旧伤,动手!”同时手上招式倍增狠厉,恨不得将邃无端立毙剑下。异斩魔弯的刀招也越发凌厉,刀光吞吐,出神入化,力战恨吾峰、肖流光。祸天韪、暝邪见状,双双逼杀而至。冽红角当头迎上,一柄长刀飞旋,生生架住两人。

正当八人都战至胶着时,蓦然听得一声低喝,一道凌厉剑光斜飞而至,正中越骄子肩臂,登时鲜血飞溅。越骄子圣剑一歪,邃无端趁机一招“天衣无缝”,明意征圣正击在圣剑剑脊,竟让他在圣剑上击出了一点裂痕。

中计!无论非常君能不能来,这小子分明是想逼他急中生乱,再施偷袭!

还有那声低喝……越骄子回头一看,果然见到了剑咫尺那头乱蓬蓬的黄毛。

剑咫尺是外出时被烽烟味引过来的。

那气味时强时弱,时有时无,剑咫尺怕越骄子又在害人,不及知会剑儒,循着气味过来,就看见弟弟在独战越骄子。剑咫尺对着小弟虽然别扭,但看见越骄子,同仇敌忾之心立时胜过了一切,马上出剑入战。

而异斩魔弯那边,一个原已停止练刀的人,和一个丧失刀心的人,终于在仇恨与血战中,磨合出新的刀招。浮生光影,狼辰耀目,双招合一,忉利狱龙再次鳞封。

眼见圣剑魔刀受创,越骄子暗叫不妙,当即抓开黑洞,欲带异斩魔弯离开。谁知冽红角竟不顾自身防御,伸手一抓,又是一个黑洞,横在越骄子离开的路上。两股黑洞相交,空间暴乱,越骄子出其不意,被风刃割伤,只得退回。而冽红角也因为这一手,被祸天韪抓住机会,一剑重创。

回想起冽红角战前那句耳语,邃无端不顾那边局势,重招再击圣剑。越骄子手臂有伤,持剑不稳,立时连人带剑被击出三四步。剑咫尺攻势再起,邃无端腾挪而上,又是一招“天衣无缝”,剑气如意伸缩,从四面八方罩下。儒门极招,非同小可,圣剑受庞大剑气从各个角度搅动,越骄子终是抵消之力一个没使对,圣剑脱手高飞。

此时剑咫尺心有灵犀,长剑如漫天飞花般展开,拦住越骄子去路,让邃无端去追圣剑。越骄子抽出白骨扇全力冲突,祸天韪暝邪亦追至助力,让剑咫尺呕血而退,但终究慢了邃无端一步,让他圣剑到手,直袭异斩魔弯。

异斩魔弯深陷鏖战,骤然遇袭,他第一反应就是提刀回以强招。而邃无端此时道心清明,又了解圣剑甚多,掐准角度,砍向魔刀。而恨吾峰和肖流光看准时机,穿插绕过他,双刀又阻挡了袭来的越骄子一瞬。

越骄子知道,来不及了。

裂纹的天可明鉴,鳞封的忉利狱龙斩,同时吃劲在最脆弱之处。刹那间只见昊光耀目,碎片横飞,爆出的气劲同时掀飞了邃无端和异斩魔弯。

圣剑魔刀,玉石俱焚。

 

一片寂静。

玄黄岛上,乱七八糟横了一地的人,只剩肩头浸血越骄子和口角染红邃无端还有一战之力。

剑咫尺受祸天韪越骄子夹击,恨吾峰和肖流光正面挡下了越骄子极招,而冽红角为了扰乱黑洞顾不上防守,早被打趴下了。越骄子那边也好不了多少,祸天韪伤势爆发,异斩魔弯也被恨吾峰和肖流光削到只剩血皮,又受了魔刀碎裂的反噬。至于暝邪,他是地冥的人,又退回乐寻远身边隐匿,不知两人打什么算盘。

这大约就是冽红角的布局……不惜人命,不问前程,孤注一掷,两败俱伤。今日就算所有人殒命于此,换圣剑魔刀,值得。

再打下去,绝无胜算,还不知让什么人渔翁得利。

越骄子按捺心头不甘,一挥袖收走圣剑魔刀碎片,三人当即撤走,不知所踪。

乐寻远顾及邃无端等人在场,若有所思地看了冽红角一眼,也离开了。

 

不久,非常君终于带着庭三帖登上玄黄岛,为几个偷跑出来的正道边缘人治理伤势,收拾残局。

一笔春秋的儒生也前来帮忙,一时场面混乱,众人各忙各的,救人治伤。而非常君独自来到角落里坐下,轻轻剥开冽红角的面巾,果然从血痕斑驳中,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冽红角没有反抗,和他眼神交汇一瞬,又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般,垂下了眼帘。

非常君也不说话,只是拿出手巾,为他擦拭脸上口角的血迹。

冽红角动了动嘴唇,低声道:“刚刚习烟儿跟我说,觉君起了杀心。”然后他就断了联系。 

“嗯。”

“觉君,我……无可辩驳,圣剑魔刀之事……”

“嘘。”非常君一只手指竖在唇前,制止了他的话。他背光而坐,一张风流隽秀的面孔上看不清表情,琥珀色的瞳子都被暗影遮住了,只有眼底,才有一点隐约的反光。

他只是轻柔地擦拭了冽红角的面孔,又给他内服外敷了伤药,包扎了伤口。都做完,他才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冽红角带着黑色胎记的苍白脸颊。

“跟我回去吧。”他忽地说。

“……”冽红角泪如雨下,“好。”

TBC.

