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粟田口私立学校一学生出门失踪教导主任寻找再度失踪!● 刀剑乱舞● 药研藤四郎● 一期一振● 一药● 乱藤四郎● 厚藤四郎

sodasinei 2020-10-21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一些碎碎念和设定
1、学院设定,一期一振是教导主任,弟弟们是学生。学校寝室超级好!有个大堂屋然后堂屋两面都有房间,一个寝室住四个人,两个人一个房间。
2、这个学校是寄宿制,但是高年级学生【药研、乱、厚、信浓、后藤】可以在周六出去玩。
3、ooc特别多!真的!
4、gay里gay气的震惊体x
5、微一药微一药微一药
 

     “逐渐进入夏季,气温将日渐升高……” 坐在沙发上正在看书的药研头也不抬的用遥控板关掉了正在播报天气预报的电视。“药研你不听听吗?”穿着睡衣的乱趴在沙发的靠背上问道。“你可以出门感受一下,乱。”药研抬头看着乱说到。

       “热死了!”虚掩的寝室大门被厚粗暴的推开,“你们也真是的,居然开着空调在寝室里玩让我去买东西。”“谁让你玩游戏输了啊——”乱懒洋洋的说道。“今天40℃,辛苦了。”药研起身接过厚买回来的东西顺便拍了拍厚的肩。“我们今天去玩水吧!正好今天可以出去!”乱提议到。“先给一期哥说一声吧。”厚赞同的点了点头。

         然后药研乱厚三人愉悦的去了学校后山山谷里的小溪沟。

         “哇!好冰的水!”乱刚刚一脚踩进水里便叫了出来,药研和厚看了一眼被冰了一下后在水里玩的特别开心的乱后继续搭天幕。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到了教导主任查房的时间了。
  
       “药研、乱、厚,我进来咯?”一期一振敲了敲门,可是在门口等了半天也没人开门。这时,他发现门缝里有张便签。

一期哥,我们去后山的小溪沟玩啦!
                                                  ——乱

       “小溪沟……”一期一振皱了下眉,然后飞奔而去。

       穿着大裤衩的药研和厚还有披着外套的乱在水里玩的特别的开心。“这样真的一点也不热啊!药研,你带了一期哥的泳衣吗?”乱问道。“当然带了。”

        “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回寝室!”一期一振教导主任试严肃脸。“一期哥,这里很凉快的。”这是乱。正在乱跟一期一振解释为什么会“夜不归寝”时,厚突然喊了起来“一期哥!药研被石头划伤了!”

        “嘶——没关系的,小伤而已。”
        “药研?怎么样?流血了?走,哥哥背你回去。”
        “一期哥我已经是大人了,没关系的。”
        ……

        最终药研没挣过一期一振,被强行背了回去顺带“享受”了一期一振的伤员专属服务。然后,学生药研藤四郎与教导主任一期一振都请了一个长长的假,当然,药研的假是一期一振请的。

 

一药】不要离开我 ● 一期一期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大晚上窥视对戏的时候出现的脑洞…… ooc有,有轻微腐向! 隐性渣审碎向,极化注意,一期轻微暗堕! 以上。 (๑❛ᴗ❛๑) 那么,开始咯...
一药】君可知 ● 一期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咳,盲狙全国二卷的产物xx 一期将军设定,【紫瞳】“礼物”侍从设定 瞎写√ 0、 一期,我是个不合格的间谍。 1、 那年,将军一期收到了份“大礼...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切长谷部● 鹤丸国永● 烛台切光宗● 一期● 重庆
角落的拍了拍自己身边长期担任近侍的哥哥一期:“一期哥,大将难道没给你说过吗?要是她有那点不对劲直接敲晕然后等大将醒来就没事了。”于是乎,长期近侍二人组偷偷摸摸悄悄咪咪的绕到了审神者的身后...
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 压切长谷部● 不动行光● 舞台剧
珍视他这把的主公,他作为佩刀,自然要全力相护;宗三、长谷部与则不同,他们并见证过织信长站在权力顶峰的所作所为,尽管身为,有着为主而战的天职,心中却总免不了对这位旧主的翻云覆雨有所指摘。其...
男x你】重逢 #加州清光 #压切长谷部 #石切丸 # #笑面青江● 男神X你 ● 乙女向
】 他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审神者时,她已经和他一样,穿上了白色的大褂。 “欢迎回来......”紫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惊讶,他轻咳声,深深鞠了躬“大将,好久不见了。” “,”你走上去摸摸他...
[]酱的恋爱咨询教室♪ (一期×女审神者) #
身边是近侍的职责。」   「你以为万屋的位置是在三条大桥和樫山之类的地方吗一期哥。」   「,不要偷换概念。」   「而且,就算期哥简直就是个跟踪狂主人也完全没有拒绝过你不是嘛。」   一期哥叹...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切光忠● ● 鹤丸国永● 重庆
引起了山姥切的注意,转身看了过来。只见萧箐正躺在地上摔得跟个二傻子一样。然后成功吓住了男士。都要提着药箱赶来时就看见萧箐翻身跳了起来,“别担心,我没事。”烛台切注意到萧箐的嗓音变低了...
眠月 #女审神者 # #乙女向
侧穿过的手,姿态像是非常亲昵的恋人间的耳语。   又是不是那样的关系呢。   下地顺着她的头发,也如同那声音一样漫无目的地思索着。   和人。主从。应该就是这样的关系。   如果往那纯粹...
一期山】无你无光耀 ● 一期● 山姥切国广
接近两个月。“我是,出自吉光之手的唯一太都是我的弟弟们。”负责锻的近侍山姥切同学准备又次面无表情的听完新到来的同伴的自我介绍时,目光首先被的服饰吸引住了。 以普蓝为...
【审神者日记】动物化的本丸 ●
把你出卖了。。按照这个套路……那个就是咯?【瘫】         下午,我枕在小狐丸【当然是变成狐狸的那种!贼大只呢!】身上,抱着从动物堆中随手捞的只猫【看起来是山姥切】胸口上趴着...
[]陪睡(一期×女审神者) #乙女向
同意才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而言之你去找了一期。  作为近侍,正在辅佐你处理公文的付丧神只是愣了一下,在听到你的请求之后露出了相当精彩的表情,“……意思是、侍寝吗?”   ……好像也可以这么说...
【大般若长光/骨喰】长宵 ●
,看来此番是遇上了伯乐。 夜镇平静,他却在为琴听音时听到了他人的脚步声。余光扫,远远瞥见朝渡口来的少年人,那少年人与他还都是一头银发。 莫不是迷了路。他正要声招呼,少年却已先步朝他走来。 “先生的...