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饺椒烟亲情向】我与我周旋久 8(完结) #非常君 #冽红角 #越骄子 #习烟儿 #霹雳布袋戏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我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瓜108式》

*因为是结局,四个人的tag都有打

 

冽红角没想到,觉君第一句竟问的是这个。

在他反应过来前,已经如天经地义般,直接给出答案:“不恨。”

说完,他又好似觉得自己说得不够充分,有点匆忙地补了一句: “觉君是世上待我最好的人,若是连觉君也恨……那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非常君转过头,盯着月下粼粼的水波:“是吗?”

两人间一时寂然。

非常君蓦地嗤笑一声“如何才算得上待你好?”

“恩,情。”冽红角答。

“玄尊待我,依他人来看,亦是恩情。你认为这样算待我好吗?” 

冽红角摇头:“我不知玄尊究竟待觉君如何,但看觉君态度,我可以猜到一二——若是要论斤称量,悉数望报,而非自心而发,那是交易,不是恩情。恩不是市恩,情不是虚情。”

他转过头,与非常君一样,看向那月下泛着清辉的细波。

“所谓深恩,是觉君明知鬼体的存在给你带来了多少磨难,却偏肯护着一个黑脸的异类平安快乐地长大,让他拥有自由的未来,不必舍一身血肉搏一夕刮目相看。”

“所谓真情,是觉君与我多年朝夕相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发乎内心,不曾矫饰虚作。是觉君,让我拥有深爱我的至亲之人,让我感到自己被需要着,让我在高邑成秽墟、明月沉沧海之后,依然能告诉自己,我为何,在这世上。”

他语气间有些颤抖:“孰真孰假,其中区别,我以为觉君辨得最清楚。”

非常君望着一身漆黑的冽红角——他是那么的寂寥,仿佛若不能拉住他,他就要消融在深夜中,再也不见。像是头一次认识般,他端详着冽红角的面孔,似是试探,似是确认:“只是若依你所言,仇恨亦是发自内心,真想报仇,大可不顾昔日恩义。毕竟恩仇不可随意计量,恩情也不能像抵换物品一样,被用来抵消仇恨啊。”

察觉到非常君话里的意思,冽红角眉眼痛苦地压低,复又睁眼,直直对视非常君:“我又有什么可恨觉君的呢?觉君将自己做梦都盼不到的一切给了我,那就算让我把一切都还给觉君,也不过是末节,我如何会憎恨觉君?”

“恩仇虽不可计算着相抵消,但一个人心中的天平只能偏向一边。莫说我心中根本不存恨意,就算有恨,我也做不出背弃觉君的选择。”

“你让我甘愿。”

非常君凝视着冽红角,冽红角坦诚地回望他。

非常君有些不忍地移开视线:“但有些事,你依旧不愿说。”

“非我不愿,实是不能。”冽红角轻声道,“若真能依我本意,我绝不会欺瞒觉君,只会将一切和盘托出。”

“包括你背后那人?”非常君问。

“背后没有人,觉君。一切不过是出自我心中执念。” 冽红角苦笑。

“但这解释不通这一切。”非常君冷静地回答。 

冽红角看了一眼月亮,发现它已过中天。他轻吸一口气,似乎想通了什么,按捺住了之前汹涌的情绪,用静水无波的语气回应:“马上,觉君,马上我就能为你解释一切了。”

 

越骄子清晨回来,就看见两个人并肩坐在伞下,看着银白的霜晨月在淡蓝的天空中渐渐失去踪影。

他嘲讽道:“这么紧急的当口,非常君你居然有闲心观月?”

非常君睨了他一眼,问道:“如何?”

越骄子摇扇:“都告诉你了,没什么新鲜事。我休息一会。”

他不等人回话,就散为荧光,回归非常君体内。

冽红角看过来:“觉君是决定收回力量,进行下一步了吗?”