 

P.S.

布局是我瞎胡写的。霹雳的战力本来就乱,谁打得过谁全靠编剧扯,我就参考一下斩魔录的战绩,新手搞霹式布局,不怎么严谨,希望诸位不要深究。圣剑也是,原剧那个断法我目瞪口呆,不愧是聂寒出品。我就更离谱了一下……

 

无论如何,今天是椒椒是胜利!

亲情周旋 4 #非常 #骄子 #习儿 #红角 #霹雳
……”看到记忆的骄子不能接受,“他想见,你便轻易让他碰这些?何况刚跟红角和邃无端相杀完,你就让急匆匆赶过来,不怕露了破绽?” “刚刚?”非常疑虑了一下,“有趣。先不说这些,儿跟你说话呢。” 骄子...
亲情周旋 8(完结) #非常 #红角 #骄子 #习儿 #霹雳
尽数脱出,伴随着红角的灵魂,尽数灌入红角体内。 他们终于回到了现世,前世今生,记忆完全。 非常轻轻抚过红角的衣饰,感受到了玄默之间熟悉的气息,听见了脑海里骄子红角、习儿他们激动的声音。他...
亲情周旋 3 #非常 #红角 #骄子 #习儿 #霹雳
红角虽有相同的根基,但毕竟比完整的非常少了一些怨能,兼之刀法简单直接,没什么花巧的招数,遇上功体完全的骄子,渐觉力不从心。更何况忉利狱龙只认骄子为主,红角他同出一人,异斩魔弯相斗时或许...
亲情周旋 6 #霹雳 #红角 #非常 #骄子
红角本是阎罗鬼狱之人,非常幼时离开鬼狱之前,便他相识。鬼狱女帝近日已开始暗中着手,破解封印,侵略苦境,红角本不满女帝统治,来商议,却不料遇到了骄子之事,他气愤不过,决意为报仇,方有前日之...
亲情周旋 1 #非常 #红角 #骄子 #习儿 #霹雳
天真幼童,在静美和恬淡之外,只余一派轻愁。只是这心忧之事,却实不足为外人道。   “骄子?”非常在意识中问道。 “那人没来,一点踪迹都没有……按理说以他之前总能毫无征兆地找到人相杀之处的经验看...
亲情周旋 2 #非常 #红角 #习儿 #霹雳
儿咬紧牙关,回想着骄子天迹同归于尽时的惨笑,回想着非常血溅十尺的凄烈,回想着明月不归沉沦为废墟的哀凉。他绝不能停手,哪怕用尽全部拙劣的谋划,哪怕在这个有可能是幻境的岁月无憾中,他不想放弃觉的...
亲情周旋 7 #非常 #红角 #霹雳
想来另有其人,此人针对自己,针对儿,必不会善罢甘休。因此非常骄子这些天来,几乎把中原和鬼狱查了个底朝天,查遍了地冥的密谋、道门的乱象、儒门的计划、鬼狱的势力等等,却依旧没有发现那人任何行迹。...
【全员】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 恋制作人● 男神×你
。 “睡觉,明天在做题,陪你。”   【】倦收天(霏霏夫人日常爬墙胖倦) 你绝望的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脑阔疼,你的成绩在中等水平,遵循笨鸟先飞的道理,你这几日疯狂刷题,以至于累...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就好,最怕有什么风浪将那点棱角磨得光润无奇。 “你一道走了。”少年抢先开了口,将目光避别处,似在遮掩惜别神色。 “嗯。”史艳文笑容和煦依旧,颔首道,“艳文说过,少侠总有自己的路要走完。” “嗯...
【元邪皇/雪山银燕】唯梦闲人 ● 金光● 黄牛● 蟹牛
银燕记着烛九阴的首次相会是在某处密林,其时两军交战后遍地陈尸,腐尸血水混杂散出的浓腥味几欲穿过铁衣,渗入骨血。他脚程正急,匆忙间却瞥见一抹赤色身影缓缓移来——那人走得沉郁非常,对周身令人作呕的气味...
【铁骕求衣/墨雪不沾衣】道相承 ● 金光
来。”   墨雪不作声地随铁骕求衣前行去,心下暗忖,就这样将自己带过国境线,此人若非胆大包天,那必然是有一手遮天之能。只是边境上守备森严,他究竟要前往何处?想着想着问了出来,铁骕求衣只道:“一人...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