非常君摇头:“收回力量又如何?此时你我,时间都不多了。我们只能,在暴雨来临之前挣扎。”

听到“时间不多了”,冽红角的手指下意识地抽动了一下。他以为觉君在说岁月无憾,惊喜又惶恐,却又恍然发现未必是。

他头上的天命,是岁月无憾的束缚;而觉君对抗的天命,则是世事一刻不休的风刀霜剑。觉君所说的时间,是他在假想的危机来临之前,周全一切的时间。他为他们四个,在天命牢笼之中,困兽犹斗,不知护下明月不归沉这一方世外天地多久,而今他依旧要为此,甘捐性命,一赌胜负。

冽红角拗不过非常君。

不像冽红角愿意放弃仇恨,为一点温情苟安一世,非常君面对命运从不知何为妥协,何为屈服。那是支撑着他一路走来的信念,也是他未来继续走下去的方向。

冽红角实不知他现在当如何。

但他不能……就这么走了。

太阳在升起。长夜过去,今日已是岁月无憾最后一日,无论是他劝转觉君,或是陪他复仇,他必须有一个交代。他得告诉觉君未来的一切,让他在情报周全的情况下,自己做出判断。

他不知道当如何与觉君分说。但他如果不说,这次岁月无憾之行也失去了意义。

那将是他一世的憾恨,他宁死也不愿接受的结局。

他已经有了决意。

他带着不易被察觉的哀恳说:“觉君,让我再为你做一顿饭吧。”

 

人间别久不成悲,十分红处便成灰。

分明一觉华胥梦,巴到天明各自飞。(*)

 

我们将要分离。

我将进行最后一场死战。他想。

他扶正发冠,额角的翡翠晃动着,映照着他琥珀似的眼眸。

我将与骄子一同杀上云海仙门。不求杀死仙门人报仇,但求造成极大的破坏,让那背后与仙门牵连极深的人,不得不转暗为明。

我将把我的仇恨与罪孽,不幸与反击,全部平摊于烈日之下。我要以仙门为质,引出背后的一切,给自己挣一个是非黑白,给烟儿一个反击之能。

我将死于天命之下。

而习烟儿,你要活下来,不受任何人控制地活下来。

你不必再经历我的悲惨,但你要有恨意。哪怕因此一生孤独,形影相吊,你不能落得我这般结局。

就算是,吾最后的祈愿吧……

 

午餐。

冽红角似乎打定了主意,一餐做的都是精致的江南菜,鲜美之中,带着一丝微甜,让人不知不觉沉浸在美好的口感中,尽今日之余欢,忘来日之忧愁。

除了他本人,仍是十分压抑。

非常君察觉到了他的美意,但可能是今天的大圣果泡得太浓,舌根的苦涩总也无法压抑。

所以不知是体念冽红角的心意,还是体恤自己的胃口,他今日偏偏喜爱甜腻的食物。糖醋排骨、松鼠鳜鱼,乃至很多点心,最得他青眼。

或许也是因为,他和冽红角谈的事情,不像这一餐这么清淡鲜甜。

他们谈了很多。

非常君开诚布公,第一次聊起了自己满目疮痍的过去。明明是非常君温柔的面孔,却抒发着比越骄子还直接强烈的恨意。

他在冽红角身上看到了感同身受的痛苦和体贴,但他自己竟如隔着一层,感受不到丝毫的宽慰。

两人之间,早已不是昔日那种亲密无间。但这般周到的离别之宴,冽红角安静的倾听和体谅,又让非常君觉得,他该知足。

原来自从烟儿有了独立的意识起,他们已经是两个人。

原来冽红角已经长大了。

他背离了我,也投向了我。

 

冽红角一如往日,给非常君上了一杯清茶消食。他还像以往一样沉静,但眸子里却似有火在燃烧。

非常君并没有完全放下警惕。冽红角今日反常的离愁,并不完全来自非常君。他似乎也有自己的计划。而非常君的计划,已经禁不起又一次的破坏。

陷阱不在饭食中。观冽红角的神色,那股隐隐的郁结也未曾发泄,不像已经做过手脚的样子。

非常君满心复杂。

自从冽红角出现,他似乎从没有看透他真正想要什么。

他看见冽红角嗅了嗅杯中的茶香,放下杯子,站了起来,走到了他面前。他轻轻伏在非常君膝上,一如儿时,他曾如此求得一个摸头。

非常君拉住他的手,摸了摸他的顶心,神色似温柔,似迷离。

冽红角埋首,低声道:“觉君,我问一个问题,最后一个。”

“觉君,如果威胁可以被消除,你也成功杀死奉天逍遥,登上过了人之最的顶峰,你还愿意烟儿待在你身边吗?”

他的语音里有失控的哀鸣。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会放弃烟儿。”非常君防备着,但依旧被这个意有所指的问题问得失神一瞬。

“觉君,足够了。”

话音未落,冽红角看准时机,抓起非常君的手,按在自己天灵,鬼能暴涌,直入非常君手心。

他竟硬生生让非常君将自己吸收回体内!

非常君防着他发难,防着他逃离,却万万想不到他居然会如此,当下惊怒悲悔交加,目眦欲裂,下意识地就要撤回手掌。但鬼体的吸收,容不得打断,否则鬼气逸散,鬼体是神魂也会让随之大受损伤,甚至会让冽红角再无生机。非常君浑身颤抖,进退不得,只能继续伸着手尽收鬼气,眼睁睁看着冽红角的身躯溶解,化为片片碎裂的鬼能,融入自己体内气海,渗入四肢百骸,消融得不剩一点痕迹,只余一点灵识,落入自己识海。

紧接着,冽红角纷繁的记忆撞入脑海,他仿佛一下便被汪洋般的孤苦淹没。他看见自己三人在人之最的巅峰上粉身碎骨,他听见习烟儿在吞寿恶口的飞瀑下的嘶声哭泣,他闻到阔别已久的交梨淡香,他尝到混着辛酸记忆的大圣果。他见到女帝,儒门,别问津,鬼叔,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在眼前来来往往,但自己和他们之间,还有一排摇摇晃晃的黑色流苏,挂在伞沿上,是昔日的荫蔽,也是断肠的旧物。

他打着伞,走过鬼狱,走过明月不归沉,走过信任与背叛,敌对和相知,最后走到玄默之间,看到一颗晶莹剔透的沙漏,两个为旧事所困的人。

那竟是岁月无憾。

那可悲的天命背后竟没有任何操纵,只有一个孩子最纯真的挽留。

他怆然一叹,为自己的迷障,也为这份无比纯粹的情。

强行按下激烈的心绪,他收起伞,看到了识海深处的冽红角。

冽红角背对着他,一身黑衣点缀着寥寥几个亮色的流苏,显得格外单薄。

他听到冽红角说:

“觉君,我几乎不敢相信,你还能再见到我。这证明我赌对了,我最终握住了觉君复活的希望。”

“自从看到岁月无憾秘法,我就在想,这是不是真的。改变过去太过匪夷所思,而恩公所作所为又太像别有所图,让我不禁想到,女帝仅一招对决,就放过了我,她是否会有别的后手?我不敢不慎重而为。为了保证岁月无憾‘圆满遗憾’的成功率,第一次我两人顺利出来之后,我就和甘无恨交流了岁月无憾之中的所见所闻,并拜托他和我交错进入岁月无憾,分享经验,避免错漏。第二次我先进入,第三次他先进入,果不其然,我看到了一些足以让我崩溃的细节。”

“赤玉在第一次岁月无憾中不出现,让我想到了玄默之间正是储藏天宙之间时空碎片之所在。时光已是碎片,各成割裂的一部分,进入它如何能改变过去?它连完整的平行宇宙都不是。甘无恨告诉我,他第二次穿越时楚天行结识了他,第三次却对面不识,我足以相信,所谓岁月无憾,时空沙漏,不过是给个幻境,让我们聊以自慰罢了。”

“但我不敢赌。若是因此放弃了觉君的任何一线生机,我都不会原谅自己。”

“天幸我不曾放弃,并做了周全的计划。我原本的推断,时空碎片中是‘觉君’,或许带有一部分觉君的记忆和性格,会根据场景,做出有限的应对。但无论如何,‘他’不可能如真正的觉君一般,在纷杂的江湖局势中做好一个智者,也不能在我破坏圣剑魔刀后流露出如此复杂的情感。因此前几日,看到觉君反应的那一刻,我真的心旌动摇,却又不敢相信。”

“我想到了我在现实所见,涌月岗残留有觉君的神魂,曾夜夜温柔地注视着我,但在我恢复记忆,前往找寻时,却杳然无踪。这八成是女帝所为,结合‘恩公’与女帝可能有牵连,女帝想要一个强力的人形兵器等等,我斗胆猜测,我面前的觉君,就是真实的觉君,是瘖重耳为了塑造人鬼之子,投入时空沙漏的真实神魂,而不是历史中的幻影。瘖重耳在第三次岁月无憾才投放觉君的神魂,说明觉君的神魂与我融合,与完成‘圆满遗憾’的任务有关。因此我不惜一切手段破坏圣剑魔刀,要完成任务,将觉君的神魂带走。”

“但觉君毕竟是觉君,觉君的执念,不是我这个不曾经历过那些仇恨的人可以扭转的。我当初又一意劝觉君‘回头’,将它当作‘遗憾’,到头来竟是给自己结下了死结。到最后,面对岁月无憾的紧逼,我唯一制胜的可能,只剩下对觉君坦承一切,让觉君自己决断。”

“我不能直说,否则不等我解释清楚,时空风暴就会撕碎我的魂魄。在觉君软禁我期间,我冥思苦想,忽然想到甘无恨曾提到,他在岁月无憾中,在无人处自称‘浪里歌’,却是安然无恙。”

“于是我猜测,被时空察觉身份,无非三种可能:一是穿越者有自曝身份的行为,二是他在所说所做被外在幻境察觉,三是被该时空原有之人听到。三者之中,必有一个以上是触发时空互冲、造成崩毁的必备条件。觉君和我一样是真实之人,若我再规避前两者,我想,我就能瞒过时空耳目,传达真相。法不传六耳,天机不可泄,但若我只在心里告诉了我自己,又当如何?”

他终于回过头,露出一个流泪的微笑:“我成功了。”

“我和觉君,是同一颗心啊。”

“觉君,我说过,我对你从无隐瞒之意。而今,我已将一切,都坦承于觉君面前。”

“岁月无憾仅仅是个幻境,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觉君,你愿意原谅烟儿的自作主张,让我再陪你一程吗?”

非常君不答,只是上前,毫无顾忌地抱住了这些天一直不敢拥抱他的魂灵。

 

明月不归沉,非常君睁开双眼,顿了顿,似是不敢相信般伸手,抹去了眼角一滴泪珠。

他没有耽搁,迅速拾起了地下黑衣青年遗落的系魂铃,摇晃出声。

现实世界,瘖重耳立刻运功相助,不一会,时空沙漏中的非常君的无形怨能尽数脱出,伴随着冽红角的灵魂,尽数灌入冽红角体内。

他们终于回到了现世,前世今生,记忆完全。

非常君轻轻抚过冽红角的衣饰,感受到了玄默之间熟悉的气息,听见了脑海里越骄子、冽红角、习烟儿他们激动的声音。他看向围上来的甘无恨和寻梦儿,温柔地笑起来,轻轻拍了拍关心他的孩子,对甘无恨点了点头。

原来云海仙门的阴影已经结束了。只需扳倒女帝,再也没有人能利用他们,伤害他们。

他们所有人,都会脱出天命的掌控。

有生以来,他头一次感觉什么都有希望,什么都能得到。

 

接下来……

他快若残影地制住了瘖重耳。

“现在,也当告诉我们女帝的阴谋了,‘恩公’!”

END.

 

*注:引用自vagary太太歌曲《对黄昏》文案,四句分别集自姜夔、徐宗干、赵鼎、《增广贤文》。

我可写出这章了!!!!!

最后设定就是这样(搓手),之前其实有伏笔,就是把鬼体吸收回去两个人能共通记忆。

瓜椒二人论还是一人论由心自证。其实我更偏1.5人论?(别打)

水仙体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往后就是瓜搞事了,有可能放番外里,但正文我觉得到此为止就挺好。

明天放后记和补设定,之后大概会有几个小番外,我有机会写出来发。

谢谢大家~完结求评论~

 

亲情周旋 4 #非常 #骄子 # #红角 #霹雳
……”看到记忆的骄子不能接受,“他想见,你便轻易让他碰这些?何况刚跟红角和邃无端相杀完,你就让急匆匆赶过来,不怕露了破绽?” “刚刚?”非常疑虑了一下,“有趣。先不说这些,跟你说话呢。” 骄子...
亲情周旋 3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红角虽有相同的根基,但毕竟比完整的非常少了一些怨能,兼之刀法简单直接,没什么花巧的招数,遇上功体完全的骄子,渐觉力不从心。更何况忉利狱龙只认骄子为主,红角他同出一人,异斩魔弯相斗时或许...
亲情周旋 5 #非常 #红角 #骄子 #霹雳
红角动了动嘴唇,低声道:“刚刚说,觉起了杀心。”然后他就断了联系。  “嗯。” “觉……无可辩驳,圣剑魔刀之事……” “嘘。”非常一只手指竖在唇前,制止了他的话。他背光而坐,一...
亲情周旋 1 #非常 #红角 #骄子 # #霹雳
被动的局势让非常如鲠在喉。他温柔地揉了揉怀里的脑袋,下了决定:“他必有目的要完成,为此,想来日后他还会出现,不可放松警惕。如果他坚持不出……台面上人殊死后,你去鬼狱一探,务要查清此人。 骄子...
亲情周旋 2 #非常 #红角 # #霹雳
原作者:谁知歌罢剩空筵   *全文无cp *原剧脑洞加私设,ooc归 *又名《新岁月无憾之坑108式》   “觉,你分明不喜欢洋葱,不要故意吃了好吗?” 看着这样的非常忽然感觉到一股...
亲情周旋 6 #霹雳 #红角 #非常 #骄子
非常太疏于防备,被人钻了空子?” 红角一颤,还是那副低哑的声音:“觉……原是荣幸,亦是的悲哀。” 骄子眯起眼,眼尾如刀:“不错。……非常身边有这么大一个弱点,那些人岂有不利用之理...
亲情周旋 7 #非常 #红角 #霹雳
已是万劫不复,也可以作为另一个“”,走下去。 他一度以为他能实现这个夙愿。 直到红角的出现,打破了一切。 红角非常而言,是如此的陌生。面孔,依旧是非常每日晨起对镜梳洗所见的那张;心性...
【全员】高考加油! ● 凹凸世界● 刀剑乱舞● 阴阳师● 霹雳● 恋制作人● 男神×你
。 “睡觉,明天在做题,陪你。”   【】倦收天(霏霏夫人日常爬墙胖倦) 你绝望的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脑阔疼,你的成绩在中等水平,遵循笨鸟先飞的道理,你这几日疯狂刷题,以至于累...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就好,最怕有什么风浪将那点棱角磨得光润无奇。 “你一道走了。”少年抢先开了口,将目光避别处,似在遮掩惜别神色。 “嗯。”史艳文笑容和煦依旧,颔首道,“艳文说过,少侠总有自己的路要走完。” “嗯...
【铁骕求衣/墨雪不沾衣】道相承 ● 金光
来。”   墨雪不作声地随铁骕求衣前行去,心下暗忖,就这样将自己带过国境线,此人若非胆大包天,那必然是有一手遮天之能。只是边境上守备森严,他究竟要前往何处?想着想着问了出来,铁骕求衣只道:“一人...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砚寒清/俏如来】清砚 ● 金光
有一方石砚,工艺在海境是鲜有的,因此来人往往会对那方形容精巧的砚台起了兴趣,砚寒清问起它的由来。而茶后的清癯中年人总是一句“友人相赠”浅浅带过,明事理的来客多半也就此打住,另起话头。居所内倒是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